江北市的出租车用的都是老三样,桑塔纳、捷达、富康,买老三样当作工作车和私家车的也不在少数,尤其白色富康,在江北市简直满大街都是,就这样一辆不上台面的破车,也敢跑来和堂堂保时捷叫板,银龙的肺岂能不气炸。

    刚才在酒吧里已经喝了一打嘉士伯的银龙,酒劲和执拗的脾气一起上来了,他就不信了,七十多万的保时捷BOXSTER赛不过六万块的富康!刚才输了一场是因为自己轻敌了,而且车上还有个负担,现在负担踹出去了,自己可以一展雄风了。

    对方的车窗紧紧的关着,看不清司机的面目,但是银龙可以猜到玻璃后面有一张嚣张无比的脸,正对着自己耻笑,这让从小没受过气的银龙极其的暴躁,狂踩油门,轰的山响,两辆车一前一后窜了出去。

    老实说,富康这辆车不错,是八十年代雪铁龙主打车型ZX的翻版,有后轮随动转向结构,风阻系数仅有0.315,弯道和高速行驶性能极好,但富康毕竟是富康,哪怕状态再好,也不可能是保时捷的对手,尤其是在起跑的时候,保时捷一下就能将富康抛到九霄云外去。

    但是,再好的车也要有好司机来开才能发挥作用,给普通人一辆保时捷,未必能开得过舒马赫驾驶的富康,尤其是在这种盘山公路上,很多急转弯,又是漆黑的夜里,稍有不慎就会掉进万丈深渊。

    银龙的驾驶技术并不咋地,他的特长仅仅是败家而已,就连泡妞的手段也是简单粗暴,拿钱硬砸,还不行就霸王硬上弓,这种花花大少买跑车不过是为了显摆而已,泡妞方面,招摇过市拉风就够了,哪顾得上练车技啊。

    但是人家银龙毕竟开的是保时捷,虽然是保时捷里面最便宜的一款,也是保时捷啊,有这将近八十万块钱坐在屁股底下,胆气自然很壮。

    一场惊心动魄的大角逐开始了,一红一白两辆车在盘山公路上疯狂角逐,你追我赶,由于弯道太多,保时捷反而落后于富康,每当直录的时候,银龙一踩油门就追上了,但是遇到弯道,他不得不减速前进,这时候富康就嚣张无比的追上来,一个干净利落的漂移过弯,就将保时捷甩在了后面,气的银龙猛砸方向盘,大骂不止。

    深夜时分,盘山公路上静悄悄的,四下里漆黑一片,只有雪亮的车灯照射着柏油路,银龙屡屡落后,怒不可遏,在接近山顶的时候,他终于按捺不住,猛踩油门追了上去,临近弯道的时候也想玩个漂移,可是一滩黑色的油渍忽然出现在路面上,触目惊心,不好!银龙下意识的猛打方向盘和踩刹车,可是已经晚了。

    保时捷BOXSTER2.9排量的发动机驱动下,这辆红色的跑车以一百六十公里的时速上弯道急转,还遇到地上一滩油,那些什么ABS、EBD、ASR、ESP全没用了,就算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他。

    保时捷如同出栏的野牛一般,咆哮着冲破公路护栏,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着深邃幽黑的山谷义无反顾的冲去,在汽车凌空的一瞬间,银龙脑子里那点酒劲全都化作了冷汗,从全身上下的毛孔中涌了出来,他终于醒了,发现自己随着汽车下坠,仓促之间唯有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啊~~~~~~~~~~~~~砰!轰~~”保时捷落到山下碎石滩上,大概是油路破了,遇到了什么火星,顿时化作一团熊熊烈火,映红了半边天空。

    盘山道上,白色富康一个急刹车停下,车窗缓缓降下,一张冷峻的脸孔露了出来,火焰映红了他愤怒的脸庞,深邃的目光中,仇恨渐渐消退。

    山下,一条车灯组成的长龙正在靠近,银龙的狐朋狗友们赶来了,富康升起车窗,绝尘而去。

    ……

    银龙的朋友赶到之后,看到保时捷已经化作熊熊烈火,都吓傻了,这帮纨绔子弟竟然没有一个敢上去就灭火器救火的,只是抱着电话哭天喊地,给他们的爸爸妈妈叔叔大哥打电话求援。

    不多时,交警和消防队赶到,但是为时已晚,保时捷已经烧没了,人在驾驶座上变成了一具漆黑的焦尸,这时候银龙的母亲才乘着黑色宝马740赶到,看到儿子的惨状,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随即又站起来扑向旁边正在勘察照相的交警,疯狂的撕打扭扯着警察,歇斯底里的大骂:“还我的儿子来!”

    旁边的警察赶紧过来劝解,说这是交通意外,怎么能怪警察呢,妇人恶狠狠地说:“我儿子整天飙车那么危险,你们当警察的也不管!你们渎职!是你们害死我儿子的!我要告你们,让你们全都扒衣服!”

    交警们面面相觑,这逻辑也太强大了吧,银龙在交警队可是挂了号的恶少,他的违章记录简直是汗牛充栋,真要论起来早就吊销驾照几千次了,可是人家有路子,别说是违章了,就是醉酒撞死人都没事,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就是你们这些家长娇纵的结果,和我们交警有个毛的关系。

    但是警察们却不敢说啥,这个娘们可是开宝马740来的,惹不起啊。

    忽然一个警察大声喊起来,原来他在路边发现了一名昏迷的女子,浑身都是擦伤,豹皮裙子都破了,于是赶紧抬上救护车急救。

    交警沿着盘山道一点点的勘察,终于在山顶上发现了保时捷冲出公路护栏的痕迹,这个弯道很陡,看刹车距离似乎比较短,地上还有一滩油污,交警们都啧啧的咂嘴,在这种路况下玩漂移,这不是找死是什么,这小子以为开了保时捷就成了舒马赫么?

    不久,银龙的父亲也开着卡宴赶到了,这个中年胖子倒是比较冷静,追问是谁和儿子一起飙车的,那帮纨绔子弟没一个出声的,半天才有人说,我们都在后面,没人和他飙啊。

    中年胖子黑着脸不说话,半天又拿起手机打电话,把能折腾动的人都折腾起来了,什么交警支队长,刑警大队长,保险公司的,还有一大帮手下,公路上全是人和车,电视台的也跑来凑热闹,当场就被人轰了出去。

    到底银龙有没有和别人飙车,豹皮女郎是唯一的证人,可是她已经深度昏迷,只有等脱离危险了才能问话,现在只有进一步勘察路面,抬走汽车残骸和遇难者遗体。

    一直闹腾到凌晨五点,交警拖车才拉着保时捷的残骸离开现场,旁边一个交警忽然咕哝了一句:“这不是前段时间撞死那个清洁工的地段么?”

    可不是么,保时捷落地烧毁的现场,距离那个姓张的清洁工死亡现场不足百米。

    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报应来的竟然这么快,让人不信邪都不行。

    “唉,我上次就说了,这样造孽的家伙,人不管,自有天来收。”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交警感慨万千的说。

    ……

    第二天晚上,豹皮女郎才苏醒过来,向交警和刑警以及银龙的家人叙述了当时的情况。

    “银龙和我开到山脚下,突然就有一辆白色的出租车冒出来,轰了一脚油门要和我们飙车,银龙气不过就和它飚了,结果没飚过,他……他就把我踢下车了,后来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胡说八道,你个小贱人还敢诬陷我儿子,我和你拼了!”银龙的母亲,那位彪悍的妇人张牙舞爪扑了上来,吓得豹皮女郎哇哇大哭,警察们赶紧拉住她。

    “富康?你确定么?”交警事故大队的大队长皱着眉头问,别人也都一脸的纳闷,这也太离谱了吧,富康把保时捷给灭了,谁信啊。

    “嗯,是富康,就是那种两厢的,和街上的出租车差不多的样式。”豹皮女郎忐忑不安的说,她大难不死,心里正在后怕,脸上自然表现出来。

    “那你看清楚车牌照么?”大队长问。

    “没有。”

    事故大队长从皮包里拿出一本画册翻开,指着里面一辆老式白色两厢车说:“你仔细回忆一下,是不是这种车?”

    豹皮女郎更加迷惑了,她本来就是个车盲,只认识宝马奔驰保时捷等几个牌子,具体车型根本不了解,当晚她也喝了不少酒,飙车的时候那么兴奋,哪里记得清楚,而且画册上这辆车和两厢富康也比较接近,她迷茫的摇摇头,又点点头。

    大队长收起画册,自信满满的说:“我判断的没错,不是富康,而是AE86。”

    “可是!”旁边有人插嘴说,“别说咱们江北市了,就是全省也没有AE86啊。”

    众人一起回头,说话的人是一个英姿飒飒的女警官,胸前挂着刑警徽章,是刑大的人。

    “那小胡你是什么意思?”事故大队长对这个女警还挺尊重的。

    胡蓉到床边坐下,盯着豹皮女郎的眼睛问道:“我问你,当天晚上你们从哪里出来的?”

    “1912”

    “喝酒了么?”

    “没喝多少?”

    “回答我,喝了就是喝了,没喝就是没喝!”

    “喝了……”

    “嗑药没有?”

    “什么药?”豹皮女郎明显开始害怕了。

    “别装傻,你明白我的意思!”女刑警声色俱厉。

    “磕了……”

    “磕了什么!摇头丸?麻古?K粉?还是溜冰?”

    “吸的K粉……”豹皮女郎低声说。

    “我问完了。”女刑警潇洒的起身。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