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诊科附近的小树林里走出来三个少年,正是初三五班的学生,分别是袁伟、邓渺凡、王栋梁,三颗秃瓢在黯淡昏黄的街灯下闪着幽光,三张年少稚嫩的脸上满是泪痕。

    刚才贝小帅父母悲怆欲绝的样子,他们都亲眼目睹了,如果说刚才在网吧的时候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心中充满了愤懑和报仇的欲望,那么现在这种情绪已经被深深的恐惧所代替,江湖老大不是那么好当的,风光的背后是随时会被人捅死的危险。

    刘子光扫视三个人:“让你们做的事情做好了么?”

    “老师,警察已经把监控录像取走了,我们没来得及拿。”袁伟说。

    “算了,我另外有办法。”刘子光并未责备他们,让这些学生和刑警抢重要物证,那是不现实的事情。

    “老师,我们有这个。”袁伟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优盘来。

    “这是什么?”刘子光问。

    “我记得那个捅贝哥的人上楼的时候,楼梯口那台电脑的QQ视频是开着的,出事以后人就都清场了,但QQ没关,我查到视频对方的IP地址了,也是本市一个网吧,我们三个就过去了,费了一番周折找到那台电脑,把视频图像从电脑缓存里面抠出来了。”

    “找台电脑,我要看看。”刘子光说。

    “手机也可以看。”袁伟说着,从优盘里抽出一张迷你SD存储卡,放进自己的手机里,操作一番递给刘子光。

    手机屏幕里,是一个女孩的脸,正在畅快的进行着语音聊天,女孩身后一个穿着米色短风衣和牛仔裤的青年从楼梯下面走上来,棒球帽压得很低,看不清面目,一只手揣在怀里,似乎捏着一根长条状物品,人影一闪而过,几秒种后而是又是他仓皇逃窜的身影,慌慌张张的下楼,而后视频里乱糟糟的全是人影,整个片段只有不到十秒钟而已。

    “这个人是谁?你们有印象么?”刘子光问。

    “太模糊,看不清楚,不过我总觉得这个人在哪里见过。”袁伟说。

    “好好想,我们必须赶在警察前面找到这个人。”刘子光咬牙切齿的说。

    大家立刻行动起来,连夜找人查线索,凡是在这一带经常出去玩的人,都要问一遍。

    今夜江北黑道很不平静。贝小帅是高土坡忠义堂的堂主,又是江边一带新近崛起的大哥刘子光手下头马,他的遇刺肯定不会简单,不知道牵扯到多少利益纷争,江湖仇恨。

    所有人第一个想法,都是认为这件事是老四找人做的,再不然就是附近几个老大派人做的,刘子光的狠辣名声已经打出去了,在道上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哪能容得人家动他的头马,所以,一场腥风血雨是免不了的。

    周边几位老大都是风声鹤唳,深夜的市立医院,时不时有高档轿车驶入,各路黑老大来看贝小帅,顺便向刘子光极力表白,这件事和自己无关。

    李建国已经带着毛孩去找老四了,城市追踪和刑讯逼供这一套,李建国绝对在行,这一路人马去找老四,还有贝小帅手下的一帮小孩,按照袁伟提供的资料区找那个带棒球帽穿小风衣的青年。

    公安局刑警大队也在行动中,黑道人物仇杀他们不管,但是关系到社会稳定就必须插手,否则就是一串江湖仇杀,腥风血雨,社会乱了,领导不会答应,老百姓也不会答应。

    漆黑的夜,各方面都在行动着,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快找出捅贝小帅的凶手。

    ……

    凌晨三点钟的时候,李建国打电话来,说找到老四了。

    “是不是他派人干的?”刘子光平静的问。

    “不是。”李建国依然是一如既往的简短截说,斩钉截铁。

    “好,我知道了,”刘子光挂上了电话。

    郊区的一间出租屋外,李建国推门出来,用报纸擦着手上的血,神色镇定如平常,看也不看停在远处的那辆没挂牌照的大切诺基,直接骑上摩托车走人。

    “韩队,李建国出来了,要不要去看看。”切诺基内的胡蓉用对讲机说。

    “不用了,李建国有分寸,撤吧。”对讲机里传来刑警大队长韩光冷静的声音。

    ……

    凌晨五点,各路人马纷纷给刘子光打电话,都说找不到这个人,凶手可能不是江北道上玩的人物。

    贝小帅还在抢救之中,未脱离危险期,但寻找凶手的行动却陷入了僵局,周边那些堂口老大咬死口不是他们做的,看神色也不像骗人,刘子光心里也泛起了疑惑,按说贝小帅比自己的仇家要少,他们即便寻仇也应该找自己下手啊,把贝小帅捅死又有什么用,除了激起自己无穷的怒火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好处。

    ……

    刑警大队的工作也陷入了停顿,警方在社会上有很多线人,根据他们提供的资料,最近道上势力范围划界已经结束,大家比较满意,没人打算对付刘子光,至于老四,江滩一战之后元气大伤,手下一帮兄弟都散了,他本来就没有什么实业,家底子不算殷实,势力不在了,谁也不鸟他,即便是想报仇也没那个资本,更何况李建国已经去逼问过一次了,李建国既然说不是他,那就肯定不是他。

    早上七点钟,刘子光还在急诊室的椅子上打盹,忽然电话响了,他睁开眼睛去拿电话,发现身上盖了一件女式的风衣,不由得心中一暖,不用问这是方霏给自己盖上的。

    按下接听键,听筒里传来袁伟急促的声音:“老师,找到他,我们找到下刀子的凶手了!”

    刘子光说:“慢慢说,是谁干的?”

    “不知道,但是有线索了,老师赶紧到聚友网吧来!”

    聚友网吧就是贝小帅开的黑网吧,刘子光迅速赶到那里,就看到铁皮屋子里七八台电脑前全是眼睛红红的少年,其中一台电脑的屏幕上正显示着某人的QQ空间,袁伟指着上面的照片说:“老师,您看!”

    刘子光定睛一看,照片上的人带着棒球帽,身穿小风衣,和视频上的凶手一摸一样,绝对就是一个人。

    凶手年龄不大,不到二十岁的样子,和他站在一起的两个个人也都年龄不大,穿着时髦,好像高中生一般,三个人在江滩公园的景点边合影,眼神中充满了青年人常有的那种青涩、彷徨和对未来的憧憬。刘子光迅速就认出了照片上的另外两个人。

    正是前天偷自己自行车的那两个机械职高的学生!

    水落石出,原来如此,是那两个被贝小帅打折胳膊的职高生找人来寻仇的,而不是什么江湖大哥针对刘子光的行动。

    “干得不错,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刘子光赞许的问。

    “是邓渺凡,他想的办法,深更半夜的也不好去查,我们就在网络上查找线索,因为我们觉得杀手对网吧很熟悉,应该就是附近的人,所在就在我们认识的范围内查找,专攻QQ好友,在线给他们发照片,发网络追缉令,进他们的空间搜索,设密码的就破解,没想到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被我们找到了。”袁伟激动地介绍说。

    “嗯”刘子光点点头,望着网吧里辛苦了一夜的学生们,网络搜寻,大海捞针一般困难,黑道大哥们没有做到的事情,竟然被他们做到了,这帮小孩子不简单。

    邓渺凡也是初三五班的学生,刘子光看过他的档案,知道他是邓云峰的儿子,少年只有十四岁,才刚发育,嘴唇上一层淡淡的绒毛,眼睛红红的,是熬夜的后果,但是却充满了激情和干劲。

    刘子光拍拍他的肩膀:“有你的!”

    得到老师的赞扬,邓渺凡心情激动,紧紧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刘子光又对大家说:“等抓到凶手,小贝康复,我给你们设宴庆功!”

    贝老大还在重伤之中,他们也不好欢呼庆贺,只是彼此以拳头捶着对方的肩膀,用力的点点头。

    “好,现在正主已经找到,没你们的事了。”刘子光走出网吧,掏出手机打电话,五分钟以后,一直在待命的兄弟们就开车过来了,整整三车人,被报纸包裹的铁尺和武士刀偶尔从上衣下摆露出来,一张张脸上全是杀气。

    刘子光跳上头一辆车,大手一挥:“去机械职高。”

    机械职高距离高土坡稍远,是另外一位大哥马胜利的地盘,说起来机械职高比子弟中学黑多了,学生有一大半都是混黑道的,想找他们太简单了,只要马胜利要人就行了。

    胜利哥昨天晚上也去了医院看贝小帅,赌咒发誓说这件事和自己无关,他混的小,就是罩着一个学校几个网吧商店什么的,小打小闹不能和刘子光相提并论,早上七点二十左右,他还在床上睡觉呢,房门突然敲响。

    胜利哥睡眼惺忪过去开门,刚打开门就有一只脚踹过来,径直将他踹到客厅的大沙发上,还没反应过来就有然后四把小攮子顶到脖子上,刘子光带着一股风走进来,大马金刀的一坐,说:“胜利,我找你要人来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