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吧就在夜市一条街上,距离刘子光居住的大杂院非常的近,当他赶到的时候,救护车还没来,网吧大门口围的满满的全是人,不少伙计是从夜市摊子上闻讯赶来帮忙的,手上还提着明晃晃的菜刀。

    刘子光赶到网吧门口,将车子一扔,当时就有人接了车子,有人在前面引路,有人介绍情况,蹬蹬蹬上了二楼,人已经被清空了,十几个人围住贝小帅,一个个手足无措的,急的面红耳赤。

    刘子光上前一看,只见贝小帅身后的椅子背上插着一把军刺,看带钩的手柄是那种老式日本步枪上的三八刺,贝小帅的右胸位置,有明晃晃的一截刀刃伸出来,扎进电脑桌的木板里,整个人就被钉在那里,动都不能动。

    “操!你们干看着么?救人啊。”刘子光吼道。

    “老大,我们不敢啊,一动刀子小贝哥就死透了!”一个男孩急火火的说道,他说的不假,这把军刺已经打磨到血槽平了,以至于贝小帅体内的血被封住没喷出来,如果贸然将刺刀拔出来,搞个大出血什么的,或许贝小帅当场就完了。

    但刘子光说的明显不是这个意思,他紧紧握住刀柄,对旁边人说:“你们几个,把电脑桌往前挪挪!”

    五六个人扑上去,将联排电脑桌往前挪动了一下,刀尖终于从桌子里拔了出来,挪完桌子,众人额头上全是汗,情绪都太紧张了,一个个年轻的面庞甚至连害怕都忘了。

    刘子光看见在场的马仔中有几个就是白天课堂上的学生,也来不及训斥他们了,只是说:“都闪开,小贝需要新鲜空气。”

    众人连忙闪开,还有人将窗户打开,刘子光望了望坐在椅子上的贝小帅,此刻他脸色苍白,汗流浃背,呼吸都变得急促而虚弱。

    “小贝,挺住!”

    “哥,我想吸烟。”

    刘子光赶紧掏出香烟,在自己嘴上点燃,塞到贝小帅嘴里。

    贝小帅伸出颤抖的手夹住烟卷,深深的吸了一口,忽然咳嗽起来,嘴角沁出一股鲜血,众人一看都吓坏了,以为小贝就要挂了,哪知道他喘着粗气又抬起头来,但已经说不出话来,下巴上全是血,白T恤的前襟上也是淋漓的一片。

    “哥,我不想死。”贝小帅的声音有些衰弱。

    “好弟弟,你不会死的,挺住!”刘子光的声音依然沉着冷静。

    救护车的警笛声终于响起来了,由远及近,很快到了门口,网吧门口的人让出一条路来,几个带着口罩穿着淡绿色急救服的人冲上来,简单检查一下伤势,先给贝小帅戴上了氧气面罩,然后说:“这刀不能拔,你们配合一下,把伤员抬下去。”

    刘子光指挥四个秃头学生过来抬他们的贝老大,自己亲自在一旁陪着,四个人小心翼翼的连着椅子将贝小帅抬到外面,网吧门口已经有上百人围观,看见一个血淋淋的人被抬出来,无不发出惊悚之声。

    贝小帅被抬上了救护车,刘子光临上车前,对那帮学生说:“谁电脑玩得好?”

    “我!”袁伟举起了手。

    “你们几个留下,从网吧监控录像里把人给我挖出来,我要清晰版的。”

    刘子光说完,拉上了车门,救护车闪着蓝白相间的灯,呜哇呜哇叫着开远了,袁伟等一帮少年才觉得腿软,嘴唇发干,牙关打战总是停不下来,想起来真是太后怕了,他们就和贝小帅坐在一起的,大家集中精神玩WOW,根本没注意到后面有人过来,万一那人捅完贝哥又捅他们,那就是三两秒之间的事情啊,鬼门关前走一遭的感觉对于江湖大哥来说都是很渗人的,何况这帮初三学生。

    ……

    救护车一路绿灯,很快到了市立医院急诊科,急救员们将贝小帅连人带椅子抬了下来,刘子光也跟着进去,正好方霏也在,看见伤员进来都吓了一跳,不过急诊科的护士到底是见多识广的,别说是一刀对穿的,就是额头上嵌着砍刀来就医的都见过,医生护士立刻投入急救之中。

    先做CT,先将伤员和椅子分割开,然后锯断刀柄,上仪器做CT,看看哪个内脏受伤了,然后才能施救,这些事情都由专业人员来进行,陪人在外面等着就行了。

    奇怪的是方霏看见刘子光的时候一点也不热情,似乎提不起精神来,敷衍了两句就关上了手术室的门,刘子光惦记着贝小帅的伤势,也没往心里去。

    李建国、玄子、马超等人闻讯全来了,还有不少道上的兄弟带着家伙开车过来,要帮贝帅报仇,医院急诊科外面黑压压的一片人,简直就是黑社会大聚会。

    忽然,一辆黑色的大切诺基闪着红蓝相间的爆闪开进了医院,众人看见这车挂着警牌,都纷纷避让,大切一直开到急诊科门口,从车上下来三男一女,都是非常干练的便装打扮,其中那位女警员,正是刘子光的老熟人胡蓉。

    如今的胡警官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刚出更的派出所警花了,而是干练沉稳的刑侦警察,牛仔裤平底鞋,紧身T恤外面是收腰短夹克,隐约露出小蛮腰上悬挂的银色警徽和黑色快拔枪套。

    “刘子光,叫你的人散了。”胡蓉开门见山的说道。

    “他们都是来看人的,不犯法吧?”刘子光正在气头上,直接顶了回去。

    “怎么说话的!说你呢!”旁边一个男刑警显然是胡蓉的追求者,听到刘子光顶嘴,便恶狠狠的训斥起来。

    刘子光猛地一扭头,满眼的杀气,吓得那个小刑警急忙按住腰上的手枪,往后退了一步,他们公安内部对刘子光的事迹可是知道的,都说他是和宋局长一个部队出来的特种兵,手上的人命起码几十条,还都是各种各样凶悍的恐怖分子,这种凶神一旦发飙起来,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

    “小王!”胡蓉责怪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和颜悦色的对刘子光说:“你的兄弟被人捅了,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你召集这么多人又能做什么?最近市里在创安全卫生文明城市,在严打呢,你们这么多人聚在一起,还都带着家伙,万一闹出什么事情来,谁也负担不起,那不是我想看见的,相信也不是你愿意看见的,对么?”

    刘子光吃软不吃硬,对兄弟们说:“建国玄子马超留下,其余人都散了吧,回去等我电话。”

    众人便都散了,各自开车回去,胡蓉松了一口气,对刘子光说:“谢谢你。”

    刘子光淡淡的点点头,没说什么。

    “不是因为这件事,是上次银行里的事情,谢谢你救了我,这个情我会还,而且我希望你一定要冷静,不要一时冲动做出犯罪的事情,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这件事你不要管了,交给我们公安机关来办就行了。”

    胡蓉说完,深吸一口气,说:“我们走!”带着三名刑警上车走了。

    ……

    李建国、玄子和马超都看着刘子光,等他拿主意,刘子光点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说:“这件事咱们要自己办,建国,该你出手了,我今夜就要见到捅小贝的人,小贝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亲自做了他。”

    李建国走上来轻轻拍拍刘子光的后背:“放心,这事交给我,你也别太心急了。”说着自己先走了。

    玄子拿着手机,望着刘子光说:“刘哥,小贝家里……还是你说吧。”

    刘子光接过手机,踌躇了一下还是拨通了号码:“老贝叔,我是小光,小帅出点事,现在市立医院,您赶紧过来吧。”

    放下电话,刘子光坐立不安,不停地抽烟,贝小帅是他的小兄弟,也是从小看大的邻居,现在人家跟着自己混,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向贝大叔交代啊。

    十分钟后,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急诊科门口,贝大叔两口子赶来了,刘子光的爸妈也赶到了,奇怪的是贝大叔竟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歇斯底里,而是出奇的冷静,一一和大家握手,说:“麻烦你们了,都回去吧。”

    刘子光说:“贝叔对不起,我没看好小帅。”

    贝大叔摆摆手说:“这一天我早就料到了,这孩子天生就这个命,从上初中起就在外面打架斗殴,动刀动枪的,走这条路,迟早有这一天,我平时都随时准备几千块钱在家里,就是给他看伤用的,说吧,到底伤成什么样?”

    刘子光说:“被人拿刀捅了,右胸贯通伤,现在正在抢救。”

    贝大叔的眼神明显的暗了一下,摇晃了一下差点摔倒,那边贝小帅的妈妈已经开始嚎啕大哭起来,是那种绝望到极点的哭泣,哭了没两声就一头栽倒,吓得刘子光的爸妈赶紧去扶,扇风掐人中还是没用,幸亏就在医院里面,赶紧扶进去急救。

    那边刚扶进去,这边贝大叔又出事了,坐在花坛上面色灰白,喘不上气,一只手在口袋里掏着,却怎么也掏不出来,刘子光赶紧过去帮他掏出那个装着速效救心丸的小瓷瓶,把硝酸甘油含片吃下去才缓过气来。

    一番折腾,贝家三个人都进了急诊室,老爸老妈也进去陪着,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钟了,刘子光打发玄子先回去休息,自己在这盯着。

    玄子走了,急诊科外面的停车场上恢复了宁静,望着黯淡的灯光,刘子光叹了口气,又从口袋里掏出烟来,忽然他沉声喝问一句:“谁在那里!出来!”

    不远处黑漆漆的小树林里,走出几个人影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