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来的老师不讲课,只是坐在讲台后面玩手机,下面学生们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有人窃窃私语说小话,有人摸出手机来玩,有人在下面看小说,刘子光也不管他们。

    二十分钟以后,教师的门被轻轻敲响了,刘子光过去打开门,只见八个小孩垂头丧气的站在门口,贝小帅叼着烟在后面站着,一脸的得瑟样:“哥,人都给你提来了。”

    刘子光一瞪他:“把烟掐了,这是学校。”

    贝小帅赶紧把烟在鞋底上按灭,刚要扔到阳台外面呢,想了想还是揣在自己兜里,对刘子光讪笑了一下。

    刘子光将这八个学生叫进教室,一字排开蹲在墙角,此时教室里鸦雀无声,这几个混混学生是初三五班混的最好的,和社会上的大哥都认识,随时一个电话都能招来几十号人堵在学校门口,就连那些年轻老师都怕他们,现在竟然被这个新来的老师治的服服帖帖的,连头都不敢抬,真是出了奇了!

    刘子光打量着八个学生,没有一个是穿校服的,都是一身混混打扮,鸡毛一般的头发,染着红色紫色,身上不是亮闪闪的小夹克就是低领T恤,下面是紧窄的仔裤和板鞋,还有一个女生混在里面,蹲下以后低腰裤更低了,露出小蛮腰上系着的红绳子,绳子上还挂着一串玉环。

    我操!这哪是学生啊,分明是一帮古惑仔。

    这八个学生都认识刘子光,他们是贝小帅的嫡系手下,整天跟着老大在夜市或者网吧晃荡,上次和老四开片的时候,这几个男生都是参加战役的,现在老大的老大发怒了,他们真是吓得屁都不敢放一个。

    “学生就要有个学生的样子,看你们一个个搞得什么发型?小贝!”

    “在!”

    “出校门往左拐,有个剃头铺子,帮我借一把电推子来。”

    “好嘞!”

    五分钟后,电推子借到,刘子光让这七个男生坐在椅子上,挨个给他们剃头,别的发型是别想了,刘老师只会理一种发型,那就是----秃瓢。

    刘子光快刀斩乱麻,电推子如同推土机一样在少年们精心制作的发型上轧过,大团的彩色头发掉在地上,二十分钟之后,七个癞子头就出炉了,头发剃的比狗啃的还难看,少年们摸着脑袋欲哭无泪,想死的心都有,这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啊。

    那个唯一的女孩子,刘子光也没放过她,抄起剪子给理了个不伦不类的五四头,还指着她骂道:“好的不学尽学那些歪门邪道,红绳子是你挂的么?你是学生还是小姐啊,你知道这些玉环是什么意思了,睡过一个男人就挂一个,你要是愿意我晚上就把你送到华清池去挂牌上岗,找一百个男人干死你!你就是百人斩了。”

    女生捂着脸痛哭流涕,教室里噤若寒蝉,谁都不敢说话,看小说玩手机的都将手上的东西深深藏进桌子洞里,恐惧的望着这个新来的老师,这哪是什么老师啊,分明是黑道大哥,这间教室也不是教室了,是黑社会香堂。

    期盼已久的下课铃终于响了,这节课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啊,幸运的是刘老师不拖堂,打铃就下课,学生们没有像往常那样一溜烟冲出教室,而是坐在座位上等着刘老师出去以后才敢动。

    刘子光带着贝小帅来到操场上,对他说:“现在我受王校长特聘,是学校的辅导员,让你这些小弟都收收心,混社会不是那么好玩的。”

    贝小帅说:“哥,不是我不听你的,可是这帮小子真的不是上学的料啊,你把他们弄到学校里也是活受罪,生不如死啊。”

    刘子光说:“我又不是老古板,心里有数,能挽救一个是一个嘛,走,上厕所摆柳去。”

    路过体育器材区域的时候,几个男生正蹲在双杠上抽烟,看见刘子光和贝小帅过来也不避讳,看模样不是本班的学生,刘子光当即发飙:“那几个学生,干什么呢!”

    几个学生扭头一看,根本不是本校的老师,便嚣张的冲他一伸中指:“擦!你管我。”

    “马勒格壁的,怎么和光哥说话的。”贝小帅上去将几个小子拽下来就是一顿暴揍,四楼上初三五班的学生看见老大在下面K人,赶紧冲下来帮忙,将那几个学生揍得鼻青脸肿,跪地求饶。

    “我擦,你丫长眼了么,这是我们高土坡忠义堂的老大贝帅,这是我们刘老师,你都不认识,活该挨揍!”那几个斑秃学生神气活现的嚷道,在老大跟前尽情的表现着。

    刘子光弯腰捡起地上的烟头:“呵呵,还是芙蓉王呢,来人啊,给我出去买两条芙蓉王过来。”

    贝小帅马上掏出钱来打发小弟出去买烟,学生飞一般的直冲向学校围墙,三两下就翻了过去,没有两分钟呢,就又翻了回来,拿着两条芙蓉王兴冲冲的跑过来请功:“贝帅,老师,烟来了。”

    刘子光说:“拆开,给他们发下去,不抽完不许上课,小贝,你给我盯着点。”

    三个学生一人六盒烟,一边哭一边抽,周围站着一圈人,横眉冷目的盯着他们,每支烟都得抽到过滤嘴,还得抽进肺里从鼻孔呼出来,不然马上就是一个大耳帖子抽上去。

    校园暴力在子弟中学很常见,但都是在厕所里或者后山上,很少有这种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进行的,整个教学楼的阳台上全是人,都在趴着看热闹,这三个挨揍的学生是初三二班的,但是他们班的男生看见贝帅在下面,那可是高土坡一霸啊,谁还敢冒头,都悄悄缩了起来。

    教导处韩主任发觉异常之后迅速赶来,但也无能为力,刘子光说:“既然王校长聘请我来,那我就要用自己的办法来教学生,韩主任你就放心好了,出了事我兜着。”

    韩主任说:“小刘啊,现在的孩子都金贵,你这样体罚,他们的家长要投诉的。”

    刘子光说:“他们喜欢抽烟,我就让他们抽个够,至于投诉,您问问他们敢不敢告诉家里?”

    韩主任无奈的摇摇头,看看五楼阳台上的王校长,王校长不动声色,韩主任蹬蹬蹬跑到五楼质问王校长:“您就这样纵容他体罚学生么?”

    王校长点了一支烟,说:“对这些沾惹不良社会风气的学生,韩主任你有什么办法么?”

    韩主任语塞了,事实确实如此,子弟中学的风气已经到了不能不纠正的地步了,学生都敢当众抽烟,辱骂老师,老师和家长都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沾染了不良社会风气的学生,就让社会来教育他们吧,这就是我聘请小刘的初衷。”王校长说。

    上课铃响了,学生们都恋恋不舍的回教室上课去了,只留下操场上的几个可怜学生,一边哭一边抽烟,地上才只有五六个烟蒂,要抽完这两条烟,不知何年何月啊。

    刘子光第一天客串老师,得瑟的很,背着手在学校里晃荡了一圈,又上五楼校长室和老王校长吹了一会牛,抽了半盒烟,中午放学的铃声终于响了。

    放学了,近千名学生走出了教室,走进车棚推了自行车,三五成群的出了校门,此时的校门口已经多了十几个年轻人,都是很潮的打扮,蹲在路边一边抽烟一边盯着人流中的漂亮女生,不时低声说两句什么,然后发出一阵肆无忌惮的哄笑,袁伟就在他们当中。

    刘子光推着自行车也从学校里出来了,他胸前别着红色的校徽,车篮子里放着几本书,鼻梁上还架着没有镜片的眼镜,一副为人师表的模样。

    袁伟一指刘子光:“大哥,就是那个新来的老师欺负我的,扁他。”

    旁边没有声音,袁伟回头一看,几位大哥脸色都变了,两条腿筛糠一般,也不敢说话了,只是深深将头藏在裤裆里,如同鸵鸟一般。

    袁伟还没明白过来:“大哥,咋了?”

    大哥冲他猛摆手,脸上的表情酷似便秘,袁伟张着嘴不明所以,那边刘子光已经笑眯眯的过来了,手扶着车把说:“这不是袁伟么,我让你念的台词儿还没念完就跑了,咋的,看不起老师?”

    袁伟嗫嚅着不敢说话,他请来的那几位机械职高的大哥也都艰难的吞着唾沫不敢说话,眼前这位老师摸样的人正是如今江北市道上最狠的大哥,他们这些接触社会比较深的职高生可是认识的。

    “啧啧,还喊人来了,想堵老师么?”刘子光继续说道。

    那几个职高生脸都变成惨白色了,把头从裤裆里拔出来,拼命的摇手:“不是不是,刘老大您误会了!”

    刘子光和善的笑笑说:“那就都散了吧,以后不要在我们子弟中学门口蹲着,蹲了一溜好像羊屎蛋,挺难看的。”

    职高生们如蒙大赦,站起来仓皇跑了,只剩下一个不知所措的袁伟。

    “继续念,念到下午上学为止,要是停一停,哼哼。”刘子光不怀好意的笑笑,骑上自行车走了。

    空无一人的学校大门口,只剩下一个留着鸡冠子发型的男生,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我叫袁伟,我就说话了,怎么着,我叫袁伟,我就说话了,怎么着……”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