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何处不相逢,只是没有料到会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面对面,伶牙俐齿的江雪晴面对刘子光竟然沉默了,连声谢谢都忘了说,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刘子光一言不发。

    站台上等车的人都伸着脖子看热闹,刘子光觉得挺没意思的,扭头继续跑步去了,他却没注意,站台上有一双眼睛是属于卫子芊的。

    电视台头号花旦江雪晴是至诚集团李总的好朋友,身为助理的卫子芊自然是认识的,这段时间江雪晴家里发生的事情她也知道一些:

    江雪晴的父亲正是前交通局长,贪污犯江大明,最近一段时间江家屡屡出事,先是江雪晴的小姨父,也就是龙阳市的李副秘书长跳楼死了,然后是江局长被双规,随即江雪晴也被电视台从头号主播的位子上弄下来,去主持什么不知所谓的交通栏目。

    为了弥补父亲留下的大窟窿,江雪晴把自己的甲壳虫小车卖了,滨江锦官城的房子也卖了,但依然还不上那个在澳门葡京赌场输掉的千万巨款,江雪晴过的很惨,但卫子芊并不怎么同情她,因为一直以来卫子芊就不喜欢江雪晴这种开朗泼辣到近乎放荡的性格。

    江雪晴好几次和李纨通电话说要把刘子光追到手之类的话,卫子芊都是听见的,原本倒也没觉得什么,但是龙阳之行以后,卫子芊对江雪晴的意见更大了,因为在潜意识中,她觉得刘子光就是被江雪晴夺走的。

    要知道人家可是江北电视台头号女主播,性格开朗活泼,身材火暴人又放得开,真要下本钱去泡刘子光,绝对一泡一个准啊,可是今天看到的情况却并非如此,江雪晴和刘子光如同陌路人一般,既没有仇恨也没有爱意,看来两人一点瓜葛也没有,自己是疑神疑鬼了。

    送上门的大肥肉不吃,看来刘子光还真的是一个正人君子,这样说的话,当天那张赤-裸裸表达爱意,邀请自己深夜去他房间的纸条未必是刘子光写的。

    在公交车上,卫子芊想了一路,到了公司开过晨会以后,卫助理发了一个内部邮件,收件人是当初去龙阳的所有项目组成员,包括几名保安在内,让他们手写一份述职报告过来。

    中午的时候,报告就全部交上来了,员工们的字迹有的龙飞凤舞,有的如同屎壳螂爬,有的下笔千言洋洋洒洒,有的笨嘴拙舌只有干巴巴的几句话,这些卫子芊都不在乎,她在意的只是谁的笔迹符合那张“情书”上的字体。

    很快卫子芊就从二十一份报告中找出了自己想要的,这张纸上的字体和那张小纸条上的字体完全一致,一看就是出自一个人的手笔。

    这张报告的署名是雷鸣,看到这里,卫子芊终于全都明白了,自始至终都是自己冤枉了刘子光,人家从开始就对自己没那个意思,是自己主动投怀送抱,人家是柳下惠谦谦君子,没有趁人之危,反而缄口不言保住了自己的清誉。

    卫子芊一点也不恨雷鸣,因为这件事更让她认清了刘子光的品格,也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今生为他守候,哪怕一辈人不嫁人。

    ……

    回家之后,刘子光接到了王校长的电话,让他八点钟去学校报到,他已经被正式聘任为晨光厂子弟中学的校外辅导员了,并且担任代课教师,今天就可以上课了。

    放下电话,刘子光很激动,打开衣柜乱翻了一阵,终于找出一条西裤和一件白衬衣,对着镜子穿上,又拿了几杆圆珠笔插在口袋上,再拿出以前自己的近视眼镜抠下镜片戴上,拿梳子沾了水理了个偏分头,对着镜子里斯斯文文的自己呲牙一笑,为人师表啊。

    骑上自行车赶到学校,和看门老头打声招呼,蹁腿下车滑入小门,到车棚把自行车锁上,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似乎是自己的人生进入了另外一扇门,现在自己已经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了。

    上了五楼校长室,王校长和教导处谭主任都在,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教师在场,大家握手寒暄之后,王校长说:“小刘啊,经过学校党委会一致通过,从今天起你就是咱们子弟中学的辅导员和代课老师了,这是你的聘书。”

    刘子光接过红底烫金的聘书,乐呵呵的说:“我一定尽力教好学生们,不辜负老校长的期待。”

    那位女老师干咳一声说:“小刘啊,现在的学生和你那时候可大不一样了,教导处准备让你代课的这个班,是咱们学校刺头集中的一个班,早恋、涉黑、沉迷网络等问题都很突出,你要有个思想准备啊。”

    王校长介绍说:“这位是张兰老师,初三五班的班主任,也是和你配班的,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多请教她。”

    刘子光向张老师点头致意,王校长看看时间不早了,便说:“小张,你带小刘下去吧。”

    张老师带着刘子光下到四楼,指着走廊末尾的教室说:“那就是初三五班,咱们学校的老大难班级,你听听,这还是上课时间,里面乱的像鸡窝一样,这帮小孩,难缠啊。”

    刘子光说:“张老师你就放心了,少则三天,多则一周,我就把他们治的服服帖帖的。”

    张老师很不相信的打量着刘子光,没说什么,正好此时下课铃响了,张老师赶紧带着刘子光来到班级里,对正在上课的老教师打个招呼,走上讲台说:“同学们注意了,这位是咱们新来的刘老师,下一节课由他给咱们上。”

    一班学生在下面玩的玩,说话的说话,竟然没有一个人听张老师讲话,更没人去看站在门口的刘子光,张老师无奈的摇摇头,似乎早就猜到这个结果,说了声下课,就带着刘子光来到办公室,把学生花名册交给他,说:“这是名单,学生的特长、成绩都在上面,你拿着用吧。”

    办公室里还有几个老师,听说刘子光是新来的代课老师,都好奇的望过来,子弟中学已经好几年没来新的师范毕业生了,不过看刘子光的年纪似乎不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有人便问了:“小刘,你以前在哪个学校教书?”

    刘子光呵呵笑道:“以前在军校带过课。”

    众人暗暗赞叹,看来王校长还真是找了个能人回来啊。

    课间十分钟一晃就过去了,上课铃响起来,刘子光夹着花名册离开办公室,当上课铃最后一个音节结束的时候,正好踏进初三五班的大门。

    对于这间教室,刘子光很熟悉,因为他就是十五年前年前的初三五班毕业生,现在重回老教室,心情更是格外激动,但是进去一看,心就凉了半截。

    教室里只有一半座位上有人,还都是些女学生,后排大部分位置都是空着的,就是坐在教室里的这些人,也都是低头聊天,根本没人在乎这个新来的老师。

    学生没到齐,刘子光就拉了张凳子坐在讲台后面,也不说话,过了大约五分钟,十几个男学生才说说笑笑上来,根本看也不看刘子光就直往座位上走。

    “站住。”刘子光说。

    学生们停下脚步,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有个个头挺高的小孩扣扣鼻子,说:“你新来的?”

    刘子光说:“上课迟到,你们知道错了么?”

    学生们一阵轻笑,谁也不当回事。

    “今天就算了,咱们互相还不熟悉,但我不希望有下次,好吧,你们回座位吧.”

    十几个男学生各自回到座位上坐好,但教室的后半部分依然是空着的,刘子光说:“同学们好,是新来的辅导员兼代课老师,你们可以喊我刘老师,或者直接喊我名字,我叫刘子光。”

    学生们依旧乱哄哄的没人认真听他说话,刘子光拿起花名册说:“谁是班长?”

    一个怯生生的小女孩站了起来。

    “花名册上初三五班有四十个人,怎么教室里只有三十二个人?”刘子光问。

    “他们出去砍人了!”一个男学生忽然冒出来一句,教室里一阵哄笑,刘子光皱着眉头说:“你是谁?我让你说话了么?”

    听到新来的老师口气不善,那个男学生噌的一下就站起来了,头发剪的好像鸡冠子一样,身上穿着带着亮晶晶小片片的T恤衫,吊裆裤子,歪着头盯着刘子光,一脸的挑衅:“我叫袁伟,我就说话了,怎么着?”

    刘子光走下讲台,和袁伟面对面站着,足足有二十秒没有说话,但袁伟已经被这种刀片一般犀利的目光看的发毛,目光躲躲闪闪的不敢直视。

    “出去,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百遍。”刘子光平静的说。

    整个教室都安静下来,有些学生幸灾乐祸的看着刘子光,袁伟咽了口唾沫,走到教室外面开始念叨:“我叫袁伟,我就说话了,怎么着……”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如同念经一般。

    “班长,叫夏沁心是吧,你说,那些缺勤的学生去哪里了?”刘子光继续问。

    “他们没请假,我也不太清楚,可能家里有事吧。”那个女孩子怯生生的说,看样子也是个没威信的班长。

    刘子光点点头,开始点名,在场的学生清点一遍之后,没打钩的就是旷课没到的学生了,刘子光掏出手机打电话:“小贝,是我,我报名字你记录,要是四十分钟之内见不到这些人,你也别干什么老大了,洗洗屁股来子弟中学上课吧。”

    挂了电话,下面学生都呆了,这位新来的老师太牛叉了,作风和那些老师很不一样啊,刘子光也不上课,放下电话说:“人不来齐,不上课。”然后坐在讲台后面闭目养神。

    外面正在念经的袁伟悄悄一回头,看见新来的老师正闭眼呢,他的声音便慢慢小了下去,悄悄走到楼梯口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大哥,我是袁伟,学校有人欺负我,你中午带几个人过来堵他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