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郊野外,风声呼呼,月亮也躲进了厚厚的云层里,乡间土路上根本没有路灯,只有雅阁的大灯照亮着一切。

    四个青年扇面形围了过来,手中的小攮子闪着寒光,这种情况下根本不需要什么废话,直接干翻了事,车上还有一个活色生香的美女等着大家享用呢。

    四人一拥而上,刘子光从容面对,啪啪两脚踢出,对方中的两个就捂着裤裆蹲下了,五官都疼得扭曲了,第三个人挥着匕首刺过来,被刘子光劈手夺过小攮子,顺手就扎在对方大腿上,疼得他怪叫一声摔倒在地,最后一个人拔腿就跑,刘子光两步追上,一脚踹翻,照着脚踝骨猛踩下去,喀啪一声骨头就碎了。

    不到十秒钟,对方全部放翻,刘子光钻进汉兰达里,将醉猫一般的卫子芊抱了出来,扛在肩膀上向自己的车走去,神智还不清楚的卫子芊趴在刘子光背上,如云的秀发瀑布一般淌下来,乡间的风一吹,卫子芊似乎清醒了一些,无力的用拳头捶打了刘子光两下。

    将卫子芊扔进后座,刘子光发动了汽车离开现场,四个趴在地上的青年慢慢的爬了起来,开车的那个摸出手机按了几个号码说道:“小斌,我是超超,出点事,你赶紧带人过来,帮我堵一辆车。”

    刘子光沉默的开着车,五代雅阁飞驰在宽阔的大道上,两边的路灯飞一般的向后掠去,后视镜里的卫子芊在座位上扭动着身躯,一只手撕扯着衣领,似乎热的想脱衣服,舌头还伸出来舔着嘴唇,好像很渴的样子。

    忽然,卫子芊猛然扑了上来,双手环绕着刘子光的脖子,在他耳边呵着带有酒味的热气,如此香艳的场景,刘子光竟然不为所动,冷静的开着车,速度丝毫不减,忽然他一打方向盘,将卫子芊掀到后面,汽车一个急刹车,停在街心公园边。

    刘子光冷着脸下车,拉开车门将卫子芊揪了出来,不顾她乱抓乱踢,夹在腋下朝喷泉水池走去,到了跟前,没有丝毫犹豫就将卫子芊丢了进去。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卫子芊顿时全身湿透,冷水一激,昏昏沉沉的脑袋也清醒了许多。

    “醒了没有?没有的话多泡一会。”刘子光冷冰冰的说道,自顾自点上一支烟,火柴划着的那一瞬间,照亮他冷酷的脸。

    卫子芊没说话,一声不响从水池里爬出来,头发全湿了,衣服也浸透了贴在身上,曲线毕露,这是第二次在刘子光面前丢丑了。

    小风一吹,头发还在滴水的卫子芊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双手紧紧抱着,似乎很冷的样子,刘子光摇摇头,还是丢了烟头,脱下西装披在卫子芊身上。

    卫子芊紧咬着嘴唇,没有拒绝也没有感谢,只是低着头瑟瑟发抖,昏黄的路灯下,喷泉池塘边,一车,两人,简直就是一幅都市恋情剪影,唯一的遗憾是,这两人并没有依偎在一起,而是面对面尴尬的站着。

    宁静并没有持续多久,马达的轰鸣声由远及近,二十余辆摩托车和跑车亮着车队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改装的氙气大灯闪亮无比,粗犷的哈雷摩托车上端坐着穿着带有闪亮装饰黑皮衣的男子,跑车也都是些奥迪TT,宝马Z4,奔驰CLK之类说高不高,说低不低的类型。

    这些人也不下车,也不说话,只是轰着油门,冷冷的盯着大灯照耀下的两个人,卫子芊下意识的抓住了刘子光的手,刘子光的手很大,很温暖,顿时让卫子芊砰砰乱跳的心放了下来。

    看他们这副架势,大概是想赛一把,刘子光一拉卫子芊,沉声道:“上车!”

    两人钻进老爷车,卫子芊还没把安全带系上,刘子光就一踩油门出去了,这辆老爷车虽然偶尔会出点小故障,但是关键时刻从不掉链子,猛踩油门之下竟然有一种推背感出现。

    空荡荡的马路上,几十辆车在疯狂追逐着,撞击着,这根本不是赛车,而是谋杀,跑车们如同猫逗老鼠一样左右夹攻着刘子光的老爷车,那些哈雷摩托则忽快忽慢,在雅阁前后左右晃着,坐在后座上的暴力男还抡起两节棍猛敲着雅阁的玻璃,吓得卫子芊捂着耳朵尖叫不止,听到女人的尖叫,那些人更加兴奋,发出粗野的笑声。

    刘子光左冲右突,毫无顾忌的撞击着那些跑车,他反正是老掉牙的破车,撞烂了也不心疼,开跑车的少爷们被他激怒了,也豁出去了,前后左右夹击着刘子光,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卫子芊紧咬着嘴唇,脸色苍白无比,头发梢还在滴着水,作为公司白领的她那里经过这样惊心动魄的事情,汽车被撞的砰砰作响,左右两个后视镜也掉了,五代雅阁如同被群狼撕咬的雄狮一般,虽然伤痕累累但仍奋战不已。

    慢慢的,又有一些豪华越野车加入了追逐,有JEEP牧马人,陆虎,还有刚才那辆爬不上坡的汉兰达,这些车马力强劲,皮糙肉厚,远比跑车的杀伤力更强,刘子光的老爷车被他们团团围住,前后保险杠都撞掉了,四个车窗玻璃也被砸烂,四周充斥着粗野的笑声和嚣张的叫骂,汉兰达降下车窗,一张年轻而骄横的脸露了出来,冲着刘子光伸了一下中指。

    刘子光也降下车窗,鄙夷的冲着汉兰达伸出小拇指比划了一下,汉兰达大怒,猛打方向盘,将刘子光逼到了护栏上,钢制的护栏和车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这辆老爷车今天算是彻底废了。

    虽然强敌环顾,但是刘子光依然顽强的驾驶着老爷车左冲又突,这种情况下比拼的是汽车的马力和铁皮厚度,和人的勇猛倒没有太大的关系,一向不落下风的刘子光这回是真吃了亏了,但是他的嘴角却浮上了一丝笑意,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战斗的感觉了。

    忽然,前面车灯闪烁,四辆高大的泥头车正缓慢的开着,将快慢车道超车道以及路肩全都占据了,丝毫缝隙都不留,气的那帮开跑车的少爷猛按喇叭,但对方依旧不理不睬,慢吞吞的开着。

    前面泥头车挡路,这些疯狂角逐的跑车摩托们不得不放缓速度,强压着怒火跟在后面,猛按喇叭,高声叫骂,忽然后面又出现了一队重型卡车,全都是粗犷无比的泥头车,车身庞大无比,一个轮子都比跑车还高。

    刘子光拿出手机按了免提,骂了一句:“来的这么晚,哥都快被这帮小子玩残了。”

    手机里传来马超的喊声:“光哥,你瞧好吧,看我怎么虐这帮小崽子。”

    开豪华跑车的家伙们终于觉察到不对劲了,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全都是粗野无比的泥头车,形势急转直下啊,刚才还在虐别人的人,现在变成了被虐的一方,管你什么宝马奥迪还是汉兰达,在泥头车这种巨兽面前只能是渣一般的存在。

    泥头车们正在连夜给工地送沙子,接到刘子光的求援电话的时候,刚卸了沙子都是空车,一听老大召唤,司机们的精神头全上来了,刘子光故意往城南开发区的路上开,泥头车队在这里摆下了埋伏圈,就等着对方钻进来。

    结局可想而知,那些马力强劲,造型流线的豪华跑车以及牛逼哄哄的SUV们,在泥头车的包围下,就如同大洋里的小舢板一样风雨飘摇,这还是泥头车手下留情的结果,真想搞死他们,还不就是一脚油门的事情,毕竟不想闹出人命来,只是轻轻刮一下,挤一下罢了。

    十几分钟后,这些豪华车全都歇菜了,有几辆车冲上护栏,气囊都开了,还有几辆被撞的发动机熄火,停在路上直冒烟,最惨是那辆汉兰达,车门都被撞瘪了,车胎也漏气了,前风挡玻璃全烂了,一辆自卸王开到汉兰达前面,把半车没卸完的沙子全倒了进去,把里面的人淹了个半死。

    唯一比较幸运的是那些开哈雷摩托的小子,泥头车实在不敢撞他们,这玩意都是肉包铁,刮一下就成肉饼了,弄出人命来犯不上啊。

    正虐的开心,忽然远处警灯闪烁,尖利的警笛声由远及近,刘子光看看也玩的差不多了,通过手机下令:“撤!”

    泥头车顿时作鸟兽散,刘子光也拐上岔路跑了,只留下十几辆冒烟的破烂豪华车在空荡荡的外环路上。

    此刻的卫子芊已经恢复了平静,苍白的脸上有了些许血色,但是衣服仍在滴水,刘子光继续开着伤痕累累的老爷车行驶在市区道路上,两人都一言不发,车内保持着令人窒息的沉默。

    “停车!”忽然卫子芊开口了,刘子光一脚刹车,老爷车停在路边,卫子芊从车里钻出来,拢一下湿漉漉的头发说:“谢谢,我到家了。”然后脱下西装吊在手上说:“你的衣服。”

    刘子光下车去接衣服,哪知道卫子芊竟然丢掉衣服张开手臂扑上来,紧紧揽住了刘子光的腰,将一头秀发深深埋在他的怀里。

    一辆公交车驶过,下小夜班的方霏坐在靠窗户的座位上,居高临下看见了路边正在发生的一幕,女孩子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