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要去酒吧赴约,可是翻遍衣柜,刘子光发现自己真没几件衣服,除了老妈给买的一套衣服之外,就全是工作服了,两套保安制服,一套打架用的迷彩服,还有就是集团发给自己的黑西装了。

    看来看去,只有这件黑西装还算上点档次,于是刘子光就穿戴起来,外面西装里面衬衣,没系领带,看起来倒也精神。

    匆匆吃了晚饭,驱车前往1912酒吧,来到酒吧门口,依然是热闹非凡,车水马龙,俊男靓女,名车云集,刘子光这辆老掉牙的雅阁根本不起眼,停在角落里之后,刘子光进入了酒吧,细心的他立刻发现,酒吧里看场子的人已经换了,原先老四的马仔已经统统不见了。

    酒吧里面光线很黑,但刘子光依然很快找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卫子芊,一个猛男正在旁边纠缠着,卫子芊目不斜视,手上夹着一支女士香烟,优雅的坐着,两条长腿叠在一起,脸上的眼镜也不见了,应该是戴了隐形眼镜。

    刘子光走上去拍拍猛男的肩膀,猛男回头看一眼他,蛮有礼貌的点头讪笑道:“你来试试吧。”然后就走开了。

    刘子光在卫子芊身旁坐下,卫大助理依然盯着前方,说:“你就没有别的衣服吗?”

    刘子光潇洒的一笑:“不瞒你说,这是我最贵的一件衣服了。”

    这件西装虽然价格昂贵,制作考究,但是式样太过中规中矩,和时令流行的修身窄领小洋装大相径庭,而且来泡吧的都是些时尚青年,穿的都是很潮的时装,在他们的衬托下,刘子光就像是刚下了班的银行小白领,工作服都没换就来喝酒了。

    卫子芊看也不看刘子光,眼睛盯着舞池,问道:“喝酒么?”

    刘子光说:“来一点。”

    卫子芊立刻招呼服务生:“LongIslandIceTea,两杯。”

    不一会儿服务生便端来两杯鸡尾酒,红红黄黄看起来像红茶的酒水,刘子光正好口渴,端起来咕咚一口灌下去半杯,咂咂嘴:“这冰茶挺冲的。”

    卫子芊无奈的摇摇头的,真的被他打败了,这种鸡尾酒是用四种烈酒调配而成,虽然名字叫长岛冰茶,但是极为辛辣,他竟然像喝凉水一样仰着脖子灌,真的是没语言了。

    或许这就是他的风格吧,我行我素,挥洒自如,毫不在意世人的目光。

    “卫助理,谢谢你帮忙……”刘子光刚开口,就被卫子芊打断:“不谈那些,喝酒。”

    卫子芊本来是滴酒不沾的人,现在也学会了喝酒,辛辣的长岛冰茶一口一口的啜着,心里酸酸的,这个刘子光,把自己约来只是谈生意啊。

    半杯酒下肚,酒量不堪的卫子芊已经有些醉了,她又点燃一支烟深深抽了一口说:“你的沙子生意,我可以帮忙,帮你很大的忙,只要我一句话,集团所有在建工地都必须使用你的沙子,我可以帮你这个忙,你也要帮我一个忙。”

    “什么,卫助理尽管说。”

    “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卫子芊忽然转脸,直勾勾的盯着刘子光,让他无言以对。

    要说喜欢吧,自己可是已经有女朋友的人了,要说不喜欢吧,又对不起良心,人家卫助理人不错,对自己又好,看她现在这副模样,憔悴的眼神,尖尖的下巴,分明就是一副失恋女人的造型,沈芳也说了,她有个失恋的女同学,各项证据都表明,卫子芊就是为了自己而憔悴的。

    没等他回答,卫子芊已经将头扭了过去,深吸了一口烟说:“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要约我去你房间,为什么要让我出丑?”

    说这话的时候,卫子芊夹在纤细手指上的烟微微的颤抖着,从侧面看过去,在吧台灯光的映衬下,长长的睫毛上似乎有晶莹闪烁。

    刘子光张口结舌,这话怎么说的,明明是你深夜潜入我的房间,主动脱衣勾引,老子我比柳下惠还坚定,知道你是中了**的毒,送到嘴边的肉都没吃,本来这事挺尴尬的,过去也就过去了,大家心照就好了,你还非得说出去,找难看不是。

    虽说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但为了避免卫子芊走入歧途,刘子光还是深吸一口气说道:“卫助理,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

    “哦,我猜也是,恭喜。”卫子芊声音忽然变得很平静。

    此时一个留着大鬓角穿着修身衬衣的男子彬彬有礼的上前邀请卫子芊跳舞,卫子芊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将剩下半杯长岛冰茶一饮而尽,跟着那男子就下去了,看也没看刘子光一眼。

    刘子光觉得无趣,起身走了,正在舞池中的卫子芊透过重重人影,看见刘子光头也不回的走出大门,那一刻,她的心碎了。

    大鬓角趁着卫子芊发呆的时候,将一小包药粉洒在杯子里,一边摇晃着一边走过来,大声说:“美眉,请你喝酒。”

    卫子芊看也不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继续狂舞起来,大鬓角露出一丝狡诈的笑,身后几个男青年也摇摆着走过来,将卫子芊围在中央狂舞着,这种下药的事情在酒吧里很常见,周围一些围观的人也是见惯不惊,根本没人去管。

    ……

    酒吧门口,刘子光坐在汽车里抽烟,卫子芊的态度让他很不爽,抽了半支烟之后准备发动汽车离开,可是这辆老掉牙的本田雅阁又趴窝了,怎么打都打不着,最后没办法,只好给马超打电话让他来修。

    就这样又耽误了几分钟,正趴在方向盘上打盹呢,忽然酒吧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苗条纤细的身材,迷离的眼神,踉跄的脚步,不是卫子芊还能是谁,三个男青年在她左右殷勤的伸手搀扶着,不对,那不是搀扶,分明是绑架。

    一辆早就发动好的汉兰达SUV开了过来,车门打开,青年迅速将卫子芊推了进去,然后跳上车一溜烟的开走了,动作麻利的超乎想象,简直就像演练过无数次一样。

    刘子光顿时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猛的一拧车钥匙,老爷车竟然启动了,一踩油门钻出来,可是面前忽然开出一辆车,是另一位客人在倒车出去,这人的技术有点潮,正好拦在刘子光车头前,还在慢慢腾腾的打着方向盘一寸寸的挪着、。

    眼瞅着汉兰达就要消失在拐弯处,刘子光一踩油门,猛然撞上去,将拦路汽车撞到一边,不顾司机和停车场保安的责骂,加大油门冲了出去,紧追着汉兰达不舍。

    汉兰达的司机技术不差,在夜晚的马路上狂奔,速度不低于一百,但还是很快被刘子光追上来了,前车里的人警惕性很强,立刻发现了跟在后面的雅阁,于是立即加速,在稀疏的车流中左冲右突,如同游鱼一般,2.7的排量加上娴熟的驾驶技术很快就将雅阁甩的没影了。

    “哈哈,和我飙车,还嫩点。”开车的小子嚣张的笑道,同车三个家伙也击掌相庆“嘢!”

    可是不到十秒钟,那辆阴魂不散的老款雅阁又在后视镜中出现了,四个青年顿时怒了。

    “超超,往郊外开,咱们是越野车,一下子就能甩掉他。”

    “对,往郊外开,虐死他!”

    汉兰达一打方向盘,猛然转弯向城外方向开去,夜晚十点钟的公路上空荡荡的没有一辆车,纵然刘子光将油门踩到底,也追不上那辆汉兰达,在这种平坦直顺的马路上,速度和车技无关,谁的排量更大,车况更好,谁称王。

    刘子光都快把油门踩到车底板下面去了,但这辆老爷车的速度还是上不去,只能跟在嚣张的汉兰达后面喝风,对方车里人影晃动,倘若趁着这个空当对卫子芊下手,自己完全无能为力,假如真的酿成恶果的话,刘子光很难原谅自己。

    好在对方并没有在柏油路上开太久,而是忽然转弯上了旁边的土路,这是一条坡度三十的乡间小路,几棵小树影影绰绰的立在小山坡上,昨天刚下过雨,路上稍微有些湿滑,但是对于价值三十余万,排量达到2.7之巨的豪华SUV来说,绝对如履平地。

    汉兰达开上了土路,司机还特意停了一下,给刘子光留出追赶的时间,等雅阁追上来的时候,一个家伙还伸出手臂冲他扬了扬中指,嘴里怪叫了一声。

    眼瞅雅阁追了过来,汉兰达的司机冷笑一声,猛踩油门,巨大的SUV怒吼着向坡顶冲去,可是只冲了十几米,两个前轮就不断打滑,再也爬不上去了。

    车里的人都呆住了,猛踩油门也无济于事,只是在空气中增加了一股难闻的胶皮烧焦的味道而已,一道小小的山坡,怎么就爬不上去了呢!

    刘子光没有给他们考虑的时间,方向盘一打,老爷车紧跟着冲了上来,看到这副景象刘子光也纳闷,难道这帮怂货又在玩什么花招?不过看这样子不像啊,这辆车似乎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马达震天响,就是跑不动。

    刘子光将车一横,堵在汉兰达背后,下车奔了过去,对方的车门是锁死的,玻璃后面是几张慌乱的面孔。

    当看到刘子光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对方反倒冷静下来,熄车,开门,四个打扮入时的青年跳了出来,手里各自拿着匕首短刀。

    再看车里,卫子芊昏沉沉的躺在后座上,肩膀上的带子已经掉了,露出雪白的香肩。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