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表,才晚上八点,刘子光说:“时间还来得及,咱们赶紧安排一下,小贝,你马上去巷口头修车的郭大爷那里,买十条三轮车内胎,要没有补丁的,他这会还没收摊子,来得及。”

    “好嘞!”贝小帅根本不问为什么要买这玩意,转身就走。

    “马超,你回修车厂,捡大号的螺栓螺帽,新旧无所谓,有多少拿多少!”

    马超噌的站起来,“好!”转身也去了。

    刘子光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拨了个号码开始说话:“木经理吗,我是刘子光,白天咱们见过的,有个事想请你帮忙。”

    “刘哥,有事你说话,我绝对尽我最大能力!”电话那头的声音极其热情,显然是人精一般的木三水已经得知了刘子光和至诚集团高层的关系。

    “我想借一百顶柳条盔,我看你们工地上民工都戴这个。”

    “没问题,刘哥,我马上预备,你过半小时来拿就行!”

    搁下电话,刘子光对王志军说:“志军,半小时后你开车去康泰花园找一个叫木三水的,拉一批头盔过来。,要是有砖头,先拉一车。”

    ……

    与此同时,金碧辉煌高级会所的洗浴中心内,高大粗黑的老四正躺在弥漫着药味的的中药浴池内,只露出健硕的上身,池水很烫,老四闭着眼睛,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池沿上坐着几个伙计,都是赤条条的,脖子上挂着号牌,正兴致勃勃的说话,其中就有白天在十六铺码头给刘子光下战书的秃头。

    忽然包在干毛巾里的手机响了,老四也眼皮都没张开,闭着眼说:“秃子,你接一下。”

    这已经是今天不知道第几个电话了,全都是道上兄弟打来的,无非是明天一定到场助阵啥的,四哥已经没兴趣接了。

    “嗯,我秃子,行,明天七点,准时,好的,我给四哥带到这句话。”秃子挂了电话,说:“是堤北强子,说明天要带几个兄弟过来帮忙。”

    “唔”四哥哼了一声,不置可否,张开双臂扑进水池,他肥厚的身躯漂浮在浴池里,如同一座肉山般伟岸。

    前段时间一拜的三哥出事,老四听到风声就躲了起来,后来听说上面不想把这个案子弄得太大,牵扯不到自己,于是便回来了,刚回来就听说沙子生意被人抢了,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开了个沙场,弄了十几辆泥头车给各个工地送沙子,四哥当时就勃然大怒,这还了得,这不是从狼嘴里抢肉吃么!

    江北市的沙子土方生意,向来都是由某人垄断的,这个人并不是老四,而是比他的地位还要高的老大,老四只是跟着帮忙而已,现在出事,上面怪罪下来,老四立即行动起来,指使孟黑子在码头闹事,收买谢队长查车,不让工地收对手的沙子,这套组合拳打出去,本以为对方肯定没辙,哪想到两天功夫,对方就见面招拆招,全部摆平了。

    四哥这才重视起来,派人打听对方的路数,一问才知道还是熟人,高土坡那个才回来的姓刘的小子,现在越玩越好了,手下几十号保安,都是能打的角色,还招揽了高土坡的小混混贝小帅,以及鹏程汽修厂的玄子,这帮人整天一起玩,那个被自己砸掉的烧烤摊子,也重新开了起来。

    四哥马上派秃子领人去摆平这件事,能当场解决就当场解决,不能解决就正式给他们下战书,找个地方一决胜负。

    本来秃子带了二三十号人过去,是打算直接把刘子光废了的,可是到了之后先从孟黑子那里得到一个消息,对方是个练家子,相当难缠,一个人能打十几个,绝对不是秃子这几号人能收拾了的,再加上警察在场,他也就没敢怎么着,只是下了战书。

    约人打架,这种事老四已经很多年没干过了,因为他在江湖上的地位已经稳定,不会有愣头青冒冒失失的来捋虎须,忽然冒出来个刘子光,让他也挺感兴趣的,既然这小子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那就好好让他开开眼界吧。

    四哥吹哨子喊人,整个江北黑道都惊动了,由于对方只是名不见经传的拉沙子小老板,道上朋友很是乐意帮衬一把,走个过场还能让四哥念你的情,何乐而不为。

    光一下午电话就有几百个,有打给四哥的,也有打给秃子的,据不完全统计,明天到场的起码有三百号人,这还不算四哥手下养着的一帮看场子的东北籍打手。

    “没意思”四哥这样说,这不跟欺负小孩一样么,他没有做丝毫的准备,也不需要准备什么,江湖上混的人,随时准备动手打架,家伙事都是现成的,明天直接去现场就行。

    “四哥,待会安排个双飞吧。”见到老四从池子里出来,秃子递上去毛巾说道。

    “嗯,和上次一样,二号和四号就行,对了,把老魏和小朱喊来,老长时间没打牌了。“

    老四拖着肥厚的身躯上楼去了,秃子拿着手机在后面跟着,心道四哥身体真好,今天又得玩个通宵。

    ……

    十六铺派出所里,一个小民警向王所长报告说:“王所,听说明天老四要和南泰拉沙子的干架,就在五号码头附近,可能发生大规模斗殴,咱们要不要管?”

    王所长说:“小李啊,你放心好了,越是人多,这架越是打不起来,就是互相威慑而已,这件事咱们不必管,让他们自行解决就好。”

    ……

    地地道道烧烤大棚里,一帮半大孩子端着酒杯,等待着老大的老大来给自己敬酒,一个个眼神里都带着神圣,贝小帅是他们的老大,刘子光又是贝小帅的老大,能和真正的黑道大哥喝酒,他们激动万分,端着酒杯的手都在哆嗦。

    刘子光神色严肃,一路走过来和各位弟兄碰杯,做战前动员这种事情,他再熟悉不过了,一两句话,一个动作,都能把人内心深处的热血与豪情给调动起来。这些小毛孩都是晨光机械厂子弟中学的学生,刘子光挨个问他们的父母在哪个车间工作,有没有把马子之类,老大如此平易近人,更让小毛孩们为之感动。

    走了一圈之后,刘子光站在桌子上开始演讲:

    “弟兄们,今天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我也不多说了,老四那边起码喊了三四百人,咱们的人就都在这里了,有一个算一个,不到一百人,明天动起手来,绝对是敌众我寡,现在摆在你们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站起来回家歇着,拳脚无眼,打起来肯定伤筋动骨,我刘子光绝不会说你是孬种,以后咱们还是兄弟,还有一条路,就是跟我和他们对着干,不管是什么老四老五,不管他在道上玩的多好,一律揍改为止!弟兄们,是汉子的就站起来!”

    近百个兄弟热血澎湃,呼啦一声全都站了起来,包括那些十三四岁正在上初中的半大孩子,也都端着酒杯望着激情四溢的刘子光,一股男儿壮志激荡在胸膛,能跟着老大参加江湖恶斗,他们无比自豪!

    刘子光举起酒杯:“为了胜利,干杯!”

    “干杯!”一百个酒杯碰撞在一起,橙黄色的啤酒泡沫横飞。

    今天又是刘哥请客,大家饱餐一顿,为了确保明天的战斗力,酒并没有喝太多,点到为止,保安兄弟们回宿舍睡觉,贝小帅麾下的半大孩子们也都没回家,纷纷给家里打电话撒谎说在同学家过夜了,反正都是些野惯了的问题少年,夜不归宿也不是啥大事。

    安排他们休息去了之后,刘子光却依然在忙碌着,他把蟑螂喊过来问:“听说你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当过工兵?”

    “也不是真的工兵,我在修械所干了两年,会点技术活。”蟑螂说。

    “那好,电焊会用吧,你跟我走,咱们去汽修厂马超那里,连夜加工点东西出来。”

    “好嘞!”

    又带上几个有机械基础的伙计,一行人前往汽修厂,路过一个小花园的时候,刘子光忽然被吸引住,过去端详着小花园的雕花栏杆,这是一根根两米长的长矛状铁杆子组成的栅栏,笔直细长的栅栏让刘子光想到了某种武器。

    “蟑螂,回头去搬个切割机来,给我把这一片栅栏给切下来!”

    “刘哥,交给我办了!”

    ……

    这一夜,汽修厂的车间里灯火通明,刘子光麾下的东风卡车也忙碌着跑了一夜,黎明时分,车床边,刘子光拿着一张优质钢片做成的长弓,用力拉了拉钢丝做的弓弦。

    “嗯,力道还行,有点意思,小蟑螂手艺不错。”刘子光叼着烟赞许道。

    “刘哥,对方要是亮枪出来,这玩意能压制住么?”几个满身油污的兄弟疑惑的问道。

    “这玩意用好了,比枪厉害,看好了。”刘子光说着,拿了一支铝合金杆,硬塑羽翼的长箭搭在弓上,慢慢的拉满,钢丝弦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大家凝神屏气看着老大射箭。

    “小贝!”刘子光大喝一声,贝小帅心领神会,迅速抛出一个巴掌大的金属机件,机件在空中甩出一个抛物线,刘子光却一动不动,当机件快要抵达车间最高处的时候,突然身子一转,弓如满月,箭如流星,嗖的一声过去,只见空中火花四溅,钢制的箭头和金属机件在空中碰撞,发出一声脆响。

    “刘哥神箭啊,这要是参加奥运会,不得虐死那帮高丽棒子啊!”大家赞不绝口,有人跑过去捡起机件一看,上面赫然一个豁口,钢制的箭镞也变形扭曲了。

    妈呀,这得多大手劲啊!

    刘子光把长弓抛给贝小帅:“帮哥背着。”

    贝小帅将长弓挎在身上,做个了鬼脸说:“我这形象,不用化妆就是个精灵族的神射手。”

    众人一阵哄笑。

    “兄弟们,把东西盖上,眯瞪一会该出发了。”刘子光一声令下,大家一起动手,用绿色的苫布将东风卡车上的高大金属架子遮盖起来。

    这两个铁架子,是刘子光亲自画的草图,让人用废铁焊起来的,时间来不及就没喷漆,锈迹斑驳的巨大中世纪武器让他们心头都有一丝凉意闪过,这还是打群架么?这分明是战争!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