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总就是高总,演技绝对一流,他将黑材料往白队长怀里一塞,叮嘱他道:“坐这里别动。”然后迅速整了整衣领子,推门出去。

    “李总,小刘,这么巧啊。”高金宝一脸的惊喜,快步走了上去。

    李纨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你是一期的高金宝吧。”

    “是我是我,李总您的记性真是太好了!”高总兴高采烈,手舞足蹈。

    “好吧,你们聊,我还有事。”李纨笑笑,回办公室去了。

    “李总慢走,李总再见。”高金宝脸上依然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等李总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才转过身来,很郑重的拍了拍刘子光的肩膀说:“小刘,以后咱们分公司就全靠你了。”

    刘子光一直在抱着膀子看高总的笑话,他呵呵笑道:“哪里,咱们那里,还是你当家。”

    “什么我啊你啊的,咱俩不跟亲兄弟一样么,再说这话我跟你翻脸啊。“高总的脸色说变就变,听到刘子光和他见外就一脸的义形于色,不过迅速又换上了笑脸说:“小刘啊,咱们那里还有几个空位置,家里如果有闲着没事的亲戚朋友啥的,给我招呼一声,哥哥帮你安排,绝对一句话的事情。”

    “那我就先谢谢高总了。”刘子光笑吟吟的说。

    “你看你,还高总,喊哥,高哥。”高总拍着胸脯说。

    ……

    回到公司以后,总部人力资源部的任命书也到了,刘子光正式出任一期分公司的副经理职务,依旧掌管保安部,另外负责物业费收缴这一块,客服部也划归他管理,那些客服小MM知道之后,无不欢天喜地。

    当了副经理,手头的权力就大了,有了一定的人事权和财权,至少保安部和客服部的人员任免,刘子光说了算,平时买个办公用品,加班吃个饭啥的,签字就能报销。

    刘子光履新之后,办的第一件事是帮王志军搞了个停薪留职,工作帮他留着,三金照样缴纳,人回家去办沙场,这样干起来才没有后顾之忧。

    然后他又帮保安们定购了新的制服和徽章,原本至诚物业的保安制服是黑色和灰色的保安服,式样传统,料子是化纤的,本来挺精神的人穿上都没精打采的,很不美观,大家除了上班的时候被迫穿着,一下班就赶紧扒下来,谁也不乐意穿它。

    刘子光订购的是从淘宝上买的高仿5.11夹克和特勤裤,以及在网上定做的棒球帽,又找了家标牌徽章小作坊,订做了一批魔术贴的徽标和金属徽章。

    经过他重新设计的保安制服,完全颠覆了大伙对于物业保安的理解,头上戴着标有物业公司缩写的棒球帽,帽檐折弯的程度很到位,然后上身是黑色5.11夹克,胸前佩戴金属质地的至诚物业徽章,胳膊上的魔术贴是一个藏獒脑袋图案,这是为了纪念保安们的龙阳战役。

    下面是卡其色的特勤裤和高仿奥克利沙漠军靴,腰间战术腰带上悬挂着强光手电和夜市批发来的甩棍,三十块钱一根,打人和几千块的ASP一样疼,原来的通讯工具是北峰5118对讲机,通话距离稍逊,增加了几台摩托罗拉的大功率机器。

    这些行头算下来,其实也没几个钱,就用置换服装的名义报销了,至此,至诚一期的保安成为至诚物业几个分公司中最特立独行的一个,连服装都和人家不一样。

    人靠衣装马靠鞍,这句话一点也不假,上下焕然一新的保安们走上执勤岗位的时候,精气神都和以前不一样了,个顶个透着豪迈和干练,站岗的保安敬礼的姿势更加潇洒帅气,巡逻的保安手扣着腰带,黑超墨镜下的眼睛四下打望,令窃贼胆寒,令业主放心。

    这样的行头,小伙子们平时也乐意穿着,下班了都不脱,穿着上街压马路去,这身很潮的打扮,走到哪里都很吸引眼球呢,把妹的效果也不差。

    刘子光的威信,如日中天,已经能和高总分庭抗礼了,而可怜的白队长,依旧是原来的职务,眼瞅着升职无望,只能忍气吞声,天天按时上下班。

    老爸老妈得知儿子又升级了,更是大喜过望,其实老两口倒不是在乎涨的那点工资,在意的是儿子上进,正干,这样一来,和人家方护士的差距就越来越小了,等将来提亲的时候,人家父母也能看得起咱。

    另外刘子光还收到了一份意料之中的友谊,这天中午,总部保安主管曹达华来找刘子光,也没多说啥,就是握着刘子光的手说:“兄弟,我欠你一个大人情,以后有啥要帮忙的,一句话!”

    刘子光笑笑,客气两句打发曹达华走了,总部保安主管的位置,他确实不想干,但这个位置对于曹达华来说却很重要,多个朋友多条路,能拉一把何乐而不为,这个世界上大对数人还是识相的,知道分寸的,你对他好,他也会报答你的。

    ……

    沙场事业进展迅速,有了方霏支援的五十万资金,各项设备迅速到位,崭新的挖沙船,洗沙烘干机器都运到了朱王庄,王志军又招募了十几个干过挖沙的村民,让翠翠当会计,大家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

    两艘挖泥船都是最新款式的,各有二十个挖斗,每小时能出一百方沙子,这个产量可不低,经过遴选烘干之后,直接装船运输。

    挖沙场就在大沙河岸边,交通条件非常便利,王志军联系了几个船老板帮自己运沙子,是那种运河上常见的平底船,虽然速度慢,但胜在价格低廉,运量大,最适合运送建筑材料。

    平底船在挖沙场转载了沙子,走大沙河入淮江,市区没有货运码头,只能在南郊的十六铺码头下货,刘子光的车队正好在这里等着接货。

    除了那两辆东风卡车之外,汽修厂老板玄子又拼了三辆卡车,刘子光又托人找了七八辆跑单帮的泥头车,凑成一支车队,给各个工地送沙子。

    南泰河沙闻名天下,现在又是房地产开发最火爆的时期,建筑工地遍地开花,建材价格节节攀升,沙场的生意好的不得了,款子是按天结算,绝不拖欠,沙场的产能很高,每天能生产两千方粗砂,过滤遴选烘干后,每天有八百方沙子运出去。

    现在沙子的市价是每立方一百元,八百方沙子的毛利就是八万块,去掉沙场工人工资,设备折旧,承包费用,运输成本,以及给工地负责人的回扣等,每天也有五万的净利,这简直是一本万利!

    开工三天,账面上就有了几十万的现金,王志军拿着报表来给刘子光看,两个人眉开眼笑,照这样下去,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志军家盖房子,刘子光家改善生活条件,帮毛孩娘看病,以及买房子结婚,圆父母的心愿这些事情,本来还远在天边的事情,一下子变得如此接近,近的触手可及。

    王志军给刘子光拿来五万块钱,让他打点各个方面,因为牵扯到市内运输的问题,要和路政、交警、城管等部门打交道,方方面面的神仙都要拜到,这方面王志军是一窍不通,刘子光也是勉为其难。

    事情总要有人干,刘子光接了钱先放在自己身上,想到答应方霏的事情还没做,便打电话请方霏出来吃饭。

    “方霏,中午有空么,我请你吃饭。”

    “有空,有什么好吃的?”

    “你不是要吃必胜客么,来吧。”

    “不会吧,你发财了?好,我马上来。”

    必胜客餐厅,靠窗户的座位上,刘子光和方霏对面而坐,桌子上摆了一大堆比萨沙拉之类的好吃的,另有一束香水百合,方霏喜滋滋的看着这一切,问刘子光:“是不是发财了?”

    “是啊,上次借你那五十万,我投资办了沙场,生意很好,特地来谢谢你的。”

    “哼,算你有良心,什么纱厂?那你手下岂不是很多纺织女工?”方霏瞪着大大的眼睛说道。

    刘子光啼笑皆非,解释说:“不是纺纱的纱,是沙子,黄沙,建筑材料。”

    “不管了,反正赚钱就好,我吃了。”

    两人快乐的享用了一顿美餐,饭后,方霏把手一伸:“拿来。”

    “什么?”刘子光有些纳闷。

    “利息啊,借钱哪能没有利息,按照银行贷款利率,五十万元一年期,你每月要支付我两千五百块呢。”方霏伸着手,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刘子光恍然大悟,从包里拿出厚厚一叠钱来,数了两千五百块给方霏。

    “哎呀,好多钱钱,你好有钱啊,为啥不多给一点呢。”方霏忽闪着大眼睛,和刘子光开玩笑。

    “哪能一次给完,要不然下回用什么理由找你出来吃饭啊。”刘子光也和她开起了玩笑。

    “没看出来你还挺贫嘴的呢,哼,想找我吃饭还需要借口么,对了,你怎么还送我百合花啊?”方霏一撇嘴,嗅着香水百合的味道说。

    “那送什么,提一兜子苹果么?”刘子光开始装傻。

    “笨死了,不会送红玫瑰啊。”方霏白了他一眼。

    “还有,我问你,我是你什么人?”方霏步步紧逼。

    “你不就是我女朋友么,这有什么疑问?”刘子光双手一摊。

    “这还差不多,啥时候请我正式去你家做客啊?”

    “随时欢迎。”

    刘子光的女朋友大计,就在必胜客餐厅里这么定了下来。

    ……

    回家一说,父母高兴地眼泪都要出来了,儿子都快三十岁的人,这才找到女朋友,而且女方的工作和家庭条件那么好,最关键还是人好,善良美丽又大方,这样的儿媳妇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老爸当即拍板,明天晚上请方霏来家做客,老妈也神神秘秘的说,预备了贵重礼物给未来的儿媳妇。

    一家人正在说说笑笑,忽然刘子光的手机响了,接了,是马超打来的,车队在南郊让人给堵了,说啥不让过。

    果然,土方建材这些生意都不是常人能干的,随时可能出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