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三点,保安们刚吃完一锅世上最昂贵的五香炖狗肉,正抱着肚皮在草地上眯瞪呢,招投标中心那边的捷报传来了,至诚集团顺利夺标,大功告成。

    刘子光将这个好消息向大家宣布,虽然保安们只是集团下属最低级的临时工,但也算是集团一份子了,大家顿时欢呼雀跃起来,将帽子掷向天空,刘子光伸手四下里压一压,说:“兄弟们,收拾收拾东西,没吃完的狗肉打包带回去,下午就启程回家。”

    竞标成功,后续的签约事宜就都是项目组的事情了,再开那么多的房间也是浪费,不如及早打道回府,反正大家也没什么行李好收拾的,直接把藏獒的皮毛和剩下的炖肉装车,跳上东风卡车,胜利返乡。

    龙少被捕了,龙阳市已经不存在危险,刘子光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他给曹达华打了声招呼,就带着兄弟们回去了,等项目组的人回到宾馆之后,李纨派人去刘子光房间敲门,喊他过去开会,这才知道他已经退房回去了。

    “李总,要不要打电话让他回来?”卫子芊面无表情的问道。

    “算了,回去再说。”李纨摆摆手,这件事是自己没交代清楚,刘子光回去之前已经和曹达华打了招呼,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不过这也让李纨生出另一种感觉,这个男人,似乎很不好掌控。

    至诚集团虽然夺标,但是赢得也很辛苦,平川佳苑的黄胖子这次也是志在必得,他的公司实力不弱,和本地银行的关系又好,贷款几千万不是问题,为了彻底压倒他,李纨开出了一亿五千万的高价,这才成功拿下标的。

    一亿五千万,对至诚集团来说也不是小数目,回去之后还有一大堆的事情,和银行方面联系进行贷款,龙阳这边还要搞个子公司进行操作,千头万绪等着李总来操办,她又哪有精力去想别的,留下一个十人的项目组之后,李纨也踏上了回程。

    回江北的路程很顺利,在车上睡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归心似箭的李纨没有回公司,而是赶往幼儿园去接自己的宝贝儿子,此时的她却不知道,至诚花园门口正在上演一幕大戏。

    ……

    由于卡车不能进城,兄弟们在郊区下车换乘公交,有些人先回住处休息,还有些人直接去至诚花园上班,小区物业是三班倒执勤,本来该早上换班的,他们已经迟到了整整十几个小时,要在以前,肯定就要被严苛的白队长辞退了,但这回大家一点也不担心,他们可是出的集团总部的任务,怕毛啊。

    大伙下了公交车,三五成群,说说笑笑向着小区走去,走到门口才发现不妙,高总在白队长的陪同下,正威风凛凛的站在门口等着他们呢。

    说来凑巧,本来刘子光是安排好换班的,可是架不住保安队伍里还有个高总的眼线,白队长敏感的发现今天值班的人怎么还是昨天那些,要说换班也都是个别行为,怎么可能是全体换班么,而且当班的都是些年龄大的,年轻力壮的全部不在。

    白队长立刻报告了高总,高总非常重视这个情况,因为最近公司里的风向很不对劲,由于物业费征缴顺利,刘子光的威信越来越高,简直有点架空高总的意思了,高总很担心这个情况,决定抓刘子光的小辫子,好好杀杀他的气焰,白队长打的这个小报告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啊。

    集体旷工,这还了得,高总决定抓个现形,都下午六点了他也不回家,带着白队长站在大门口,啥时候等到人啥时候作罢。

    眼瞅着那帮临时工说说笑笑的走过来,高总挺胸腆肚站了出来,拦在大门口,白队长也狐假虎威跟在后面,等着看刘子光他们的笑话。

    哪知道众保安竟然没有丝毫承认错误的觉悟,反而一个个笑呵呵的和高总打招呼,高总高总的喊着,然后就想往大门里走。

    高总皱起了眉头,白队长察言观色,注意到领导的不愉快,当即挺身而出,喝道:“到现在才来换班,你们还想干么!”

    保安们顿时愣住了,然后齐刷刷的目光看向白队长,白队长刚想得瑟一下,忽然发现这种目光中包含的好像不是敬畏……而是鄙视。

    “高总,老白,下了班怎么还没走啊。”刘子光肩膀上搭着衣服从后面走过来,高总是知道刘子光跟着李总出差的,但没料到他这么快回来,赶紧调整表情,呵呵笑着说:“小刘啊,保安部的管理还有待加强啊,你要是忙的话,我让白队长协助你一下。”

    “不用了,老白身体不好,让他多休息吧,弟兄们,走。”刘子光说着,带着保安们进小区了,气的高总和白队长敢怒不敢言,这也太不把领导放在眼里了吧。

    “高总,我身体好得很,你别听刘子光瞎说啊。”白队长这个二逼很委屈的说。

    “好什么好!”高总脸色一变,自顾走了。

    ……

    第二天,高总整理了一大堆黑材料,上面全是刘子光的各种罪证,无非是煽动职工对抗领导,集体旷工毫无组织纪律性,和黑社会纠缠不清之类的话,上面还有几个部门头头的联名签字,他带着这些材料,以及活证人白队长,亲自到集团总部去投诉刘子光。

    两人走进总部大门的时候,刘子光正优哉游哉的坐在李总的办公室里喝咖啡,宽大的皮沙发非常舒服,落地长窗外面,劳劳碌碌的上班族如同蚂蚁一般奔忙着,在这个角度观察江北市,真有一种睥睨天下的味道。

    今天一大早,李总的秘书就打电话给刘子光,让他到总部来报到,刘子光问去哪个部门报到,对方竟然说直接到总裁办报到,等他来了之后,前台根本就没有通报,直接将他带到总裁办门口,前台江小姐看向刘子光的目光既崇拜又爱慕,简直都快闪烁着小星星了。

    李总还在开晨会,秘书将刘子光带进办公室坐下,给他斟了一杯香浓的咖啡就离开了,等了大约十分钟之后,晨会结束,李纨夹着文件夹,带着卫子芊推门进来,看到刘子光便热情的招呼:“小刘你好。”

    卫子芊却不说话,目光也不和刘子光交集,只是默默地收拾着文件,对李纨说:“我出去做事了。”

    李纨点点头,目送卫子芊离开,她已经猜到或许卫子芊和刘子光之间有什么事情,但是这种小事和工作比起来,基本可以忽略。

    “李总你好。”刘子光很客气的站起来打了个招呼,今天他穿的依然是自己的夹克衫,很OUT的一件衣服。

    “你先坐,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一个位置,是集团保安部的主管,待遇比较优厚,我觉得你比较适合这个位置,集团也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怎么样,你考虑一下吧。”李纨开门见山,直接摊牌。

    “谢谢李总,我不想干。”刘子光连想都没想,一口回绝。

    “哦?为什么。”李纨眉毛一挑,有些诧异,双手叠起托着腮帮,很感兴趣的看着刘子光,这人越来越有趣了,宁愿当小区物业保安,不愿当集团中层干部,他大概还不明白其中的差距吧。

    “在你做任何决定之前,应该先考虑一下,我介绍一下保安集团保安主管的待遇和级别吧,总的来说呢,这个职务比你们分公司高金宝的地位还要高一级,待遇也更加优厚,基本和总监级持平,除了各种保险金之外,每月差不多一万五左右,我想这个条件在我们江北市,算是不低的了。”

    李纨再次详细介绍了保安主管的待遇,但刘子光依然不为所动。

    “李总,我想过了,还是在一期分公司但保安部长的好,集团这一块的安保任务我做不来,还是让曹达华他们干吧。”刘子光很干脆的说。

    “你确定?”李纨盯着他问道,似乎想看透这个男人的内心。

    “确定。”

    “那好吧,物业公司的报告上说,你们一期分公司这个季度的物业费征缴率大大提高了,这里面有你不少功劳,这样吧,我给你提半个级别,做一期分公司的副经理,兼任保安部长,你看这样好么?”李纨想了想,提出了折中的方案。

    李纨的脑子很快,刘子光不愿意屈居到集团总部来上班,肯定是想自己发展,这样的人才,公司无论如何都要留下,能牵绊住他的可能就是那些保安伙计了,不妨在这方面试探一下。

    果然,刘子光上钩了,他点点头说:“好吧,我同意。”

    “那就这样吧,我会让人力资源部下正式公文的,连同给那些保安员涨工资的公文一起下发,恭喜,刘经理。”李纨站起身来说道,向刘子光伸出了手。

    “谢谢。”刘子光捏着李纨柔若无骨的小手摇了两下。

    ……

    人力资源部办公室,高总正在声泪俱下的控诉着刘子光,白队长跟在后面一唱一和,不时恰到好处的插上一两句,两人配合的极其默契。

    人力资源部的头头带着一种很震惊的表情翻着高总带来的资料,不时扶一扶眼镜,看看唾沫星子横飞的高总。

    高总以为见效了,继续发挥,口沫横飞,这时部长的邮件提醒响了,他看看电脑,是总裁办发来的,点开一看,笑了。

    “老高,你投诉的这个刘子光,是不是他啊?”主任指着办公室透明隔断外,走廊里正和李总握手的刘子光说。

    高总扭头一看,顿时石化。

    “老高,恭喜你啊,刘子光现在已经是你的副手了,至诚一期分公司的副经理,你们俩可要合作的愉快点啊,这个报告啊,你先拿回去吧,我只当没看见。”

    ************************

    橙红年代第一季结束,这个季的划分,不是按照内容,而是按照时间,其实就是起到分割线的作用,便于阅读罢了,明天是一周的开始,也是月初,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橙红年代,把这本书推起来,让更多的人看到。

    在此澄清一下,我认为这本书绝不是黑道文,也不是商场或者官场文,而是青春励志文,他昭示的道理是,天生我材必有用,保安,下岗工人、辍学少年、民工、小混混等社会边缘群体,也是这个社会的一份子,同样有着火热的青春,只要给他们一份光,就能创造辉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