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龙少睡的很沉,头天晚上喝了一斤白酒,夜里又和二奶搞了很多花样,被酒色掏空的身子哪能经得起这样的折腾,以至于他连二奶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凌晨时分,龙少从睡梦中悠悠的醒来,身体暖暖的,似乎身处浴缸一般很舒服,伸手一摸,是女人的长发,不对,这小娘们的头发啥时候变得这么粗糙。

    身子一歪,怎么滑腻腻的,龙少伸手在身下一摸,伸到脸前来一看,满手的血红!

    本来还有些朦胧的睡意,这下全醒了,龙少猛地坐起来,把被子一掀,满床鲜血!

    自己的身旁,赫然摆着一颗硕大的头颅,黄黑色的鬃毛被血染红,两只通红的眼睛死不瞑目,是藏獒的头!

    市价一百万的纯种藏獒啊!竟然被人砍了脑袋,嗜钱如命的龙少顿时狂怒起来,但这种愤怒只维持了一秒钟,就被深深的恐惧所代替。

    众所周知,藏獒是一种极其凶猛的半驯化野兽,绝对的生人勿近,别说是人了,就算是野狼乃至狮子也不是它的对手,这么凶猛的动物竟然被人在半夜里无声无息的杀死,并且将头颅塞到自己的被子下面,这要是想杀自己,那还不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一股彻骨的寒冷流遍龙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他的牙齿开始打颤,慌里慌张的从床上爬下来,藏獒腥臭的血从他的身上流下来,顺着脚踝滴到地板上。

    龙少匆忙走到墙边,用颤抖的手打开暗藏在墙壁里的保险箱,从里面取出一把乌黑油亮的手枪,哗啦一声推弹上膛,用双手握着走到床边拿起了电话。

    电话是打给秃子的,但是响了半天竟然没人接,现在才是凌晨五点钟,龙少这帮手下都是日上三竿才起床的懒汉,秃子这会不知道在哪个婊子床上挺尸呢。

    龙少再次按下重播键,等了三分钟才有人接。

    “秃子,赶紧带人来,越快越好,对,到我家来!”

    撂下电话,龙少的心情稍微镇定了一下,警惕的看看四周,窗户是关的,门也是紧闭的,他咽了口唾沫,龟缩到了墙角自认为最安全的地方。

    五分钟后,门口响起了敲门声,砰砰的声音在静谧的凌晨显得格外惊心动魄,龙少撂了电话,壮着胆喊了一声:“谁~~”

    没人回答,依旧是有规律的敲门声,狗日的秃子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貌了,龙少揉揉蹲麻的腿,握着手枪过去开门。

    龙少住的是别墅,走到一楼把大门打开,忽然一个黑影扑过来,吓得龙少一个屁股墩坐在地上,所幸内门外还有一道铁栅栏门,那个黑影撞击在铁栅栏上,哗哗直响,定睛一看,竟然是另一只藏獒!

    凶猛的藏獒用两只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龙少,用尽全身力气撞击大门,龙少家的大门不是那种专业的防盗门,而是欧式风格的栅栏门,并不是特别结实,藏獒的体型都快赶上小牛犊子了,巨大的冲击下铁栅栏门岌岌可危,眼瞅着这头巨兽就要破门而入了。

    龙少都吓傻了,这是怎么回事,自家的藏獒怎么扑咬自己,不过瞬间他就明白了,原因在于自己身上的血,藏獒闻到同类的血,已经处于癫狂状态。

    龙少很有钱,养藏獒主要是为了摆谱,平时都是有专门的人喂养这两个家伙,而藏獒的智力又偏低,只认喂养自己的那个人,对于龙少的感情很浅,现在他身上又满是獒血,剩下这头藏獒不把他当成仇人才怪。

    眼瞅着铁门就要被撞坏,这头嗜血的猛兽就要扑进来将自己撕成碎片,极度恐惧之下的龙少举起了手枪,几乎是闭着眼睛扣动了扳机。

    “啪啪啪”三枪过后,满屋都是硝烟味,藏獒似乎只是停顿了一秒钟,然后继续撞门,龙少的胆都要吓破了,瞄着那个黑压压的庞大身躯继续开枪,四颗子弹击中了藏獒,龙少还在继续扣动扳机,空枪发出嗒嗒的声音,子弹已经光了。

    这几枪确确实实击中了藏獒,但是这头野兽居然毫发无损,子弹反倒更加激起了他的兽性,巨大的力量继续撞击着大门,龙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拿着空枪瑟瑟发抖,眼泪鼻涕大小便全出来了。

    可怜的花雕工艺栅栏门终于还是没能挡得住藏獒的冲击,轰隆一声倒塌了,藏獒一个饿虎扑食冲了进来,腥臭的大嘴里满是锋利的牙齿,龙少吓得以手抱头惨呼一声。

    利齿终于没有咬到龙少,一串枪声之后,藏獒沉重的躯体趴在了龙少身上,几个穿着防弹背心头戴钢盔的警察上前用脚踢一踢藏獒,确定它已经死亡,这才联手将其抬起丢到一边。

    “哎呀妈呀,你们可来了,快扶我起来。”龙少带着哭腔说道。他还以为这些警察是听见枪声赶来的,那无所谓,自己这把枪是前年从一位在法院当领导的亲戚家偷来的,就算出事也能罩得住。

    不过龙少很快发现不对劲,看这些警察的服装可不像是派出所巡逻民警,他们全都是防弹衣钢盔的打扮,有几个人还穿着迷彩服扛着八一杠,分明是武警!

    大早上的,怎么连武警都动用了,龙少正摸不着头脑呢,一个肩膀上两杠两花的高阶中年警官冷峻的对他说:“龙少平,你涉嫌故意伤害,被逮捕了!”

    龙少更纳闷了,这事咋整的,我这几年打残的人还少么,要逮捕的话早就动手了,哪能等到今天。

    正在此时,门口来了几辆车,是秃子带人赶到了,十几个彪形大汉拿着砍刀和铁棍从车上下来,气势汹汹的要往里走,中年警官一挥手:“全抓起来!”

    十几个警察端着微冲围上去,秃子等人只好举手投降,不解的目光投向龙少,心说这是咋整的,龙少你不是很能罩得住么。

    龙少镇定一下情绪说:“我要找你们王局长说话。”

    中年警官冷笑道:“王局长不会接你的电话的,铐起来!”

    旁边小警察冲上来,蛮横的将龙少的胳膊扭到后面,给他上了背铐。

    龙少终于明白一点了,看来有人在整自己,他急促的问道:“我到底伤害谁了,你不说清楚,我就不走!”

    中年警官摇摇头,摆出一副鄙视的神情说:“龙少平,你昨天晚上指使手下将一个开骐达车的车主给打成重伤,人现在还没脱离危险期,这些都被交管监控摄像头拍下来了,你还想抵赖不成?”

    一个小警察从旁边捡起龙少丢弃的手枪递过来,中年警官用透明塑料袋把这支6-4式小砸炮装起来,冷笑道:“现在又给你增加一条罪状,非法持有枪械,你就等着坐牢吧。”

    警察们押着一脸不解的龙少上了警车,那些打手也全被铐起来押上囚车,车队拉响警笛,驶离了这片别墅区。

    ……

    龙少平被捕的消息迅速传到龙阳市前任组织部长陈大姐的耳朵里,听说宝贝孙子被抓了,老太太极其败坏,一连打了十几个电话到县委找李书记,可均被告知,李书记在开会。

    老太太急眼了,让人给她安排汽车,要亲自去市委要人,可是退休的组织部长连专车也没有,还是保姆吴妈去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来,拉着老太太赶往县委。

    到了县委,老太太径直往里闯,谁也不敢拦她,一直闯到市委书记的办公室里,李书记正在和公检法的几个头头开会呢,看到老部长进来,也不多说什么,站起身来道:“陈阿姨,您跟我来。”

    出门上车,直奔老县医院,在急救室里,李书记指着病床上插满管子监控仪的年青人说:“这个小伙子今年二十六岁,是南大法律系的研究生,年初组织部分配下来,到咱们市工作,小伙子很能干,再过三个月就要结婚了,可是……”

    李书记很沉痛的摇了摇头,说:“陈阿姨您再跟我来。”

    老太太此时已经明白的差不多了,一言不发跟着李书记来到医院值班室,这里正好有一台电脑,李书记让手下连上优盘,给老太太放了一段监控录像。

    电脑屏幕里,是龙少指挥手下暴打骐达车主的画面,歹徒们下手极其狠辣,都是照着别人的头部猛踢,连老太太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好了,小李,我明白了,”老太太悲痛的说。

    “陈阿姨,您不明白!”李书记愤懑的说道。

    “这个年轻人,是我的秘书,更是省委苗部长的亲侄子,苗部长没有儿子,一直拿他当儿子培养的,放到下面就是为了锻炼他,临来的时候交给我照顾的,可是我……我……实在太过分了啊。”

    到底不是外人,李书记也没有什么掖着藏着的,陈阿姨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知道孙子这回是真栽了,但她还是不死心,又问道:“小李,你说还有没有希望,这个小伙子如果没事的话,我家平平也不会重判吧。”

    说完,用期盼的眼神望着李书记。

    李书记又是长叹一口气:“脑子受了很大损伤,可能会成为植物人,咱们县医院是无能为力了,等会市里大医院的救护车到了就转院,不行的话就去省城,去北京,我们肯定是会尽全力抢救的,陈阿姨你也别太担心了,小王,你开车把陈阿姨送回去吧。”

    老太太失魂落魄的上了李书记的专车,回家去了。

    ……

    上午八点钟,李纨就接到了招投标办宋主任的电话:“李总啊,事情又有了新变化,还是按照原先的计划竞标,只有你们至诚集团和平川佳苑两家了,你要好好准备哦。”

    放下电话,李纨都呆了,形势急转直下,忽然之间就拨云见日了,这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打开窗子,一道明媚的阳光照了进来,清晨的西苑宾馆楼下,鸟语花香,楼下有个穿运动服的人跑过,李纨望下去,正是晨练归来的刘子光。

    难道又是他的功劳?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