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纨微笑着举起酒杯也说了声干杯,却只是轻轻抿了一口,准确的说只是沾了嘴唇一下,虽说龙少预备的药效力很强,但是沾沾嘴也不可能见效啊,龙少顿时变了脸色说:“李总,你瞧不起我!”

    李纨奇道:“龙少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龙阳的酒文化是,碰了杯子就必须干,不干就是不给面子,李总这么瞧不起我龙少,我看这个项目还是免谈了吧。”

    龙少一脸的愤懑不平,大有一拍两散的意思,李纨一狠心,毅然端起了酒杯说:“那好,今天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龙少脸上顿时浮起笑意,心说你还是嫩啊,到底着了我的道,嘴上却说:“李总是巾帼英雄,龙少佩服,干了这杯酒,咱们以后就是合作伙伴了。”

    说着,两眼紧盯着李纨,生怕她刷什么花招,把酒偷偷倒了或是喝下去又吐出来之类的。

    李纨当然不是这样的人,她一咬牙将酒杯端到嘴边,正要一饮而尽,忽然旁边伸出一只手将酒杯夺了过去。

    “我们李总不会喝酒,我替她喝!”话音刚落,抢酒的人就一仰脖咕咚咚一声把这杯酒干了。

    龙少气急败坏,定睛一看,原来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是个戴眼镜的苗条姑娘,一脸的冰霜颜色,看着就是冷傲的角色,虽然也是龙少喜欢的类型,但属于开胃小菜,不像李纨这样,是镇桌子的硬菜。

    “这杯不算,重来!”龙少嚷道,亲自拿起酒瓶又要给李纨倒酒。

    替李纨挡酒的是助理卫子芊,今晚的情况有些糟糕,她一直在人群中寻找着刘子光的身影,希望能找到他去保护李总,但总也找不到,眼瞅着李总这边情况危急,卫子芊只好亲自过来挡酒,不会喝酒的她,一口气喝下这大杯的红酒,当场就有些飘飘然了。

    “龙少,这位是我的助理卫小姐,她可以代表我的。”李纨客气的解释道。

    “不行,我管她是什么助理不助理,我只认你,李总,今天这个酒你是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我龙少把话撂在这里了,你要是陪我喝的高兴了,项目有你的份,要是让我喝的不痛快,那你们就卷铺盖滚蛋吧!”龙少的计策落空,可气坏了,再想故伎重演给李纨酒里下药已经不可能了,索性撕开面具,硬灌!

    眼见龙少耍流氓,仗势欺人还要灌李总,卫子芊一咬牙还要上,忽然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卫助理,我在。”

    扭头一看,是刘子光,卫子芊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但在人前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狠狠咬着嘴唇不说话。

    刘子光一手端着酒杯,一手夹着烟,冷眼看着龙少,龙少也狠狠盯着他,说:“李总,我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你看着办吧。”

    看到刘子光来到,李纨忽然变得出奇的冷静,大声说道:“龙少,是不是我今天陪你喝得尽兴,咱们两家就可以合作?”

    在场那些喝醉的,半醉的都扭头过来看,连宋主任都听见了,大家慢慢的围过来看热闹,龙少一看李纨上钩了,拍着胸脯说:“我龙少一言九鼎,说话算数!”

    “好,我陪你喝,咱们换杯子,换酒!”李纨就红酒杯一丢,拿来两个直筒形的水杯,又抓过一瓶没开封的五粮液,咣咣咣倒满了两只杯子,一杯足有四两酒!

    “龙少,是男人的话就干了!”李纨拿起酒杯递给龙少。

    龙少的眼睛瞪得铜铃那么大,这小娘们精神失常了吧,敢和龙少在酒桌上叫板,她难道不知道龙少是龙阳市有名的酒缸吗,自投罗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龙少接了酒杯,二话不说咣咣咣倒进了喉咙,那边李纨也干脆的很,一举杯将四两酒全干了,中间还不带换气的。

    围观众人一起惊呼,李总竟然还是酒中巾帼啊!

    龙少斜眼看看四周,至诚集团的人已经倒的差不多了,就剩下几个不会喝酒的小女孩了,过一会等李纨喝醉了,往房间里一抬,还不是任我享用,想到这里,他嘿嘿一笑,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李纨身上,偷偷从口袋里抠出一枚蓝色的小药丸塞进嘴里。

    李纨又拿过一瓶五粮液拧开,对龙少说:“再来。”

    龙少冷笑,将杯子伸了过去,老子酒桌上混了十几年,还怕你个小娘们么,就算喝醉了,老子还有这么多手下在,你手下的保安已经被我摆平了,就剩下那么一个能打的,再厉害也挡不住我五十个人吧。

    想到这里,他毫不畏惧的再次倒满了酒杯,依然是四两酒,要和李纨干第二杯。

    围观群众一阵惊呼,卫子芊急得差点跳起来,她猛使眼色给刘子光,希望他上前帮李纨挡酒,但是刘子光只当没看见,抱着膀子在那里冷笑。

    卫子芊急了,正要说话,忽然一阵头晕目眩,差点摔倒,被李纨看见,赶忙指挥几个没喝酒的女员工:“小李小韩,你们俩把卫子芊送回房间。”

    卫子芊被搀扶着走了,酒桌上的酣战还在继续,龙少虽然酒量不错,但是八两酒灌下去也有点飘,酒后的醉眼望着美丽的李纨,更加**难耐,可是还有那么多碍眼的人在场,很难下手,他大吼一声:“差不多了,都散了吧。”

    客人们见龙少发怒,便纷纷退席离场,驾车离去,宋主任也很无奈的走了,西苑宾馆的宴会大厅里,只剩下神州的人和至诚的人,气氛有些不安起来。

    喝了那么多酒,李纨倒是稳如泰山,连脸都不带红的,她还要给龙少倒酒,龙少却将酒杯翻了过来卡在桌上说:“不喝了。”

    “龙少这么快就尽兴了?”李纨拿着酒瓶讽刺道。

    龙少嘿嘿一笑,叼了一支烟,旁边立刻伸过打火机来点燃,深吸了一口,龙少才说:“喝酒多没意思,不如咱们到房间里去喝茶,顺便深入交流一下。”

    龙少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李纨明白对方的目的是自己,她冷笑一声说:“龙少,见好就收吧,我已经很让步了。”

    “让步?明明是我在让步,上亿的大项目,分明是我们神州的工程,却分给你们江北人做,我牺牲了很多了,难道你就不能牺牲一下?”龙少眼睛通红,索性直说了。

    “对不起,我的底线已经到了,两家合作,仅限于此,失陪了。”李纨说完,站起来就要走。

    “谁也别想走!”龙少狠狠一拍桌子,四下里坐着的打手们便都站了起来,足有二三十个,而李纨这边,除了刘子光是清醒的之外,尹总和曹达华都已经醉得不行了,如果龙少真要霸王硬上弓的话,在这荒郊野外的西苑宾馆,绝对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宴会大厅里空荡荡的,服务员早就走完了,龙少的打手们狞笑着围拢过来,看样子是要玩硬的了。

    尹总和曹达华后悔不已,原以为西苑宾馆会安全一些,哪知道还是躲不开龙少的魔掌,这个龙少平简直就是附骨之蛆,一定要把至诚人逼到绝路上才罢休!

    李纨也有些慌张,她不是不会喝酒,而是对酒精完全免疫,龙少想拼酒的话,她丝毫不怕,但是玩硬的就不占优势了,难道今晚真的要忍受这种屈辱么,想到这里,李纨忍不住战栗起来,因为恐惧,更因为愤怒。

    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就只有身后的刘子光了。

    事到如今,刘子光也不得不出马了,他干咳一声,懒洋洋的站了起来,拿出手机按了个重拨键说道:“喂,该出来了。”

    西苑宾馆的宴会厅位于二楼,正面是整面墙的落地玻璃窗,对着酒店的大门,刘子光挂了电话之后,就看到大门外的夜色中,瞬间亮起了十六道刺眼的光柱。

    然后是发动机的轰鸣声,两辆东风卡车打头,鸣着刺耳的喇叭从外面开进来,宾馆的大门向来是敞开的,两辆卡车开进来,噶的一声停下,然后又是六辆轿车开进来,嚣张的横在宾馆门口,开始下人。

    龙少不由之主的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纳闷的看着下面的情景,只见两辆东风卡车里满满当当全是人,一水的壮小伙子,手里都提着镐把和铸铁水管,从车上鱼贯而下,骂骂咧咧的在宾馆停车场里整队,密密麻麻一片人头,其中似乎还有不少头戴钢盔,身穿制服的人,足有百十口子。

    “这到底怎么回事!”龙少狠狠地一跺脚,他的得力干将秃头马上带着几个人下去了。

    李纨感激的望了刘子光一眼,刘子光则向她举杯示意,一切尽在不言中。

    秃头带了几个人下楼,过去喝问对方的来头,哪知道对方一个染着黄毛的小子,二话不说劈头就给秃头一个大耳帖子,打得他眼冒金星,一个踉跄。

    两边的人呼啦一声全围上去了,形势剑拔弩张,眼瞅着就要打起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