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老板。请问你有什么好的方案,不妨拿出来大家探讨一下。”李纨略带讥讽的说。

    事先她已经对神州开发做过研究,所谓的龙阳神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其实只有两个主营项目,一个是拆迁,一个是土方沙石运输,摆明了就是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皮包公司,根本没有资质竞标这么大的项目。

    龙少很有风度的摆摆手:“李总,不要叫我龙老板,老板这个字眼草莽气太足,我还是喜欢别人叫我龙少,显得年轻,有朝气。”

    “好吧,龙少,那么请问龙少有什么可行性建议?”李纨用大拇指托住下巴,尽力按耐着性子和龙少周旋。

    “是这样的,龙阳的投资环境还有待提高,这些天来想必你们也看见了,龙阳地面不太平啊,黑社会猖獗,干房地产的话少不了要和他们打交道,以前有个搞开发的,在龙阳城区投资了一个项目,结果得罪了人,工地被人封门,建筑材料运不进去,工人三天两头被打,结果只好灰溜溜的回去了,损失了五六百万。”

    李纨微笑了一下:“我好像明白了一点,龙少请继续。”

    “小娘们笑起来真勾魂。”龙少在心里暗暗说,他吞了口唾沫,继续说道:“我们神州地产起初也受了不少欺负,不过我龙少平在黑白两道还算有几个朋友,几个电话打过去就把他们摆平了。”

    “然后呢?”李纨问道,龙少的来意她已经明白,但还是很有礼貌的请对方说完。

    “我们神州地产,在设计施工方面有些欠缺,但也有自己的强项,比如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建筑材料的运输之类,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拆迁,这个没有一定的关系是做不来的,李总也是搞开发的,对这个一定很清楚吧。”

    这话倒是提醒了李纨,拆迁是一项很难的工作,有时候必须借助外部的力量才能进行,至诚集团在这方面确实是弱项。

    “我龙少平在龙阳混的这么好,其实全靠几个叔叔大爷帮忙,李总可能不知道吧,我们龙家,和李书记是世交呢……李叔叔原来是我爷爷的秘书,呵呵,一般人我不告诉她,也就是李总你,谁叫咱们那么投缘呢。”

    龙少说完,点上雪茄,深深地抽了一口,两股烟雾从鼻子里冒出来,两眼盯着李纨,看看这番话的效果如何。

    李纨轻轻用手在面前扇了扇,这么好的哈瓦那雪茄,被龙少平这个暴发户用抽香烟的方式来抽,真是暴殄天物,这这种人面前也丝毫不需要掩饰对他的鄙视。

    “呵呵,李总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先拿个初步方案出来,这个标,咱们两家拿,至诚负责设计规划,预决算以及基建工作,我们神州负责前期拆迁以及建筑材料供应,咱们两家强强联合,一定能够做到双赢。”

    说完,龙少用他那纵欲过度的三白眼瞪着李纨,力图制造出一种炯炯有神的目光。

    李纨淡淡的笑了,笑容里带着一种不加掩饰的鄙夷:“再说吧,我会考虑的,失陪。”

    说罢,转身走了,龙少恶狠狠地抽了一口雪茄,盯着李纨西装裙包裹下完美的臀型,低声道:“小娘们你别拽,早晚是我盘子里的菜!”

    ……

    李纨回到座位上去,就看见黄胖子刚和宋主任谈完,两人握了握手,似乎达成了什么协议,李纨心中一寒,黄胖子这个滑头,为了能分一杯羹,很有可能会和龙少合谋呢,到时候至诚可就被动了。

    果不其然,会议继续召开,宋主任宣布了一件事,由于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这次招标需要做一些必要的改动,竞标暂停几天,等各方面协调完毕再开始。

    此言一出,下面顿时嗡嗡响成一片,这次旧城区改造,入围的三家大公司竞标的只是主体工程,另外还有一些小的配套项目,比如道路、绿化、公用设施的竞标,都是连在一起的,忽然要改动,大家难免不议论纷纷。

    宋主任伸手压了压,说:“李书记也说过,要解放思想,放手大干嘛,不过怎么改,都不会改变三公原则的,大家请放心吧,晚上我们招投标中心在一招搞了个宴会,时间定在七点半,大家不要迟到啊。”

    就此散会,大家都往外走,宋主任又单独叫李纨留下,两人到办公室里单独谈话。

    “李总,这次竞标,至诚集团是最有实力的,但是现在出现了一个新的情况,平川佳苑要和神州地产联手,这样一来,你们就落了下风了,当然了,最终还是以开标价格为准,这是不变的。”

    担心的情况果然发生了,李纨说:“我有异议,神州地产是怎么入围的,议技术标的时候分明没有他们。”

    宋主任叹口气说:“李总啊,我也有难处啊,神州地产到底是本地企业,又是去年的明星商户,龙少平还是区十大杰出青年,政府必须要扶持的啊,李总你心里有数就可以了,还是那句话,解放思想,放手大干,你说对吧。”

    作为甲方,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很不容易了,李纨伸手和宋主任握手:“谢谢宋主任,我明白了。”

    ……

    出中心大门的时候,大家都震惊的看到路边停着一长溜黑色豪华轿车,车门旁都站着一个穿黑西装戴墨镜的男子,不用问这些人都是神州地产的人,龙少以他特有的方式向所有投标商人展示了自己的能量。

    前几天的鸣枪事件以及封门事件闹的沸沸扬扬,所有人都以为龙少栽了,结果人家不但登堂入室,堂而皇之的进入了招投标中心成为座上客,而且不经意的显示了自己强大的人脉关系,令众人为之战栗。

    看到龙少出来,一辆黑色箱货的后门打开,从里面扑出两条体型巨大的野兽,身材如同小牛犊子,脖颈处是雄狮般的鬃毛,传说龙少喜欢养藏獒,不惜花费巨万资金从青藏高原购买纯种藏獒,果然是真的。

    两条藏獒极其凶恶,威慑力比二十个地痞还要强大,往招投标中心门口一站,谁也不敢出去。

    龙少得意的一笑,这也是他向众人示威的方式之一,前几天封门不让你们进,今天堵门不让你们出,这龙阳,还是我龙少的天下!

    但是今天的龙少已经很低调了,他走到两头藏獒跟前,从部下手中接过一个鲜肉,喂给藏獒吃了,随手摸了摸藏獒的鬃毛,冲着大门内的众人笑笑说:“没事,不咬人的。”

    众人还是不敢走,有几个小MM甚至吓得脸色苍白,缩到人群后面去了。

    龙少的目的已经达到,打了个手势,部下牵着藏獒上了车,一个黑西装过来帮龙少将风衣披上,他也坐进了奔驰车里,车队绝尘而去。

    众人敢怒不敢言,默默地各自上车离去,唯有刘子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卫子芊在旁边歪着头看看他:“喂,你想什么呢?”

    “我在想,藏獒的肉是什么味道。”刘子光没头没脑说了一句。

    ……

    中午回到宾馆之后,李纨召集项目组开会研究。当前的形势非常严峻,至诚集团独揽项目的可能性基本归结为零,唯一的希望就是和当地企业合作,共同来切这一块大蛋糕,经过大家的分析判断,一致认为这不仅是龙少平个人的野心,背后还包含了很复杂的利益链,想做这个项目,必须低头。

    形势比人强,人在商场身不由己,尽管很讨厌龙少,但李纨也只得做出决定,晚上的宴会上好好和神州地产磋商一下合作的事情,会议后,大家默默地散场了,李纨坐在原地,点起了一支烟沉思起来,来时的路上刘子光说的那句话竟然一语成谶,龙阳之行,前途莫测啊。

    下午的时候,曹达华从派出所打来电话,经过一番沟通,四个保安伙计终于从轻发落,每人罚款五千元,治安拘留十五天,这可比刑事拘留要来的强,尹总得知消息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咱们的律师还是不错的嘛。”

    “咱们的律师因为堵车还没到,刑拘改成治安拘留,听说是因为有人打了电话说情。”电话那边的曹达华说。

    “谁打的电话?”

    “龙少。”

    尹志坚慢慢放下了电话,这个龙少还真是欺人太甚,锋芒毕露,把四个保安抓进去就是他设的局,然后又装好人打电话说情,把刑拘改成治安拘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龙阳这一块天是老大,他就是老二,这何尝不是一种示威。

    报告给李总,李纨也是低头不语,龙少咄咄逼人,处处呈威,就是营造出一种气势,逼迫至诚集团和他们合作罢了,其实合作也未尝不可,但是和这种无赖合作,恐怕……后患多多啊。

    “尹总,即便我们和神州合作,也要采取一些巧妙的方式,比如再成立一个独立法人资格的子公司,你看好不好?”李纨忽然抬头说。

    “嗯,李总的安排很周全,我赞同。”

    ……

    招投标中心举办的宴会就定在至诚项目组下榻的市政府第一招待所,也就是西苑宾馆,傍晚六点多的时候,各路人马就都来了,在大厅里互相寒暄,递名片,联络感情。

    神州地产的人来的最多,足足十辆车,四五十号人,阵势吓了曹达华一跳,他是保安主管,自然关心这个,自己这边折进去四个伙计,只剩下自己,雷鸣,还有刘子光那家伙,万一对方玩阴的,三个人怎么保护的过来那么多同事。

    回头一看,刘子光正坐在角落里抽烟,一脸的淡然,曹达华不由得一阵恼火,快步走了过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