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六点时分,一脸疲倦的尹总和曹达华才抵达了西苑宾馆,四位保安同事没能捞回来,哪怕当场缴纳罚款也不行,因为在抓捕过程中,这四个人反抗了,还打伤了几名联防队员,所以性质更加恶劣,又添了一条妨碍公务的罪名,公安机关人证物证俱全,依法将四人刑事拘留十四天,谁说情也是白搭。

    早七点半,李纨在西苑宾馆小会议室召开晨会,宣布了对几位涉案员工的处理意见,昨天在酒店涉嫌招妓的三位年轻工程师以及雷鸣,因为其行动给集团的声誉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予以内部警告处分一次,罚款三千元的处理。

    听到这个处理意见,四个涉案人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李总太仁慈了,大家都知道身为女性的李总对这种事情很反感,原以为起码是辞退呢,没想到处理的这么轻,真是太幸运了。

    但是对于另外四名被派出所刑拘的保安,李总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甚至连提都没提,也没有批评作为保安主管,应负有领导责任的曹达华,这反倒让老曹很是惊慌失措,以他对李总的了解,知道这回是完了,那四个伙计肯定辞退,自己的保安部长位子也保不住了。

    “大家准备一下,早饭后去招投标中心开会,就这样,尹总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李纨讲完后,又问了问副总尹志坚。

    尹总和上笔记本,说:“我只说一点,大家要注意组织纪律,竞标期间不要随意外出,以免发生不必要的麻烦,就这些。”

    会议结束,众人各自去准备资料了,卫子芊到处搜寻着刘子光的身影,可是哪里都看不到他,这家伙竟然一夜没回来啊,怪不得刚才尹总说那句话,就是点他的啊,卫子芊心急如焚,正在考虑是不是把这件事报告给李总呢,忽然一转身,发现了刘子光的身影,一夜未归的他依旧神采奕奕,只是衣服上沾了些尘土。

    “你可……”卫子芊硬生生将本来脱口而出的“急死我了”改成了“什么时候过来的?”

    “来了一会了。”刘子光露出一口白牙笑了笑。

    “嗯……”卫子芊还想再关心几句,可是又不知从何说起,一时间愣在那里,刘子光这个没良心的,也不知道主动说点什么,反而客气的微笑一下,擦肩而过,跑去餐厅吃饭了。

    卫子芊气的一跺脚,刚好一个文员MM路过,惊讶的问道:“卫助理怎么了?脸通红。”

    “没什么,没什么。”卫子芊伸出一只手摸摸自己的面颊,可不是么,滚烫。

    ……

    在餐厅吃过自助餐之后,曹达华在宾馆补觉,其余人驱车前往招投标中心,八点出头他们就到了,中心的职工才刚开始上班,宋主任亲自在办公室接见了李纨,和她亲切交谈,说市领导对这次竞标的期待很高,希望能以旧城区改造为契机,开创龙阳市经济再次腾飞的大好局面。

    李纨也笑着说了一些应酬的话,敏感的她发现,今天宋主任的笑容有些尴尬,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难道竞标又有了变数?

    “经过我们专家评审委员会的论证分析,最终有三家公司的技术标入围,下面就看你们三家谁的出价更有优势了,呵呵,不聊了,人差不多到齐了。”

    说罢,宋主任开始准备发言稿,李纨先起身去会场。进入会场的那一刹那,李纨顿时呆住了。

    第一排座位上摆着名牌,第一个就是自己的名字李纨,还有一块牌子上是平川佳苑的老总黄永生的名牌,中间一个……竟然写着一个臭名昭著的名字:龙少平!

    神州竟然也入围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李纨惊讶的目光投向了平川佬黄胖子,后者也只能无奈的耸耸肩膀。

    忽然门口一阵喧哗,一帮穿着黑色衣装的彪悍青年簇拥着一个三十余岁的男子走了进来,男子戴着墨镜,叼着雪茄,穿着黑衬衣和白西装,肩膀上还披了件长长的黑风衣,简直唯恐别人不知道他是黑社会。

    龙少一进入会场,四下里掌声便响了起来,龙少把雪茄从嘴里抽出来,得意洋洋的四下摆手致意,大有影视明星的范儿。

    来到座位上坐下,两个黑西装的打手岔着腿站在他身后,两手交叉放在裆部,不苟言笑,墨镜后的眼睛警惕的注视着四方,一副专业保镖的架势。

    龙少坐下之后,先和黄胖子打招呼:“老黄,前天的事,不好意思了,你没事吧?”

    这也太嚣张了,黄胖子也是个人精,摆出一副笑脸说:“没事没事,不打不相识么,下回龙少去平川,我做东。”

    两人像多年好友一般握手言欢,随后龙少又转向了李纨,嘴角浮上一丝笑意。

    “李总是吧,久仰久仰,我是龙少平,神州地产就是我开的。”龙少很热情的伸出了手。

    公众场合之下,李纨这点涵养还是有的,伸出手来和龙少轻轻握了一下,哪知道龙少捏住李纨又香又软的小手竟然不放开了,李纨怒极,猛抽了几下才抽出来,脸也气得通红。

    龙少得意的笑了,摘下墨镜,一双猥琐的三白眼中尽是毫不遮掩的欲望。

    “李总,上次没机会和你谈谈,这次真是天赐良机,不如中午我们一起吃顿饭吧。”龙少恬着脸说。

    “谢谢,我很忙,没时间。”李纨冷冰冰的答道。

    龙少邪淫的笑了笑,他早知道会吃闭门羹,但是李纨越是这样,他越是感兴趣,靠在座位上,从侧后方欣赏着李纨白皙脖颈上细细的绒毛,吹弹可破的肌肤,龙少不时吞咽着口水,他只觉得似乎有一双手要从自己的喉咙里伸出来,把李纨抓过来囫囵吞下。

    李纨自然感受到了这种肆无忌惮的目光,她愤然拿起名牌,换了个位置坐下,龙少刚想跟过去,就听到门口有人低语:“李书记的车过来了。”

    主席台上面的宋主任敲了敲话筒说:“市委李书记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我们的招标会,我建议大家起立欢迎。”

    会场的大门打开了,先进来几个摄影记者,一边倒退着一边拍照,然后是一位身穿黑色夹克衫的中年男子,笑容可掬的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拎皮包的秘书模样的人。

    大家一起鼓掌,李书记也跟着鼓掌,四下里点头致意,快走到主席台的时候,龙少很适时的喊了一声:“李叔叔。”

    李书记回头看了他一眼,和蔼的笑了笑,没说什么,上台去了,龙少得意洋洋,骄傲的接受着四下里艳羡的目光,而李纨则是心中一紧,没想到龙少的背景这么深厚。

    “下面欢迎李书记给大家讲话。”宋主任再次带头鼓掌,会场内雷鸣般的掌声又响了起来,李书记站起来,伸手压了压,掌声慢慢平息了。

    “这次招标,是龙阳市振兴经济的契机,实现GDP的跨越式发展,改造旧城区,变废为宝,是我们的目标和责任……”李书记即兴演讲的功力还是很高的,洋洋洒洒说了十几分钟,直到秘书提醒才渐渐收尾。

    “总的来说,还是要本着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面向全社会招标,这次入围的三家企业都是质量过硬,队伍扎实的优秀开发公司,我希望你们再接再厉,在龙阳市这片土地上,再建功勋!”

    又是雷鸣般的掌声,龙少一边鼓掌,一边得意的瞟着李纨。

    李书记讲完话,在秘书的簇拥下退出会场的时候,龙少疾步跟了出去,大概是有话和李书记单聊,大家均以妒忌的目光望着龙少的背影,唉,到底是龙少啊,竟然和市委书记搭上关系,看来这个标非他莫属了。

    会场外面,龙少一溜小跑追赶着李书记,李书记察觉有人跟着他,回头一看,对秘书说了句话,就上了轿车,秘书上前拦住了龙少,彬彬有礼的说了几句,龙少尴尬的笑笑,点点头。

    李书记的车队绝尘而去,龙少站在原地半天,觉得立刻回去不太好,于是先去了趟厕所,呆了十分钟才出来,趾高气扬的回了会场,摆出一副刚和市委书记进行过深入交谈,从而信心满满的表情,在众目睽睽之下坐回了自己的位子。

    李书记讲完后之后,几个专家各自发表了意见,都是些技术方面的问题,随后宋主任宣布暂时休会,大家休息一会。

    休息期间,龙少先找黄胖子谈话,两人在角落里谈了几分钟,黄胖子忽然怒气冲冲的站起来就走,没走两步就被龙少的保镖拦住,逼回去继续谈。

    李纨在这边坐着,角落里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不用猜也知道是龙少在向竞争对手施加压力,黄胖子本来就是条鲶鱼,滑不留手,有便宜就占,有风险就闪,他的动向很能代表一些含义。

    五分钟以后,黄胖子终于妥协,垂头丧气的和龙少握了握手,龙少得意非凡,雪茄燃起的火星在暗处发着红光,抽了两口烟,他又站起来,摇摇晃晃冲着李纨这边来了。

    情况已经很明显,龙少有强大的靠山,就算进了局子都能出来,能量可想而知,昨天夜里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想必也是出自他的手笔。

    尽管恨得牙根痒痒,但李纨毕竟是职场女强人,懂得孰轻孰重,看到龙少走过来,她很有涵养的微微颔首致意。

    “李总,我想过了,恶性竞争的话大家都有损失,不如想个双赢的办法来解决一下。”龙少彬彬有礼的提出了自己的见解,这番话到让李纨大吃一惊,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