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防队员们悻悻地将几位男性员工的手铐打开,收队了,正要离去的时候,刘子光忽然说:“等等,房间里还有一个。”

    贾所打发两个人进去将那个穿迷彩服的家伙扶了出来,好在只是电击休克,没受多大伤,但翻盖皮鞋还是恶狠狠的瞪了刘子光一眼,眼中蕴含的意思无非是等着瞧,有你好看之类,刘子光冷笑着回瞪过去,凌厉的目光逼迫他不得不低下头去。

    酒店保安和联防队员们在老贾的带领下进了电梯,走了,四个妖艳女子也回屋拎着小包包和衣服溜了,众人终于如释重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李纨冷冷的看了看三个披着浴巾的男性员工,还有躺在地上的雷鸣,说了一句:“我需要书面检讨。”然后转身离去。

    尹总怒其不争的指了指几个垂头丧气的员工,叹口气也跟着走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说啥好,只能先将那几个狼狈不堪的同事送进房间,卫子芊帮着肩膀,愁眉紧锁,万没想到能发生这种恶劣的事情,刚才那点深夜幽会的心情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回头冲刘子光勉强的一笑:“你休息吧。”卫子芊也回房间去了。

    曹达华还没回来,雷鸣人高马大谁也抬不动,刘子光只好勉为其难把他拖进房间,丢进浴缸里,然后打开了水龙头猛冲。

    雷鸣噌的一下跳起来,双拳紧握,看见站着的是刘子光,忙问:“人呢?”

    “早走了,还等你起来打,黄花菜都凉了。”见他醒了,刘子光也不废话,转脸走了。只留下浑身湿透的雷鸣摸不着头脑。

    ……

    李纨回到房间,满脑子竟然是一个画面,卫子芊站在刘子光的房间门口,而且很稀罕的画了淡妆,这是怎么一回事?而且看情形,刘子光的房间也受到那些人的冲击了,难不成卫子芊半夜里……

    李纨甩了甩头,不再往下想了,她坐到床边拿起了电话,拨通尹总和卫子芊的房间号码,让他们到自己的房间里来开会,乐景湾酒店的软环境实在是太差了,绝对不能再住下去,必须连夜搬走。

    尹总和卫子芊马上过来了,接受任务之后便开始安排,尹总去和酒店方交涉,卫子芊去联系新的住宿地点。

    接到通知之后,酒店值班经理迅速赶到,了解事情始末之后,也是叫苦不迭,原来因为龙阳市治安环境不大好,酒店的保安部就吸收了当地一些罩得住的人,平时他们倒也规矩,不会干出格的事情,没成想今天怎么发了神经,居然查起房来。

    值班经理赔礼道歉,也不能熄灭李总的怒火,连最基本的安全都不能保证,这酒店绝对不能住,不能要立刻搬走,还要保留进一步追究的权力,包括把这件事捅出去,让乐景湾从此再也没有生意。

    至诚集团可是有影响力的大公司,真要下狠心打击乐景湾,那还真没他们的好果子吃,值班经理赶紧给老总打电话,最后终于达成共识,免除住宿费,开除相关责任人,至诚集团保证不对外宣扬此事。

    此时卫子芊也联系好了酒店,是龙阳市政府的第一招待所,虽然只有三星标准,但安全问题是可以保证的,李总下令,连夜动身,搬家!

    问题又来了,居然有五个保安不在酒店!据雷鸣说其中四个吃了晚饭就出去了,曹部长则是刚才出去的。

    李纨很生气,刚才是几个年轻耐不住寂寞的男性员工出事,现在又是五个保安漏夜不归,这趟龙阳之行怎么这么不顺啊!

    说话间,曹达华回来了,他倒是没走远,在附近溜达了一圈,找了家24小时营业的药店买了瓶跌打酒就回来了,没想到出去半小时,酒店里就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作为保安主管,他难辞其咎。

    现在也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得赶紧找到那四个保安,让他们归队,保护大家离开,今天联防队查房这件事很不简单,或许是有一股暗中的力量在对付至诚集团,节骨眼上哪能少得了保安们。

    可是,手机已经打不通了,曹达华急得一头汗,来回的拨打四个同事的手机号码,终于接通了一个,对方竟然是派出所!说你们单位的人在外面嫖娼,被治安大队给抓了,要刑事拘留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四个保安要被刑拘,这种事情曹达华根本捂不住,他马上报告了尹总,尹总又上报李总,李总临危不乱,让尹总和曹达华去派出所处理,自己率领众位员工连夜搬家。

    龙阳一招,大名叫做西苑宾馆,是龙阳市的老牌国营宾馆了,虽然软硬件方面差一些,但起码不会发生半夜查房的事情,至诚集团的车队在凌晨一点钟的时候抵达了西苑宾馆。

    西苑宾馆位于龙阳西郊风景区,晚上人迹罕至,连出租车都难得打到,除了宾馆楼顶的霓虹灯之外,四下里一片漆黑,风吹过树林,一阵沙沙作响,大家匆忙从车上下来,提着行李往宾馆里走,宾馆的值班经理和几个夜班服务员已经在大堂里等着了,见客人来了就提着钥匙去给他们开房间。

    卫子芊是个细心的人,站在门口清点人数,可是等司机们都下车以后,也没看见刘子光的影子,这下她可急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添乱,赶忙掏出手机准备给刘子光打电话,哪知道拿出手机才看到一条未读短信,正是刘子光发的。

    “有事,勿挂。”

    哼,他还知道发条短信知会一声啊,卫子芊悬着的心顿时放下了,刘子光是个有分寸的人,他肯定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

    乐景湾酒店,经理办公室,保安领班王木生歪坐在沙发上,手里夹着烟吞云吐雾,以一种不屑的目光瞧着办公桌后面的经理。

    “让我下岗是吧,行,我记着你了,咱们走着瞧!”王木生将烟头按灭在真皮沙发上,站起身将保安制服脱下来扔过去,昂首挺胸走出了房间,心中充满了壮志豪情,不就是个破酒店么,拽什么拽,等我跟了龙少,整不死你!

    王木生乘电梯下到酒店底下停车场里,员工的自行车摩托车也都停在这里,已经是午夜时分,底下停车场里一片静谧,只有几盏昏黄的灯亮着,不知道为什么,走在这如此熟悉的地方却让王木生有些心惊胆寒。

    他战战兢兢的走着,一再提醒自己,不要疑神疑鬼,这是自己的地盘,怕个P嘛,走到员工停车处,从兜里掏出摩托车的钥匙,刚要去开车锁,忽然一只手从背后猛然伸过来捂住了王木生的嘴巴。

    坏事!王木生下意识的想去扳那只手,可是使尽浑身力气都扳不动,自己反而被偷袭者拖着往后倒退,想喊又喊不出来,挣扎又是白费力气,王木生一口气没喘上来,晕过去了。

    王木生并没有晕厥太久,三分钟以后他就醒过来了,醒来时发现自己被人夹在腋下正在飞奔,只见两边的房屋和树木飞快的往后退,这人夹着自己还跑得那么快,还是人么!

    片刻之后,目的地到了,这是乐景湾酒店附近的一个烂尾工地,因为开不出工资,机器都闲置在那里,工人也先回家歇着了,黑洞洞的一片空旷场地上遍生着杂草,只有蛐蛐在唱歌的声音。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王木生惊魂失措的问道。

    那人不理他,径直将他塞进一台巨大的混凝土搅拌机里,王木生吓死了,慌忙往外爬,却被那人一脚又踹了进去。

    那人从旁边配电板上扯了两根电线,一红一蓝,将两根裸露的铜线擦了擦,噼里啪啦一阵火花,吓得王木生都快尿了。

    搅拌机里是几片巨大的钢制叶片,如同放大了N倍的绞肉机,真要开动起来,用不了几分钟,王木生同志就会变成一堆包子馅,对于这一点,跟包工头当过保镖的王木生再清楚不过了。

    “大大大……大哥,饶命啊!”

    王木生语无伦次的求饶道,他以前也没少作恶,外面的仇家不少,这回也不知道是谁找上门来了。

    刺啦一声,火柴燃起,借着火柴微弱的火光,王木生终于看见绑架自己的人,竟然是酒店1518号房间的客人,那个嚣张的一塌糊涂的穿白衬衣的家伙,一股凉意从脚底板升起,王木生知道这回惹到不该惹的人了。

    十六岁就开始混社会的王木生深知,有些人能惹,有些人不能惹,至诚集团是搞房地产的,又是资产上亿的大集团,门下哪能不养着几个猛人,眼前这位分明就是人家豢养的高级打手,而且还是那种脾气特别坏,有仇不过夜就得报的凶人。

    “大哥,不关我的事啊,是别人指使我帮忙的,别杀我,我知道的全告诉你。”王木生苦苦哀求道。

    刘子光觉得很没趣,还没上大刑呢,这个王木生就怂了,这种软骨头还配混社会?

    “说,谁在背后出的阴招!你要是敢耍我,立马把你搅了!”刘子光气势汹汹的吼道。

    “是是是,是龙少!”

    刘子光暗暗点头,看来自己下午查访得来的信息没有错,龙少很有来头,一般人动不了他,就算进了局子,也是前脚进,后脚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