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张酒店信笺撕成的纸条,上面的字用铅笔写成,潦草不堪,如同小学生的涂鸦,卫子芊看了之后,眉毛一扬,不动声色的将纸条叠起来,依旧塞在口袋里走了。

    按照保安们对卫子芊的了解,这个位高权重的总裁助理绝对不会给调戏她的人留任何面子,她将会选择一个公开的场合,在大庭广众之下朗读这封明显带有性骚扰味道的情书,而且还会小小的点评一下“情书”的内容。

    以卫助理的文采,当然不会使用癞蛤蟆之类明显带有讽刺意味的字眼,但是只会比这更加辛辣无情,到时候现场所有人都会用嘲讽鄙夷的眼光去看刘子光,让他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让他跳到黄河也洗不清,让他浑身是嘴也没法解释。

    想到这里,雷鸣和伙计们对视一笑,跟着大队出去了。

    丽景湾酒店对面的马路上就有一家火锅城,至诚集团在这里定了一个大号包房,两张大桌子正好能坐下全部人,所有人就位之后,李总照例是要讲话的,今天李纨看起来心情不错,只是简单说了一句:“大家随意吧。”

    然后直接开吃,由于吃的是火锅,等鸳鸯锅烧热还需要一段时间,在这个空挡里宣读那份情书,让刘子光下不来台是最合适的机会了,但是众保安却失望的发现卫子芊没有任何表示,反而有些神不守舍的样子。

    牛羊肉和各色蔬菜陆续端上来,火锅底料也冒泡了,包房内烟雾缭绕,大家开始了畅快的吃喝,由于昨天喝伤了,今天保安们滴酒不沾,纷纷点了可乐,刘子光却依然整了瓶啤酒,还假惺惺的招呼保安们:“哥几个,不再来点?”

    保安们赶紧摆手拒绝,由于刚做了亏心事,看着刘子光的眼神就有些闪烁,刘子光心中狐疑,暗地里观察一番,却没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但是李纨却发现了自己的助理有些不对劲,原因很简单,卫子芊是向来素面朝天,不屑于打扮的,可是今天却陆续几次去洗手间,在镜子面前仔细端详自己。

    古语说得好,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难不成是卫子芊这小丫头动了春心?说起来卫子芊也不小了,今年足有二十七岁,已经半只脚步入大龄剩女的行列,最可怕的是她根本没有心思谈恋爱,一心扑在事业上,到现在个人问题没解决。

    李纨暗暗打定主意,如果卫子芊真的打算谈恋爱了,自己一定给她开绿灯,该休假的休假,该帮忙的帮忙,一定让自己的助理有个好的归宿。

    卫子芊是个晚熟的女孩,中学时候就戴眼镜,带钢丝牙箍矫正器,被男同学们嘲笑为眼镜妹,龅牙妹,以至于对男生有着一种天生的敌意,后来上了大学,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出落得如同出水芙蓉一般,男同学们趋之若鹜,却被她狠狠地羞辱,成为学校里冰山一般的存在。

    工商管理硕士毕业之后,应学姐李纨的邀请进入至诚集团工作,从此日以继夜的忙碌,更没时间处理个人问题,久而久之成了老大难,而且整天接触的就是公司里那些扎着领带、喷着古龙水的男人,在卫子芊眼里,他们只是使用男卫生间的员工,而不是真正的男人。

    卫子芊心目中真正的男人形象,是刘子光这样草根出身、敢作敢当、智勇双全的男子,至于什么学历、家境则根本不是她考虑的范围。实际上当昨天刘子光挺身而出,潇洒利落的解决掉招投标中心门口的暴徒的那一刻,卫子芊的芳心就悄悄动了。

    忽然收到了刘子光写来的情书,对于这种大胆而热辣的行径,卫子芊又紧张又兴奋,小脸潮红,含春带俏,不时偷眼打量坐在另一张桌子上的刘子光。

    卫子芊的目光被曹达华锁定了,保安部长鹰隼一般的眼睛发现了卫助理眼角瞟着的人正是刘子光,他轻轻碰一下雷鸣,朝着卫子芊怒了努嘴。

    雷鸣也不是傻子,马上发现了卫子芊的异状,他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苦着脸低声说:“我擦!早知道写我的名字了。”

    后悔也晚了,只能满怀着憋屈郁闷的心情吃了这顿晚饭,吃完之后,同事们都回酒店休息去了,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一个保安忽然说:“不行,一股邪火发不出来,得出去找个洗头房解决一下。”

    另外几个保安也随声附和,曹达华看一下时间,笑骂道:“不是有邪火,是精虫上脑了吧,你们几个小子快去快回,小雷你不能去,晚上还要值班。”

    四个保安勾肩搭背的去了,曹达华和雷鸣进大堂去了,他们的对话全被酒店门童听到,等人走光之后,门童掏出了手机,鬼鬼祟祟的走到角落里去。

    ……

    四个保安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他们几个都是第一次到龙阳来,人生地不熟的,上哪里去找洗头房,正走着呢,忽然一辆出租车停在边上,司机伸出头来问道:“几位大哥,打车么?”

    一个保安摆了摆手,继续前行,司机还不死心,怠速往前开着车,伸着头喊道:“几位大哥是外地人吧,这么晚了找个地方去玩吧,龙阳所有的娱乐场所我都认识,价格公道又安全。”

    保安们顿时心动,停下脚步问道:“有什么好地方?”

    “大都会洗浴中心,一百全活,扬州技师,绝对没的说。”司机口沫横飞,小眼睛中精光四射。

    四个保安交换一下眼神,纷纷点头,拉开夏利车的车门,将自己庞大的身躯塞了进去,小小的夏利车顿时往下坠了一下,但司机依然喜笑颜开,哼着小曲将四个客人送到了大都会洗浴中心。

    等四个客人换了拖鞋上去,前台领班给司机发了一张百元钞票,打发他走了,又拿起对讲机安排了几句。

    ……

    酒店房间里,雷鸣坐立不安,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停的抽烟,曹达华问道:“小雷,你怎么了?”

    “我擦,我郁闷!憋得难受,早知道跟他们出去了。”

    曹部长很体恤手下,轻描淡写的说:“出去玩没啥意思,星级酒店里这点服务还没有么,大不了我出去转转,给你腾空。”

    “没有啊,我在住宿指南上翻过了,没看见有特服啊。”雷鸣恬着脸说。

    忽然床头边的电话铃响了,曹达华拿起话筒很职业的说了一声你好,随即却又邪邪的一笑,把电话递给雷鸣:“找你的。”

    雷鸣一脑门的官司,接过了话筒,里面传出一个甜甜的声音:“先生你好,请问需要按摩服务么?”

    雷鸣咽了一口唾沫,看了看曹达华,曹部长很潇洒的冲他甩了甩手,雷鸣心里有数,答道:“什么素质,什么价位?”

    “素质绝对到位,不满意可以调换,全套服务,一个钟四百块,包夜八百。”

    真TM贵!雷鸣心中暗想,不过四星级酒店从业人员的素质肯定比外面洗头房的要高很多,环境也安全,雷鸣又不差钱,所以咬咬牙还是答应了:“好吧,过来一个让我看看。”

    电话挂了,雷鸣嘿嘿淫笑起来,说:“曹哥,你不要一个。”

    “我老了,玩不动了,出去转转,抽根烟。”曹达华披衣起来,出门走了。

    ……

    酒店监控室,几个穿着制服的男子面前是几十个监控屏幕,大堂,停车场,走廊,电梯里的情形一览无遗,其中一个肩膀上带着三朵花的家伙说道:“电话都打了,现在有四个叫了小姐的,待会可能还有,别管几个,十分钟之后咱们就上去逮人。”

    其余几个人摩拳擦掌,一脸的坏笑。

    果然,监控屏幕里,出现了几个穿着吊带裙的女子,拎着小包进入了电梯,过了一会就出现在至诚集团所包住的楼层走廊里。

    ……

    走廊里,卫子芊扯了扯裙子下摆,心情有些紧张,已经是夜里十点钟了,很多同事都入睡了,走廊里的灯静谧柔和,厚实的地毯吸走了所有的脚步声,没有人发觉自己偷偷出来,跑到了刘子光的房间前。

    很巧,和刘子光同住一个房间的工程师家里有事先回去了,和卫子芊同屋的那个傻丫头早就呼呼大睡进入了梦乡,这都为卫子芊的深夜造访创造了必要的条件。

    抑制着紧张的情绪,走到了刘子光的房门口,轻轻的敲了敲房门,然后看了看腕表,正好是十点整。

    她却完全不知道,此时走廊上的监控探头已经罩住了自己,一楼监控室的那几个男子已经带上了手电筒和电击器准备出门了,临出门的那一刻,有人回头朝监视屏幕看了一眼,顿时嚷道:“1518号房还有一个,别漏了。”

    若有若无的敲门声惊动了刘子光,他轻捷的走到门边,通过猫眼看了一眼,深夜造访的竟然是卫子芊,卫助理!

    刘子光一把拉开门,目光炯炯盯着卫子芊,眼前的卫助理和白天有些不同,通常挽成髻的头发披散下来,眼镜也没戴,脸上略施粉黛,竟也楚楚动人。

    卫子芊粉面潮红,抬头看了看刘子光,他穿了还是那件工装白衬衣,领口敞开着,袖子卷上去,袖子上有一条熨烫的笔直的线,整洁利索,看起来极富男人味。

    “进来说话。”虽然不知道卫子芊的来意,但刘子光却知道,孤男寡女站在门口很不雅观,被人看见说不清楚,于是侧开身子,将卫子芊放了进来。

    进了房间,卫子芊更加拘束,手捏着衣角不说话,脸红红的,丝毫没有平日里干练的作风,刘子光坐到椅子上,示意卫助理坐下,然后问道:“卫助理找我有什么事?”

    卫子芊脸一红,低声说:“不是你约我来的么?”

    正在此时,门口传来钥匙捅进锁眼的声音,哗啦一声门锁就开了,几个穿着酒店保安制服的男子扑了进来,手电光乱射,大嗓门呼喝道:“不许动!”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