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哥,这个小娘们是江北人,至诚集团的头头。”奔驰车驾驶座上的秃头望着远处的李纨,向自家老大解释道。

    “哦,原来是李总啊。”龙少摘掉墨镜,顺手挂在黑衬衣的口袋里,手托着下巴,两只眼睛尽在李纨的洁白的脖颈、丰满的前胸和修长的大腿上打转,不自觉间,喉头耸动了一下,是在咽口水。

    龙少玩过的女大学生、走穴小明星不在少数,但是如此这般饱含知性美,又有气质有内涵的女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其实最吸引他的还是李纨的身份,江北市至诚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身家巨万,甚至比龙少还要有钱。

    “能配得上我龙少平的女人,非她莫属。”龙少低声呢喃着,眼光已经有些迷醉。

    秃头吃惊的望着老大,龙少的涎水都快滴出来了,不就是个小娘们么,至于么。

    “龙哥,你咋了,跟被枪打了一样。”秃头瞪着眼睛问道。

    “啪”的一声,龙少一巴掌甩过去:“你妈的才跟枪打了一样,去,到门口给小六说一声,让他把那个小娘们带过来,龙少有话和她谈。”

    秃头颠颠的跑过去安排了。

    此时至诚集团的一群人已经接近了招投标中心的大门,从江北市出发的时候是五辆车,二十四个人,到了龙阳市之后一部分人留在了酒店准备后续工作,出来之后道路被封,司机们先开车回去了,团队只剩下十六个人,除了保镖们之外,全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眼镜男和女职员。

    保安部长曹达华的神经紧绷到了极点,龙阳市不比江北市,所有的人脉资源都派不上用场,对方是本地黑社会大佬,兵强马壮,关系熟络,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这趟任务,老曹心里越来越没底。

    按说老曹手底下这些伙计,个顶个都是武林高手级别的,雷鸣是空手道黑带,小李是省散打冠军,小王是练跆拳道的体院优等生,若论单打独斗,这些流氓地痞丝毫占不到便宜,但是这又不是比赛,纯属街头缠斗,完全没有规则可言,真动起手来,自己这边不但人少,还要护着一帮女孩子,肯定要吃亏。

    所以老曹很沉稳的下令:“对方有枪,绝对不许轻举妄动!”

    保镖们的精神更加紧张,六个人护着队伍缓慢前行,终于抵达门口,那些被拒之门外的外地开发商们让开了一条路,幸灾乐祸的看着至诚集团的人怎么倒霉,那些龙少手下所谓神州地产的“员工”们则叼着烟卷,一脸坏笑的望着至诚的女老总和女员工们,犹如不怀好意的饿狼盯着小白兔。

    二十来个膀大腰圆,刺龙画虎的家伙慢悠悠的晃过来,一字排开堵住了大门,为首一人上前指着李纨嚣张的说道:“我们龙哥找你说事,过来一下。”

    李纨目不斜视,理也不理他,直接往里走,那人顿时恼了,上前欲拉扯李纨,曹达华赶紧欺身上前挡在李总前面,彬彬有礼却又强硬地说:“不好意思,我们李总有事。”

    “嘿,谁的拉链没拉上,把你露出来了,滚一边去。”那人一拨曹达华,没拨动,这下可戳了马蜂窝,一帮地痞呼啦啦全围上来了,将至诚集团的人围在中间,袖子里,裤腰带上藏着的铁棍、斧头,两节棍全都亮出来了。

    至诚的保安们也抽出ASP,刷的一声甩开,双方虎视眈眈的对峙着,雷鸣等人虽然武功高强,但心里也是惴惴不安,自己就这几个人,对方一个电话打出去,几百号人都能喊来,何况还有枪!所以他们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李纨也在微微颤抖,龙阳市的投资环境实在是太险恶了,招投标中心也算是政府下属单位了,竟然被黑恶势力包围,大门里那些保安只能无可奈何的看着前来投标的客商一波波的被赶走,无能为力。

    刚才已经让卫子芊打电话报警了,可是派出所的人一听说是招投标中心的事儿,就说是你们商业纠纷,我们警方不便参与。警察没来,而周围马路上停着的那些豪华轿车里,依然陆续有人走下来,都是黑衬衣黑裤子打扮,和门口这些人如出一辙。

    门口那个领头的家伙,呸的一声朝地上吐了口痰,傲然道:“我叫老六,是神州地产的人,今天我把话撂这了,这门,谁也别想进,你们李总不去陪龙少谈话,谁也别想走。”

    几个至诚的女员工吓得都发抖了,眼泪也流下来了,卫子芊紧紧抓住提包,里面是厚重的标书,待会打起来,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护住标书,现在已经不是如何进入招投标中心的问题了,而是如何保护好李总,保护好标书。

    尹总很生气,胸膛剧烈起伏着,这些人简直欺人太甚!他上前和老六交涉:“我去和你们龙少谈,让他们先进去。”

    “你算老几?也配和龙少说话!”老六一推尹总,将他推了个踉跄,气氛再度紧张起来,地痞们已经将至诚集团的员工们分割成几块包围起来,虽有自家的保安护着,但也是岌岌可危,眼瞅着就要动手,曹达华再次通过耳麦通知下属们:“克制!一定要克制!”

    不是曹达华孬种,而是他看到了老六身后一个家伙怀里寒芒一闪,是漆黑锃亮的枪管!

    曹达华在前面护着尹总,然后是李纨和卫子芊、刘子光,这位火线提拔起来的保镖竟然没有丝毫的觉悟,一直大大咧咧的站在李纨背后,一声不吭。

    现场气氛已经极度紧张,细心的刘子光发现,表面上沉着冷静的李纨其实也在颤抖,她光洁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但依然在安慰着卫子芊:“子芊,没事,光天化日之下他们不敢乱来的。”

    还不敢乱来,这已经乱来了。

    刘子光暗暗叹口气,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至诚集团的一份子,这个团队中的一员,哪能容许这些乌烟瘴气的人欺负自己人,更何况李总待自己不薄,升职加薪,提携关照,人家对得起自己。

    想到这里,刘子光轻轻对卫子芊说:“卫助理,保护好李总。”,然后卫子芊便惊讶地看到这个新来的,不起眼的保安大踏步的向着老六走去,同时,李纨却轻轻舒了一口气。

    “你叫老六?”刘子光一边问,一边掏烟自己点上,打火机忘了带,用的是酒店的火柴,刺啦一声擦着火,点烟的动作很嚣张,很拉风,当然在老六看来,也很欠揍!

    “我就是老六,你他妈又是谁!”老六张口就骂。

    “想找我们李总谈话是吧?”刘子光点着烟,将火柴甩灭,很不耐烦的样子。

    这小子有来头,不对劲!老六刚要去抽背后的小斧头,刘子光已经动作了,“谈,谈你马勒格壁!“他一记动作简单到了极致的正面直踹,蹬在了老六的肚子上,整个人如同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坏事!“曹达华脑子一懵,从一开始就知道不该带这小子来,果然是个惹祸精,对方是本地黑道,能惹得起么!他刚要说点什么,就觉得腰间一轻,然后便看见刘子光手中多了一根ASP甩棍。

    动手了!紧绷到了极限的神经顿时开闸,众保镖握着ASP的手心早就被汗水湿透,好在这种黑色乙烯基合成手柄不会因为汗水而打滑,他们几乎在刘子光动手的下一个瞬间就爆发了。

    一场混战,占据主场优势的神州地产竟然没有落得半分便宜,一来因为他们太过骄狂,正所谓骄兵必败,另一方面,至诚集团花费万元月薪聘请的保镖的确不是白吃干饭的,再加上受了那么多的压抑,正暗合了哀兵必胜的道理。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这一方有刘子光的加盟。

    ASP在手,刘子光如虎添翼,这种超级坚韧的太空钢材打造的甩棍重量轻,强度高,出击速度极快,杀伤力极强,甚至在操作手册上写明,不许击打目标颈部以上部位,那是怕一击之下,对方脑浆子都会出来。

    打群架刘子光有的是经验,但见他冲入敌群,甩棍上下翻飞,专打人的胳膊腿关节位置,他力气又大,速度又快,基本上是打上去就断,敲上去就折,神州地产的地痞们站的非常密集,更加方便了刘子光,一顿乱棍之后,他面前就只剩下一个站着的人了,其余的全都抱着胳膊腿满地打滚了。

    为了以防万一,龙少在队伍里是配了一支枪的,拿枪的那个家伙还没看清楚发生什么事呢,就发觉十几个同伙都趴下了,他慌忙将怀里的长枪端了出来,哆哆嗦嗦瞄准了刘子光。

    这是一支锯短了枪管的猎枪,锃亮的枪管,胡桃色的枪托,在阳光下闪耀着杀机。

    卫子芊眼尖,看到了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刘子光,吓得尖声叫起来,李纨也注意到了枪管发出的寒光,心说完了,这回要出人命了,刘子光再厉害也挡不住子弹啊!

    可是枪声并没有响起,刘子光一个力劈华山砸下去,甩棍带着千钧力量打在枪管上,极高的速度和极高的强度,顿时将枪管打弯,刘子光紧接着又是两棍子敲下去,拿枪的家伙就看到自己手中的猎枪变成了一堆七零八落的零件,不可思议的抬头看看刘子光,等待他的只有一记猛击,正敲在手腕上,噼里啪啦一阵响,这双手以后是别想拿筷子了。

    三十秒之内,战斗结束,对方二十四个人,刘子光一人就放倒了十八个,外带一支猎枪,其他保镖们仗着武艺高强,人高马大,也各自解决了对手,一分钟前还趾高气扬,嚣张到了极点的神州地产员工们,此刻全都趴在地上哼哼着。

    刘子光将甩棍在地上一磕,复位成手柄长短,抛给曹达华:“谢了。”嘴角上叼着的中南海连烟灰都没掉。

    曹达华接过甩棍,冷着脸没说话,刘子光是保安部的人,没经过自己同意就动手,这分明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而且他的身手很不错,动手的时候冷静的可怕,步法走位精准,敲击准确,全是对方要害关节,可谓一招制敌,更可怕的是,自己完全看不出他的路数来,应该属于那种会点武术,又自己侵淫琢磨了许多年的高人。

    有这种人在,自己的保安部长还能做的长久么。

    挡路的全趴下了,那些其他开发公司的人愣了半天都没说话,直到李纨说了一句:“走,投标去。”才忽然醒悟过来,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