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交通事故,非常给人添堵,GL8里的李纨拧着眉头不说话,这种小事用不着她这个老总出面解决,自然有相关员工前去解决,反正李总的命令已经传达过了,九点之前不能抵达龙阳市,相关责任人就等着下岗吧。

    严格来说,这起交通事故的责任人在于农用三轮一方,长期占用快速车道,后车闪灯鸣笛示意都不理不睬,而且最重要的是,开农用三轮的司机根本就没有驾驶证,真打起官司来,他们必败无疑。

    保安们正是认准了这一条,气势汹汹,得理不饶人,仗着人高马大,居高临下对那些乡民推推搡搡,大声呵斥着,企图以声势吓退别人。

    刘子光将脑袋伸出车窗看了看,缩回来冷笑道:“他们这种处理方式,搞不好会把整队人都给害了,别说九点终到龙阳了,下午都不一定能到。”

    “为什么?”卫子芊不服气的问道,要知道至诚集团的保安可是高价聘请的专业人员,对于处理这种矛盾纠纷有着丰富的经验,要不然公司也不会给他们开出万元的高昂月薪。

    “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这地方民风彪悍,惹不起啊。”刘子光随手一指窗外,李纨、卫子芊、还有两个秘书MM以及司机扭头看过去,全都吓了一跳。

    路边一溜破败的黄泥土墙,被行道树的枝叶遮挡住大部分墙体,但依然能隐约看见白石灰粉刷的标语:

    抢劫警车是违法行为!

    仿佛为了验证刘子光的话似的,大批乡民从村里成群结队的涌出来,扛着锄头镰刀抓钩子,一个个神情都不善,眼看车队就要陷入人民战争的海洋了。

    秘书MM们吓得花容失色,呼吸都急促起来,在这种城市交界处,报警都挺麻烦的,警察即便出动,起码也要个把小时才能抵达,何况这里的人连警车都敢抢劫,警察就算来了也不好使啊。

    李纨秀气的眉毛紧紧蹙着,手里拿着手机,大概在考虑是不是给前面车里的尹总打电话。

    尹总也很生气,一件小事就耽误的整个车队不能前行,曹达华真是太没用了!

    此时曹达华已经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村民越聚越多,道路拥堵,车流瘫痪,被打的村民躺在陆地巡洋舰前面装死,其余村民鼓噪辱骂,揪住他们几个保安不放。

    雷鸣气的脸通红,手按在ASP甩棍的黑色橡胶手柄上,随时可以抽出来投入战斗,这种美国进口的太空合金钢质地的甩棍极其坚硬,可以挑动一辆汽车,在专业人士的手中使用,一击之下,将人打个脑浆迸裂不成问题。

    六个专业保镖,都配备了甩棍和辣椒喷雾,车里还藏着棒球棍和玻璃钢防暴盾牌,真要打起来,别说是几十个村民了,就是一帮手持凶器的流氓恶棍,保镖们也未必怕了。

    但是保镖不是干这个用的,他们的任务是保护雇主的人身安全和行程顺利,对方又不是专门过来捣乱的,而是自己开车不当引发的交通事故,如果因此影响了投标,等待他们的只有辞退!

    保镖是用来解决麻烦的,而不是制造麻烦的啊。

    但是现在想顺利解决已经很难了,村民围得到处都是,扛着锄头铁锨,气势汹汹的,大有闹大的意思,南来的北往的汽车堵成两条长龙,不断地鸣笛,现场乱成一片。

    曹达华本来还想留下两个人解决事情,其余车辆先走,但是现在路已经被堵上了,不把事情解决掉,车队是别想向前半步了,权衡之下,他上前询问对方,多少钱能私了。

    对方狮子大开口,要赔偿机动三轮的维修费,以及误工费,人员医疗费,少了一个数绝对不行。

    “一千块?门都没有!你怎么不去抢劫!最多五百,多了不行!”曹达华开始讨价还价。

    对方大怒:“一千?老子要的是一万!少一分钱都别想走了。”

    一万块!就算买辆新车也用不了那么多吧,而且这个钱属于意外支出,要从保安们的工资里扣,大家自然不能答应,曹达华声称要报警处理,对方根本不怕,声称经官就经官,谁怕谁。

    正在争吵,尹总分开众人走过来,眉毛倒竖:“怎么回事!还有完没完!”

    村民们见他西装革履,气度非凡,认定他是大领导,便将矛头指向他。

    尹总到底经验丰富,义正词严的指出:“人又没受伤,车也没啥大损坏,打电话叫交警过来认定责任,你们应该负全责,到时候一分钱赔偿也没有,还得赔我们越野车擦伤的损失,你们愿意耗着,那我们奉陪,反正是去你们乡里谈开发的事情,到时候让王乡长来接就是。”

    一提到开发,王乡长,村民们就哑了,尹总适时的掏出五百块钱丢给村民,说:“乡里乡亲的,都不容易,给你们五百块误工费算了,就这样吧。”

    村民们见好就收,收了钱招呼一声,渐渐地散了,尹总又指挥曹达华他们帮着把翻到的农用车扶起来,一打火,啥事没有,双方握手告别,道路恢复畅通。

    车队再次启动,经历了这场小插曲之后,每个人心里都有些不痛快,出师不利,是否预示着投标工作的不顺畅呢,但这话谁也不敢说。

    前面的道路通畅无比,因为现在已经到了龙阳市的地界,那些货运卡车都不敢从龙阳市经过,这里的交警是出了名的厉害,雁过拔毛都是轻的,据说有一辆空载的油罐车都愣是被罚了一千块,理由居然是超载!你还别和警察讲理,多说一句就多开一张罚单。

    大货车不敢走,小汽车也好不到哪里去,超速,酒驾,都是龙阳交警主要的收入手段,不过至诚公司的车队不用担心这个,交警也是看人下碟子,打着双闪灯的奥迪车队,肯定有背景,犯不上招惹,他们的主要罚款对象是那些国产车和日本车。

    后面的路程无惊无险,顺利在九点钟之前抵达了龙阳市,这是一座老牌县级市,最近GDP飞速发展,已经引起了省里的高度重视,小道消息说就快晋级成为地级市了。

    龙阳市的城市建设很不错,高楼大厦比比皆是,柏油马路宽阔平坦,行道树高大茂盛,但却有不少枯萎死亡的,据说这些树都是从南方移植来的,水土不服也情有可原。

    集团班子下榻在龙阳市中心的乐景湾大酒店,这是龙阳市唯一的四星级宾馆,也是最高档的宾馆,软硬件都很不错,集团驻龙阳市的办事处已经订下了十二个标准间,一个商务套房,五辆汽车驶入停车场,人员登记,入住客房。

    唯一的商务套间是给李纨预备的,进入房间之后,她就把办事处主任给叫进来问话了,问他当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位主任是当地人,消息比较灵通,掌握了一些小道消息,据他说,龙阳市的市长前天去省里开会,到现在没回来,据说已经被省纪委的人控制住了,很可能已经被双规,然后今天早上李副秘书长跳楼,现在龙阳市官场已经乱套了。

    李纨赶紧问:“那竞标的事情受不受影响?”

    主任说,老市区拆迁是市委书记定下的基调,不会更改,招投标的事情肯定不会受到影响。

    李纨长出了一口气,那就好。

    那边尹总也打电话过来,说已经和市招标办的负责人通过话了,今天的竞标准备进行,依旧定在十点钟。

    李纨再次长出一口气,开发龙阳市老城区,也是至诚集团的战略计划,只要这块地拿下来,集团未来五年的饭碗就不愁了,时间还有一个小时,足够准备各项工作了。

    打发走了办事处主任,李纨坐到梳妆台前简单的补了一下妆,抽了一支烟定定神,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恍惚起来,皱纹,眼角已经悄悄长了一些鱼尾纹,身为一个四岁男孩的母亲,一个大集团的老总,一个单身女人,这些年来李纨承受了太多的压力,太多的重担。

    我不能倒下去,我必须战斗,李纨对着镜子默默地说道。

    门铃响了,是卫子芊在叫门,已经到时间去招投标中心了。

    李纨穿上外套走出去,工作人员已经准备好了,簇拥着他们的女老总下了电梯,几辆汽车已经简单擦拭过,依然锃亮无比,那辆陆地巡洋舰因为车身上一道难看的擦痕,这次就不去了,李纨在卫子芊的陪同下坐进第二辆奥迪,刘子光陪坐在副驾驶位子上,其余保镖分乘其他车辆,一路向龙阳市招投标中心开去。

    路程没有多远,三公里外就是,这次竞标的标的是龙阳市老城区的中心地段,老黄金商圈,可谓黄金地段,除了当地几家开发商之外,邻近市的一些集团才参与进来,都想拔得头筹,这场竞标,一定是腥风血雨。

    车开到招投标中心附近就开不动了,前面堵塞了无数汽车,还有警报声和救护车的鸣叫,一群当地人站在路边议论纷纷,李纨按下车窗仔细听了下,他们好像在说,刚才有人在闹市开枪!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