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目光能杀人,刘子光早已死了一百次了,保安室内的十二道利剑般的目光,恶狠狠地跟随着他,似乎要喷出火来,如果是一般人,早就被盯得浑身不自在了,偏巧刘子光是个皮糙肉厚的主儿,根本不在乎前特种兵和散打冠军的敌意,和小江MM谈笑风生着就过去了。

    “老曹,下楼堵他去,揍这小子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看他还狂不。”一个保安愤愤道。

    “必须的,看他那样儿,穿了套新衣服就不知道姓啥了,不揍他我憋屈的慌。”另一位保安附和道。

    曹部长将只抽了两口的烟卷掐灭折断在烟灰缸里,如同将刘子光腰斩了一般,随即他斩钉截铁下了决定:“揍他是便宜他,等明天再说吧,让他好好出点糗,没脸混下去。”

    ……

    办公室内,李纨正在阅读文件,卫子芊轻轻走了进来,帮李纨添上热咖啡,小声说:“衣服很合身,李总的眼力真好。”

    李纨摘下眼镜,轻轻笑一下:“那就好。”

    “可是,保安部那几个人好像对他很不友善,要不要……适当的照顾一下。”卫子芊迟疑道。

    “照顾?谁照顾谁?”李纨眉毛一挑,丢下钢笔说:“不需要对他特殊照顾,当成普通员工看待就好了。”

    “知道了。”卫子芊退了出去,轻轻关上了门。

    外面霓虹闪烁,江北市的繁华尽收眼底,李纨离开办公桌,在落地窗前点燃了一支烟,双手环抱胸前,静静地沉思着。

    她是生意人,是女强人,如何和人打交道是她的长项,对于刘子光这种出身低微的人,适当的给予帮助和提携就是最好的照顾,至于生活工作中的困难,最好还是让他自己处理比较好,如果他应付不了来自同事的刁难,就没有资格在至诚集团发展,最多只能呆在物业分公司里当个中层干部。

    ……

    次日凌晨五点,老妈就叫醒了刘子光,给他预备好了洗脸水,牙刷牙膏,皮鞋也擦的锃亮摆在床前,今天是儿子跟随集团领导出差的重要日子,老爸老妈非常重视,整夜都在谈论儿子的前途,激动地一晚上没睡好。

    五点二十,老爸买回了豆浆油条,老妈又煮了四个鸡蛋,用塑料袋装着,一定让儿子带在身上,留着饿的时候吃,看着父母忙碌的样子,刘子光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每年学校组织春游踏青,祭扫烈士墓,爸妈也是这样为自己张罗的。

    洗漱完毕,吃了早饭,穿上了昨天发的黑西装,将四个鸡蛋揣在口袋里,刘子光推着自行车出了家门。

    “到地方打电话回家啊。”老妈交代了一句。

    “放心好了,就两三天工夫,很快回来。”刘子光跨上自行车,飞驰而去。

    出了巷口头,正看到前面有个苗条纤细的身影骑着自行车,蹬过去一看,正是邻居高中生小雪。

    “叔叔早。”小雪发现了刘子光,红着脸打了声招呼。

    “你也早。”刘子光呵呵笑道,心中暗自纳闷这个小女孩咋那么容易脸红。

    小雪很害羞,故意放慢速度等刘叔叔先过去,刘子光呵呵一笑,丢下一句“叔叔先走了。“就绝尘而去。

    十分钟后,也就是五点五十分的时候,刘子光来到了富豪广场楼下,将自行车放进车库,上了十八层。

    员工们大多数已经到了,领导们在开最后的协调会,司机在车库里洗车,检查车况,秘书和助理们忙着将文件和一些易拉宝、张贴画送到楼下装车,保安们却无所事事,呆在保安室里抽烟。

    刘子光毫不见外的走进保安室,扯了一张椅子坐下,旁若无人的掏出中南海点了起来,那六个装扮一新的保镖看到刘子光一身黑西装,都鄙夷的笑起来,今天是出差的活,哪能还穿西装呢,他们都是一身国际雇佣兵打扮,5.11战术裤,TAD鲨鱼皮软壳,OAKLEY沙靴,泥色5.11棒球帽,黑超墨镜,耳麦从领子里探出来,要多潮有多潮。

    保安们大声的谈笑着,掏出555,用ZIPPO点燃,潇洒的喷着烟雾,不经意的撩开上衣,露出战术腰带上悬挂的ASP伸缩甩棍,辣椒喷雾,狼眼睛战术手电等家伙,更加彰显他们的专业素质。

    刘子光的西装虽然挺括合体,但是和人家的5.11一比还是相形见拙,但他丝毫没有惭愧的觉悟,反而带着嘲笑的眼神盯着几位保安大哥。

    昨天那个吹牛逼说开过战斗机的小伙子走了过来,将穿着5.11战术裤的腿踩在桌子上,以教训的口吻对刘子光说:“出任务,要穿出任务的衣服,懂不?”

    刘子光不说话,其余几个人又都笑起来,前飞行员抖着自己的衣服问道:“知道这是什么牌子么?知道价钱么?”

    “知道,伊拉克那些被吊死的承包商都穿这个,淘宝上有卖,这条裤子没有一百五拿不下来。”刘子光一本正经的说道。

    前飞行员的鼻子都被气歪了,其余保安却爆笑起来,为同伴的出糗,更为刘子光的无知愚昧而发笑,他们每个人的行头都是正版,一件软壳就要两千多呢,一身行头下来,没有万把块钱挡不住。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穿的再吊,一砖撂倒,穿的人五人六,连这点道理也不懂,可悲。”刘子光摇头晃脑,起身走了,似乎不屑于这些人为伍,保安们的小声戛然而止,一个个气的脸色发白。

    前飞行员理所当然的认为刘子光是在讽刺自己,怒极之下挥拳向刘子光打去,身为空手道黑带的他出拳速度极快,钵盂大的拳头带着一股劲风打向刘子光的脑袋,眼看一场人间惨剧就要发生,忽然一声断喝响起:“雷鸣!”

    拳头硬生生停在距离刘子光的面部只有两厘米的地方,劲风将他的头发都吹起来了,名叫雷鸣的前飞行员冷笑着收起拳头,对喝止他的曹部长说:“我就是吓唬丫一下。”

    自始至终,刘子光纹丝不动,听了雷鸣的话,也就是一笑而过,父母对自己的期望很高,他也不想惹事生非,不过人家欺负到头上了,也不会强忍,刚才雷鸣的拳头若是不及时收住的话,恐怕现在就有人要满地找牙了。

    保安部的头头曹达华,和他的部下们不同,不仅四肢发达,也略有些头脑,从昨天刘子光领新制服的事情就猜出这个人颇有些背景,搞不好是哪位副总的亲戚,真要闹出事来不好收场,这才及时制止了雷鸣的暴力行动。

    一场虚惊,保安们继续谈笑风生,夸赞起雷鸣的出拳速度来,雷鸣点上一根555,眉飞色舞道:“这货脸都吓白了,我还以为有些斤两呢,没想到这么怂,真没意思。”众人一阵哄笑,将坐在角落里的刘子光视作空气一般。

    对讲机耳筒里传来办公室的通知,曹部长站起来拍拍手喊道:“伙计们,下楼!”

    众保安纷纷向外走,曹达华这才从抽屉里摸出个摩托罗拉的对讲机扔给刘子光:“频道调好了,自己琢磨一下怎么用吧。”说完戴上棒球帽下楼去了。

    乘坐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一辆丰田陆地巡洋舰,三辆黑色奥迪A6,一辆黑色别克GL8已经擦得锃亮,静静地停在那里,保安们围在陆地巡洋舰边抽烟谈天,这是他们乘坐的工作车,而奥迪则是普通工作人员的乘车,那辆GL8才是领导的座驾。

    工作人员也陆续下来,都是些穿着职业套装的男女,一个个干净利落,确实是集团挑选出来的精兵强将,不大工夫,全部登车,外面只剩下六个保安,他们要等全部车辆就绪之后才上车。

    看看差不多了,曹达华对着耳麦问道:“卫助理,我让雷鸣去跟总裁的车。”

    对讲机里传来卫子芊的回答:“曹部长,这次不一样,让刘子光跟总裁的车。”

    曹达华的脸色有些难看,没想到这小子的后台这么硬,竟然能和老总靠上边,这次竞标是有惊无险,跟着跑一趟就是大功一件,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雷鸣,你上陆巡,刘子光,你上GL8!”曹达华发布完命令,跳上了陆巡的副驾驶位置。

    那边雷鸣的脸色都变了,以往出差,都是自己跟李总的车,充当第一保镖,现在居然被这个新来的小子抢了头筹,一时间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同伴们的目光已经证实了这是真的,看到刘子光颠颠的跑向GL8,并且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雷鸣的肺都要气炸了。

    “我擦!”充满愤怒的一脚踢在陆巡的巨大车轮上,车里的人都颠了一下。

    ……

    按理说保镖应该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但是刘子光却没有这种觉悟,直接拉开车门,坐在了后舱里,GL8陆上公务舱的名头不是盖的,真皮航空座椅非常舒坦,面前还有个小小的液晶屏幕,车厢里另有微型吧台,可以提供冰冻饮料和酒水,刘子光舒舒服服坐在椅子上,扭头看了看邻座的人,客气的说了一声:“你好。”

    邻座是位女士,身穿裁剪合体的职业装,正转头看着窗外呢,听见刘子光的招呼声,回转身来一看,竟然还是熟面孔。

    这不是丢孩子那位黑丝少妇么?怎么跑到至诚集团来了?

    刘子光并不知道这辆车上坐的是集团老总,还以为面包车里坐的是一般工作人员呢,便熟络的寒暄起来:“是你啊,在这上班?”

    “对,我在至诚上班。”

    “这单位效益挺好的,我在下面物业,这次上来是帮忙的,我是刘子光。”刘子光自我介绍道。

    “久仰了,你好,李纨。”

    说着,李纨莞尔一笑,将右手伸了过去。

    “孩子呢,上幼儿园了?”刘子光一边握着李纨香软的小手,一边扯着家常,还将小冰箱打开,拿出一罐可乐给李总,说:“来,喝!”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丝毫没注意到后座上卫子芊和另外两个秘书MM震惊的目光。

    这家伙,胆子太大了吧,一点也没把自己当外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