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光骑着自行车来到中心广场,方霏早已坐在花坛边等他了,看到心上人来到,方霏欣喜的站起来,蹦蹦跳跳跑到跟前,拿出一张银行卡说:“都在里面,密码是六个八,请你查验一下。”

    刘子光接过还带着体温的银行卡,不可思议的看着方霏:“你不是开玩笑吧,五十万可不是个小数字。”

    方霏得意的晃着脑袋:“我自有办法,你就别问了,不过咱们先说好啊,这五十万是借给你的,期限一年,按照银行贷款利率结算利息,一分钱也不能少。”

    “好吧,咱们一言为定,我给你写张条子吧。”刘子光说着就要掏纸笔。

    “不用啦,我还怕你不还么,还不起也没啥,赌债肉偿,哈哈。”方霏挥动着小手,笑颜如花,开心的不得了,能为男朋友解决头疼的问题,小女孩非常骄傲。

    “那好,我就收下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请你吃饭吧。”刘子光也不是矫情的人,收下银行卡大大方方的说。

    “好啊,我也要吃必胜客,不过今天就算了,我急着上班呢,先便宜你了,等我有空再来宰你。”方霏说完,背着小书包就跑了,正好一辆公交车停在站台边,她跳上公交车,冲着刘子光挥动小手:“记着啊,必胜客。”

    送走了方霏,刘子光走到路边一家自助银行,把那张卡插入ATM,输入密码查询,果真是五十万元整,真看不出来方霏这小丫头能量这么大,几天时间就筹措到了五十万,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这份情,刘子光默默地记下了。

    拿出手机给王志军打电话,,听到凑够了五十万,王志军惊喜异常,声音都发颤了:“太好了,这样的话咱们就可以直接注册有限责任公司,申请一般纳税人了,能开增值税票,添置机器也能抵扣税金,太好了!”

    刘子光呵呵笑道:“志军你可以啊,几天不见,刮目相看,会计知识学的不错嘛。”

    王志军也嘿嘿笑着:“哥,你别取笑我了,这都是翠翠教我的,她函授学的会计大专,都拿会计证了,咱们开公司,我看让她当会计挺合适的,不过还得你这个董事长同意啊。”

    刘子光心念一动,问道:“谁出钱谁就是董事长么?”

    王志军说:“是啊,这些钱全是大哥你出的,董事长的位子,你自然是当仁不让。”

    “哦”刘子光点点头,脑海里浮现了方霏的笑颜,不知道她坐在董事长大班台后面是什么表情。

    王志军又在电话那头说道:“大哥,我本来是想在县里办个体工商户的手续的,现在资金到位,索性就去市里工商局注册有限公司算了,以后也好发展,也省得你带着钱乱跑了。”

    刘子光觉得很在理,便一口同意了。

    当天下午,王志军就带着全套资料到市里来了,刘子光陪着他去市行政服务中心办理注册登记,到底是市里单位,相对正规,两个小时下来,该走的流程就差不多走完了,就等着审核领证了。

    然后刘子光陪着王志军去东郊机械大市场看了看,挑了几款价格适中,质量过硬的烘干机遴选机,预付了订金,只等着上门送货了,末了刘子光还让王志军把捷达开走,在乡下办事,有个车毕竟方便点。

    送走了王志军,再回到公司,客服部报告给他一个大好消息,光今天一天就收了二百五十八户的物业费,其中一多半是在网上转账的,这说明广大业主对于物业服务的肯定和表扬,照这个速度下去,年底之前绝对能超额完成任务,客服MM们喜不自禁,已经开始盘算奖金发下来怎么花了。

    至诚一期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实现了本季度的开门红,高总自然是当仁不让的把功劳全揽在自己身上,亲自打电话向集团领导汇报,一张胖脸上全是笑意,开心的不得了。

    至诚集团的会议室里,正在召开关于在邻市竞标市中心黄金地块的会议,房地产市场火爆,如果不抓住这个机遇的话,集团就会落在别人背后,所以集团高层的意思很明确,志在必得。

    让他们充满信心的原因除了集团雄厚的实力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地块所在龙阳市的市委李副秘书长和至诚集团的关系很好,朝里有人好做官,做生意也是一样,有李副秘书长这棵大树在,还用怕那些当地背景复杂的开发公司么。

    即便如此,也要小心从事,毕竟是标的高达上亿的项目,小心驶得万年船,最终李总裁拍板决定,亲自去龙阳市竞标,具体事务和日程安排则交给集团另一位主管开发的尹总负责。

    尹总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沉稳干练,经验丰富,安排随行人员和车辆,预定酒店,筹备和龙阳市相关领导的会面与磋商等事宜,他一手全部包了。

    龙阳市距离江北市只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属于另一个地级市辖区,两市之间不通火车和高速公路,唯有一条国道相连,因此最合适的交通方式莫过于汽车了。

    尹总很快制定好了此次竞标的随行人员和车辆计划,一辆别克GL8公务车,其余是一水的黑色奥迪A6,整齐划一,有派头,有面子,视觉效果很强。

    除了办公室、秘书科、策划部,开发部的同事之外,尹总又特地安排了公司保安部的六个小伙子随行,毕竟此行是去别人饭碗里抢肉的,万一龙阳市那些开发商玩阴的,没有防备可不行。

    集团总部的保安,和物业小区的那种保安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这些人都是精心挑选,层层选拔出来的优秀人员,有退伍特种兵,有武校出身的毕业生,散打队退役的运动员,总之都是有功夫在身的猛人,这六个人,更是保安部里选送出来的精英分子,每个人别的不敢说,徒手对付四五个壮汉那是如同儿戏。

    富豪广场的玻璃幕墙里,至诚集团所在的楼层灯火通明,所有员工都在加班准备着明天的行程,一份人员名单被秘书拿进来,轻轻放在了正在阅读标书的李纨面前。

    李纨扫了一眼名单,尹总的安排可谓无懈可击,随同自己出行的绝对是至诚集团的精兵强将,不过看来看去,李纨依稀之间觉得少了谁。

    突然,李总裁莞尔一笑,拿起秀气的银杆万宝龙钢笔,在随行保安的名单后面加上了三个字,然后在下面龙飞凤舞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再交给秘书小姐。

    两分钟后,尹总拿到了李纨的批复,熟悉的笔迹写着刘子光三个字,尹总微微皱眉,马上打电话给人力资源部。

    “喂,刘子光这个人,在集团哪个下属单位工作?”

    “尹总您好,刘子光是集团物业公司下属志诚花园一期分公司保安部的主管。”

    “哦,我要这个人的详细资料,你马上送一份到我办公室来。”

    五分钟后,一份打印的资料便放到了尹总的办公桌上。尹总一目十行看完,嘴角浮上一丝轻蔑的笑,目光定格在身份证复印件上那个年轻幼稚的面庞上。

    这还是老一代身份证,照片上的刘子光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张青涩的脸上还戴着眼镜,眼神迷茫而空洞。

    或许是谁的关系户吧,想趁着这次机会露个脸,积累点成绩,随他去吧。

    一期分公司保安主管的资料,很快被碎纸机吞没,刘子光青涩的脸,随着碎纸机细微的嘶嘶声变成了一条条不可辨认的纸屑。

    ……

    此时刘子光已经下班回家,正陪着老爸老妈吃饭呢,忽然电话铃响了起来,拿起来一听,是公司值班室的。

    “刘部,刚才集团有电话过来,让你去总部报到,富豪广场十八楼。”

    “啥事?”

    “不清楚,就说让你去,就现在。”

    “去毛!”

    刘子光挂了电话,继续吃饭,没两分钟呢,手机又响了,这回是高总亲自打来的:

    “小刘啊,集团有任务交给你,明天跟着李总出差,你一定要好好努力,不要丢了咱们一期分公司的面子啊,对了,明天帮我给李总带个好。”

    “哦,我知道了,再说吧。”刘子光含含糊糊的应付了一句,挂上了手机。

    “小光,什么事啊,是不是公司有事找你?”老爸停下筷子问道。

    “嗯,让我陪着什么领导出差,我才不去呢,明天一大堆的事儿,还要去看挖沙船呢。”刘子光埋头吃饭,根本不当回事。

    老爸放下碗筷,郑重地说道:“小光,你这样可不行,公司领导一直以来对你很照顾,给你升职,加薪,发奖金,人要知恩图报才行啊。”

    老妈听到是集团的公务,也附和道:“出差就去吧,能跟着集团领导出差,是领导对你的器重,人家给咱脸,咱可得接着。“

    “妈,你这话说的挺有水平哦,好吧,等我吃完饭就过去。”刘子光说。

    不大工夫,刘子光吃完了饭,骑上自行车直奔市中心富豪广场而去,十五分钟后便抵达了写字楼下,至诚集团有自己单独的电梯通道,一楼门厅内,一个穿着黑西装,戴着耳麦的男子拦住了刘子光。

    “对不起先生,请出示你的证件。”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