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头的还是那辆白色的捷达,风驰电掣直冲过来,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捷达一个甩尾,横着停在众人面前,四门同时打开,从里面钻出四个拿着开山刀,带着墨镜的汉子。

    紧接着是一辆老款本田雅阁和一辆崭新的马六,也挨着捷达急刹车停下,再后面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红色桑塔纳出租车,正陆续到达。

    车门开关的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每辆车里走钻出三四个人来,都是干净利索的短打装扮,T恤,牛仔裤,运动鞋,这是贝小帅手下的人马,或者是统一的白衬衣黑裤子,黑皮鞋,这是志诚花园的保安们。

    雅阁的尾箱打开,贝小帅叼着烟走过去,从里面扒拉出一大堆镐把,钢管,还有长柄消防斧头,兄弟们依次过来领家伙。

    村里人都看傻了,包括朱家四兄弟,也是张大了嘴说不出话,虽然他们在大河乡很是吃得开,但是这种排场还是头一次见。

    六十多个小伙子往这里一站,形势立马转变,朱家喊来的那十七八个人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神情尴尬,很是郁闷,朱家老二是个阴郁的高个汉子,见这状况便掏出手机打起电话来。

    刘子光鄙夷的一笑,知道他是给朱所长打电话呢,随他去。

    包围别人的,反被别人包围了,贝小帅手里提着镐把,蛮横的走过来,用肩膀撞开几个朱家的打手,走到刘子光跟前问道:“光哥,没来晚吧?”

    “还行,正好。”刘子光掏出中南海给贝小帅发了一根,指着朱家几个兄弟说:“这几个小子,害你志军哥蹲了二十天派出所,你说这事咋整?”

    “还能咋整,揍呗。”贝小帅眼睛一瞪道。

    朱老二大号叫朱长虎,是朱家四兄弟中最有出息的一个,承包了村里的采沙场,手里颇有几个钱,社会关系也比较广,朱所长就是他的铁哥们。

    这回只带了十几个人过来,纯粹是轻敌了,原以为老王家都是老实巴交的泥腿子加教书匠,没想到在市里居然还有强援,一个电话喊了五六十口子过来,不过老话说得好,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外乡人想蹲在朱家人头上撒野,门都没有!

    刚才他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给采沙场,喊自己的手下工人过来镇着场子,另一个是打给乡派出所的老朱,说起来朱所还是他的本家呢,绝对的自己人,平时来往也不少,刚才电话里更是答应的震天响。

    朱长虎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这帮外乡人真是吃了豹子胆了,敢到朱王庄闹事,朱家可是大姓,真动起手来乡亲们哪能袖手旁观,干就干,谁他妈怕你啊。

    想到这里,他挺身而出,扯开衬衣扣子露出一溜乌黑的胸毛,指着刘子光说:“我朱长虎把话放在这里,有一个算一个,谁也别想走,今天我要打不死你,我不姓朱。”

    刘子光和贝小帅对视一眼,咧嘴笑了,贝小帅身子一拧,借着腰劲将手里的坚硬的镐把挥舞过去,正砸在朱老二的迎面骨上,只听嘎巴一声,人当场怪叫一声就抱着小腿倒下了。

    双方已经剑拔弩张,神经紧绷着,贝小帅这一动手,等于打响了信号弹,现场接近八十口子壮劳力,全都挥舞着棍棒加入了战团,一片鸡飞狗跳。

    老村长七叔势单力薄,拉住这个拉不住那个,正在捶胸顿足之际,忽然一记闷棍从背后打来,当场将他放倒在地,现场乱的一塌糊涂,也没人注意是谁下的黑手。

    此时已经是正午时分,摊上吃晌午饭的时间,可是朱王庄的人哪还有心思坐在家里吃饭,纷纷端了碗跑来看打架,幸亏农村地方敞亮,足够他们开练的,要不然被误伤了,或者溅一身血就不好了。

    朱老儿期待中的乡亲们义愤填膺伸出援手的局面并没有出现,此前他误判了一点,这又不是外乡人上门欺负人,而是王家和朱家的宅基地斗争,姓朱的姓王的都是朱王庄老户,完全不存在帮谁不帮谁的道理,而且王校长一家人那么和气,难得硬气一回,乡亲们在心里都是盼望王家能打赢,杀一杀朱家四兄弟的气焰。

    所以,村民们非但没有上来助战,反而端着饭碗,一边扒饭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群殴,不时以专业眼光进行一下点评,开心的如同过年一般。

    采沙场的援兵也没有到达,只有一辆拖拉机悄然来到村口,上面几个带着棍棒的小子,看到这边一长溜汽车,几十个人混战的大场面,便灰溜溜的开着拖拉机跑了。

    朱长虎捂着小腿迎面骨,疼的泪花直流,抱着手机哭喊着:“健哥,你快来啊,顶不住了。”

    那边传来朱所长不耐烦的回答:“市局领导来视察,我在开会,先挂了!”

    听着嘟嘟的忙音,朱老二气的将手机砸了个七零八落:“朱刚健,我操你祖宗!”

    朱家四兄弟带来的帮手,全都是一拜的仁兄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些家伙无一例外的都是乡下地痞二流子,打起架来也是不要命的狠角色,可惜这回碰上真正的狠角色了。

    王志军是什么人,入伍前就是村里有名的壮劳力,二百斤的面口袋抗在肩膀上健步如飞的角色,入伍后被挑进空降军当兵,说什么喂了三年猪那纯粹是玩笑,金质的伞降突击章可不是谁都能戴的。

    这种国家机器培训出来的狠角色,岂是寻常农村无赖可以比肩的,退伍以后的种种压抑和无奈,以及回乡后所受到的屈辱和欺压,在这一刻完全爆发出来,王志军挥动一根铁锨把,如同猛虎一般,如入无人之境,他皮糙肉厚,挨一两下根本没事人一般,可是谁要是挨他一棍,当场就得趴下。

    这气势,连刘子光在后面都咂嘴惊叹:“志军,你不是说只打四个的么,也留两个给哥哥啊。”

    这回刘子光从城里喊来六十口子人,其中四十个是志诚花园的保安,刘部长一发话,那效果绝对不是盖的,兄弟们全都在第一时间赶到,二话不说叫了车就走,一路疾驰前往南泰县,路上硬是一点都没耽搁。

    还有二十个人是贝小帅的人马,说来这位小帅哥也不容易,虽然手底下人马众多,但一多半是正在上学的中学生,早上旷课不大好,就只能喊上一些辍学青年,大早上正是这些夜猫子补觉的时候,可是一听说刘老大吹哨子了,立马全都爬起来了,这二十个人也都是街头斗殴历练出来的,打架不是生手。

    六十个正当年的小伙子,对十八个虚张声势的老流氓,结局可想而知,几个机灵点的家伙丢下棍棒,撒丫子跑了,傻不愣登拿着铁锨把和人家硬拼的,被人乱棍放倒,十几只脚在身上乱踩乱踢,疼的直嚎。

    朱家四兄弟最惨,先是朱老二被贝小帅一镐把放倒,然后是朱老四被王志军一铁锨铲趴,朱老三最强悍,穿着一身阿迪达斯和耐克鞋,手拿着双节棍想学李小龙呢,结果连周杰伦也学不像,被王志军一棍打到手腕,双节棍脱手而飞,王志军嫌用棍打得不过瘾,索性丢了铁锨把,一手揪住朱老三的后脖颈子,另一只手握成铁拳,朝他的腹部猛掏。

    在部队打了三年沙袋练就的铁砂掌可不是闹着玩的,一记记恶狠狠的勾拳把朱老三的身子掏的像个龙虾,嘴角都冒血了,可见打得不轻。

    王志军在前面猛冲,贝小帅和兄弟们在后面跟着打扫战场就行了,朱家老大见势不妙,刚想往家里跑,被人一脚踹翻,按到地上一顿暴揍。

    不过三分钟而已,战斗就结束了,一地的狼藉,棍棒丢的到处都是,朱家的打手躺在地上呻吟着,几辆松花江面包车也被砸了,轮胎被扎穿,玻璃被砸烂,损失可谓惨重之极。

    忽然,刘子光看到地上躺着的老村长,赶紧招呼马超:“快,抬人上医院!”

    村民们这才注意到后脑勺淌血的老村长,七手八脚上来帮忙,架到汽车里朝乡卫生院开去。

    “谁他妈动的手,连老人家都打!”刘子光指着一地人问道。

    没有人吱声。

    “操!查出来才让你们好看。”刘子光狠狠啐了一口,其实他也没看清到底是谁动的手,或许是自己这边人误伤了老村长也未可知呢。

    群殴结束,不过两家的事情还不算完,刘子光是个懂法的人,不会让人去朱长龙家里打砸抢,而是把兄弟们喊进王志军家院子里,沿着墙头一字排开。

    一帮小伙子们摩拳擦掌,等着老大的号令,刘子光跳上矮土墙,大喊道:“一,二,三,推!”

    几十个年轻的肩膀同时撞向红砖墙,一下,两下,三下,四下,终于,轰隆一声,刚砌好没多久的砖墙轰然倒塌,朱家的院子里烟雾腾腾,全是粉灰碎屑,呛得人喘不过气来。

    朱老大的媳妇早就藏在屋子里瑟瑟发抖,昔日强横无比的泼妇,此时完全吓破了胆子,哪还敢出来骂街。

    “志军,联系泥瓦匠和附近砖厂,兄弟们不走了,帮你把新屋盖起来!”刘子光站在矮墙上,豪气万丈的说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