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和王志军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刘子光很清楚这兄弟绝对是值得一交的好哥们,他家里有事,作为兄弟就要伸出援手才是。

    拿出手机拨了王志军的号码,和以前几次一样,依然是“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的回音。

    刘子光挂了电话,脸上有些担忧,问那同事:“你不是志军的同乡么,知道他家里的电话么?”

    同事摇摇头:“他家一直没装电话。”

    “那你认识他家的地址么?”

    “虽然我们是一个县的,不过距离挺远,志军所在的那个乡挺偏僻的,我没去过。”

    “这样一说,更得去看看了,我好像记得公司档案里有大家的身份证复印件,我回去找找,明天开车下乡,去志军家里看看出了什么事。”

    随即又问马超:“明天跟我跑趟长途,去南泰县,你看开哪辆车好。”

    马超说:“南泰县整天修路,挖的乱七八糟,还是开捷达吧,皮实,能走烂路。”

    “那好,明天一早你开车到医院去接我。”

    ……

    电视台,新闻部办公室,江雪晴气鼓鼓的坐在沙发上,秃顶的主任坐在办公桌后面笑眯眯的望着她:“小江,还没想通么?”

    “想不通,做的那么好的节目,怎么就毙了呢,到底哪点不好?”江雪晴摇着头,撅着嘴,生气的样子很让秃顶主任心疼。

    “小江,这是台里领导的意思,你要理解嘛,咱们作为新闻工作者,要弘扬主旋律嘛。”秃顶主任端着咖啡杯,微笑着走过来,坐到了长沙发上,扶了扶眼镜,关切的望着自己的下属,江雪晴托着腮帮子身子前倾坐着,穿着低腰裤的后腰上露出一大片雪白,触目惊心,主任的目光不由之主的被吸引过去,一颗早已失去激情的心脏也开始怦怦乱跳,如同装了只小鹿一般。

    “民间英雄难道就不值得弘扬了么?我看台领导是吃错药了。”江雪晴这小丫头就这样,脾气上来,亲娘老子都不认。

    “唉,当然值得弘扬了,不过凡事总要分主次嘛,现在的主基调是宣传公安英模,其他的可以暂时先放一下的,这样吧,今天时间也不早了,待会我请你吃夜宵,咱们好好探讨一下这个问题。”秃顶主任很关切的说,屁股又往江雪晴那边挪了几个厘米。

    “没胃口,不想吃,我先走了。”江雪晴忽地站起,扭头就走,低腰牛仔裤包裹着的小屁股左右摇摆着,透着一股青春气息,让老主任一阵心旌荡漾。

    这小丫头,就是一朵带着刺和露珠的鲜嫩玫瑰花,秃顶主任在心里赞叹道,同时也在考虑,是不是回头去金碧辉煌一趟,把心里这股邪火灭一下。

    ……

    第二天一早。马超开着白色捷达来到医院,刘子光昨晚已经回办公室拿了王志军的身份证复印件,再加上王志军的老乡同事张军,三个人一同驱车前往南泰县。

    出医院大门的时候,刘子光藏在后座下不敢抬头,因为急诊室就在大门附近,万一被方霏看见他偷跑出去就糟了。

    “刘哥,你躲谁呢?”张军一脸的纳闷。

    “没啥,我躺下歇歇。”刘子光很自然的打了个马虎眼。

    捷达加足了汽油向南方驶去,出了市区又开了四十公里,宽阔的柏油马路终于到了尽头,换成了破烂不堪的水泥路,由于道路忽然变得狭窄,车流在这里遇到了瓶颈,几辆大卡车在路口一堵,后面一长串的私家车小货车,拼死的按喇叭。

    这时候就显示出马超过人车技的优越性了,方向盘一打,捷达直接冲上路边的田地,沿着田埂往前开了几十米,瞅准一个空当又回到路上,然后再左冲右突,不到五分钟便钻出这片车阵。

    还没来得及长出一口气,前面又堵了,水泥路年久失修,大片龟裂坍塌,现在正封闭一半进行维修,大堆的车辆堵在前面,半天也挪不动一步,还是多亏了马超,一打方向盘直接上了正在维修的车道,灵巧的躲避着各种障碍物,开到前面一看,原来堵路的原因不光是因为维修,前面交警设了个卡点,专门堵截大卡车,这年头公路汽运哪有不超载的,所以一逮一个准。

    一个正在开罚单的交警一抬头,正好看在从封闭区域开出的捷达,立刻伸手指着马超喊道:“捷达,停下!”

    马超一踩油门,捷达发出一阵轰鸣溜之大吉,交警的长安面包被大卡车堵在里面开不出来,只好看着捷达溜掉,气的暴跳如雷却又无能为力。

    捷达车里一阵爆笑,刘子光拍着马超的脑袋说:“你小子可以啊,有机会帮你报个名,参加个达喀尔拉力赛啥的,准行。”

    马超傻笑两声:“我纯粹瞎玩。”

    沿着破破烂烂的水泥路继续往前开,现在倒是不堵了,不过路面差的不像话,连马超这样的高手都不得不放慢车速,规避着一个又一个的大坑,虽然只有一百公里的路程,依然用了两个小时才到达南泰县城。

    和破烂马路截然相反的是,南泰县城倒是整齐划一,高楼林立,双向六车道的柏油路旁,种着高大的椰子树,这让刘子光有些惊愕,江北市属于温带地区,怎么能长出这么高大的热带树木,仔细一看才明白,这椰子树原来是水泥树干,塑料树叶的。

    “这是咱县的新城,怎么样,漂亮吧,这是县法院,这是县公安局,这是县检察院。”同行的张军骄傲的指着远处一栋栋高大雄伟的建筑物,向刘子光介绍道。

    “妈呀,那不是美国白宫么?”马超指着路旁一座庞大的白色欧式建筑物惊叹道。

    “嘿嘿,那是县委大楼,壮观吧。”张军说。

    “嗯,壮观,牛逼。”刘子光和马超异口同声说道。

    捷达车穿城而过,继续往南走,王志军的身份证地址是南泰县大河乡朱王庄二队七号,这大河乡位于南泰县最偏僻的角落,经济相当落后,道路更是年久失修,加上前两天下了点小雨,这路便泥泞不堪起来,多亏开的是捷达,如果是底盘偏低的本田雅阁,怕是要趴窝了。

    一直到中午十二点左右,满身泥巴的捷达车抵达了大河乡,今天是赶集的日子,镇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刘子光等人没有心情逛街,找路边拉客的三轮摩托车问了朱王庄的路线,便驱车而去。

    朱王庄距离镇子五里路,开车很快就到,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原乡村,土墙外面刷着各种各样的标语:要想富,先修路,少生孩子多种树;吃水不忘挖井人,致富不忘共产党;一人结扎,全家光荣;买家电,到镇富荣商厦来。

    还有那摇摇欲坠的泥胚房子,上面铺着茅草,里面已经没有人住,依然能看见外墙上隐约的陈年标语:毛主席万岁。

    村里绿树成荫,茅草垛子边,黄牛悠闲地吃着草,各种颜色的狗成群结队的跑着,黑色的大肥猪悠闲地逛游着,背着小孩的农妇坐在大门口,穿着洗的发白旧军装的老汉坐在太阳地里,都用好奇的眼神望着这辆风尘仆仆的白色捷达轿车。

    刘子光下车,很热情的叫住一个路过的拾粪老头,递过去一支烟问道:“大叔,请问王志军家住在哪里?”

    老头把烟卷架在耳朵上,一指远处:“南头,大槐树底下那户就是。”

    刘子光道一声谢,更要上车,路边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跑过来自告奋勇道:“你们找王校长吗,我带你们去。”

    刘子光一听正好,让小孩上车,引导着马超开向村子南头,不多时,一颗茂盛的大槐树映入眼帘,大树的遮蔽下有两个院子,一东一西,东面的是两层的农村土别墅,黄色琉璃瓦,水泥墙面,铺着五颜六色的马赛克,在它的旁边,是一个土墙垒成的小院子,矮小的平房,狭窄的院子,相形见拙,如同蜷缩在彪形大汉身边的乞丐。

    小孩一指土墙院子说:“这是王校长家。”然后打开车门,跑去敲门:“王校长,你家来客了。”

    院门打开,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妇女,戴着眼镜,衣着朴素,看眉眼和王志军有点相像,那小孩看见她便喊道:“王老师好。”

    妇女扶了扶眼镜,摸着小孩的脑袋,有些狐疑的望着捷达车,刘子光从车里钻出来说道:“大姐,我们是王志军的同事,来看看他。”

    “哦,是二弟的同事啊,快进来。”妇女赶紧招呼他们进院子。

    三个人下车进了院子,才发现王志军家有多穷,低矮的房子怕是有几十年历史了,一半是土块一半是砖头,院子里还有个小猪圈,不过里面没有猪,只有几只鸡在刨食。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听见动静从堂屋里走出来,身上穿的是洗得发白的中山装,脸上带着老花镜,手里还拿着钢笔,看起来就像是个农村教书匠。

    “爹,这是二孩的同事,从城里来的。”妇女介绍道。

    “大叔你好,我们是志军的同事,也是朋友,他受伤之后还没看过他,这次特地过来探望一下,带了点小东西,是个心意,大叔千万别客气。”刘子光说着,示意张军和马超将礼物放下,两桶金龙鱼调合油,一袋子水果,两大盒维维豆奶粉。

    “哎呀稀客啊,老婆子,快搬几把椅子出来,你们也真是,来就来,还拿东西。”老头热情的招呼着,请刘子光他们坐下。

    王志军的母亲是个五十多岁的农妇,搬着两个凳子从屋里出来,看见有客人来,一脸的喜色,但细心的刘子光却发现,老人家的眼圈红红的,似乎刚哭过。

    三人落座,王志军的姐姐给他们倒了茶,这才开始说话。

    “大叔,志军人呢?”刘子光问道。

    院子里一阵沉默。

    “大兄弟,志军他……被乡派出所抓去了。”姐姐低声说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