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晴进来的时候,已经惊动了大杂院里面的邻居,四五个人端着饭碗围在门口附近看热闹,看到刘妈妈瘫在地上,两个大婶赶紧扔下饭碗上去搀扶。

    “大姐,你没事吧。”

    “他婶子,你醒醒啊。”

    几个妇女又是掐人中,又是灌热水,将刘妈妈救醒过来,她醒转过来头一句话就是:“快去医院!”

    江雪晴一边招呼摄影师跟上拍摄,一边解释道:“阿姨你别担心,刘子光没有生命危险,你们收拾一下东西跟我走,车就在巷口外面。”

    刘妈妈强打精神,打开五斗橱翻出一个布包,拿出薄薄一叠钞票,大概七八百块钱的样子,探寻的目光看向丈夫,嗫嚅道:“家里就这点钱了……那些整钱都被存了死期。”

    老爸气的直跺脚:“就知道吃利息!儿子受的是枪伤!这点钱管什么用!”

    泪光在老妈眼中滚动,邻居们见不是事,纷纷劝解:“老刘,别生气,我家里还有点钱。”

    “看病要紧,我们家那口子刚开了工资,我马上给你拿过来。”

    大家伙纷纷回家取钱,不一会儿就凑了五千多块,其中一位中年大叔拿的最多,一把手掏了两千块,老爸感激的说:“老贝,谢谢你了,你家钱也紧,等明天把存单取出来就还你,”

    中年大叔一摆手:“别客气,这个钱也是专门留着给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看伤用的,不等着用,老刘你先去,回头我让小帅再取点钱送过去。”

    两双饱经沧桑的手握到了一起,用力的摇了摇,啥也不说了。

    大杂院的邻居们你一百我二百的凑着钱的时候,摄影机就在一边拍摄着,江雪晴握着话筒对着镜头很动情的解说着:“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天气有些寒冷,但是在这个破败的棚户区大杂院内,却透着别样的温暖和浓浓的人情味……”

    凑够了钱,邻居又拿来雨衣和伞,送他们出巷子,前面有人帮忙打着手电,后面有人帮忙背着妈妈给刘子光预备的换洗衣服,一行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漆黑的巷子里,忽然前面两道雪亮的手电光出现,走近一看,原来是派出所老王和一个年轻警察。

    “老刘啊,我是来接你们去医院的,你们家真不好找,我这个片警都差点迷路。”老王上前握住老爸的手,用力的摇晃了两下,加重语气说:“你养了个好儿子啊!”

    情况紧急,也不便多说什么,刘子光的父母怀着忐忑的心情上了电视台的车,前面一辆110警车闪着警灯开路,两辆车直接向医院开去。

    ……

    市立医院病房内,只有刘子光和宋副局长两个人,外面细雨沙沙响,屋里安静祥和。

    “这么说,那把枪是插在李有权的腰带上的了?被你抢去打死了两名劫匪。”宋局的钢笔在笔录上刷刷写着。

    “对,他后腰上插着手枪,但一直没有拿出来,不过我已经看清楚手枪的轮廓了,当时情况比较紧急,如果我不出手,你们那个小女警就会被劫匪打死。”刘子光解释道。

    “嗯。”宋局点点头,“在警察进入银行以前,你听到劫匪和李有权之间的对话么?”

    “我听到李有权指挥劫匪要挟警方撤离狙击手和突击队,提出让胡警官当人质,和提供装甲车的种种要求。后来胡警官进来之后,他又提醒劫匪,警察身上有摄像头。”

    宋局笔走龙蛇,将刘子光的话记了下来,他特别欣赏刘子光使用了“指挥”这个字眼,在其他证人的口供中,使用的是“指点”这个词,一字之差,万里遥远,还是指挥这个词用的比较恰当。

    “很好,谢谢你的证词。”宋局合上笔帽,沉吟了一下又说道:“我还想问个题外话,你是怎么在极短的时间内抢枪,上膛,射击的,而且你的射击技术很强,但在你的档案里,根本没受过军事训练,我很想知道原因。”

    刘子光咧嘴一笑:“你们的同事不是找出答案了吗,说我是梁赞伞兵学校的毕业生,在外面当过雇佣兵啥的。”

    宋局也是淡淡一笑:“他们YY小说看多了,哪有那么多雇佣兵,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不想回答,或者出于一些原因不愿意回答,就当我没问过。”

    刘子光收起笑容,点点头:“你说。”

    “你是狼牙大队的兵!”本来还温文尔雅,满面笑容的宋局忽然眼睛中精光四射,炯炯有神的瞪着刘子光,两道目光如同利剑一般,似乎要看透他的内心。

    刘子光脸上波澜不惊,没有任何表情,既不点头也不摇头,事到如今他也是无话可说,自己身手这么好,被人误认为是什么什么大队的出身也情有可原,看宋局那种期待的眼神,他真不好意思说自己不是。

    良久,宋局终于合上了记录本,无声的点点头,走到了病房门口拉开门,在要出去的那一瞬间,忽然转头一字一顿地说道:“狼牙大队,国之利刃!”

    刘子光虎躯一凛,头上虚汗都差点出来,这都哪根哪啊,非要往自己身上编排,再回头时,说完这没头没脑八个字的宋局,已经头也不回的走远了。

    ……

    电视台采访车在警车的引导下,迎着蒙蒙雨雾来到市立医院,看到电视台主持人江雪晴搀扶着一对老夫妻从车上下来,正在阳台上抽烟沉思的宋副局长苦笑了一下:“这个江雪晴,鬼主意真多。”

    掐灭烟头迎上去,直接握住了刘爸爸的手:“您好,您二位就是刘子光的父母吧,我代表公安局,代表广大群众,感谢你们,养了这样一个优秀的好儿子,见义勇为,舍己为人,是真正的英雄啊。”

    片警老王在一旁介绍道:“这是咱们市局的宋局长。”

    “宋局长,我……”老爸的声音有些哽咽,刘子光这孩子从小就平庸,学习中流,体育不好,混了个破大专出来后就待业,然后又失踪了整整八年,回来以后倒是变厉害了,不过整天让家里提心吊胆,怕他和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到一起,现在儿子竟然被公安局的高级领导这样评价,如何不让当父亲的为之骄傲,为之动容。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你儿子的一切费用都由警方承担,我还有事先回局里,你们老两口赶紧去看儿子吧。”宋局长又和老妈握了一下手,给老王打了个招呼,让他照顾好老两口,便匆匆离去了。

    三分钟后,刘子光的父母终于来到病房,看到儿子安然无恙,老两口终于放下心来,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毕竟中了一枪,老妈说什么都要看看伤口,刘子光没办法,只好解开病号服,露出缠着绷带的上身,指着右胸道:“就这儿,打了一枪,穿过去了,没多大事儿。”

    老妈的眼泪哗的一下就出来了,儿子再大,也是娘的心头肉,针扎一下还那么疼呢,何况是子弹打过去的,老人家强忍着泪水,不想在医院里哭出声来,老爸也来劝慰:“好了,这不是看见了么,儿子没事。”

    一家人正在说话,忽然房门推开,一直在门外拍摄的江雪晴实在忍不住了,走进来说道:“刘子光你好,我们见过的,我想借用你一点时间做个采访好么?”

    被突然打扰,刘子光心情很不好,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冷冷道:“出去。”

    好冷酷的眼神,摄影师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不敢再往前走,江雪晴也愣了一下,做电视台记者这么久,还从没被采访对象拒绝过呢,而且是这么生硬,这么不讲道理的拒绝。

    按理说江北电视台的头牌花旦此时应该生气才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江雪晴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好酷!

    老爸咳嗽一声说道:“小光啊,我和你妈是坐人家江记者的车来医院的,你就帮个忙,接受一下采访吧。”

    老爸开口说情,;刘子光还有啥说的,爽快的一摆手:“好吧,不过要把摄影机关掉,我不习惯被这样拍。”

    电视台做节目,把摄影机关了还做什么做啊,但江雪晴却鬼使神差的点点头:“好吧,老王你先出去休息一下。”

    摄影师退了出去,只留下江雪晴单独采访,漂亮的女记者镇定一下情绪,用春葱般的手指捏着那支带着台标的录音话筒,放到了自己的嘴边:“能给我们讲一下,你是怎么见义勇为,击毙两名歹徒的么?”

    “抢枪,开枪。”刘子光简单说了四个字。

    江雪晴瞪大了眼睛,两只又大又圆的眼睛,显得这个女孩子很卡通,很像猫咪,她吃惊的问道:“就这些?还有么?”

    “没了。”刘子光依旧简短截说。

    江雪晴不死心,又问道:“那你开了几枪?”

    “五枪,每人两枪,然后一个家伙没死,又补了一枪。”

    “打在哪里?”

    “头,胸口,眼睛。”

    “……”江雪晴有些发懵,面前这个男人太冷酷了,太镇定了,别说是一般人了,就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警务人员,在击毙犯罪分子之后都需要做心理辅导,再看看他,简直就和踩死两只蚂蚁一样,毫无感觉。

    在这一刻,作为新闻工作者的江雪晴忽然确信,这个男人一定有着非同凡响的经历,很可以深挖一下,当个爆炸性的新闻。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保安,物业保安。”

    ……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