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个劫匪两只阴狠的眼睛紧盯着老三的脸,老三被他看的发毛,豆大的汗珠滚下来,盯了足足三十秒,手枪才从老三的头上拿开。

    “好,说说看,你怎么帮我们脱身。”

    劫匪准备再次杀人的时候,人质们都吓得瑟瑟发抖,紧闭着眼睛不敢观看,脑子里也嗡嗡的,一片空白,可是等了半天,枪声还是没响,有几个胆大的人质悄悄睁开眼瞟过去,正看见老三和劫匪窃窃私语着。

    谈判继续进行,分局的谢局长脱了警服,身上的佩枪也卸了,只在衬衣外面罩了一件防弹背心,卷起袖子准备去和劫匪面对面的谈话。

    胡书记和宋副局长走过来,用力在谢局肩膀上拍了两下,都是多年的老同事了,用不着那么多的废话,一个眼神就蕴含了无数的关切和期待。

    谢局长点点头,简短的说了两个字:“放心!”就走向了银行。

    他在站在安全的位置上冲着银行里大喊:“里面的人听着,我现在给你们送一部手机过去,咱们通过电话联络,你们需要什么条件,一切都可以谈,千万不要伤害人质。”

    半分钟后,里面传出喊声:“好,你过来吧。”

    谢局长高举着手机,慢慢的走过去,正当他走到距离大门还有十米远的地方,忽然一枪打来,正射在他脚边,火光四溅,谢局长当场卧倒,领导们心中一沉,众警察哗啦啦拉动枪栓,作势欲射。

    胡书记急忙抓起对讲机低声喝道:“不要轻举妄动!”

    这一枪只是警告而已,劫匪喊道:“你就站在那里,不许再往前走了,把手机丢过来就行。”

    谢局长本来是想凑到跟前,当面把手机交给劫匪,以便利用防弹背心上安装的摄像头观察银行里面的情况,诸如劫匪的人数,武器装备,人质的具体数字等,但这伙劫匪太聪明了,居然料到了警方的计划。

    谢局长无奈,只好慢慢蹲下,将手机顺着地面丢过去,正好抛在银行门口台阶上,这样一来,劫匪还是要出来捡,几台摄像机都对着大门口呢,根据劫匪的身形相貌,就能判断出他的身份来,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对于案件的处置有着莫大的好处。

    但劫匪并没有上当,而是用枪指着一个银行职员出来捡手机,那个金丝眼镜男哆哆嗦嗦的从卷帘门下面的空间钻出来走,捡起手机之后,老老实实的往回走,有枪口在背后瞄着,他可不敢趁机逃跑。

    手机被拿进银行之后,谢局长的作用就算完成了,再往前半步的话劫匪就会开枪,无奈之下他只有原路返回,回到安全地域之后,才发觉后背已经湿透了。

    胡书记和宋副局长走过来,拍拍谢局长的膀子,老谢摇摇头:“没办法,尽力了。”

    “劫匪很狡猾,不过再狡猾的狐狸也都不过猎手,咱们拭目以待吧。”胡书记信心满满地说。

    和劫匪的电话打通了,录音器转动着,分析着劫匪的声线,谢局长亲自和他们通话。

    “我是公安局长谢安然,你们有什么条件,尽可以和我说。”

    电话里传来劫匪嚣张的声音:“你不够格和我们谈话,叫你们领导来。”

    谢安然顿了顿,继续道:“我就是现场指挥,这里有我负责。”

    劫匪忽然暴怒:“放你妈的P,你能负什么责!让姓胡的说话!”

    众人皆惊,劫匪太厉害了,居然把江北市政法系统的底细都摸清了,看来真的不好对付。

    谢安然拿着话筒无奈的望着领导们,胡书记点点头,接过了话筒道:“我是胡跃进,有什么话说吧。”

    对方轻声嘀咕了两句,似乎在判断这个声音的真伪,片刻之后答道:“姓胡的,你听好了,先给老子把那几个狙击手给撤了,被枪口瞄着,老子不舒坦!”

    胡书记脸色变得冷峻起来,对宋副局长道:“撤下狙击手。”

    宋副局长拿起对讲机,将狙击手撤了回来。

    但是话筒里劫匪的声音依然嚣张愤怒:“姓胡的,你哄孩子玩呢,你们不止一个狙击手!老子都看见了,除了特警还有武警,你再敢玩猫腻,老子就毙一个人质给你看看!”

    胡书记的牙关紧咬,毅然下令:“把狙击手都撤了!”

    其余几个狙击手都将狙击步枪收了回来,高个劫匪扒开百叶窗的一条缝隙,看到制高点上的枪管消失了,不由得赞了一句:“到底是干过公安的,真他妈有一套。”

    老三诚惶诚恐,继续献策道:“还有房顶上的突击队……”

    劫匪继续说话:“姓胡的,你小子还敢阴我!屋顶上的那几个条子是干什么的,三十秒内给我撤走,不然立马见血!”

    胡书记握着话筒的手都发青了,但还是遵照劫匪的要求撤离了突击队,他捂着话筒低声对几个领导道:“不好,劫匪可能有内线。”

    几个领导都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蹲在一边的梁胖子,此时梁胖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关我什么事啊,都是李有权那个小子混蛋,好好的非要惹事!

    看到一袭黑衣的突击队撤离,两个劫匪都满意的点点头,问老三道:“下一步怎么办?”

    老三道:“挟持人质这种事,不在数量而在质量,咱们公安机关没有妥协的传统,除非选择的人质比较特别,比如这种。”说着就指了指妞妞。

    劫匪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还有呢?”

    “我建议啊,只是建议,提出条件交换人质,找个合适的人质来把我们这些人换出去,然后带着人质上汽车脱身,要那种结实的装甲车,金盾公司的押款车就行,子弹打不穿,轮胎漏气也能跑。”

    “那你倒是说说,什么人质才有份量,能让那帮条子不敢乱动?”劫匪现在对老三的话已经很相信了。

    老三擦了擦额上的汗,用手指了指外面,低声道:“车号1156那辆警车后面,有个小女警是胡跃进的女儿,拿她当人质,比谁都管用。”

    矮个劫匪扒开百叶窗一条缝望出去,正好看见胡蓉警帽下面俊俏年轻的面庞,他裂开嘴笑了:“是那个小娘们啊,枪打的不错,差点崩到老子,好,就拿她当个肉盾。”

    高个劫匪也嘿嘿的冷笑起来:“不错,她一条命能顶别人十条,小子,你没骗我吧?”

    老三赔笑道:“哪敢啊,我一朋友正在追求这个小娘们,她的底细我清楚,绝对错不了。”

    看他们三人相谈甚欢,刘子光心中渐渐有了打算,他的两只手又悄悄放在了背后,开始了动作……

    高个劫匪拿起手机,按下重拨键,接通之后说道:“姓胡的,听好了,我只说一遍,给我预备一辆装甲车停在门口,再要你们一个人质,我就把银行里的人放了。”

    胡书记紧握住话筒道:“装甲车需要联系驻军,我们做不了主。”

    劫匪道:“不要那么麻烦,金盾公司的押款车就行。”

    胡书记和众位领导交换了一下眼神,大家再次不约而同的看了梁胖子一眼,又转回到话筒上,胡书记道:“好,我答应你,装甲车马上就到!我再给你派个重量级的人质,我们公安局的谢局长怎么样?”

    这案子发生在老谢的辖区内,若是处置的不妙,他的政治生命就算结束了,所以这回也搏命了,穿着防弹衣,脚脖子处绑着七七式手枪,在地上蹦了两下,冲胡书记点了点头,表示准备完毕。

    哪知道话筒里传出一阵狂笑:“不行!他不够分量,我们要1156警车后面那个小女警,只要她进来,就立刻释放人质!”

    胡书记都快把话筒捏碎了,他恨恨的猛击了一下警车的车门,大怒道:“一定有内鬼!”

    众位领导也是又惊又怒,劫匪太嚣张,太无耻了,居然把主意打到胡书记的女儿身上,有她当人质,警方肯定投鼠忌器。

    胡书记强压住愤怒,对着话筒道:“等一下,我们需要商量。”

    对方继续狂笑:“好,不过千万别超过五分钟,我能等,我的枪可不能等。”

    胡书记恨恨的挂了电话,让人将胡蓉叫过来。

    小女警胡蓉听到指挥部召唤,将转轮手枪插回枪套,一手扶着警帽,一手按着枪柄,猫着腰跑到了指挥部,利落的敬礼:“首长好!”

    叔叔大爷们并没有给她还礼,而是用一种沉痛的眼神望着胡蓉。

    “蓉蓉,劫匪提出要求,让你去换银行里的人质。”胡书记道,眉眼间居然看不出表情的波动,但是胡蓉却看出,父亲的心在滴血,在煎熬。

    “我坚决服从命令!”胡蓉挺直了腰杆,义无反顾的说。

    胡跃进将手放在女儿的肩膀上,又帮她正了正警帽,用力的点点头:“是我胡跃进的女儿!”

    “不行!”宋副局长厉声喝道,“蓉蓉还在实习期,经验不够丰富,让她去换人质,九死一生,绝对不行!”

    谢安然也极力反对,他额头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胡书记,我坚决反对!这种事应该让我们男同志上!”

    胡蓉不但是他手下的小民警,还是胡书记的女儿,不管出于哪方面的考虑,他都不可能放任这个二十出头的,公安队伍中的新兵去冒险。

    但是胡书记斩钉截铁的一句话把他们都堵了回去:“有意见可以保留!这件事我全权负责!并且承担一切后果!”

    说完,他的语气又柔软下来,摸着女儿的面颊轻声道:“蓉蓉,一定要冷静,进去之后见机行事。”

    胡蓉紧咬着嘴唇不说话,眼泪就在框里打转,别人不知掉他们父女间的关系,实际上父女俩已经冷战了多年,甚至最近三个月都没说过一句话,今天这是第一次,也许……也是最后一次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