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里丢出一具尸体,震惊了在场所有的人,警戒线以外的围观群众纷纷惊呼,为死者叹息,为人质们担忧,领导们则忧心忡忡,这回市政府牵头搞的安全江北百日行活动怕是泡汤了。

    劫匪悍然杀人,穷凶极恶,而且手上有武器,有人质,在被警察全面包围之后不但不投降,还抛出尸体示威,都说明这伙劫匪绝非等闲之辈,如果稍微处理不当,怕是要再多出几条人命,形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那样一来,少不得要摘几顶乌纱帽了。

    所以,领导们都很紧张,一双双紧盯住胡书记,等着他拿主意。

    胡书记到底是老公安了,大手一挥道:“犯罪分子非常狡猾,不宜强攻,让市局谈判专家来!”

    一个电话打到市局,得知谈判专家已经在路上了,大家在焦急等待的同时,也开始准备强攻的手段,除了制高点的三名狙击手之外,又派遣了一个突击小组爬到银行的屋顶上,随时准备破窗而入。

    三分钟后,一辆O记牌照的轿车快速驶来,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胖子从后座上跳下来,衬衫都被汗水浸透了,一只胖手还拿着纸巾不停的擦试着汗水,众人都认得他,这是金盾公司的老总,梁胖子。

    梁胖子突然接到市局的电话,说大连路交行营业厅发生劫案,和金盾公司的人有关,他立刻驱车赶来,一路上想了无数种可能,但不管是那种设想,自己这个老总都脱不开干系。

    果然,看见他来到,不管是胡书记还是宋副局长都是一脸的厉色,宋局指着那辆帕萨特道:“这车是怎么回事!”

    梁胖子一边擦汗一边看过去,认得,那不是李有权的车么。

    李有权这家伙,挺会来事,关系也比较复杂,没有他摆不平的事情,所以深受梁胖子的喜爱,但是此时此地他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第一印象就是这小子利用职务之便,抢银行了!

    “宋局,这是我们单位小李的车,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真不清楚。”

    梁胖子深信祸从口出的道理,虽然心里给老三下了定论,但嘴上还是不敢乱说。

    “这个李有权,最近有什么反常情况么?”宋局也是老公安了,问话都在点子上。

    “没有啊,一切正常,上午办公室的同志发交枪通告的时候,还和他有说有笑呢。”

    胡书记敏锐的抓住了梁胖子话里的要点,直接打断他问道:“金盾公司明天交枪?”

    “对,统一换装防暴枪。”宋副局长接口答道。

    “李有权有没有佩枪?”胡书记继续追问。

    梁胖子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李有权不是一线押运员,但却配备了枪支,这是明显违规的事情,但自己念在李有权是老公安了,做事又谨慎的份上,破例给他配了枪,若是没事啥都好说,只要出事,自己这个老总的位置就保不住了。

    “那个……配了。”梁胖子头上的汗哗哗地往下淌,脸上的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现在可不是说瞎话的时候,稍有隐瞒,可就不是降职的问题了,而是追究刑事责任。

    “什么枪?几发子弹!”胡书记紧追不舍。

    “五四,子弹不清楚,兴许有十……八,六发左右吧。”梁胖子艰难的说道,喉结蠕动着,似乎很不舒服。

    胡书记和宋副局长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宋副局长面无表情地道:“你先停职吧,一边呆着,有事再叫你。”

    梁胖子哭丧着脸下去了,心里把李有权八辈祖宗都骂尽了,这货平时看着精明,怎么一出事就是大事儿啊!

    又过了几分钟,市局谈判专家终于来到,这是一位在省公安高专接受过培训的警察,身穿白大褂,戴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很有亲和力,他简短的和现场指挥谈了几句,了解了情况,然后便投入了工作。

    专家同志并没有像好莱坞电影里面那样,牛逼哄哄的将自己暴露在歹徒的枪口之下,更没有单刀直入,走过去和劫匪面对面的谈话,而是躲在一辆看起来比较结实的防暴车后面,举起了高音喇叭。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现在外面有几百个全副武装的警察,你们插翅难飞了,我奉劝你们一句,赶快悬崖勒马,迷途知返,对抗是没有出路的!”

    回答他的是一声枪响,专家立刻趴在防暴车后面不敢冒头了,胡书记等一帮领导都摇头,这是什么专家啊,简直就是添乱。

    银行里传出嚣张的喊声:“外面的人听着,老子手里有一大群人质,你们要是不赶紧滚开,给老子让出路来,老子就每隔五分钟枪毙一个人质!”

    歹徒极其猖狂,而且似乎子弹充足,这让领导们很是担忧,几个头头简单交换了一下意见,认为绝对不能向犯罪分子妥协,应当立刻准备强攻。

    交行的领导也到了现场,还带来了这家营业厅的建筑施工图,警察们根据图纸做出了相应的部署,各个小队都进入了战位。

    此时武警部队的支援也到了,四个狙击手各自就位,手持九五式突击步枪的反恐队员也随时准备上阵,警方士气大增,胡书记手持对讲机,目光扫过大门外的一线警察,制高点上的狙击手,屋顶上的特警队员,还有手持防弹盾牌,集结在银行大门两侧的武警们,踌躇满志,就要下达总攻命令的时候。

    忽然一阵幼儿的啼哭声从银行里传出来,同时传来的还有歹徒猖狂的叫嚣:“草你妈的,不给老子回话,当老子说话是放屁啊,老子这就毙一个给你们看看!”

    沈芳听出是女儿的哭声,吓得一口气没上来,当场就晕了过去,方霏赶紧抢救,疤子紧咬着嘴唇,忽地站了起来,快步向临时指挥部走去,边走边喊:“等等,我女儿在里面!”

    胡书记一摆手,早有四个特警扑过来,将疤子按住,疤子那么强的一条汉子,硬是被压得死死的,两把手枪指着头,只能恶狠狠的拿眼睛瞪着那群领导。

    胡书记面色严峻,按下了对讲机的通话键:“各小组注意!”

    制高点上,特警和武警的狙击手们都拉动了枪栓,屋顶上,突击队员也扣紧了滑索,银行门口那一大堆警车后面,各路警察都举起了手枪,等待着最后的命令。

    忽然,胡书记的手机响了,他紧皱着眉头想去挂掉,但是看到熟悉的号码,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老领导,是您啊,什么,夫人在里面,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胡书记轻轻叹了一口气,冲着对讲机说道:“行动取消,重复一遍,行动取消。”

    ……

    当他们在外面忙乎的时候,银行里面也在进行着激烈的交锋。

    那具血淋淋的尸体,是刘子光和老三在劫匪的枪口下合力抛出去的,但似乎并没有取到应有的效果,警察们不但没有妥协,还整了个白大褂躲在汽车后面劝降,高个劫匪当时就怒了,一枪打过去,那个可恶的高音喇叭就哑了。

    但是两个劫匪却怒火难熄,矮个劫匪将一把将妞妞拽过来,五连发顶在小女孩的脑袋上,疯狂的冲着外面叫嚣,要毙了小孩给他们看看。

    这下刘子光看不过眼了,他两手很自然的下垂着,但是神经却已经紧绷起来,随时可以抽枪射击,虽然贸然出枪会给自己带来无穷的麻烦,但是为了一条无辜的小生命,他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当然了,能不用枪还是尽量不用,他用平静温和的语气说道:“两位大哥,别吓着孩子。”

    矮个劫匪一扭头,用五连发指着刘子光喝道:“你是干嘛的?”

    刘子光岿然不动,因为他看到这名劫匪的手指并没有搭在扳机上,而是很专业的金手指状态,起码他现在并没有起杀机。

    “我就是一小混混,啥也不是。”刘子光坦然道。

    “他妈的,活腻了是吧,那好,老子先毙了你!”说着矮个子丢开妞妞,就要来揪刘子光,老三蹲在一边,用眼角瞄着刘子光,心中略微有些幸灾乐祸,让你硬充大瓣蒜,倒霉了不是。

    气氛一下子变得极其紧张,银行里所有的人质都惊惧的闭上了眼睛,瑟瑟发抖,他们以为刘子光触怒了劫匪,肯定会被爆头,而刘子光也做好了反击的准备,那柄五四已经上膛了,随时可以射击,这么近的距离,说打他右眼就不会伤到左眼,肯定确保一枪毙命,唯一担心的是,那个高个劫匪的反应速度。

    矮个劫匪举着五连发,瞄了刘子光半天,终于还是没开枪,朝地上啐了一口道:“真他妈有种,像老子年轻的时候。”

    刘子光的危机解除了,劫匪大概也有点残存的良知,真把妞妞放开了,转而将蹲在地上的老三提了起来:“这货油头粉面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把他崩了,让那帮条子看看!”

    老三顿时魂飞魄散,刚才还在笑话人家刘子光,这会儿灾难就降临到自己头上了,五连发霰弹枪黑洞洞的枪口伸过来,顶在下巴上,老三很清楚这枪的威力,一枪下去,自己的脑袋就变血葫芦了,再好的殡仪馆化妆师都没法给拼凑起来,将来追悼会上只能拿木头脑袋来代替。

    生死存亡关头,老三啥也顾不上了,急切的喊道:“别杀我,我有用!”

    高个劫匪一摆手,制止了同伙的进一步行动,走过来用五四式手枪顶在老三脑门上问道:“说,你有什么用处,只要我有半分不满意,就让你脑袋开花!”

    “我当过警察,他们那一套我都熟!别杀我,我能帮你们脱身!”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