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光也呆住了,没想到银行里暗藏玄机,竟然有两位江洋大盗正在作案,黑洞洞的枪口瞄准自己的胸膛,旁边还躺卧着一具尸体,深蓝色的保安制服已经被血浸成了黑色,血腥味直冲鼻子,而老三这个卑鄙的家伙,则满脸惶恐的蹲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

    糟了,遇到银行劫匪了,这些家伙可是杀人不眨眼的角色,一个不小心就要再出人命,好在他们手里没有人质,不如趁这个机会……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刘子光的手迅速向后腰摸去。

    就在同一时刻,银行柜台里的警铃响了,不知道哪个脑残的家伙设计的这种报警装置,踩下按钮的同时,不光公安局里的报警灯闪亮鸣响,银行柜台里也是一阵阵急促的蜂鸣音。

    劫匪大怒,回头就是一枪,12号霰弹打在厚重的柜台玻璃上,顿时呈现出一片细密的龟裂纹状,柜台里的银行职员吓得尖声大叫,纷纷蹲下身子,外面的那些人质也凄惨的哭起来,紧缩成一团团形状,生怕劫匪一怒之下,枪杀人质。

    拿五连发的人跳过去用枪托猛击玻璃,被霰弹击中的玻璃已经失去了强度,猛击了三两下就垮了,他的个头虽然不高,但是动作极其的敏捷矫健,一翻身就跳进了柜台,拖过一个女职员,将五连发顶在她的额头上,大吼道:“开保险柜!”

    在五连发做这些事情的同时,拿手枪的劫匪一动不动,手中乌黑的手枪直指刘子光,击锤大张着,子弹已经上膛。

    刘子光认识这把枪,和自己后腰上别着的那个铁家伙是一种型号,不过劫匪手中的五四显然成色更好一些,发蓝乌黑油亮,抛壳口闪着钢材的本色,拿枪的手很稳,枪口正对着自己的心脏位置,只要自己稍有异动,相信一颗7.62毫米的51式手枪弹就会咆哮着冲出枪口,以每秒钟四百二十米的速度击穿自己的心脏,然后带着一堆血肉从后心飞出,继续飞行数百米。

    这是个冷酷而又镇静的家伙,如果没必要的话,绝不会乱开枪,简单权衡了一下利弊,刘子光还是选择了妥协,他迅速将自己的两只手高高举起,脸上作恐惧状。

    劫匪对他的反应很满意,枪口一指:“一边趴着!”

    刘子光老老实实蹲到了墙角,一动不动。

    柜台里面,女职员失魂落魄,哆哆嗦嗦拿出钥匙,**保险柜钥匙孔转了几圈,伸手去拉把手,可怎么也打不开,女职员一转头,哭丧着脸说:“密码忘了。”

    矮个劫匪暴怒,也不说话,对着女职员的脑袋就扣动了扳机,可是脑浆四溅的场景并没有出现,五连发霰弹枪的五枚子弹已经打空了。

    虽然是空枪,但也把女职员吓了个半死,歇斯底里的抱着头尖叫,劫匪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几枚花花绿绿的子弹,一枚枚的往枪膛里塞,一边塞一边猛踢蹲在一边的金丝眼镜男职员:“你,给我开保险柜!”

    男职员也吓得个半死,不过神智还算清楚,颤抖着手转动了密码盘,砰的一声,保险柜打开了,露出里面一沓沓的红色钞票。

    矮个劫匪两眼放光,扔下黑色大提包,一挥五连发:“给我装!”

    ……

    今天对于派出所女警察胡蓉来说,是非常平淡的一天,跟着师傅老王出来巡逻,半天下去没接到一条报警信息,就连丢钥匙,猫上树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都没有,老王师傅说的对,警察的生活其实是单调无聊的重复,那些惊心动魄的警匪追逐枪战的场景只有在电影里才会出现。

    今天实在无聊,小胡便私自改变了巡逻路线,想从幼儿园门口经过一次,因为每天下午四点的时候正好放学,维持一下交通秩序也是好的。

    桑塔纳警车以三十公里的缓慢时速转过街角,两位警察正漫不经心的谈笑着,案子就突如其来的发生了,先是一辆红色的轿车从绿化带里冲出来,撞上正常行驶的黑色帕萨特,然后就听见几声巨响,像是枪声。

    从帕萨特里冲出一个中年男人,拽出后座的小女孩,往警车这里看了一眼,就径直冲向了银行,动作慌乱狼狈,然后从红色轿车里下来一个年轻人,直接追了过去,胡蓉不认识那个中年人,却对后面这位年轻人再熟悉不过了。

    这不是本辖区的那个小混子刘子光么!

    枪声就是警号,胡蓉连想都没想,一踩油门就过去了,桑塔纳一个漂亮的摆尾,正好堵在银行门口,拦在红色捷达出租车的后面,车门弹开,胡蓉右手按着手枪柄,猫着腰从车里钻出来,径直朝银行大门扑去,根本不理睬老王在后面急切的呼喊:“小胡,回来!”

    警车的突然出现,让拿手枪的高个劫匪心中一沉,已经提前一星期进行踩点,确定这个地点既僻静又安全,还靠近出城的公路,最适合抢劫了,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刚开始动手就出了意外,现在居然连警察都出现了。

    高个劫匪没有丝毫犹豫,枪口一转,“啪啪”两枪打过去,两枪打在门柱上,间距很小,火花四溅,胡蓉差点中弹,不得已还是退了回去,一把抽出了腰间的警用转轮手枪,扳起击锤,瞄准银行里,心砰砰的乱跳。

    那边老王已经接通了总台:“指挥中心,这里是1156号巡逻车,大连路中段交通银行发生持枪抢劫……”

    高个劫匪继续拿枪瞄准着门外,头也不回的骂道:“老二,你他妈快点!”

    矮个劫匪在柜台里疯狂劫掠着,两个银行柜员帮他将黑色大提包装的满满当当,全是成捆的钞票,他高声回应:“大哥,怕个P啊,咱手里有家伙,有人质!”

    此时远处已经响起了警笛声,先前老三劫人的时候,李纨就已经报警了,然后银行警报系统也自动向公安局发出了警号,再加上胡蓉和老王的警车直接向指挥中心的报告,整个江北市的公安系统已经在短短五分钟内被调动起来,附近的警车全都拉响警笛过来增援了。

    矮个劫匪将沉重的钱袋子甩过柜台,一跃翻了出来,骂骂咧咧的说道:“齐活,走人!”

    高个劫匪骂道:“条子堵门了,都怪你动作太慢!”

    矮个子哗啦一声推弹上膛,不服气的往大门口走去:“马笔的,我看谁敢拦我。”

    话音刚落,“砰”的一枪打来,劫匪条件反射的往下一蹲,举枪回射过去,子弹打在警车的挡风玻璃上,哗啦一声,玻璃全碎了,对面又是一枪打过来,这一回准头提高了不少,几乎是擦着劫匪的头皮飞过去,他赶忙缩了回去,藏在大厅的柱子后面。

    “操,枪打的还挺准!”劫匪吐了一口浓痰,钉在银行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

    外面马路上,胡蓉掩蔽在车门后面,握枪的双手还在颤抖,这是她第一次向活人射击,以前在警校学习时老师讲的那些话全都抛到脑后去了,第一枪完全打偏了,第二枪稍微镇定了些,但是依然没有命中。

    老王依然拿着对讲机呼叫支援,报告情况,右手紧握着转轮手枪,可是连击锤都没有扳开,也难怪,这位老公安虽然当差几十年,当街驳火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

    一个几十年没开过枪的老警察,和一个还在实习期的小警察,却把两个悍匪堵在了银行里,为增援的同行赢得了时间,很快就有两辆巡逻警车赶到,全副武装的警察从车上跳下来,学着美国大片里警察的架势,拉开车门藏在后面,只露出一双眼睛紧盯着银行大门。

    银行的大门是玻璃的,可以看见里面趴着一地的人质,但是劫匪的踪影却完全看不见,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死死守住大门。

    此时沈芳已经被家长们从帕萨特里救出来,拍面颊,掐人中,片刻之后醒转,第一句话就是“妞妞呢!”

    李纨宽慰她道:“妞妞没事,在银行里。”

    沈芳转头一看,正看见银行门口停着的三辆警车,和如临大敌,握着手枪的警察,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挣扎着要往银行里面扑去,却被众人拉住:“大姐,千万别冲动啊!”

    此时刘子光蹲在角落里,一只手却暗暗伸到背后,悄悄动作了一下,事到如今,他更加不敢把那支五四拿出来了,真他妈的无巧不成书,怎么碰上劫匪打劫银行,这下是黄泥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万一把枪拿出来,指不定就被警察当作劫匪同伙了呢。

    枪啊枪,真不是个好东西啊。

    与此同时,老三也在懊悔不已,枪声已经完全惊醒了他,这事儿是越闹越大了,不用说,半小时之内,市局领导肯定都会到现场,由于自己身份比较特殊,和银行押款工作有牵连,所以肯定会被列为怀疑对象,到时候一排查,勒令自己交枪,就什么都露馅了,这还不包括自己绑架沈芳母女的案子呢。

    枪啊枪,真不是个好东西!

    若不是为了寻枪,怎么能闹出这种事情来,事到如今,老三的肠子都悔青了,不该把枪锁在车里,不该带枪,甚至根本就不该佩枪!

    银行门口堵了一堆汽车,劫匪自己预备的出租车,撞到一起的帕萨特和沃尔沃,还有三辆警车,红蓝警灯无声的闪烁着,六支手枪指着银行大门,远处的警笛还在继续,陆续有急促的刹车声响起,刑警,治安,特警陆续来到,分局领导和市局一位坐镇的副局长也来了,市局一把手正在县里考察调研,此时也正在火速赶来。

    事儿,绝对是闹大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