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钟到了,幼儿园开始放学,他们的规矩很严,必须由孩子的父母或者孩子父母认可的人来接送幼儿,临时换人的话也需要电话确认才行,假装是孩子亲戚啥的想把小孩骗走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老三还没傻到光天化日之下强抢孩子的地步,他坐在驾驶座上静静的观察着,目光在这些私家车上扫过,很快定格在那辆黄色甲壳虫上,对了,这辆车就是疤子老婆的。

    老三紧盯着疤子老婆,一直看着她走到幼儿园门口,把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领出来之后,才推开车门下去,装作很急切的样子走过去,低低的喊了一声:“嫂子,出事了。”

    沈芳一愣,看着这个陌生的中年人,问道:“你是?”

    “我是疤哥的兄弟老七,今天店里有人捣乱,疤哥让人砍了,现在正在医院急救,你们娘俩赶紧跟我去吧。”老三一脸的焦急,演的很真,绝对的实力派,演技派,这厮如果投身演艺界的话,糊弄个百花奖金鸡奖的怕也不是难事。

    果不其然,沈芳相信了他,赶紧抱起女儿要去开车,老三劝道:“嫂子,坐我的车吧,我开得快。”

    沈芳想想也是,自己心烦意乱,万一开车出事岂不是更糟,抱着女儿向帕萨特走去,忽然心念一转,拿出了手机拨打丈夫的号码。

    老三早有准备,暗地里用自己的手机不停的重拨疤子的号码,沈芳连续打了三个都是占线,心情更加惊恐烦躁,不再犹豫,径直去上帕萨特,车前的淮O牌照只在她眼中一闪而过,并未往心里去。

    沈芳和老三的对话场面被刘子光看在眼里,虽然没听见他们说的什么,但是第六感告诉他,老三绝对不是在干好事。

    “小贝,那个女的你认识么?”刘子光一捅贝小帅。

    “我瞅瞅,眼熟,好像就是疤子的媳妇啊。”贝小帅道。

    “不好,要坏事!”刘子光忽地站起来,径直朝幼儿园门口快步走去。

    母女俩上了车,老三坐进了驾驶位,迅速绑上安全带,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阴险的冷笑。

    很不巧,这个阴冷的笑容映在后视镜里,被沈芳看了个一清二楚,她心中一寒,刚才的一幕重新回放,是淮O公安牌照!丈夫并没有这路朋友!

    沈芳到底是大学生,有些机智,开口道:“等下,我的包还放在车里,里面有银行卡和钱,必须拿着。”

    好不容易把人骗上来,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走,老三锁死了车门,不由分说强道:“不用了,我这里钱足够。”说着就发动了车子。

    当黑道老大的老婆,沈芳还是有些觉悟的,立刻明白上当了,她疯狂的去开车门,可是车门已经被锁死,根本无法打开,小女儿被母亲的疯狂举动吓坏了,哇哇直哭,老三冷笑一声,挂上倒档,准备离开了。

    沈芳在车里努力拍打着车窗,但是却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因为此时家长们的注意力都放在幼儿园门口,等待着自家孩子出来,唯有李纨敏锐的注意到帕萨特里的不对劲,自从上回孩子被人拐了之后,李纨的神经就比较敏感,她的脑海中立刻跳出两个恐怖的字眼“绑架”!

    与此同时,银行门口的红色出租车内,两个人已经开始了行动,从兜里摸出黑色头套蒙在头上,推开车门拎着提包向银行走去。

    五百米外的警车内,胡蓉端着奶茶,拿着车载对讲机的话筒和总台通着话:“一切正常,完毕。”

    看到沈芳钻进老三的汽车,刘子光的脚步便从快步疾走变成了奔跑,不过还是来不及了,帕萨特迅速倒车,拦也拦不住,刘子光只看见沈芳焦急恐惧的脸在车窗内一闪而过,帕萨特一个甩尾,摆正了方向,老三迅速踩踏离合,挂一档准备离开。

    事态紧急,刘子光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扭头一看,正看见李纨的沃尔沃停在一边,车门开着,车钥匙就插在驾驶台上,他一个箭步冲过去,李纨只觉得一阵风从面前掠过,耳畔传来一声招呼:“借你车用用。”然后就看见刘子光坐进了自己的汽车里。

    这辆沃尔沃停的不是很合适,若想倒车出去的话要打好几把方向,但是刘子光行事雷厉风行,直接一把方向打到底,沃尔沃一声闷响,直冲上马路牙子,撞进花坛里,后保险杠当即就被刮得面目全非,轮胎和水泥地面剧烈的摩擦着,发出一股焦糊味道,和发动机的闷响融合在一起,传递给人一种似乎在赛车场上的感觉。

    老三的帕萨特是手动档,刘子光开的这辆沃尔沃却是自动档,启动的动作稍微少了些,而且刘子光动作简单粗暴,这就更加节省了时间,沃尔沃如同离弦的红色利箭一般直冲向帕萨特。

    ……

    此时两个蒙面歹徒已经走进了银行的玻璃大门,银行保安看见情况不对,立刻上前阻拦,还没等他把橡皮棍抽出来,当胸就挨了一枪,锯短了枪把和枪管的五连发,近距离射击,威力大的惊人,保安被打的向后飞去,胸前一大片血淋淋的伤口,人当场就不行了。

    银行内还有十几个顾客正在排队,顿时发出一阵阵尖叫,劫匪二话不说,举起五连发冲着天花板开了三枪,将分布在各个位置的三个摄像头打碎,然后用奇怪的口音喊道:“打劫!全都趴下!”

    ……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帕萨特走的是常规路线,倒车出去,然后再离开,这就给刘子光创造了机会,两点之间直线最近,他无所顾忌的开着沃尔沃冲进了绿化带里,2.4排量的发动机咆哮着,四个宽大的轮胎将绿化带里的泥土翻的到处都是,沃尔沃呼啸着从花园里冲出来,斜刺里径直撞向帕萨特。

    这一切都发生在几秒钟时间内,老三根本没有时间反应,他听见动静一扭头,就看见一头红色的巨兽从侧面撞向自己,下意识的一打方向盘,人是躲过去了,不过帕萨特还是结结实实的被撞到。

    大众神车和北欧神车的较量,在这次撞击中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沃尔沃不愧最安全的汽车之称谓,气囊弹开,驾驶员安然无恙。

    帕萨特里的乘客就惨了点,沈芳的头撞在车门上,当场脑震荡昏了过去,不过就在撞击发生的那一瞬间,她将女儿紧紧抱在怀里,小姑娘在母亲的保护下,安然无恙,连皮都没擦破。

    老三同志也比较幸运,因为他绑着安全带,所以并未受到撞击,只是脑袋里昏昏沉沉的,有些不清醒,耳朵里嗡嗡的,啥都听不见,就看见一大群人从幼儿园方向朝这边冲过来。

    “不好,要露馅。”老三努力解开安全带,从副驾驶的位子出去,拉开车门,从昏迷的沈芳怀里把小女孩拽出来,夹在腋下,踉踉跄跄的向前奔去。

    刘子光被气囊撞的晕头转向,这就不免耽误了一点时间,等他从沃尔沃里出来的时候,老三已经夹着小女孩向前跑了十几米了。

    小女孩在老三腋下不停的挥动着手脚,又哭又闹,老三油亮的大分头也散开了,看起来狼狈不堪,夹着个小孩实在跑不快,老三的目光四下里踅摸,正好看到银行门口停着的出租车,脚步不由得就偏了过去,可是那出租车里却没有司机,后面的愤怒群众又追了上来,前面街角拐弯处,一辆桑塔纳警车缓缓的开了过来,红蓝相间的警灯闪烁着。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老三上天无门,下地无路,走投无路之际,只好一跺脚,冲进了旁边的银行大厅。

    刚才那几声枪响正好和撞车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加上当事人的精神高度紧张,竟然谁也没有注意到谁,老三夹着小孩冲进银行大厅,两个劫匪仓皇的一回头,其中那个拿五连发的家伙下意识的举起了枪。

    “等等!”另一个家伙伸手阻拦住同伙,他的目光落到了老三惊慌失措的眼神和腋下夹着的小女孩的泪眼上,到底是行走江湖多年的江洋大盗,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趴下!”这名劫匪从裤腰带上抽出一把黑沉沉的手枪,指着老三的头冷静的说道。

    老三当场就呆了,万没想到能遇到抢银行的劫匪,他本身就是金盾公司的高级职员,对于各种银行劫案很是熟悉,知道能干出这种买卖的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猛人,是真正意义上的江洋大盗,和普通的黑道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一般黑道人物,大多开舞厅酒吧洗浴中心,或者垄断土方沙子生意,干的是半灰半黑的买卖,真让他们杀人,也得掂量掂量,权衡利弊之后才下手,哪像这种杀人越货的悍匪,杀个把人就如同儿戏一般,三米之外的地上就躺着一具尸体,鲜血淌的小河似的,就是明证。

    老三二话不说,立刻蹲在地上,一手抱头,另一只手却依然紧紧抓着小女孩。

    拿手枪的劫匪没有当场打死老三,是因为想多两个人质,就在他俩的注意力被老三吸引的这几秒钟时间内,银行柜台里的一名职员,悄悄用脚踩下了报警按钮。

    紧接着,又是一个人旋风般冲进了银行大厅,正是紧追着老三进来的刘子光,两个劫匪刚刚放下的枪又举了起来,一长一短,两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刘子光。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