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小时后,洗完桑拿,又搓了几圈麻将的老三终于尽兴,几位客人玩累了,就在金碧辉煌开了房间休息,老三帮他们安排好技师服务之后,便一个人走出了金碧辉煌。

    已经是深夜一点,门口稍显冷清,该来的客人都来了,该走的客人也都走了,门口的迎宾小姐已经撤了,只剩下两个保安。

    “三哥,就走了?”一个面熟的保安笑着打招呼。

    “没办法,家里有老婆孩子啊。”老三今天心情不错,站下来掏出一支芙蓉王递给那保安,随便聊了两句闲话。

    他确实有老婆孩子,但是此时归去,却不是去老婆孩子那里,而是保养的二奶家里,这个二十八九岁的小少妇很有味道,比金碧辉煌的技师床上功夫还要好,老三总是舍不得她,就是再晚也要去过夜。

    抽了几口烟,给保安打声招呼,老三快步走出了金碧辉煌,从裤兜里掏出车钥匙按了一下,走到帕萨特前拉开了车门,舒舒服服坐进驾驶座,先把副驾驶手套箱打开,也没看里面,直接插上钥匙,打火发动,让车怠速运转几分钟,热一热车,老三是个细心的人,对车很爱护,一向如此。

    扭开收音机,摇头晃脑的听着万峰老师的节目,老三不时发出一阵阵属于中年男人成熟睿智的冷笑,车热的差不多了,他才想起手套箱里的东西,右手伸过去抠开,往里一摸,空的。

    竟然是空的!

    霎那间,老三的脑子空白了几秒钟,再次将整个头都伸过去看,手套箱里确实空空如也,啥也没有。

    他坐回驾驶座,迅速回想着曾经发生的事情,今天陪几个客户喝酒,稍微高了点,但是也不至于到失去记忆的程度,明明记得是带包了啊。

    那个包对于老三很重要,因为里面有一把五四,五发子弹。

    老三以前在分局治安大队工作,后来因为牵扯到一桩刑讯逼供致人重伤的案子,差点被革职处理,幸亏有领导力保才幸免,不过分局是呆不下去了,转到三产保安公司去做事。

    那些为银行武装运送钞票的押运车都是归市局金盾公司管理的,老三进去之后如鱼得水,混的风生水起,由于特殊业务关系,金盾公司可以执有枪械,老三此生有三个爱好,枪械,汽车,美人,为了满足自己,他想方设法给自己弄了一把淘汰的五四,附带持枪证一张。

    这把枪虽然已经淘汰报废,但是关键时刻拿出来还是很唬人的,老三的朋友多,仇家也多,所以随身携带此枪,也算是个防身的家伙。

    金碧辉煌是个洗浴文化为特色的会所,更衣沐浴啥的挺麻烦,又不敢交给别人保管,宁可藏在自己车里,老三平时很低调,知道他随身佩枪的人不多,而且这辆车又是公安牌照,一般蟊贼不敢动,何况是金碧辉煌的停车场,保安严密,从没出过事。

    想来想去,头都要炸了,就是想不出哪里出了纰漏,车门是好的,手套箱的锁孔也是完好的,没有被撬的痕迹,这可真他妈的出了奇了!

    老三紧闭双眼,倒在驾驶座上冥思苦想,后背都被汗水浸湿了,他的心脏在砰砰的跳,每隔几分钟他就要重新看一眼手套箱,希望能看到那个黑色梦特娇手包依然完好的放在里面。

    可是奇迹终究还是没发生,包丢了,连同里面的五四手枪和五发子弹,一并丢了,作为前公安人员,老三很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和可怕性,倒不是怕丢了枪造成社会上怎样的动荡,外面黑道有枪的也不少了,关键是丢枪对于自己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这把枪是在册的,而且领导已经说了,再过一段时间这些旧枪要强制报废回炉,给他们更换新的九二式,这把枪是要上交的,到时候拿不出来,可是天大的事情,没有人能掩盖过去的。

    老三的车一直没动,保安觉得奇怪,过来轻轻敲敲车窗:“三哥,没事吧?”

    “哦,没事,你忙你的。”老三终于醒悟过来,既然摊上了,就千万不能自己乱了阵脚,必须梳理记忆,仔细分析查找,争取在缴枪之前把这把五四找到。

    ……

    次日一早,老三急惶惶的来到昨晚吃饭的酒店,调取了他们的监控录像,看到自己的确是夹着皮包上的汽车,心里稍微平静了一下,起码搜寻范围缩小了,然后他又赶到金碧辉煌,调取昨晚的监控录像。

    很不幸,由于停车场的灯光太暗,摄像头像素有限,怎么都看不清楚有没有人接触自己的车,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就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忽然他发现了一件事,当自己进入会所二十分钟后,大门口发生了一场斗殴。

    老三心思很缜密,立刻觉得不对劲,仔细看了录像,愈发的确定这是一场假戏真做的表演,两拨人是有预谋的在门口打架,吸引保安们的注意力。

    但遗憾的是,保安们都记不清那两伙人长什么样,监控录像也很模糊,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老三心里明白,既然人家想弄这个事儿,就肯定会找生面孔,自己就别在这上面费事了。

    事情查到这里,基本可以明白,有仇家在针对自己,可是老三的对头实在是多,他这个人又天生疑神疑鬼,一个个的想过来,似乎每个人都有嫌疑。

    但是其中最有实力,嫌疑最大的还是疤子,这家伙挺能混,江北市道上算一号人物,也有点背景,所以一直以来和老四拼的半斤八两,各有输赢。

    老四是老三的拜把子兄弟,但是和亲兄弟也没啥两样,老四能起来,全靠他这个三哥了,局子里查黄赌毒,总能提前通报一声,减少不少损失,老四若是有兄弟栽进去,只要事儿不大,三哥总能帮忙捞出来,当然这些年老三也没少拿少吃,也算是双赢了。

    最近老四手底下严重缺人,四喜进去了,秃子也被人打伤了,疤子瞅准这个机会准备扩展地盘,居然把小算盘都打到老子头上了

    行,敢偷我的枪,算你狠!老三愤愤然地想着,还是拿起了电话:“喂,疤子么,我是李有权,有事找你。”

    电话那头响起粗鲁而又热情洋溢的回答:“是三哥啊,啥事?我正忙着呢。”

    仿佛为了证明他的话一般,搓麻将的声音响起,随即就听见炸雷般的笑声:“哈哈,自摸,三暗刻!”

    老三气得鼻子都歪了,这事儿绝对是疤子干的!听他那得意洋洋的声音就能猜出来,什么他妈的自摸,摸了老子的枪还差不多!

    但是这事儿目前还必须隐忍,总不能去局里报案说自己的枪丢了吧,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即便是和自己关系很好的杨峰也不能告诉,这小子贼精贼精的,万一被他拿到自己把柄就不好了。

    所以,李有权还是强压住怒火,耐心的说道:“今天下午,好利来茶社三楼,我请你喝茶,谈点事。”

    疤子的声音依旧热情洋溢:“三哥请我喝茶,稀奇啊,到底啥事?不说清楚我可不敢去。”

    老三压低声音道:“啥事,你心里清楚,电话里不好说,咱们见面详谈,就这样。”说完挂了电话。

    刚挂电话,公司办公室的小王就过来了,对老三说:“李经理,张主任刚才打电话说明天集体交枪,你别忘了啊。”

    “忘不了,早盼着这一天了,新枪是九二还是左轮啊?”老三一脸迫不及待的表情。

    “谁知道呢,给啥用啥,不过听他们说,咱公司以后不给装备手枪了,统一都是防暴枪。”小王随口答道,打个招呼就过去了。

    目送小王离开,老三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僵住了,逐渐变的冷硬起来,明天就要交枪!报废枪械回炉是极其严格的程序,需要查验枪号,注销持枪证,整个过程有三方监督进行,市局督查大队也派人盯着,而且时间那么有限,想打点关系进行操作都不行。

    枪交不出来就要立刻上报市局,涉枪案子谁也捂不住,只要事发了就是一撸到底,公职都保不住,现在能不能力挽狂澜,就看疤子这小子始不识相了。

    老三心神不宁的等到中午就开车离开了公司,早早到好利来茶社三楼坐着,叫了一壶好茶慢慢等疤子,到了三点左右,疤子姗姗迟来,身后还跟着两个马仔,来到老三跟前坐下,哈哈笑道:“三哥气色不错啊,升官了还是发财了?”

    老三心中一股恼怒升起,这话在他听起来分明是一种讽刺,讥讽自己丢了枪,惹了大麻烦,不能升官发财,这个疤子,太他妈阴险了!

    老三没好气的往椅子背上一靠:“疤子,我就不和你打马虎眼了,有事说事,拿了我的东西赶紧还回来,这事儿说大能大,说小能小,不过绝对不是你疤子能扛得起的!”

    疤子调笑的表情忽然僵住,也正色道:“老三,这话你得给我说清楚,我他妈拿你什么东西了?”

    “少他妈装蒜!麻利的交出来,这事就算完,不然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老三怒了,拍了桌子站起来。

    疤子身后两个年轻气盛的马仔瞪着眼睛要冲上来,却被疤子拦住:“老三,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胡疤子在道上也算一号人物,你这样吹胡子瞪眼吓唬我算怎么回事?”

    老三坐下,强压住心头怒火,道:“这样吧,我让老四把四道街的场子都转给你,只要你赶紧把东西还回来。”

    这下疤子更纳闷了,摊开手道:“我他妈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东西,拿什么给你?”

    老三终于明白了,这货是要把自己往死里害,不管说啥都不会老老实实把枪交出来的,他脑海中电光火石的做完这个判断,一股杀机涌了出来,但脸上却是丝毫不显山露水。

    “疤子,你回去好好想想,我等你电话。”说完,老三拿起提包下楼走了,剩下疤子和两个马仔面面相觑。

    “这货发神经吧?我他妈拿了他什么东西了?”

    ……

    坐在帕萨特里,老三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他本来是一个冷静沉着的人,但此时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疤子是什么玩意,不过是个地痞混子而已,居然踩到了自己头上!

    老实说丢枪也没那么严重,大不了开除公职而已,凭着自己的人脉和实力,还怕闯不出一片天地么,但是被人拿捏着短处的感觉实在是太恶劣了,这股气怎么也咽不下去,此时老三的脑袋,就如同灌了两瓶假冒芝华士一般的昏沉而又兴奋。

    你疤子不是要挟我么,好,我也要挟你一把,看谁硬得过谁!

    无比的激愤和狂躁之下,金盾公司的业务经理李有权同志作出了一个让他后悔终生的决定。

    老三知道,疤子有个女儿,今年四岁,宝贝的不得了。

    道上的规矩是祸不及家人,但那是常规情况下,如今疤子不仁,就别怪三哥不义了。

    帕萨特直接向金宝贝双语幼儿园开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