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伟当场就傻了,以前总是他堵别人,砍别人,今天终于轮到自己了,人家动了枪,开了车,算清楚了自己的行动路线,一路跟踪而来,这事儿,不能善了。

    刘子光带了三个伙计来堵孙伟,跟了他一路了,最后还是决定在大马路上直接下手,越是车水马龙的地方越是安全,路人们才不会注意这些杂事呢,果不其然,当刘子光笑眯眯的揽着孙伟的肩膀把他塞进马六车后座的时候,那些心烦气躁的司机根本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只当他们是老朋友见面了呢。

    两个人一左一右夹住孙伟,坐进马六后座,然后又过来一个人驾驶这辆车,此时前面绿灯亮了,车流慢慢启动,马六紧随着马超驾驶的本田雅阁向前开去。

    “兄弟,有话好说,动刀动枪的多不好看。”孙伟努力保持着镇静,将右手伸进怀里,想去掏烟,可是手立刻被刘子光制止,并且将手伸进孙伟西服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他的手机,直接扣掉电池,抽出SIM卡,随手抛出车窗。

    这下孙伟是真害怕了,对方玩真的了,上次刘子光到糖果酒吧来敲了他一万块钱之后,孙伟实在气不过,通过道上朋友找了四个东北大汉,以八千块钱的优惠价,要卸刘子光一条胳膊,结果事儿没办成,四个家伙反倒进了医院,孙伟收到风之后,敏锐的意识到刘子光肯定会报复自己,于是关了酒吧,去外地躲了几天风头,直到听说刘子光进去,才敢回来。

    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马六轿车开回去,本以为刘子光起码判个十年八年的,这事就算到此为止,哪知道没过几天这家伙就放出来了,而且刚出来就拿自己开刀。

    孙伟欲哭无泪,惊惶失措,心里迅速判断着事态方向,对方的行动很是专业老辣,让他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正巧前面有辆警车,警灯无声的闪耀着,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靠在车边说着话,孙伟心中一动,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刘子光冷冷一笑,早就猜出孙伟的打算,递了个眼色过去,坐在孙伟另一边的兄弟掏出一柄大折刀,抖开后顶住了孙伟的腰眼,锋利的三刃木划破了西服和衬衣,戳在皮肤上,冰冷。

    刘子光笑眯眯的拍着孙伟的肩膀,如同十几年没见的老朋友一样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伟哥,只要你敢哼一声,这位兄弟就会把刀捅进你的腰眼,嗯,正好是腰子的位置。”

    孙伟一个激灵,紧紧闭上了嘴,他心中明白,如果不喊,兴许还有的谈,真喊了,小命怕是立刻就要玩完。

    汽车继续向前开,慢慢的车流越来越少,本田车在前面引导着,向着偏僻的江边开去,孙伟心中发寒,颤声问道:“你们要带我去哪?”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别说话,老实坐着。”看到车辆已经出城,刘子光便撕下善良的面具,一巴掌抽在孙伟的脸上。

    汽车沿着江边的土路开了半个小时,终于抵达一处荒凉的江滩,江边的芦苇非常茂盛,一阵风吹过,芦苇丛如同波浪一般起伏,非汛期的淮江,水位很低,露出大片的江滩,连一个脚印都没有,只有一艘废弃的小渔船歪在滩上,更显得寂寥无比。

    汽车直接开上江滩,马超一个漂亮的甩尾将车停下,马六也紧跟着停下,车门打开,孙伟被一脚踹了出来,在地上翻了几圈,灰头土脸,刘子光紧跟着下车,叼上一支烟,用手挡着呼啸的江风点上香烟,指着孙伟喝道:“给我叉起来!”

    两个穿着迷彩服带着白手套的小伙子上去将孙伟的两条胳膊按住,将他摆成一个喷气式的姿势,向前推着走,一直走到江边,往孙伟的膝盖窝踢了一脚,人当场一个狗啃屎栽倒在地,又被拽了起来。

    面前就是滚滚江水,风声呼啸,芦苇丛在江风中发出沙沙的声响,孙伟跪在江边,不时的回头大喊:“你想干什么?有话好说嘛!”

    刘子光和马超抽着烟,谈笑中,根本不理孙伟,等烟抽完了,才踩灭烟头,从裤腰带上抽出一柄黑沉沉的铁家伙走了过来,孙伟认得,那是手枪。

    孙伟嚎啕大哭,凄厉的声音随着江风飘远:“救命啊!杀人啊!”他努力想跑,可是两腿如同筛糠一般,就算放他跑,也跑不动半步。

    “哗啦”一声,刘子光推子弹上膛,将枪口顶到了孙伟的后脑勺上,冰冷的枪口却如同烙铁一样烫的孙伟哇哇的怪叫,声音都变调了:“哥哥,你是我亲哥哥,求求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刘子光冷笑道:“你个狗日的,居然找人砍我,我还能饶了你?还有,你怎么把车开回去了?我同意了吗?”

    说着,一枪柄砸在孙伟脑袋上,孙伟哭着回头:“我再也不敢了,以后我就是您孙子,亲孙子,这还不行么。”

    “别怕,一会就好。”刘子光很冷静的说道,孙伟万念俱灰,知道这次真的是碰上硬茬了,千不该,万不该听那个强子的话,非要强出头帮人打架,终于误了自己的卿卿小命,在道上混就是这个命,别管混的再牛逼,早晚都是这个结局。

    冰冷的枪口依然顶在后脑勺,孙伟紧闭着眼睛,啥都不想了,就等着死了,只听到“啪”的一声,孙伟身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屎尿齐流,人直接瘫倒在地上,神志却还清醒,睁开眼睛,依然能看见灰色的江水在滔滔而去。

    “我死了么?”这是孙伟的第一个念头。

    可是身后的一句话却惊醒了他。

    “妈的,居然哑火了。”

    孙伟想哭都哭不出来,眼睁睁的看着刘子光把发令枪改成的手枪打开,取出一枚哑火的子弹。

    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孙伟的精神几乎崩溃了,但是刘子光并不准备放过他,而是对马超喊道:“把你的家伙借我用用。”

    马超从怀里掏出一把左轮手枪抛过来,刘子光利索的接过,再次将孙伟踹倒,抵着他的后脑勺开枪。

    孙伟已经傻了,连喊都喊不出来了,裤裆里满是屎尿,脸上全是泪水和鼻涕,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总在鬼门关打转,这种感觉是任何一个常人都无法承受的,他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第一枪没响是子弹哑火,这种巧合不会再有第二次,孙伟知道是躲不过去了,紧皱着眉头等着自己的死亡,“啪嗒”一声,枪声响起,孙伟一个踉跄,栽倒在江滩上。

    刘子光吹吹枪口,潇洒的一挥手:“闪!”

    弟兄们钻进汽车,扬长而去,偌大的江滩上只剩下孙伟一个人。

    半小时后,江风终于将孙伟吹醒,摸摸后脑勺,被火焰烧焦了一大块,头发都秃了,原来……原来只是在吓唬自己啊。

    终于回过味来的孙伟并没有暴怒,而是深深的恐惧,这次只是人家给自己的一个教训而已,如果真想杀人,那也不是啥难事。

    摸摸身上,钱包不在了,一个子儿都没有,裤裆里臭哄哄的,脸上的泪水和鼻涕被风干了,紧绷绷的难受,头发也烧焦了一大块,身上满是污泥,简直狼狈到了极点。

    但是,活着的感觉真好。

    ……

    回到办公室,李建国已经坐在这里很久了,看见刘子光进来,李建国站起来道:“兄弟,有事给你说。”

    “嗯,说。”刘子光简短的答道,给李建国上了一支烟,自己也叼了一支,从腰间抽出一柄银光闪闪的左轮枪,打着火点燃香烟。

    “老四那边,暂时不好动,他有个哥有些背景,动了他,难免吃官司。”

    听了李建国的话,刘子光不由得想起一个人,眉头一扬道:“是不是老三?”

    “对,这人以前在治安大队当小领导,后来受了处分,下到市局三产里做事,很有人脉,如果要动老四,必须先动他。”

    刘子光恍然大悟,到底是蛇鼠一窝,老三老四,还有那个杨峰,都是一路货色啊,不过李建国说的对,想报仇的话,必须先铲除老四的保护伞,也就是他的哥哥老三。

    “谢了,该怎么办,我心里已经有数了。”刘子光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