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光根本没把这帮家伙当回事,什么财政局长的司机,土地局的小科长,市委的公务员,未免有些太小儿科了,根本不值得他去在意。

    今天的主要任务是陪方霏玩,毕竟是方霏同学的朋友,真把这几个小子暴揍一顿,方霏脸上也不好看,所以刘子光就不合他们一般见识了。

    但是这帮所谓的公子哥想的可不一样了,他们都是在政府机关或者垄断单位里上班的,衣食无忧,父母还有点小小的权力,和刘子光这种城市底层人士相比,还是很有些优越感的。

    一个破保安就这么横,还有天理么,烟草专卖局的小洋脾气最爆,伸手就把酒瓶子抄起来了:“操!振哥和你说话,你聋了么!”

    赵振一伸胳膊,将小洋拦住,道:“这里是四哥罩的场子,怎么着都得给点面子。”

    小洋这才骂骂咧咧的将酒瓶子放下。

    赵振掏出香烟,除了刘子光,每人扔了一根,都掏出ZIPPO来点燃,虎视眈眈的瞪着刘子光,黑暗中烟头的火光一明一暗,几个人自以为对这个小保安形成了强大的威慑气场,但是刘子光依然没事人一样,摇头晃脑的跟着音乐打拍子。

    “牛紫光是吧,你出来一下,咱们到酒吧外边说话。”赵振先起身,伸出手指勾了勾。

    刘子光岿然不动。

    这下小洋更恼了,再次抄起了酒瓶子:“作死是吧!”

    刘子光终于有点表情了,他笑眯眯的对小洋说:“够胆就打过来,信不信我让你把玻璃渣都吞下去。”

    “操!”这回赵振也拉不住了,小洋当真就抡起了酒瓶子。

    就在一场血案即将发生的时候,舞池中突然发出一声尖叫,人头乱晃,明显是出事了,这声音很耳熟,赵振当即就窜出去了:“是王雅丽!”

    其余几个人也顾不上料理刘子光了,也紧跟着窜出去。

    舞池中央,刘卓正狼狈不堪的躺着,脸上全是血,王雅丽和方霏惊魂未定的站在一旁,他们的对面,两个高大的寸头男子一脸骄横的站着,手里还捏着烟。而酒吧的客人们就围在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敢在1912闹事的人肯定不是善茬,今天有好戏看了。

    赵振等人也不含糊,上去就推搡对方,嘴里骂骂咧咧的,他们经常在1912玩,认识这里罩场子的人,所以有恃无恐的很。

    赵振这边人多,以四对二,可是旁边桌子边又站起几个人来,抱着膀子叼着烟走过来,都是一脸的痞气,粗壮的胳膊上刺着各种花纹,一看就是道上混的。

    赵振有点心虚,大喊道:“四喜哥!”

    几个酒吧保安已经闻讯赶来,不过明显气势上输于对方,赵振嘴里的四喜哥也没出现,酒吧领班过来劝解,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对方却丝毫不给面子,指着刘卓说要废了他。

    正闹得不可开交,刘子光在后面轻轻扶住了方霏的肩膀:“喜欢看打架?”

    “嗯。”方霏兴奋的点点头,忽然又摇摇头:“不好玩,待回又要给我们急诊科添麻烦,我现在算知道了,那些半夜打得血头血脸的人是怎么来的了。算了,还是回去吧。”

    刘子光也无意掺和此事,打得越凶越好,和他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正当他拉着方霏准备离开的时候,对方中一个板寸青年忽然指着方霏喊道:“不许走,你们是一起进来的!”

    方霏虽然喜欢看热闹,但是真摊上自己,还是吓得一哆嗦,刘子光听到这句话,心里已经有数了,对方肯定是想找茬,这事不能善了了。

    “你他妈当自己是警察啊?说不让人走就不让人走?”刘子光鄙夷的说道,眼睛已经开始在四下踅摸趁手的家伙了。

    “马勒隔壁的,你谁啊?这么横!”对方中一个带头的家伙傲慢无比的站出来,他个头挺高,一米八几的样子,饱满的肌肉块包裹在黑色紧身T恤里,一看就是练过的。

    黑T恤上下打量着刘子光,从自己的记忆库中搜索不出这个人,便又将目光转向了方霏:“马子挺正的,前-凸-后-翘,这一双长腿要是架在肩膀上……”

    淫亵的话语还没说完,只听一声脆响,谁都没看见刘子光出手,就只见黑T恤脸上多了五个血红的手指印,人也被打了个踉跄。

    一阵惊呼,客人中有人认识,这个黑T恤是另外一个混的挺好的疤哥手下,练过健美和跆拳道的,也是道上有名的打手,没想到今天这么吃瘪,还没动手就让人赏了个大嘴巴子,还是脆的。

    赵振等人已经将刘卓扶了起来,问清楚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先是刘卓撞了那人一下,舞池中撞一下很正常,但是那人竟然破口大骂,刘卓也是受不了气的人,于是便动了手,结果没打到别人,反被人抽了几个嘴巴子,打了一记封眼锤。

    “那谁,四喜怎么不在?”赵振问酒吧保安。

    “四喜哥前段时间进去了,场子没人看,正巧四哥也出去有事,不巧啊。”保安头目急得满头大汗,正拼死的打电话,不过看来效果并不理想。

    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那个有眼不识泰山的小保安居然先动手了,赵振等人看见,先是一喜,然后又是心中一紧,怎么说他们都是一起进来的,刚才还坐在一个桌上,被这帮人认为是一伙就遭殃了。

    “振哥,怎么办,报警吧?”小洋也没有了刚才的嚣张,声音稍微有点颤抖,此时他心中还有一点点后怕,那个保安看起来身手不错,刚才要是真动手了,怕是自己要吃亏哩。

    这一巴掌,刘子光还是留了手的,要不然非把黑T恤的满口牙给打掉,不过黑T恤可不领情,他暴喝一声,使出苦练已久的腿法,一个侧踢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刘子光的头部踢来,动作漂亮迅猛,踢的极高,显示出了优秀的跆拳道功夫。

    几乎就在同时,刘子光也出腿了,一个极其简单的动作,就是在黑T恤的支撑腿上踹了一脚而已,黑T恤失去重心,当场摔了个狗啃屎。

    见老大吃瘪,旁边有个小弟眼都红了,抡起椅子就要砸过来,刘子光早就将旁边桌子上的芝华士酒瓶子抄在手里,脱手而出,砸了他个满脸开花。

    黑T恤爬了起来,擦一擦嘴角的血,恶狠狠的瞪了刘子光一眼,“走!”

    几个人搀起负伤的兄弟,狼狈不堪的走了。

    “再玩会?”刘子光很恶意的在后面说道,引起一些客人的轻笑。

    酒吧保安终于松了一口气,走到刘子光旁边,递了一颗烟问道:“哥哥跟谁混的?”

    刘子光淡然一笑,也不接烟,径直走到赵振旁边道:“赵科长,不是找我有事说么?”

    “没事了。”赵振简单的答道,脸色铁青。

    “嗯,没事就好,给你们先提个醒,以后谁敢对方霏有一星半点的不尊敬,我就打到他妈妈都不认识他。”说着,刘子光很自然的揽住了方霏的肩膀,方霏则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满脸的幸福连傻子都看得出来。

    赵振一帮人依旧不说话,好汉不吃眼前亏嘛,只有刘卓拿妒忌怨毒的目光盯着方霏,心里暗想,功夫好顶个P用,等人家大队人马杀到,你连全尸都没有。

    酒吧里发生这种事情很平常,所以酒客们并没有在意,但赵振等人却明白,对方吃了亏,肯定要喊人过来的,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此时不是泡妞的时候,方霏的事情就先放一放再说。

    几个人匆匆结了账离开1912,神情都有些紧张,王雅丽明显是吓坏了,脸色煞白,到现在没说一句话,连招呼都没和方霏打。

    见他们几个出门,方霏很是开心的问道:“以后你会保护我么?”

    刘子光点点头:“不论谁欺负你,我都会帮你出头的。”

    “那……你为什么要保护我?”方霏明知故问道,脸上飞起一抹娇红。

    “你那么乖,我当然要保护你了。”刘子光也没傻到现在就当众表白的地步,嘿嘿一笑打趣道。

    “答的不好……哦,他们走了,咱们也赶紧走吧,等那些人再杀回来就惨了。”方霏终于回过味来,拉着刘子光就要离开。

    到了大门口的时候,才知道已经晚了,对方神速,已经拉了几十号人过来,1912门口满满当当,蹲着的,站着的,全是人,一个个低声说着话,腰间都是鼓鼓囊囊的。

    赵振等人已经被扣住,很彷徨的站在一起,赵振很低声下气的和他们解释着什么,刘卓在后面偷偷拨打着手机,王雅丽连腿都在发抖,其余几个男人也怂了,低着头不敢说话。

    方霏一看这阵势,吓得差点缩回去,不过被刘子光拉住了:“别怕,有我。”

    方霏紧紧抓住刘子光的胳膊:“不行啊,他们人多,你打不过的,不如你赶快跑,别管我。”

    刘子光拍拍方霏的脑袋,露出两排白牙笑了起来:“傻丫头,这点排场还不够看,过会你找个地方藏一下,别溅一身血就好了。”

    方霏急得快要哭出来了:“你会死的。”

    刘子光轻声道:“有人会死,不过一定不是我。”

    几十个人堵在门口,他俩还在卿卿我我,未免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黑T恤大怒,用棒球棍指着刘子光骂道:“你俩说够了没有!那个男的!你个小比样的给我过来,看我今天打不死你!”

    刘子光猛一转头,目光锐利如电,吓得黑T恤一个激灵,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中升起,毛骨悚然的,挺不舒服。

    不过有这么多兄弟在,就是拿人压都把他压死了,怕毛啊!

    刘子光又拍拍方霏的肩膀,这才慢条斯理的走过去,走到黑T恤面前,傲然道:“你们是一起上啊还是一起上?”

    话语中充满了极其嚣张的挑衅意味,黑T恤不由得退了一步,不敢和刘子光对视,不过迅速想到刚才自己所受到侮辱,脸上五个手指印还在呢,他不由得狂怒起来:“兄弟们,扁他!”

    正在此时,一个很淡定,但是却充满不可抗拒的威严的声音响起:“谁敢动我兄弟。”

    众痞子扭头看去,只见一个魁梧的中年人走了过来,穿着很普通的衬衣裤子,但是那种混迹江湖多年的气息却是怎么掩饰也掩饰不掉的。

    “建国哥。”所有的小痞子都将手上的家伙藏在背后,站得笔直,如同迎接老师视察的少先队员一般,齐刷刷的喊出这三个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