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人们突然间醒悟了,这货纯粹是扮猪吃老虎,哪里是什么第一次进号子的的初哥,不但会恶人先告状,还会调虎离山,分明就是老油条了。

    四喜从粪槽子里爬起来,一抹脸上的污渍和鲜血,恶狠狠地喊道:“别怕他,干部发话了,要‘照顾’他!照死了打,打死了就说他畏罪自杀!”

    四喜是这个暴力犯监房的牢头,深得干部的照顾,别的犯人对他言听计从,别看这个新来的看起来挺猛,但是这号人牢里并不少见,光凭着两膀子蛮力和整个监房叫板的人,往往下场极其凄惨,上回有个甘肃汉子,仗着会两下拳脚功夫,不服四喜的管,还不是半夜睡着了被磨尖的牙刷柄刺破了脾脏,差点死了。

    况且干部亲自发话了,让四喜“照顾”新来的,大家都是亲耳听到的,所以动起手来根本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看守所里打死个把人不算啥大事,到时候干部自然有办法摆平。

    还有一条,这个新来的不是在本市混的,而是属于过江龙,和本地黑道没有瓜葛,打死了也没人给他出头。

    基于以上几条原因,犯人们决定大开杀戒,纷纷将铺下墙洞里暗藏的利器拿了出来,磨尖的牙刷柄,筷子,铁片等土造武器掂在手上,杀气腾腾的向刘子光逼近。

    刘子光微微一笑,今天在分局挨了一顿胖揍,心里正有邪火发不出去呢,这帮不知死的鬼,今天要不把他们的屎打出来,就不姓刘了!

    看守所今夜很不平静,暴力犯那个舱里鬼哭狼嚎,声震四野,附近几个舱的犯人不知道咋回事,只是跟着幸灾乐祸,这帮牲口,不管谁倒霉他们都开心。

    声音穿透好几层围墙,传到干部耳朵里,几个正在打牌的警察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继续玩。

    “小勇,四喜那小子下手太黑,不会出人命吧?”过了老半天,惨叫还在继续,一个警察终于忍不住了。

    “没事,这事是江岸分局杨子交代的,有事兜得住。”

    被称作小勇的警察满不在乎的说,一听是杨子交办的事情,几个警察也不说话了。

    ……

    第二天出操的时候,暴力犯这个监房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负责这个管区的小勇开门一看,整个号子的人都靠墙倒立着,即便都是些膀大腰圆的暴力犯,有些人的胳膊还是不住的打晃,看样子这个姿势已经坚持了很久。

    只有昨夜进来的新犯人刘子光一个人躺在铺上呼呼大睡,还是最靠近门的上铺。

    “怎么回事?四喜呢?”警察咆哮道。

    “报告干部,昨晚上躲猫猫,撞墙上了,死过去了。”刘子光爬起来嘿嘿一笑,指着粪槽子边上一个蜷缩着的粗短身子道。

    “你们又是干什么呢?”警察指着墙边拿大顶的一溜犯人喝问。

    “报告,我们在锻炼身体。”犯人们战战兢兢的答道,他们的脸一律变成了熊猫脸,配上倒立的姿势,整个一群功夫熊猫。

    警察全明白了,怪不得杨子交代他办这件事。

    这货,扎手啊。

    ……

    刘子光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昨天他不是夜班,按说该回家睡觉的,可是彻夜未归,电话又不通,父母担心他出事,于是找到了公司,白队长很恶意的告诉刘子光的父母,刘子光因为涉嫌杀人被警察逮走了。

    晴天霹雳,好不容易把失踪八年的儿子盼回来,一家人团团圆圆,儿子最近又升了领班,眼瞅着日子越过越有奔头,突然出了这档子事,本来血压就高的老爸气急攻心,因为高血压住院了,老妈愁得欲哭无泪,老伴住院需要照顾,儿子进了监狱也要送洗漱用品被窝铺盖啥的,她一个下岗工人,哪里懂得这些门道。

    幸亏贝小帅以前进去过,粗通里面的道道,陪着老妈带着被褥换洗衣服乘坐公车来到了桃林看守所。

    ……

    看守所会客室。

    看到儿子脸上带着伤,老妈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哽咽着说:“小光啊,他们打你了么?有啥事给政府好好说,他们不会冤枉你的。”

    贝小帅一脸的愤然:“光哥,谁敢动你,等出来我弄死他!”

    刘子光先安慰老妈:“没事的,过几天我就能出去了,你放心好了。”

    又对贝小帅道:“号子里有个叫四喜的,听说过么?”

    贝小帅倒吸一口凉气:“听说过,专门帮人看场子的,号称道上下手最黑的,前段时间因为杀人折进去了,听说到现在还没判,怎么?”

    刘子光鄙夷的一撇嘴:“丫被我废了,能等到挨枪子都算他的造化。”

    忽然想起来老爸怎么没来,赶紧问老妈:“爸爸呢?”

    “你爸,唉。“老妈擦擦眼角:”一听说你被抓,着急上火,血压二百,住院了。“

    刘子光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渐渐握紧了,狗日的杨峰,李子,三哥,以及幕后所有的人,等老子出来,一个一个让你们好看!

    会面很快结束,临走的时候,贝小帅悄悄塞给刘子光一个东西,刘子光不动声色,藏在手心里,回号子去了。

    等他们走了,警察才过来收拾,,赫然发现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惊讶的声音在会客室里回响:

    “谁把椅子腿弄弯了!”

    空心钢管的椅子腿居然变成了U形。

    ……

    午饭时间,暴力犯舱,刘子光一个人正在狼吞虎咽,十几个饭盆放在他脸前,随便他吃,犯人们战战兢兢,全部蹲在墙角,吞着口水看新牢头用膳。

    吃饱喝足了,才有两个犯人凑上来,帮刘子光点烟,递上漱口水,给他推拿敲背,伺候的舒服了,老大可能开恩赏他们一口饭吃,要是一个不满意,全舱犯人都要挨揍。

    不过这两天老大的情绪已经好多了,不像刚进来第二天的时候,像是吃了火药一样,见谁揍谁,全号子的人都被他打遍了,出操的时候,有个别监舍的大块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干部的授意,过来挑衅老大,结果两拳头下去,大块头的牙掉了一地,下半辈子只能喝稀粥了。

    如今刘子光身上穿的是阿迪达斯的正品运动服,身子垫的是蚕丝被,抽的是软盒的中华,这些都是犯人们孝敬的,吃饭他先吃,睡觉他先睡,除了不能出去,号子里的生活比外面还要爽一些。

    那天贝小帅塞给他的是一个缠着透明胶带的双面飞鹰刀片,意思是让他自残,保外就医,但是刘子光没有用,只有他残别人的份儿,绝对没有自残的道理,他要堂堂正正的出去。

    老大心情很好,因为有个犯人贡献了一部能上网的手机,让他知道了外面正在发生的事情。

    ……

    外面已经闹翻天了,就因为刘子光被捕的事情。

    不知道是谁把这件事捅到了天涯论坛上,这可是全国性的大论坛,点击量极其巨大,飞人义勇救人,反被警察拘捕的事情在短短三天之内,传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一边倒的声讨!江北市的市长热线被打爆,市公安局的网站被黑,各个论坛热议的都是这个话题,阿达民们删都删不赢,偶尔有些拿津贴的五毛冒头,就迅速的被口水淹没。

    毕竟,这件事闹得有点过头了。

    舆论的力量是无穷的,以至于省委都打电话下来质问,你们江北市政法口是怎么工作的。

    所以,看守所的小勇他们也不敢妄自举动了。

    在江北市委宣传部的统一口径中,这个所谓的飞人其实并不是救人的主角,真正的英雄是交警李尚廷,为此公安部门还拼接了一段视频发布在网站上,本来天衣无缝的事情,却在最关键的一环上出了问题。

    小警察李尚廷居然私自接受了某省外媒体的采访,将当时的情况如实相告,说救人的是那个飞人而非自己,并且在当时的情况下,人贩子已经丧心病狂,几次欲置人于死地,甚至连他的警察摩托都要撞,作为生命受到威胁的飞人,做出一些举动也是逼不得已的。

    江北宣传部的能量毕竟管不到外省,只能眼看着这件事发表在国家正规媒体报道上,但舆论归舆论,并不能阻碍司法公正,该审的还得审,公安机关已经将材料递交检察院,要对刘子光提起公诉。

    ……

    还有一个人在切实的帮助着刘子光,那就是被解救儿童的母亲李纨,通过咨询北京请来的大律师,李纨得知这件案子想打赢其实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么容易,人情是人情,法律是法律,只要检方下决心要办成铁案,找再好的律师也是白搭。

    想要脱困,唯有一招,北京来的大律师掏出金笔写了一张小纸条,推到李纨面前。

    李纨看了,长叹一口气,想了又想,终于还是拿起手机,走到窗前,望着滚滚淮江,镇定一下情绪,拨通了那个她一直不愿意拨通的号码。

    “赵秘书么,我是李纨,方便的话,我想请你吃个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