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峰在江岸分局绝对称得上是个人物,一米八的个头,笑起来邪邪的帅样子,都颇得女性们的欢心,最重要是他有个重量级的父亲,市委组织部掌管人事大权的副部长。

    杨峰小时候学习很差,是练散打的体校生,后来经过他父亲安排,进了省公安专科学校混了个大专,毕业分配到本市当了警察,虽然现在只是二级警司,但是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杨峰爱玩,最喜欢游戏花丛,仗着自己一身警服,还有显赫的家世,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单纯的女大学生,曾经有个校花级别的女大学生,以为怀了杨峰的孩子就能怎么怎么着,结果还是被无情的抛弃,从学校教学楼上跳下来,一尸二命,这件事闹得挺大,但最终还是被强力压制下来。

    正因为这件事,杨峰改玩小姐了,他特意调进治安大队,专门收拾辖区内的娱乐场所,吃拿卡要,免费按摩,必要的时候也能通风报信,双方合作还算愉快。

    杨峰不是傻子,很适应这个大染缸,从不吃独食,有了好处总不忘了兄弟们,所以在分局里人际关系很好,各个科室大队都给他面子。

    刘子光被带进一间办公室,那两个刑警刚要坐下来,忽然房门推开,进来一个便装男子,对刑警耳语了几句,刑警有些作难:“三哥,这样不好吧?”

    “没事,李大队都点头了。”来人道。

    两个刑警终于妥协,解了刘子光的铐子走了,刘子光刚要活动活动胳膊,便被这个便装男子扭住了胳膊,反剪起来给他上了背铐。

    手铐的齿轮哗啦啦的响,刘子光就觉得有两条毒蛇的毒牙扼住了手腕,血流都不通畅了,便装男子指着墙角厉声喝道:“蹲下!”

    刘子光乖乖蹲在墙角,那个男子就坐在一边抽烟看报纸喝茶,根本不理睬他,就这样过了半个小时,房门推开,几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都是一身的名牌运动装,手里拿着网球拍。

    杨峰就在其中,他用搭在脖子上的雪白纯棉汗巾擦了擦额上的汗水,看了看蹲在墙角,猥琐不堪的刘子光,鄙夷的笑了笑。

    刘子光穿着化纤的灰色保安裤子,身上缠满绷带,套着件不伦不类的花呢西装上衣,头发蓬乱,戴着手铐蹲在墙角,看起来就是个不上台面的小毛贼,和这帮高大英俊的警察想比,真的是一个天一个地。

    “你们慢慢玩,我出去有点事。”便装男子拿起烟盒和报纸出门,杨峰跟在后面笑道:“谢谢啊,三哥。”

    门关上了,几个年轻警察抽着烟,说笑着,根本没人看墙角的犯人,又是一刻钟过去,杨峰才拍拍手道:“好了,防暴大队的伙计们都歇够了吧,要不现在就练练手?”

    众人都说好,掐灭烟蒂,把门关严,将刘子光从墙角提过来,杨峰拿出薄薄的拳击手套戴上,微笑着看了刘子光一眼,也没说什么,上去就是狠狠一记勾拳。

    一拳正中刘子光的胃部,当场打得他弯下腰去,不过立刻又站了起来:“怎么就这点劲?中午没吃饭?”

    杨峰大怒:“哥几个,把他叉起来!”

    两个身高都在一米八五以上的防暴队员赶忙上前,一左一右夹住刘子光,按着他的胳膊,杨峰上来照着刘子光的肚子,一拳接着一拳的猛掏,咚咚的声音隔着房门走廊上都听的清清楚楚。

    这两年酒色有些过度,连掏了二十几拳之后,杨峰已经气喘吁吁,可是刘子光依旧没事人一般,抬起头来鄙夷的笑道:“这就累了?真他妈还不如个娘们!老子还没过瘾呢!”

    杨峰火冒三丈:“李子,你来!”

    被称为李子的人叫李志腾,是这群人中最高大威猛的一个,身高一米九,虎背熊腰,是分局李政委的侄子,也是杨峰的死党。

    李志腾早就按捺不住了,听见杨峰招呼,连拳击手套都不戴,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组合拳,刘子光的脸上头上前胸腹部都挨了重击。

    砰砰啪啪打了几十拳,每一拳都是下的狠手,就连李志腾这样的壮汉都有些吃不消,打人是个力气活,来不得半点虚假,不然出不了效果。

    李志腾气喘吁吁收了拳头,朝墙角啐了一口:“操!这货的骨头真硬,我手都硌的生疼!”

    此时刘子光再度抬起头来,嘴角挂着一丝血红色粘稠的液体,呸的一声吐掉,不屑道:“有点意思了,不过老子还没过瘾,你个狗日的怎么就腿软了,再来啊!”

    李志腾怒不可遏,羞愤交加,防暴大队头号猛男怎么能受得了这种侮辱,他从墙上摘下橡皮棍道:“马勒格壁的,我就不信整不死他!干脆打死算了,往楼下一扔就说是畏罪自杀的。”

    其余几个小年轻就都说好,只有杨峰表示反对:“不行,他的案子比较特殊,市委都知道的,不好闹大。”

    正在此时,房门被敲响,李志腾过去开门一看,正是刚才那个便装男子:“杨子,李子,你们小声点,走廊里都听见了,咚咚的像敲鼓。赶紧打一顿算了,预审那边等着呢。”

    “三哥,知道了,你忙你的,别忘了晚上金碧辉煌,不见不散哦。”杨峰客气的说着,将所谓的三哥送出去之后,对防暴队的伙计们说:“今天就便宜他们,咱们走!”

    两个小伙子将刘子光放下,骂骂咧咧的跟着杨峰和李志腾走了,直到走到楼下,杨峰才捂着右手低声叫疼:“马勒格壁的,手都肿了!”

    ……

    两个警察拿着文件夹和记录本走进来,有说有笑,看也不看一脸血迹的刘子光,各自找了把椅子坐下,其中年长的一人指着房间正中的椅子,威严的喝道:“坐下!”

    刘子光一转身,露出手铐道:“太紧了,能不能给松一下。”

    手铐很紧,已经勒进了手腕部位的皮肉,刘子光的两只手都微微变色,不过离充血坏死还有一些距离,两位警察都是老公安了,还看不出这个?

    “坐下,谁让你说话了!”又是威严的呵斥。

    刘子光依言坐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息着心头怒火,这里到底是公安机关,为了父母亲人,是绝对不能乱来的,不然刚才他就发飙弄死个那几个小子了。

    “姓名,籍贯,工作单位,家庭住址。”警察一边低头记录,一边问道。

    刘子光一一作答,填好了基本情况,警察问道:“今天早上你做了什么事?说一下吧。”

    “我救了几个被拐卖的小孩,具体过程电视里,网上都有,你们自己可以看。”刘子光答道。

    “现在我要你自己说!“警察重重的将钢笔拍在桌子上。

    刘子光只好将早上发生的情况说了一遍,警察一边听一边记录:“嗯,抢的自行车,好,……等等,你刚才说,把那个人拽出汽车,在车速如此之快的情况下,你把他拽出来,难道不知道会有危险么?”

    “当时我在车顶上,随时会甩下来,更有危险。”刘子光辩解道。

    “我就问你知道不知道,不要说别的!”

    “知道!”

    “后来,你又领着人殴打已经失去抵抗能力的犯罪嫌疑人,是不是事实?”

    “警官,我想抽根烟。”

    记录的警察再次将钢笔重重拍在桌子上:“老实点!”

    哗啦一声,刘子光将手铐扔到了桌子上,活动着手腕站了起来,其中一只手中捏着一根一元钱纸币搓成的小棍,在两个警察的目瞪口呆中走到桌子旁,拿起烟盒甩了一支烟到嘴上,又抓起打火机点燃。

    深深地抽了一口,将烟雾喷到两个警察脸上:“我回答完了,现在想回家睡觉了。”

    警察愤然起立:“猖狂!你的行为已经涉嫌违法!”

    另一个警察沉稳点,将笔录推给刘子光,道:“看看,在后面签上你的名字,在记录里你的名字上都按个手印。”

    刘子光将笔录推回:“你们诱供,我才不签。”

    两个警察这回真的暴怒了,不过他们到底是老公安,不是杨峰那种耐不住脾气的毛头小子,深深懂得对付刘子光这种又臭又硬的茅坑石头的办法。

    “你不签字也不能逃避处理,你因涉嫌杀人,被刑事拘留了!”

    ……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刘子光被押上一辆警用面包车,长安之星的后排座位经过改装,焊了铁栅栏,很适合押送囚徒。

    小面包闪着警灯,拉着警笛,呜哇呜哇的开出了分局大院,三楼阳台上,杨峰摩挲着涂了跌打酒的右手,转脸问道:“李子,给你看守所的朋友打电话了么?”

    李志腾一边用红花油抹着右手,一边狞笑着答道:“打过了,小勇办事你还不放心么,绝对够那小子喝一壶的。”

    ……

    公安局看守所位于郊外桃林镇,等开到地方已经是夜里了,黑灯瞎火一片,高大的水泥墙上拉着电网,一个黑色的大铁门如同怪兽的血盆大口,下面还有个供人员进出的小门,岗楼上,背着枪的武警锐利的目光扫视着大墙内,时不时传出一两声狗叫,更显静谧恐怖。

    警车停下,一个警察下来交接了文件,然后小门打开,刘子光被押了进去,负责接收的警察是个两毛一,三级警督,他看看文件,又上下打量一番刘子光,刚要说话,旁边过来了年轻警察,附耳说了一句,三级警督便道:“好,你安排吧。”

    小警察身量不高,却极其的粗壮,走起路来肩膀头子一晃一晃的,显得特别横,他领着刘子光往里面走去,穿过长长的通道,来到一间囚室门外,掏出钥匙打开铁门,走廊里三十瓦灯泡的照耀下,能看到里面是一排水泥大通铺,躺了黑压压的一片人,听见开门的动静,硬是没有一个人往这边看。

    “四喜!新来的犯人,好好照顾!”小警察说完,将刘子光推进号子,哐当一声关上了铁门。

    警察一走,本来在铺上装睡觉的犯人们全都跳了起来,像看稀罕物一样看着刘子光,一个个面目狰狞,绝非善类。

    谁在靠门位置的一个粗短汉子,悠悠的坐了起来,号子里空间不大,他一个人至少占了三个人的位置,看来是这里的老大了。

    “新来的,叫什么名字?混哪里的?犯了什么事进来的?”老大开口问道。

    其余犯人也七嘴八舌的问起来:

    “新来的,身上有烟么?”

    “有钱么?”

    “怎么还站着,操你妈!懂规矩么,蹲下!”

    刘子光装做很害怕的样子蹲了下去,可怜巴巴的问道:“我叫刘子光,当保安的,误伤了人进来的,大哥,我睡哪里?”

    粗短汉子破口大骂:“操你妈!第一次进来吧,说话前先喊报告。”然后扭头对众犯人笑道:“这货是个雏儿,一点规矩不懂,兄弟们随便玩。”

    话没说完,就被刘子光一把掐住脖子从铺上拽了下来,照小肚子就是一脚,直接踹出去老远,飞到号子最深处的粪槽子里去了。

    然后刘子光做出一个令所有犯人目瞪口呆的动作,扑在铁门旁捏着自己的喉咙声嘶力竭的喊道:“干部,救命!打人了!”

    回答他的只有外面铁门砰然关闭的声音。

    刘子光回转身,望着一群目瞪口呆的人渣,不怀好意的笑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