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胖哥么,有日子没见了。”刘子光狞笑着将胖子堵在电梯里,对推轮椅的护工说:“这是我朋友,我和他说点事,你先走吧。”

    胖子已经认出面前之人正是打断自己胳膊腿的凶神,吓得说话都哆嗦:“你你你。”

    几个大汉夹着胖子,一路不停直接来到住院大楼顶层天台,把胖子从轮椅上揪下来,一把掼在地上,疼得他直哼哼。

    “马勒格壁的,我说怎么见不着你人了,原来躲到医院里来了,打伤了人还不想给钱,还有天理么!”刘子光蹲在胖子跟前说道。

    “我已经够倒霉的了,强子他们几个的医药费就花了好几万,我自己也住院了,你就饶了我吧。”胖子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诉道。

    “光哥,这死胖子动谁了?”小贝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货敢打我家老爷子,堤北四虎之一的强子就是他小舅子。”刘子光这么一说,小贝顿时义愤填膺:“反了天了!敢打刘大爷,这货交给我办了!”说着提溜这胖子病号服的后领子,把他拖到天台的边缘,连打带吓,如法炮制。

    刘子光点燃一支烟,优哉游哉坐在一边看热闹。

    五分钟以后,小贝擦着手上的血走过来,轻松地说:“搞定了,敲了他两万块,回头就去取钱。”

    刘子光皱着眉道:“少了点,便宜他了。”

    小贝一转脸:“我再多榨他一点。”

    “不慌,以后早着呢,我家老爷子有个头疼脑热,我吃定他了。”

    小贝一挑大拇指:“还是光哥高。”

    ……

    一个小时后,张彪的媳妇赶来了,只带来了十万块现金,别看张彪表面上挺风光,其实是个空架子,按摩房小打小闹,没啥进项,拉土方沙子生意竞争激烈,养着几台车十几个兄弟开销也大,所以一时间只能凑出这些现金。

    张彪的媳妇倒是个朴实的农村妇女,还以为丈夫真在外面欠了别人的钱,一边给刘子光赔罪,一边怒骂张彪:“你的钱都哪去了?还不是贴给那个卖13的骚娘们,现在你个狗日的出事了,哪个卖13的跑哪去了?”

    张彪被骂的狗血喷头,垂头丧气,不敢顶嘴,刘子光才不管他们的家事,拿了十万块钱道:“那辆昌河北斗星先给你,雅阁和捷达等钱到了再给,泥头车明天交接,就这么着吧。”

    提了十万块现金,一帮人神清气爽离开了医院,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忽然一个穿白大褂的老头在刘子光身边停下,扶着金丝眼镜上上下下打量着他。

    刘子光也站住看了看自己身上,没啥特殊的,再看这老头,头发稀疏,文质彬彬,慈眉善目,满身学究气,一看就是老医生老专家什么的。

    “小伙子,你身上的西装好像是我的。”老头扶了扶眼镜说。

    “你的?”刘子光恍然大悟,这件衣服是方霏拿给自己穿的,八成这件苏格兰花呢西装上衣是她父亲的,看来今天是遇到衣服真正的主人了。

    “您的啊?那我还给您。”刘子光二话不说,就要扒衣服。

    “不用不用,你穿着吧,挺合身的。”老头笑眯眯的又看了看刘子光,转身颠颠的走了,远处一帮白大褂立刻将他围住:“方院长,您看这个手术怎么安排……”

    ……

    “哥,两万块拿到了。”贝小帅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手里捏着厚厚一叠钱,这是刚才带着胖子去医院大厅ATM上取的现金,加上张彪那里敲来的十万块,一共是十二万巨款,拿在手里有一种很踏实的感觉。

    “打电话,让伙计把张彪的昌河北斗星开过来,答应人家的就得办到。”刘子光大手一挥,神气活现,到底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手里有巨款,感觉腰板都比往常要挺拔。

    “必须的!”贝小帅拿出手机开始安排。

    一切事宜打点完毕,十个人上了马六和雅阁,得胜还朝。

    两辆车正常行驶在马路上,忽然一辆停在路边的交警摩托拉响警笛跟了上来,贝小帅在后视镜里看到红蓝闪烁的警灯,吓了一跳:“哥,不会是胖子报警了吧?”

    刘子光劈头一巴掌扇过去:“笨蛋,报警也是来刑警,你家交警还抓贼啊。”

    贝小帅挠挠头,想想还真是这个理,到底是第一次做这么大的买卖,有点心慌是正常的。

    正说着,交警摩托已经横在路上,将本田雅阁拦住,警察下车,走到雅阁驾驶位旁边,敲开车窗,先敬了个礼,然后说着什么,刘子光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对小贝道:“下车,看看怎么回事。”

    两人下车走过去,此时雅阁里的伙计已经不知所措了,他们几个人都是老实巴交的保安,对付张彪还行,在警察面前不免露怯,幸亏刘子光及时赶到,故作惊讶的问道:“怎么回事?没违章啊。”

    交警很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看看刘子光,又看看停在前面那辆蓝色马六,彬彬有礼道:“请出示驾驶证,行驶证。”

    贝小帅两个胳膊往胸前一抱,极其嚣张的问道:“又没违章,凭什么给你看本子?”

    交警向贝小帅敬了个礼,和颜悦色的说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章第十九条规定,驾驶人应当按照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驾驶机动车;驾驶机动车时,应当随身携带机动车驾驶证。以备公安交管部门临检,这位司机师傅,请您出示您的驾驶证和行驶证。”

    交警不卑不亢,引经据典的,刘子光倒不好发飙,于是拍拍小贝的肩膀:“人家要看本子,你就拿给他看嘛。”

    其实这是刘子光心虚,车是他开的,而他根本就没有驾驶证,真追究起来挺麻烦的,而小贝则是有驾驶证的人。

    老大发话了,小贝不得不从命,骂骂咧咧回车里取来了驾驶证和行驶证给警察看。

    交警看了一下两证,又看了看车牌照道:“这辆车已经有一百三十四次违章记录,请尽快到交警部门接受处罚,不然按照相关规定要征收滞纳金。”说着将证件还给贝小帅,继续处理后面那辆本田雅阁。

    幸亏那兄弟也是有驾照的人,把驾照和行驶证递给交警,交警打开警务通,输入车牌照号码和车架号,很快就出了结果。

    “这辆车属于套牌黑车,根据道理交通安全法第二章第十六条规定,伪造、变造或者使用伪造、变造的机动车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的车辆,公安交管部门要予以暂扣,请您下车配合。”

    一边说着,交警一边迅速将手伸入车窗,将车钥匙拔了下来,这下众人不干了,十个兄弟全从车上下来了,将势单力薄的交警团团围住。

    这车是王志军用命换回来的,大家全指望这个发财呢,怎么能说扣就扣,万一人张彪拿十万块钱来赎车,拿什么给人家?弟兄们是真急了,平时老实巴交的人说话也带了火药味。

    “凭什么扣车?”

    “根本就没违章,开的好好地怎么得罪你了!”

    “大哥通融通融,来抽支烟。”

    “跟他废话啥,把他摩托掀了。”

    被八个人围胡搅蛮缠,交警竟然毫不畏惧,语气坚定的说:“我按照规定暂扣你们的车辆,,我叫李尚廷,我的警号是4587,有异议的话你们可以向大队申诉,阻挠执法是严重违法行为,我劝你们冷静些,不要以身试法。”

    小交警李尚廷肩膀上不过是一杠一花,三级警司而已,没想到这么硬气,倒让刘子光有些钦佩,仔细一看还有些面熟,前几天在主干道上追自己的那辆警用摩托不就是他么。

    李尚廷执意要扣车,刘子光也没辙,警察就是警察,难道像对付张彪那样一刀放翻他不成,不就是一辆老掉牙的雅阁么,犯不上啊。

    扣就扣吧,大不了托关系弄回来,僵在这里不是办法,就在刘子光准备退让的时候,马路边大酒店停车场里开出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卡宴SUV,车前头一个赫然是白牌红黑字样,就这样肆无忌惮的从人行道拐到快车道上,跨越双黄线逆行而走,还慢吞吞的车技特别潮。

    “违章军车你怎么不管!就知道欺负我们老百姓!”贝小帅指着那辆卡宴叫嚣起来,其他几个人也愤愤不平的叫嚷起来,声称这回交警要是执法不公,他们就要闹到天上去。

    年轻的交警微微皱眉,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毅然分开众人拦到卡宴车前伸出了一只手。

    卡宴似乎像是没看见警察的手势一般,继续逆行向前开,速度都不减一下,只是示威一般鸣笛两声,改装喇叭发出穿透力极强的鸣叫,震得人耳鼓生疼。

    交警李尚廷依然站在原地,手掌平举,纹丝不动,宛如一尊雕像一般,卡宴嘎的一声刹住,距离交警的身体只有两厘米,一个中年女人从车上跳下来,气势汹汹的冲过来吼道:“你眼睛瞎了?看不见车牌子?”

    李尚廷立正敬礼,动作标准利落:“请出示您的军人驾驶证和行驶证。”

    妇人根本不理睬他,继续狂叫:“你有什么资格看我的本子,我这是军车,赶紧给我滚一边去。”

    李尚廷脸色铁青,但依然很客气的说道:“请出示您的军人驾驶证和军官证,以及本车行驶证。”

    见前面纠缠不清,卡宴的几个车门同时打开,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和两个青年走了出来,中年人上前二话不说就将李尚廷的帽子就掀掉了:“查,查你妈13!”那两个年轻人也不含糊,一左一右上去猛踹,李尚廷抓起对讲机想呼叫支援,也被他们抢去摔在地上,电池都摔掉了,警用多功能包也开了,一叠罚单散了出来。

    面对四个人的殴打,李尚廷依然保持着极大的克制,只是防御而不还手,此时围观群众已经很多,贝小帅见警察被缠住,忙对刘子光道:“哥,趁乱闪吧。”

    “等等,帮他一把。”

    “帮谁?那条子?”贝小帅惊讶的长大了嘴,“刚才他还要扣咱的车呢。”

    “一码归一码,那几个家伙太倡了,我都没敢动手他们就敢,抢了老子的风头,操!”

    刘子光这样一说,贝小帅也觉得开卡宴那几个家伙太牛逼哄哄,确实很欠揍,两人对视一眼,心有灵犀的一笑,迈步上前开始拉偏架。

    “别打了,有话好好说。”

    “君子动口不动手,有异议可以向大队领导申诉嘛。”

    “大姐,冷静,不要以身试法啊。”

    几个人一哄而上,嘴上说的好听,手上却毫不客气,将中年眼镜男和两个青年按到地上拳打脚踢一阵胖揍,中年妇人吓坏了,对付警察她骁勇异常,可是在这帮社会青年面前却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只是掏出手机声泪俱下的打着电话,呼唤着援军。

    突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李尚廷也傻眼了,就见刚才还和自己胡搅蛮缠的那帮人帮着自己痛扁卡宴车主,有个家伙还爬上卡宴拔下钥匙扔到了旁边的阴沟里……

    趁着局面乱七八糟,那边贝小帅钻进雅阁,三下两下将仪表盘鼓捣开,揪出两根电线来啪啪的打着火。

    “不要打架,快住手!”李尚廷大喊道,可是此时场面早已失控,谁也不听他的话了,不知不觉间,那辆被拔了钥匙的雅阁悄悄地启动,溜走了。

    或许是有热心人报警了,不大工夫,远处警笛鸣响,一辆喷涂110字样的警车远远开了过来,看见交警的援兵到了,刘子光等人才迅速停手,钻进了看热闹的人丛中,只剩下一个不知所措的小交警和四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