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他妈的算哪……”黑胖子还没说完,刘子光把烟往他脸上一弹,趁他分神的一瞬间抬脚就踹了过来,一记正踢命中彪哥的小肚子,把他重达一百八十斤的身躯踢的向后飞了出去,当场砸倒后面三四个汉子。

    刘子光紧跟着扑上去拳打脚踢,他出拳极重,招招往人家要害上招呼,瞬间就放倒了三个人,其余人反应过来,挥舞着铁棍长刀砍过来,刘子光劈手抢过一杆长刀。

    铁质自来水管上焊着尺把长的刀锋,寒光闪闪,犹如古代的朴刀,在刘子光手里上下翻飞,径直往人头上劈,他人够猛,出招又狠,刀刀见血,俗话说的话,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刘子光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小流氓们心惊胆寒,丢了家伙抱头鼠窜。

    此时从远处跑过来几十个少年,手里也都拎着板砖,链子锁等家伙,为首的正是贝小帅,但是他们已经来晚了,就看见中午空旷的小区外马路上,一个穿着懒汉衫,趿拉着拖鞋的汉子,挥舞着长柄大刀在追杀十几个刺龙画虎剃了秃头的流氓。

    流氓们跑的比兔子还快,可是那长刀汉子跑的更快,追上一个砍翻一个,长刀落处,血花四溅,流氓刺着青龙的后背立刻绽开一条骇人的大口子,白肉红血,分外刺眼。

    少年们全呆立在路边,眼睁睁的看着这帮人从眼前跑过,一个孩子都看傻了,手里的链子锁掉了也不知道,只是喃喃道:“这不是咱们新老大么,我的妈呀太狠了。”

    刘子光杀的兴起,接连砍翻七八个人,忽然看到远处的电线杆子上架着派出所的摄像头,便硬生生停下脚步,恶狠狠地骂了句:“便宜你们了!”扭头回去,此时贝小帅率领的三十多个少年也围了上来,青涩的眼神里写满了热血沸腾。

    “老大,你砍人的样子太吊了!”

    “老大,你真拉风,我崇拜你!”

    少年们疯狂了,贝小帅也是痛快的不得了,彪哥是这一带的大混子,开按摩院,给建筑工地拉土方,干的是大买卖,据说手底下带着命案的,这种牛人在光哥手底下都只有抱头鼠窜的命,可见自己的选择多么正确。

    走到小区门口,刘子光一把揪起肋骨被踢断的彪哥,掷到王志军跟前道:“志军,卸他哪个部件,你说了算。”

    王志军抬起满是血污的脸,眼角亮晶晶的也不知道是血还是泪,“刘哥,算了。”

    刘子光一愣,明白了王志军的处境,他是退伍兵出身,又是农村人,没有一技之长,好不容易找到一份保安的工作,遇到一些不公正甚至被欺负的事情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志军,我明白。”刘子光说着,又看了看同事们和已经吓傻的白队长,“队长,你别担心,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和你们不牵扯。”

    白队长出了一口气,年轻的保安们眼中却含起了泪花,这哥们,忒仗义了。

    少年们也敬仰的看着他们的老大,老大太威风,太潇洒,太符合他们心中的英雄形象了。

    刘子光抓着彪子的顶瓜皮将他提起来,道:“你卸我兄弟的一条胳膊,我也卸你一条胳膊,你说好不?”

    彪哥被刚才那一脚踢得胸中气血翻涌,哼哼都哼不出来,哪还能说话,只好任由刘子光将他的按翻在地,一脚踩住他的肩膀,一手捏住他的手腕。

    一时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噤若寒蝉,看着刘子光慢条斯理的进行着这一切。

    “喀啪”一声脆响,尖锐的骨头从皮肉里刺出来,彪哥的胳膊骨折了,人群发出一声齐刷刷的低呼,然后又寂静下去。

    “谁会开车?“刘子光扫视一下众人。

    “我!”贝小帅身边一个瘦小的少年挺身而出,身上穿着破烂不堪,充满油渍的工作服,上面还有个斑驳不的Mobil美孚壳牌标志。

    刘子光把自己的钥匙抛过去:“开我的车送志军去医院。”

    少年利落的接过钥匙,欣喜万分道:“好嘞!”

    刘子光又道:“今天到场的有一个算一个,晚上地地道道我请客,不醉不归!”

    众少年顿时发出雷鸣般的欢呼。

    刘子光又拉着一个相熟的保安走到一旁低声道:“门口的监控录像帮我弄出来。”

    “刘哥你放心好了。”年轻的保安眼中全是热切。

    彪哥等人被救护车拉走了,但是他那三辆汽车却真的搁在了志诚花园,不过不是堵在门口,而是被刘子光弄进小区地下车库,用地桩锁锁上,这回彪哥要是不拿个十万八万出来,这三辆车是别想拿回去了。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保安们非常积极,簇拥在刘子光周围,仿佛围拢在元帅身边的士兵,白队长眼红耳热,很是无趣,一个人站在门口琢磨了一会便走进了物业经理的办公室。

    “这样不行啊,再这么搞下去,咱们小区成啥了,简直就是流氓窝点……”白队长声泪俱下的向高经理哭诉着。

    物业公司的保安,说白了就是看门狗,防贼还行,若是太过强悍,整天和社会上的流氓打架斗殴,肯定会影响到公司和小区的声誉,但是想到刘子光是个刺头,高经理也直皱眉。

    “这样吧,你把他叫来,我和他谈谈。”高经理经过深思熟虑说道。

    “好嘞!”白队长喜形于色,颠颠的出去了。

    刘子光正坐在小区花园里和几个保安说话,小伙子们嘴上全叼着刘哥发的中华,兴冲冲的围着他,白队长走过来干咳一声道:“刘子光,高经理找你有事。”

    刘子光答应一声,掐掉烟头整理一下衣服去了,几个保安尴尬的站起来,白队长威风凛凛扫视着他们:“都长进了是吧?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是吧?五十个俯卧撑,立刻!”

    ……

    物业办公室,刘子光淡然站在高经理办公桌前,耐心听他讲着至诚物业的光辉历史以及小区的精神文明建设。

    高经理绕了半天弯子,嘴巴都说干了,这才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于心不忍的说:“小刘啊,经过我们各部门领导讨论,一致认为你不适应本公司的文化氛围,不合适物业保安员这个岗位,但是你放心,虽然你只上了两天班,但是我们还是按照一个月来算,把工资足额发给你,你这已经是我能给你争取到的最大福利了,你看……”

    刘子光听了之后,二话没说出门而去,高经理正摸不着头脑,他又再次推门进来,咣当一声将两把菜刀拍到桌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