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上所述,为了好好和你来一场【亲切友好】的交流,所以又回到这里找你了,光头蜘蛛。”燕青轻轻地捏了捏自己的手指,让每一根指骨都在拳甲下发出关节摩擦的声音。

    “啊……那个啊……哈哈哈哈,您能够安全回来还真是让人高兴啊东洋小哥。”帕奇脑门上流出了冷汗,脸上那看起来疯癫的笑容也渐渐变得僵硬起来,看着这个脸上笑容越来越黑的青年,颤抖着低声道。

    “不过,能够再一次看到你们还真是让我感到安心啊,大小姐。”不过,虽然眼神依然冰冷地看着帕奇,但燕青依旧微笑着对莫皖挥了挥手说道,“虽然感觉并没有多长时间,但实际见面却又有一种分隔许久的错觉,难道也是梦境的原因吗?”

    莫皖对着燕青点了点头说道:“或许吧,毕竟有些时候梦境这种东西的确会让人感觉又时间上的错位感,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是希望你能够不要那么冲动。”

    “哦?怎么了,大小姐。”燕青看着莫皖问道。

    莫皖看了一眼帕奇,微笑着说道:“说的就是这个家伙,我理解你愤怒的感情,不过这个家伙或许对我们还能算有些用处,打算带上它继续去探索下一段路程,所以希望你能够在处理个人私情的时候——尽量保证他能够活着。”

    红色的光芒骤然间从莫皖的手背上扩散而出,让燕青的身体顿时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看着莫皖说道:“真是的,大小姐,为了这种事情就用上令咒什么的可真让人感觉为难啊……”

    “嘛,毕竟你看着这家伙的眼神让我感觉很不安啊。”莫皖用右手地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对燕青眨了眨眼睛,“所以只能用令咒来稍微限制一下你的出力了。”

    看着莫皖认真的表情,燕青顿时叹了一口气,看着自己似乎没办法使用出全力的手说道:“我明白啦,大小姐,会掌握好分寸的,这一点就请您放心好了。”

    接着,燕青的双眼看向了蜷缩在一个角落里不敢妄动的帕奇,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慢慢地向着它走了过去。

    “我,我只是一个可怜的小蜘蛛,慈悲为怀的人哟,若是对幼小可怜的生物痛下杀手,会遭遇不幸的哟。”帕奇吞咽了一下口水,看着燕青说道,“所以,我……我现在向您求饶还来得及……吗?”

    燕青沉默地对着帕奇的脑门抬起了自己的拳头。

    ———————————————————————————————————————

    “那么,大小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把惨不忍睹的帕奇丢在一旁,燕青拍了拍自己沾染上红色血液的拳甲,看着莫皖问道。

    “有打算,如果你们已经把噩梦边缘彻底探索过了,那现在也就只能向着第二层的下一个地方进发了,没错吧。”莫皖看着燕青以及他背后的三人,露出了笑容说道,“也就是这一部分最后的一段路程——月之梦魇。”

    “喂,开玩笑的吧!接下来你们这些家伙要去那里吗!”突然,听到莫皖提议的帕奇突然震惊地从看上去半死不活的状态弹射起来,对着众人怪叫道,“喂喂喂!既然你们几个想要去送死就不要拉上我一起啊!”

    就在这时,银色的光芒出现在他的眼前,一杆长枪抵在了帕奇的额头上,李书文看着它,用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说道:“现在的你可没有拒绝的机会,蜘蛛。”

    不仅仅是李书文,就连罗摩也向前踏出一步,不灭之刃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似乎随时准备在帕奇打算逃跑时对着它一刀砍下来。

    莫皖笑着拍了拍手:“没错,综上所述,看起来大家都赞成这项提议,所以接下来我们的目标,就是月之梦魇了,要少数服从多数啊,帕奇。”

    帕奇似乎颇为不爽地咬紧了牙关,恶狠狠地刮了一眼莫皖,但由于三个从者对自己生命的威胁,它也只能瓮声瓮气地嘟囔了一句,重新半死不活似的把光头耷拉在地面上。

    “那么,这个月之梦魇究竟在哪里?您知道吗,莫皖小姐。”一旁,梅根微微皱紧了自己的眉头,双臂环抱在胸前看着莫皖问道,接着又将视线投向了剩下的几个人,皱着眉头说道,“所以,这些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见梅根这样说,燕青也向莫皖投出一伙的神色,罗摩也直接问道:“嗯,这个女孩究竟是谁?看汝等的关系似乎并不是单纯的熟识或者合作关系。”

    “啊,这个啊,似乎的确没有给你们相互介绍一下呢。”莫皖轻轻咳嗽了一声,左手放在梅根的后背,将她轻轻地推了出去,面向众人说道,“那么就在这里介绍一下,这位是梅根,唔,该怎么说呢,就和司空蜃一样,很难说清的孽缘吧,有些时候是挚友,但有些时候却又是工作上的竞争对手,这样的存在。”

    莫皖接着又指着众位英灵说道:“而这几个人就是和库·丘林一样,都是英灵了,这个黑发的帅气裸露小哥就是很有名的那个燕青、而这个看起来很精壮的老人是李书文先生,这个红发的小哥就是印度神话里那个很有名的主人公——罗摩,你应该都知道的吧。”

    梅根轻轻地点了点头,对于这些人的名号她并非陌生,不过在面对如此之多存在于过去甚至神话中的人的时候,她似乎依然感觉有些震惊。

    没等梅根继续问下去,莫皖便一把将一直保持沉默的铃推了上来,痴笑着对梅根说道:“唔嘿嘿嘿,至于这位可爱的小姑娘,就是因未知原因而变得三无系人设、团队内的萌物担当,铃!怎么样,是不是很可爱啊?”

    看着莫皖这一脸痴汉一般的笑容,梅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这个恋童癖似乎依然没有改掉呢。”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我只不过是一个喜欢可爱的少男少女的女人罢了!可不是什么恋童癖啊。”莫皖对着梅根义正辞严的说道。

    “在我眼里这没有任何区别,莫皖小姐。”梅根皱了皱眉头,一脸嫌恶地看着莫皖。

    看着梅根的这副表情,莫皖顿时露出了一抹坏笑,突然凑到她身边说道:“真是的,梅根小姐,吃醋什么的就直说就好了,虽然年龄有些大,但您的童颜还是在我的喜好范畴内的哟~”

    “不要说的那么恶心!谁会吃你的醋啊!”梅根顿时红着脸喊道,同时抽出手杖对着莫皖的头轻轻敲了一下。

    这突然地袭击让莫皖顿时蹲下来,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脑袋说道:“啊!好疼……梅根小姐,虽然你故意没有使劲,但这种攻击还是会痛的啊……”

    看着两个人之间的互动,所有人都感觉有些插不上嘴,但却依然感到有些震惊,李书文低声说道:“真想不到,那个看起来很自我硬派的丫头居然会在其他人手头上吃瘪,倒是让老夫有些震惊。”

    铃叹了一口气,突然看着莫皖说道:“对了,莫皖小姐,您还记得吧,我们刚才向您提到了……关于司空蜃的事情。”

    听着铃的发问,莫皖也立刻停止了和梅根的打闹,看着这个小女孩说道:“嗯,我知道,那个白痴似乎说过,我们的敌人并非在天空,也并非存在于陆地,而是存在于深水之中……没错吧。”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莫皖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慢慢地说道:“说道深水,我的确有一种感觉,亚楠镇这里的深水,似乎就是在蜘蛛罗姆那里,但那家伙很明显并不是真正的敌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真正的敌人又会是谁呢?”

    “除了你说的蜘蛛罗姆,还有其他的和深水有关的怪物吗?”梅根看着莫皖问道。

    “嗯,这个的确知道,亚楠镇的旧神是可以划分出好几种类型的,陆地上的旧神便是铃他们战斗的阿米戈达拉,而这些家伙大量的存在于亚楠镇的各种角落当中,可以说是相当量产的存在,再有就是从宇宙中降临的旧神,治愈教会中的圣歌会便是为了与宇宙外的旧神沟通而创立的,而还有一种便是最神秘的旧神——欧顿,无形之欧顿就是对他最完美的诠释,无形无貌,但是却会在人的脑海中低语并启示着他们。”

    “除了这些之外,难道还有深水中的旧神吗?”梅根问道。

    莫皖点了点头,但却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是的,那就是来自深海的旧神——科斯,可是……”

    “可是什么?”李书文问道。

    “如果按照现在的时间观,早在之前,科斯就应该已经被教会猎人彻底杀死并解剖了才对,如果它会是敌人的话……感觉有些难以想象。”莫皖陷入了沉默当中,但紧接着摇了摇头,“不过算了,在亚楠镇中讨论时间也的确是很愚蠢的事情,也许我们要面对的会是从过去穿越到未来的科斯、或者回到过去面对科斯与他的孩子也说不定。”

    燕青点了点头:“也就是说……暂且树立一个假想敌,没错吧。”

    莫皖打了一个响指,笑眯眯地说道:“没错,就是这样,所以如果是这样的话,距离深海还算有一点距离,在那之前就先去干掉躲藏在月氏梦魇的家伙好了,所以说,为了防止你畏罪潜逃,我们必须要把你带上哦,可靠的帕奇。”

    “你才是最恶毒的那个家伙啊混蛋,可恶,如果是这样的话还不如就这样被那个黑发的一拳打死呢!你这个恶魔!怪物!阴险的外乡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嘛,反正和非常喜欢在背后把人踹下悬崖的你比起来还是稍微逊色一筹吧。”莫皖一把提起了帕奇,虽然蜘蛛的身体抓起来让人感觉非常不安,但莫皖对此似乎并没有任何抵触的情绪,反而在拎着一只烧鸡一样爬上了楼梯,“那么就快些走吧,诸位,月之梦魇中可还有一个家伙在等着我们呢,尽可能多并快速地杀掉BOSS,这样在面对最后的那个敌人才会更有胜算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