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啊!!!”随着罗摩的怒喝,不灭之刃撕裂了空气,在划出一条艳红的轨迹之后切断了阿米戈达拉的右臂。

    不仅仅如此,在不灭之刃接触到阿米戈达拉的身躯的时候,那手臂就仿佛遭到强酸腐蚀一般开始大片的溃烂,无数的肉块被炽热的高温蒸发出水蒸气,不仅仅将阿米戈达拉的手臂,甚至连同他的身躯也开始出现大片的崩坏,痛苦的咆哮声随之从它的口中爆发而出。

    罗摩向着半空中轻轻招手,立刻将不灭之刃从远处收回,而在收回的同时,依旧在旋转中的不灭之刃切断了支撑阿米戈达拉的大腿,让它那巨大的身躯栽倒在地,掀起一片巨大的尘幕。

    罗摩立刻冲上前,在阿米戈达拉的头颅即将接近地面的时刻,手中的不灭之刃凝聚起红色的魔力,在刀光中向上挑去,立刻如同切开豆腐一般轻松地斩下了阿米戈达拉的头颅。

    就在罗摩挑出这一刀的同时,刺眼的白色光柱突然从这只阿米戈达拉的背后冲来,仅存的那只阿米戈达拉似乎立刻做出了判断,完全不去理会同伴的生死,而是没有任何犹豫地将自己的射线向着罗摩爆射而来。

    白色的射线很轻易地撕开了已经因为斩首而死亡的阿米戈达拉,向还没有收招的罗摩冲了过来,不过,就在射线即将击中罗摩的瞬间,巨大的黑影突然从旁边飞掠过来,还没等放射出射线的阿米戈达拉反应过来,另一只阿米戈达拉便狠狠地和它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将它的身体撞飞了出去,连同那散发出能够融化一切温度的射线也被撞歪,擦着罗摩的身体划过,在地面上留下一条地表被融化之后的沟壑。

    “哟,Saber小哥,你可欠我一个人情啊。”燕青从半空中落下,拳甲上似乎还因为摩擦产生的高温而散发出红光与热气,这个黑色长发的纹身青年对罗摩露出了一抹坏笑说道。

    “啊,若是有机会的话定会相还,Assassin。”罗摩也露出了一抹笑容,但在看到阿米戈达拉那巨大的身躯被燕青一拳从最左边打飞,并精准地砸在自己这边阿米戈达拉的身上的情景,他也依然露出了一抹震撼的苦笑,“不过,依然想说一句啊……中国难道都是盛产怪物的地方吗?”

    “有吗?我倒是觉得你们印度那边也有不少出类拔萃的英雄豪杰。”燕青听了罗摩的话,脸上虽然露出了一副自得的笑容,不过也对他说出了一句自己的真心话。

    罗摩顿时挺起胸,似乎颇为自豪的说道:“那是自然,余姑且不论,不论是施予的英雄,亦或是神授的英雄都毫无疑问的是当之无愧的强者,若是有机会,余倒是很想与他们切磋一下战斗的技艺。”

    “不过这种事情就留到以后有机会再说吧,那两个怪物可是要爬起来了哟。”燕青双腿微微弯曲,压低了自己的身体,凝视着终于从地面上爬起来的阿米戈达拉说道,“如何,Saber,干脆就在这里让我看一看你的宝具吧,上次没有亲眼看见稍微有些遗憾啊。”

    “不用汝提醒,余也有这样的打算。”罗摩瞥了一眼燕青,笑着将自己的魔力注入进不灭之刃之中,刹那间,不灭之刃开始以他的手为中心高速旋转起来,立刻上升到了罗摩的头顶,卷起一阵剧烈的气流,“不过,Assassin,我对汝的宝具也稍微有些兴趣,如何,不如就在此刻展现给余吧!”

    看着罗摩宝具启动时候的准备,燕青无奈的耸了耸肩,开口说道:“我这边的宝具没什么可看的,和你相比简直简陋的可以,完全没有你那种华丽的程度啊,不过要是你执意要看的话,在这里稍微露两手似乎也可以。”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在同一时间盯住了两只已经将头颅对准自己、开始凝聚起炽热光芒的阿米戈达拉说道:

    “我左边!”

    “那我就选右边那个了。”

    随着二人话音落下的瞬间,阿米戈达拉射线已经喷射而出,仿佛岩浆般的高温划过地面,连同地表的岩石与泥土都轻而易举的融化,向着二人冲击过来。

    但是,面对着来势汹汹的攻击,罗摩手中依然准备完毕的不灭之刃立刻以更加疯狂的速度旋转起来,而他本人慢慢地将自己的右手向后微微压了一下,做出投掷的准备动作:“那么就准备受死吧!邪魔外道的伪神,这便是贯穿魔性之物的一击,吾最强的宝具!接招吧——【破穿罗刹而不灭(Brahmastra)】!”

    不灭之刃正面接下了射线,并且随着罗摩的怒吼中,它在一瞬间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将阿米戈达拉射线劈成了两半,顺着罗摩的两侧冲击过去,而它则以无匹的气势继续向阿米戈达拉的头颅飞扑过去,在空气中留下了一道红色的流光与尘埃!

    另一条阿米戈达拉射线对准燕青激射而来,但是在即将击中燕青的这一刻,黑发男人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原地,只在燕青刚刚还站立的地面上留下一条沟壑,阿米戈达拉明显楞了一下,不过还没等它有所反应,燕青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它的面门之上。

    阿米戈达拉立刻做出了反应,将自己的头颅微微上扬,让自己依然在喷射的光芒向燕青的身体激射过去,然而就在光芒击中燕青的身体时,阿米戈达拉却惊讶的发现,眼前的燕青就如同与它不在同一个次元一般,射线穿越的仅仅只是一层虚无的空间,而燕青的身体却依然完好无损地对它接近。

    “那就来尝一尝我这一招吧,阿米戈达拉。”燕青咧开嘴大笑起来,双眼中流露出狠戾之色,对着阿米戈达拉的头颅结结实实地打上一拳,看起来仿佛不在同一处空间的拳头竟然没有任何保留地锤击在阿米戈达拉的头颅之上!

    这还没有结束,阿米戈达拉的头颅在被击中的同时,一个带有巨大力量的踹击便已经砸在了它的后脑勺上,而那竟然依然是燕青的身影,不等阿米戈达拉的反应,第三个燕青就已经出现在头部的左侧,对着阿米戈达拉来了一记顶肘,同时,第四个燕青出现在阿米戈达拉的右侧,在它即将向右边偏移时,对着它的右侧头颅抬脚来了一次上踢。

    在阿米戈达拉的眼中,燕青就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地从它四周闪现,并对着它开始不断地攻击,终于,这让阿米戈达拉感觉脑浆都开始在脑内四溢的攻击停止,燕青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但这个时候的它却早就已经没有反击的机会。

    头晕脑胀的阿米戈达拉只能看着那仿佛出现了无数虚影的燕青踮起脚,手中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向自己冲来。

    “来吧!这便是我所研发出来的拳法,在死前稍微记一下吧。”燕青出现在它的面门,张开成掌的右手对阿米戈达拉平淡地拍下,“十面埋伏·形如无影!”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闷响,阿米戈达拉的身体轰然间被巨大的力量击飞,巨大的身躯上绽放出一朵醒目的血花,宛若河流的血液从脖颈的断裂处喷涌而出,洒在了地面之上。

    就在同时,不灭之刃在旋转中切断了阿米戈达拉的身躯,让它的身体从半空中坠落在地面上,而罗摩的身影快速地出现在不灭之刃的位置,伸手抓住了不灭之刃的剑柄,身体以飞快的速度向着阿米戈达拉砸去,暗红的利刃斩落了最后一只阿米戈达拉的头颅。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