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cer先生,请小心一些,这一只怪物似乎和其他的不太一样。”铃看着李书文面前的阿米戈达拉,小声说道。

    李书文微微点了点头,眼前的阿米戈达拉的确和燕青罗摩二人对阵的阿米戈达拉不太一样,只要看体型就能够知道与他们的不同,其他的阿米戈达拉看起来只有三层楼左右的高度,虽然在大小上的确已经算是怪兽级别的存在,但眼前的这一只似乎还要更大一些,仅仅是身体向前倾倒,整个身体趴在地上的高度都已经达到了五层楼房的高度,若是完全直立起来恐怕比它身后那高耸的灯塔还要庞大。

    “那两个人倒是选了个轻松的工作啊。”李书文瞟了一眼罗摩和燕青的方向,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可奈何的神色,盯住了这只阿米戈达拉,“那么,丫头,这东西我一个人恐怕对付不过来,接下来可能还需要你来帮助我这老骨头了。”

    “嗯,我会加油的。”铃微微点了点头,看着李书文说道,“所以,Lancer先生也要小心一些才行。”

    对视了一眼,铃和李书文不再有任何的言语,瞬间,铃的身体化为了一阵烟幕消失在了原地,而李书文的身影也在眨眼间消散,仅仅在原地留下一道飘扬起来的尘埃,而后,一把长枪突然出现在了阿米戈达拉的面门,在强大的冲击中,这巨大的怪物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六合大枪以强大的力量贯穿进阿米戈达拉的头颅之中,碰见出大量的血液,但是就在李书文的身影出现在了六合大枪的一旁时,枪与阿米戈达拉头颅接触的地方爆发出刺眼的强光,一道炽热的射线将李书文整个身影吞没进去,并顷刻间贯入天空中的云层。

    一件被烧焦的黑色长袄从空中飘落下来,身穿棕色马褂的华发老人也拎着大枪从上空落下,在一阵敏捷的转身中向远处退去,但就在李书文退下的同时,铃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阿米戈达拉的上空,双臂张开,仿佛鹰一般俯冲下来,双手中的匕首闪烁起寒光,刺入了阿米戈达拉的头颅里。

    顿时,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袭击后的阿米戈达拉颤抖了一下,头部如同陨石一般从半空中砸落,整个耷拉在地面之上,而铃则立刻松开了深深刺入它头颅中的匕首,微微扬了一下自己的手,两把袖剑突然从她的袖口中弹了出来。

    铃将双手用力刺入阿米戈达拉的头颅之中,紧跟着向周围猛然间一划,将阿米戈达拉的头颅撕开一个巨大的裂痕,但就在撕裂的同时,铃惊讶的发现,在她撕出这个裂口的同时,耀眼的光芒轰然间从裂痕中爆发而出,一道比之前更加粗壮的射线从阿米戈达拉头顶的裂痕中爆射出去!

    李书文平静的看着从头顶射出激光的阿米戈达拉,接着就转头面对着已经出现在自己身边的铃说道:“这一只果然和其他的那些不太一样吗?也就是说,眼前这个东西其实是首领一般的存在咯?”

    “应该是这样,也因为它的出现,隐藏在周围的怪物才会纷纷显露出真身吧。”铃同意了李书文的观点,颔首说道,“有解决的办法吗?Lancer先生。”

    李书文淡定的分析道:“从刚才的交手差不多已经知道了,这种怪物的弱点的确是头颅,只不过和Saber还有Assassin面对的不太一样,这一只似乎可以在头部的任意一个点释放出激光,所以……”

    “没办法轻易地对它的头颅造成伤害吗?”铃沉思了起来。

    就在二人思索的时候,这只巨大的阿米戈达拉轰然高高扬起自己的身躯比灯塔一样巨大的身躯就如同遮天蔽日的小山一般,同时张开了自己细长的胳膊,对着下面的二人气势汹汹地砸落。

    巨大的烟尘从地表掀起,向着周围扩散开来,但是就在这一刻,阿米戈达拉似乎楞了一下,低头看向了自己的右前臂,一个瘦小的人影就这样挺直身体站立在自己刚刚拍击的地方岿然不动,长枪被他倒刺在地面之上,而他本人竟然仅仅靠着自己手臂的力量抵抗住了这力量巨大的攻击!

    “我这老骨头似乎已经被彻底看扁了啊。”李书文平静的声音从阿米戈达拉手掌的阴影下传来,随着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后者突然感觉自己的右手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钳住,一时间竟然动弹不得。

    下一刻,阿米戈达拉的身体突然被巨大的力量扯了下来,那细长的躯干毫无防护地暴露在了李书文的视野之中,就在这一刻,李书文抬起左脚狠狠地踩在阿米戈达拉的右手掌上,连同它手下的地面都被踩出无数龟裂,而他本人的身体更是如同子弹一般冲出,对着眼前的怪物轰然间打出了一拳。

    沉重的闷响声轰然传来,阿米戈达拉的躯体剧烈的震颤了一下,但是它竟然很快稳定了自己的身体,双腿竟然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在地面上才出一个巨大的坑洞,向着天空高高跃起,如同一座飞起来的山丘对着刚刚落在地面上的李书文压了下来!

    就在这一刻,铃突然出现在了李书文的身边,双手在虚空中轻轻做了一个抓取的动作,一把欧洲风格的长剑出现在了她的手上,接着,耀眼的雷光覆盖在剑身之上,随着她举起来的动作,一道惊雷轰然从长剑中爆发。

    “宝具?不对,感觉略微有些不同。”李书文皱着眉头,看着铃手中的剑说道,“那个究竟是什么?”

    “【伊甸之剑】,这么称呼它就可以。”铃看着李书文,平静的开口说道,“不过因为会随着持有它的主人不同,名字也会产生变化。”

    这样解释着,铃运用起自己的力量,让长剑上的雷光变得更加夺目,看着从上空不断砸下来的阿米戈达拉,她没有任何的言语,在雷声大作中挥下手中的伊甸之剑,在空气中掀起震耳欲聋的爆炸。

    李书文带着铃从激荡起来的烟尘中飞快地退出,而阿米戈达拉因为雷电产生的高温而略微出现烧焦痕迹的身体也沉重地砸在背后的灯塔之上,将那高耸的塔楼被它巨大的身体彻底砸碎。

    “干的不错,丫头。”李书文瞥了一眼铃,又看了一眼铃手中的伊甸之剑,微笑着开口说道,“不过这样也就能够确定了,能够取得胜利的手段。”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