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啊————!!!”燕青的身体在左侧的阿米戈达拉爆发出耀眼的射线之后骤然间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随后,在他冲来的轨迹上飞扬起一条尘风。

    他的右拳凝聚了自己全身的力道,对着站在中间的阿米戈达拉的面门上用力地重锤下去,一瞬间,一道血光骤然间从拳头击中的地方爆发出来,阿米戈达拉的头颅就仿佛鸡蛋壳一般破碎,血浆从中骤然爆发。

    接着,一阵强大的冲击才伴随着血液从拳脑相接的地方扩散开来,将飞散的脑壳与血液裹挟起来,一时间竟然在空气中凝结成了仿佛拥有形体的冲击波!

    接着,燕青猛然间对着身体颤抖着趴下来的阿米戈达拉飞起一脚,强大的脚力轻而易举地将阿米戈达拉的头颅踹到变形,而它整个身体也伴随着这股力道极度扭曲地向后翻去,燕青接着踹出来的反推向天空弹起。

    突然,被他踹翻的阿米戈达拉的身体变得更加扭曲,在向后夸张翻倒的时候竟然立刻让脖子再一次上扬,将自己的头颅对准了天空中的燕青,被拳头击碎的地方闪烁出耀眼的光芒,一道射线裹挟着炽热的高温向燕青疾驰而来!

    面对着几乎必中的射线,燕青却没有半分的畏惧,高温距离他越来越近,刺眼的光芒也将他的面部照到几乎没有任何阴影,就在这时,燕青凌空开始扭动起身躯,完全无视了物理上的法则,竟然在借不到力量的半空中强行偏移了自己的位置,让这道激光擦着他的胸膛爆射向天空,而他则以飞快的速度向下方坠落,左手捏成了拳状,对着仰头看向自己的阿米戈达拉再一次重砸下来!

    这一次,强大的力量竟然瞬间将阿米戈达拉头部接触到的地面砸出了一个深坑,而阿米戈达拉的头颅则被燕青轻而易举地砸入这个坑洞之中,整个淹没在了里面。

    “喝啊!!!!”不过燕青却并没有就此结束,而是在从坑洞中站起来的瞬间再一次挥下拳头,这一次,仿佛喷泉一般的血水从坑洞中喷射而出,伴随其飞出来的还有阿米戈达拉的脑壳,这巨大的怪物面对燕青这没有任何保留的全力攻击下,仅仅只是稍微挣扎了一下,就再也没有了声息。

    “喂,没有搞错吧,只有这么点实力吗?亏你们还被成为亚楠镇的神灵啊……”燕青站了起来,拳头上附着着阿米戈达拉的血液,然而惊人的是,明明他本人就是站在坑洞之中将它的头颅彻底击碎,但是这个男人的身上却未曾沾染怪物半点的血液。

    燕青笑了起来,从坑洞中一跃而起,重新站立在地面上,双眼中充满了狡黠的笑意,开口说道:“那么,虽然不知道你们究竟能不能听懂,但是我还是想稍微问一下,亚楠镇的神灵,你们两个是打算一起上来呢……还是和我来一场公平的单挑呢?”

    话音未落,两只阿米戈达拉一齐行动了起来,两个巨大的巴掌对着燕青狠狠地压来,将他看起来很瘦小的身体彻底覆盖在手掌的阴影之下,并在眨眼之间拍在地面上,砸出一道道细密的龟裂。

    然而,最先拍击到燕青的阿米戈达拉突然歪了歪头,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将那个小个子家伙砸扁的触感,反而像是砸到了空气一般,带着这样的疑惑,它微微移开了自己的巴掌,而在巴掌的中心,却完全没有燕青本应支离破碎的身体。

    “我问你一句,大块头,你这家伙就是那个光头蜘蛛的主子吗?”这时,燕青的声音突然从那只阿米戈达拉的肩膀上传来,让这个怪物的身体顿时僵硬了一下——燕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自己的左手当做支撑搭在阿米戈达拉的头部右侧,整个人微微倾斜地站在它的右肩之上!

    燕青睁开眼睛,那双棕黑色的瞳孔中明确地燃烧着名为【愤怒】的火焰,而他本人微微咧开嘴,露出了一个布满阴影的和善微笑,开口说道:“我现在很不爽啊,那个家伙竟然让我吃了一点苦头,作为很记仇的一个人,我倒是挺想让那个家伙付出代价的,不过,那家伙似乎经常在话中提到你的存在啊。”

    “所以,回答我,阿米戈达拉。”燕青的双眼凝视着阿米戈达拉的头颅,“那个光头的蜘蛛男,是不是你们饲养起来的忠犬呢?”

    风声突然响起,第二只阿米戈达拉张开手臂,对着站在自己同伴身上的燕青凶猛地抓来,但是燕青的身体却再一次消失在原地,让这个阿米戈达拉抓了一个空,而且因为没有找到目标,第二只阿米戈达拉的巴掌狠狠地扇在了自己同伴的脸上,让它的同伴顿时打了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

    “果然不该对你们这些家伙抱有什么期待吗?”燕青的身影出现在了上空,看着巨大的身影微微叹息一声,伴随着这句话,他的身体在空中如同炮弹一般弹射而出,对着栽倒在地的阿米戈达拉冲了过去,一瞬间踢在它的面门之上!

    随着剧烈的力量,阿米戈达拉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整个身体沉重地倒下,跪倒在地面之上,仿佛失去力量一般地匍匐下来,那巨大的头颅几乎要紧贴着地面一般,还没等它站起来,燕青的身体就已经出现在了它的面前,看着此时阿米戈达拉的状态,开口说道:“唔,这个应该就是莫皖小姐和我说过的【处决状态】之类的东西吧。”

    燕青将自己的右手张开成爪型,用力将整个手臂没入了阿米戈达拉的头颅当中,瞬间,这只阿米戈达拉的头颅爆出大量的血液,顺着燕青手捅入的地方喷射出来,接着,燕青几乎要将阿米戈达拉那沉重的身体举起来一般将没入头颅的手上扬,让这只阿米戈达拉的上半身随着他的动作上升了一小段距离后,奋力将手臂弯曲了一下,从里面将手生生地扯出,在裹挟着大量的血肉的同时,在这怪物头上留下了一条明显的巨大豁口,也将阿米戈达拉那巨大的身体硬生生地扯过来,轰然栽倒在燕青的左侧。

    突然,巨大的阴影从燕青周围出现,将他整个身体覆盖在了其中,第二只阿米戈达拉竟然高高跃起,打算就这样从空中坐下来,给燕青一记泰山压顶。

    但是,面对它这样的攻击,燕青却没有任何闪躲的意思,而是立刻消失在原地,闪开了阿米戈达拉的跳劈,并且出现在那个倒在地上的阿米戈达拉身边,抬起脚猛地踩断了它细长的胳膊,让想要爬起来的它再一次摔倒在地。

    就在阿米戈达拉即将倒地的瞬间,燕青的身影又快速地出现在了它的头颅下面,咧开嘴说道:“就给我上天去飞一会吧——阿米戈达拉!”

    随着一记重击,阿米戈达拉的身体竟然被燕青生生地从地面上锤了起来,头颅破碎,在天空中绽放出一朵巨大而鲜艳的血花。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