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家伙,就是刚刚那个把铃抓住传送到那栋教学楼的家伙吗?”燕青看着匍匐在这片空地周围、对着众人虎视眈眈的阿米戈达拉,开口说道,“我记得那个光头蜘蛛是怎么称呼它们的?阿·米·歌·大·拉……应该是这个名字吧。”

    李书文微微颔首,开口说道:“而且不仅如此,这些家伙似乎还是这个亚楠镇中存在着的雕像的原型吧,有许多雕像都和这些东西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这些家伙……是亚楠镇信奉的【神】马?”罗摩咬了咬牙,看着眼前的这些相貌诡异的存在,眼皮不由地跳了起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对于他来说,被人供奉、受他人敬仰的神明应该是伟大而纯净,而且富有英雄气概的存在,但是这些东西却无法让他苟同。

    手中的不灭之刃开始颤抖,为了杀死魔性而存在的这把利刃正在兴奋地低吼着,仿佛在昭示着眼前这些存在的本质究竟为何物,那就是和魔王罗波那有着极度相似气息的【魔性生物】!

    而这样的一类存在居然会被作为神明而供奉在亚楠镇的各个角落,这是让罗摩无法认同的一点,当然,也不仅仅是他,包括燕青与李书文在听了罗摩的推断之后也纷纷皱起了眉头,看起来同样不认为眼前这些丑陋的怪物是他们心中所认为的【神】。

    “那么就上了!Assassin,Lancer,还有铃,看起来这些家伙是没打算将我们从这里放走,那么就只有全力以赴的战斗了!”

    李书文双手瞬间拉开,左手握住了长枪的前端,右手则紧握住长枪的末端,整个身体都仿佛绷紧到极限的弓弦,随时准备如同将自己如同箭矢一般飞射出去,锁定住了扑到他们面前的阿米戈达拉。

    “那么,我就重点关照一下左手边的那些家伙吧。”而燕青也在同一时刻摆好了攻击的架势,凝视着左手边的三只阿米戈达拉,露出了一抹狠戾的笑容说道.

    罗摩也露出了一抹笑容,向不灭之刃中注入自己的魔力之后,开口说道:“嗯,开始吧,右边的怪物们,就交由余来解决吧。”

    “那么,支援……交给我吧。”铃这样说着,也从自己的背后取出了两把短小的匕首,接着,她的双目中闪烁出一抹淡紫色的痕迹,接着,在她的视野当中,整个世界都随之暗淡下来,原地只留下了几个闪烁着颜色的影子,燕青、罗摩和李书文身上散发出了淡蓝色的光芒,而那几只阿米戈达拉通体则散发出了猩红的血光。

    如果莫皖知道铃眼睛的作用之后,一定会高呼这个简直和那些喜欢成天在房顶上跳来跳去的狂战士们拥有的眼睛效果一模一样吧。

    看着四个人纷纷做好了战斗准备,为首的阿米戈达拉突然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声,就仿佛一个讯号一般,周围警戒着的阿米戈达拉也纷纷站了起来,那如同扁桃体结石的头部对准了众人。

    瞬间,一道纤细但是却无比刺眼的光柱轰然间从为首的阿米戈达拉头部中心爆射而出,划过地面之后留下一条极为耀眼的白色痕迹,而这道光束随着阿米戈达拉头部的晃动呈现出【Z】字型移动,对着四个人扫射过去。

    这还不算结束,就在这一刹那,地面轰然间被一股强大的距离掀起,只见原本被阿米戈达拉扫射过的地面上突然掀起了黑白相间的剧烈爆炸,每一次爆炸都将地面的砖块掀开,甚至连砖块下面的泥土也因为这威力强大的爆炸而飘散向空中。

    接着,尘埃将四个人的身影彻底淹没在其中,但这并没有意味着结束,就在为首的阿米戈达拉结束了射击之后,围拢在周围的阿米戈达拉对准了弥散在空气中的尘埃,刹那间射出了同等规模的白色射线,在沿途留下了一条耀眼的爆炸线。

    而随着六道射线的突入,原本弥漫在空气中的烟尘也在瞬息间被吹飞,显露出了其中被掩盖的一切,然而等待着阿米戈达拉们的,却并非是期待中四人的尸体。

    右侧的阿米戈达拉突然感觉面前晃了一下,一把鲜红色的刀刃赫然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噗嗤!”根本没有闪躲的余地,迎面的一只阿米戈达拉细长的胳膊骤然被撕扯开来,一把如同回旋镖一样告诉飞驰的长刃将它的右手臂撕开,向着它的背后飞去,而罗摩的身影竟然以超高的速度移动,转眼间便追上了在半空中飞旋的不灭之刃,抬起手攥住了它的刀柄,瞬息间将自己的刀锋旋转了一下,劈开了旁边另一只阿米戈达拉的肚腹。

    就在罗摩劈开肚腹的瞬间,他突然的身体突然向着身后空翻了一下,躲开了擦着他头皮飞掠过去的阿米戈达拉的手掌,同时在半空中做出了一个惊人的扭动,将自己手中紧握的不灭之刃爆投出去,刺入了向他攻击的第三只阿米戈达拉的胸膛!

    “抱歉,不会让你们轻易过去的。”罗摩露出了笑容,身体飞奔到阿米戈达拉面前,猛地跳起来,但是他并没有将不灭之刃扯出来,而是将自己的手握成了拳头,对着不灭之刃的刀柄一拳锤击过去。

    随着他的这一击,不灭之刃骤然震荡起尖锐的嘶鸣,竟然整个刀刃都随着罗摩的力量贯穿了阿米戈达拉的胸膛,向着远方飞了出去,似乎失去了踪影,不过,随着他这一击,阿米戈达拉的胸口居然因为不灭之刃的贯穿而留下了巨大的洞窟,清晰地看见了它背后的世界。

    罗摩一脚踏在阿米戈达拉身上,随着他用上全力的脚力,阿米戈达拉的身体竟然被瞬间撼动,它立刻调整了自己的身形,虽然没有倒下,但是手掌想要对罗摩发起的攻击也随着这个这一次攻击而停止了。

    “汝等,就是被亚楠镇的人民供奉着的神明吗?”罗摩抬起头,和被自己贯穿了胸膛的阿米戈达拉对视了一眼,接着,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忽然说道,“让余感到失望,本来认为汝等既然身为亚楠镇民众所信奉的神灵,那么也应当具有相应的实力才对,结果居然如此不堪吗?”

    虽然不知道这些诡异的东西究竟能否听懂自己说话,但是看着那个胸口破开一个巨大窟窿的阿米戈达拉握紧的拳头来看,这些东西应该是被自己成功激怒了。

    罗摩看着阿米戈达拉,平静的开口说道:“汝等根本没有身为神灵的荣耀,更没有身为神灵的资格,只不过是一介毫无用处的魔物,仅仅靠着那可悲的本能而行动的生物而已,与余所熟知的神【毗湿奴大人】……不,将汝等与那位大人相比实属不敬之举。”

    罗摩这样说着,看向了对自己咆哮着的阿米戈达拉,随意地将手臂向着旁边用力一甩,下一刻,一把红色的光芒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不仅仅如此,随着红色光芒出现的瞬间,眼前这只阿米戈达拉感觉一阵寒凤从自己的脖颈处略过。

    视线慢慢地垂直下坠,在阿米戈达拉头颅落在地面的瞬间,它看到罗摩那不知何时回到他手中、散发着浓厚魔力的不灭之刃,以及这个红发少年已然出现愤怒神色的面容。

    “汝等甚至连罗波那都无法比拟,单纯的魔性之物,无法汝等不过就是在利用自己的魔性来伪替【神性】而已。”罗摩的不灭之刃爆发出耀眼的红光,而他本人则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铲除魔物即为英灵之使命,邪魔外道们,于此彻底堕入万劫之地狱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