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的下方是一片散发着诡异紫色气体的泥潭,而且不仅仅如此,在这泥潭中行走也会感觉到一股明显的异味,这让四个被人阴了一次的人不由得再次皱紧了眉头,虽然已经前进了有一段时间,不过看铃的表情,恐怕依旧没能适应这种诡异的环境吧。

    “没事吧,丫头,这里的空气似乎有很浓重的毒素,吸入进去的话或许会对身体有很不好的影响。”李书文转过头看着铃,开口提醒道,“虽然对于英灵来说或许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是身为人类的你究竟会有怎样的害处就不得而知了。”

    “没事,这里有解毒剂,而且采血瓶的数量也足够,可以恢复自己的体力。”铃对着李书文摇了摇头,手中的匕首刺入了一个如同鱿鱼一般蠕动着的怪物说道。

    听了铃的话,李书文微微点了点头,接着就将目光投向了远处,看着一座山坡上矗立着的塔形建筑,开口说道:“那么我们接下来就向着那里前进如何?总觉得这个东西的存在让我很在意。”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罗摩也点头说道,“虽然这里的魔性就已经相当沉重了,但是在那座塔里凝聚的魔性气息却比这里更加浓厚,看起来那里有一些不得了的东西存在。”

    听了二人的话,铃也眺望着远处那座看起来极为突兀的灯塔,点头同意了两人的提议:“嗯,那么就从那里走吧,其实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或许那里隐藏着一些秘密也说不定。”

    “嘛,虽然我是无所谓,不过你们三个下次能不能不要总是说一些云里雾里的话啊,毕竟这里可是有一个除了伪装和谍报工作之外就一无是处的家伙在啊。”燕青看着神叨叨的三人,开口笑了起来。

    罗摩和李书文顿时莞尔一笑,而铃则盯着燕青,稍微思考了一会,用认真的表情说道:“不要这么说,Assassin先生,不论是伪装还是谍报都是非常精妙的能力,能够拥有这些技能的您也绝不是一无是处的人。”

    燕青看着铃认真的表情,顿时笑了起来,抬起手摸了摸铃的头说道:“好吧,既然都得到铃这种程度的鼓励了,不稍微拿出一点干劲来可不行啊,目标就是那个灯塔没错吧,直觉告诉我那里盘踞的家伙或许也和那个混账蜘蛛有什么关系,就来看一看究竟有什么惊喜吧!”

    “就该拿出这种气势来才行,Assassin。”看着燕青显露出来的气势,李书文也露出了一抹微笑,迈步向着灯塔的方向前进,“既然已经决定好了目标,接下来就去和那个灯塔的主人们稍微问一个好吧。”

    ———————————————————————————————————————

    没有用太长的时间,四个人就已经来到了灯塔的附近,而随着距离灯塔越来越近,也出现了许多不同于那些鱿鱼怪物的其他东西。

    铃吞咽了一下口水,震惊地看着眼前这长着一颗布满无数眼睛的巨大头颅的怪物,原本这个东西仅仅是站在原地发出怪异但却引人沉浸其中的歌声,但是在一看到铃接近之后,就立刻停止了歌唱,对着她发狂一般地扑杀过来。

    而随着这个怪物的不断接近,铃也感觉自己的心脏开始不断地抽动绞痛,就和自己被那个细长的怪物抓住时,心脏产生的感觉一模一样。

    “这个就是……恐惧……”铃深吸了一口气,双手猛然间抓住了匕首,深深刺入了这个怪物的头颅之中,将它一击杀死,但是就算如此,铃依旧感觉自己的心脏宛若刀绞一般痛苦,而且随着这种痛苦不断向神经系统冲击,她甚至感觉自己大脑中有什么东西要突破脑壳冲出一般。

    “没事吧,铃。”看着突然捂住了自己额头,脸颊上冒出冷汗的铃,燕青走到了她的身边,有些担心地问道。

    铃捂住了心脏,用力地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头晕脑胀的感觉站起来,看着燕青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不,我没事,现在只不过是有些头痛,应该是刚刚经过了毒池的后遗症吧,没有什么大碍的,继续前进吧。”

    “是这样吗?话虽如此,也请不要勉强啊,铃。”罗摩也看着铃说道,“汝也是重要的同伴,若是出了意外,余等也没办法和Master那边进行交待,所以,如果真的感到无法支撑,稍作歇息也可以。”

    铃微微摇了摇头,对众人露出了一抹微笑说道:“我没事,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休息了,放心吧……诸位,我有自己的分寸。”

    接着,铃抬起了头,看向前方的灯塔,抬起脚说道:“目的地就在前面,继续前进吧。”

    “明白了,那么就继续前进吧,Saber,你也不要再劝了,既然这丫头是这么想的话,就尊重她的意见,把盘踞在这个区域的家伙给干掉吧。”燕青摇了摇头,看着似乎还想要开口劝阻的罗摩说道。

    听了燕青的话,罗摩也只能无奈地叹息一声,对铃说道:“余明白了,但是铃,请记住,若是真的在战斗途中出了问题,请一定不要勉强,将所有的一切都交由余等处理即可,明白了吗?”

    “嗯,我会注意的,罗摩先生。”铃轻微地颔首,接着便迈开了步子,向着最后的目的地——灯塔前行。

    而跟随在她身边的罗摩、李书文和燕青等人则纷纷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提起各自的武器,跟随在铃的身后行动起来。

    但是,在踏入灯塔的一瞬间,不仅仅是铃,其他三人也纷纷感觉到了整个环境气氛的诡异感,就仿佛有一块沉重的巨石压在他们每一个人的心头,让他们感到极为难受。

    “小心,有什么东西正在观察我们。”极为擅长侦测与谍报的燕青率先一步做出了反应,明显感觉到周围有什么视线的他立刻将右脚向前踏出一步,将铃的身体护在身后,双拳攥紧,作出了随时准备发动攻击的姿态。

    紧跟着,罗摩和李书文也将自己的刀与枪攥紧,一左一右地将铃围在中间,感受着一种诡异的视线凝视着他们身上,仿佛连周围的空气都要因为这股视线而液化,也正因如此,四个人有一种自己正泡在一滩粘稠的液体中,那种独特的粘稠感让他们极为不适。

    就在这一瞬间,周围的空气突然诡异地流动起来,接着,巨大的身体出现在了灯塔的最高处,那个把铃抓在手中的怪物——阿米戈达拉居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上面,接着,那虽然干枯但却极为有力的数条手臂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从高塔之上跃下来,在地面上砸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小心!视线还不止这一个!”燕青猛然间大喊起来,就在这时,巨大的滑擦声忽然从四面八方传来,就仿佛以阿米戈达拉落地为讯号一般,六个巨大的身影赫然出现在整个空地的周围,而这六个,是和眼前这个巨大的怪物完全一样的存在!

    燕青微微咽了一口口水,脸上露出了一抹僵硬的笑容:“喂,说起来,李老爷子,等到近距离看了一眼之后我才发现一件事情,这些家伙不就是在亚楠镇中随处可见的那些怪物的雕像吗!”

    李书文将手中的枪用力甩动了一下,刹那间让枪头翻动出一枚枪花,而他本人则开口说道:“没错,的确就是那些怪物雕像,阿米戈达拉……看起来和亚楠镇的人民所信仰的某种东西脱不开干系,或者说,这些家伙其实就是亚楠镇信仰中的神祗之一也说不定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