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铃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站在了一处极为荒凉的洞窟之中,周围全部都是孤寂的墓碑,有些墓碑上还沾染着诡异的血液。

    “这里是哪里?”铃看着周围的环境,感觉有些奇怪的问道,就在她感到疑惑的时间里,突如其来的讯息就如同她在教学楼那时候一样,突然灌输进了脑海之中,让她慢慢地捂住了自己的额头,“唔……原来如此,这里的名字叫做……噩梦前沿吗?”

    “噩梦前沿,感觉是一个非常不祥的地方啊,你也这样认为吗?李书文老爷子。”燕青看着李书文,笑着说道。

    李书文看着周围的环境,用极为平静的声音回答了燕青的问题:“没错,的确如此,空间内流动的魔力也显得极为混乱,看起来是一个相当无序的地方啊,小心一些,在这种地方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东西存在。”

    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铃声突然从旁边,但是随着这枚铃声响起的一瞬间,周围本就混乱的气息变得更加扭曲,仿佛有什么极为不好的东西即将来到这里。

    “怎么回事?这个铃声是什么?”罗摩抬起头,皱着眉头问道,不仅仅是他,哪怕铃都已经清晰地感觉到这种诡异的波动了。

    “风的走向变了,混乱?不对,这应该说……变得更加扭曲了?”铃皱着眉头,和三个从者对视了一眼,向着前方迈开一步,“没错,就是这种感觉,所有的气流汇聚向了一个中心点,虽然很微小,但是……能够捕捉到!”

    “这种感觉……有什么东西要来了。”铃睁开眼睛,目视着不远处一座山峰上,瞬间,周围的气息停止了流动,不仅仅如此,连空气都仿佛陷入了静止一般。

    “啊?这个算啥啊,本来以为会入侵到大小姐那边的,结果居然找到了你吗?三无少女,铃小妹妹。”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从山丘顶端传来,一个消瘦的人影站了起来,带着一脸感兴趣的表情笑着说道。

    “你这家伙是……”燕青用惊讶的眼神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少年,呢喃着开口说道,“大小姐的熟人吗?我记得是叫做……司空蜃?”

    “没错没错,不过没想到你们几个居然还活着啊,明明一次性应该碰到两个BOSS级别的敌人才对,英灵的力量果然不能小觑啊。”司空蜃翘着二郎腿坐下来,对着四人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但是,就在这一刻,罗摩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等一下,这个家伙应该说了【入侵】的字眼,没错吧,也就是说,现在这个人的状态……是敌对关系?那么为什么,难不成观月台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吗?”

    “啊哈哈哈哈,猜的很不错,小哥,你说的没错,现在我司空蜃已经对你们发起华丽的叛逆了,也就是说,我和你们的同盟关系已经正式解除了!”这样说着,眼前的少年突然对四个人打了一个响指,继续说道,“而现在的我,则服务于那位狂乱的兽王——库·丘林阁下哟。”

    听到他的话,在场的四人顿时变色,并不单单是因为司空蜃爆出的情报,而是在那背后更要紧的事情。

    罗摩咬紧了牙关,看着眼前的少年大声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影之国女王呢?芬恩阁下以及迪卢木多阁下,梅尔特莉莉丝,还有Master,他们都怎么样了!”

    “嘛,谁知道呢,我只是负责当一个内应把库丘林阁下引进来而已,接着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那帮家伙的死活与我也就没有什么关系了,你说没错吧。”司空蜃咧开了嘴,见罗摩用愤怒的眼神看着自己,顿时耸了耸肩说道,“不要恨我啊,我只不过是做了一点我认为对的事情,你难不成真的相信那位大小姐可以成功吗?”

    “什么意思?”燕青盯着司空蜃,开口问道,“你觉得莫皖大小姐没办法从这个梦境中脱离吗?”

    “当然,恕我直言,那位大小姐可是天真派的著名成员啊,虽然背负着强大的力量,但是却没办法看清事情的真实,总是用最天真的手段去解决问题,而这种家伙可是很难从这里脱离出去的。”司空蜃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在场的所有人说道,“因为啊,想要脱离这无止境的噩梦,可不仅仅是打败所有的敌人就可以结束的啊!”

    铃一如既往没有表情,但是她的瞳孔却不由自主地收缩了一下,本能地开口问道:“那么,原因呢?为什么你会说出这样的话。”

    “还真是冷静啊,算了,反正说了也没差,就让我在这里告诉你一下吧,其实这个梦境早就已经变了,所有的一切都和你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简单来说,就是你们想象不到的事情全部都可能出现在这里,就好比你们在该隐赫斯特城堡那里,是不是遇见了两个同样强大的怪物?就和那一样。”

    “你怎么知道的?不对,倒不如说,为什么你能够这么确定?”燕青再一次出声质问起眼前的少年。

    “我是怎么知道的?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笨蛋,当然是通过……”这样说着,司空蜃闭上了眼睛,但是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睛时,他黑色的双眸却骤然间变成了暗紫色,那仿佛蕴藏着一切真实的瞳孔映照着铃的形象,“——鄙人的多方调查啊。”

    就在这时,一杆长枪突然出现在了司空蜃的面前,李书文已经飞身而上,对着司空蜃横扫而来,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所有人愣住。

    “嘛,老爷子还是不要那么性急嘛,万一我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说完呢?你说对吧。”司空蜃笑眯眯地睁开了眼睛,他原本紫色的眼睛再一次改变了颜色,从紫色转化为了如同烈焰般的火红,而他的右手此时轻描淡写地抬起,却如同台钳一般死死锁住了李书文的枪杆,让他一时间动弹不得。

    “李系八极拳延伸而来的六合大枪,我可是领教过他的威力的,只能说不愧是宗师级别的人物啊,在成为英灵之后变得更强大了不是吗?”不过,在正面接下了李书文的一击之后,司空蜃似乎也并非完全没有事情,虽然手看起来没有事情,然而潺潺的鲜血却已经从他的口中流淌出来。

    司空蜃擦了擦嘴角,苦笑着放开了李书文的枪杆,看着眼前无比淡定的老人说道:“可恶,虽然阻挡住了大部分的攻击,却还是没有挡住冲进来的内劲吗?我认输,反正这一次的目标本来就不是你们,既然这样不如互相退让一步,给对方留一个面子如何?”

    “拒绝,既然你已经是敌人,而且似乎掌握着极为重要的情报,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绝对不能放任你不管。”罗摩也向前踏出一步,手中的不灭之刃散发出暗红色的光芒,让司空蜃苦恼地揉了揉眉心。

    他摊了摊手,露出了那极为诡异的笑容,开口说道:“真是的,你们这些家伙就不能稍微放我离开这里吗?我只是一个毫无威胁的弱鸡,这样紧追不舍真的好吗?算了,既然你们这样步步紧逼,那么我就来一点筹码,告诉你们破局的关键吧。”

    听到司空蜃的话,所有人顿时停止了行动,但就在这一刻,他突然从背后取出了一枚铃铛轻轻摇晃了一下,就在这时,李书文的枪也刺入了他的胸膛之中,然而,司空蜃仿佛没有任何事情一样笑了起来:“别这样充满戾气嘛,老爷爷,现在的我已经要离开你们这个时间线,而你我之间也没办法进行任何干涉了,不过别担心,我说话还是算话的,铃小妹妹,请一定要听好我的线索,然后告诉那位傻蛋大小姐哟。”

    “请说,我在听。”铃点了点头,看着司空蜃说道。

    “好的,那么我就不客气的说了,记住,你们的敌人不在陆地,也不在天空。”司空蜃的表情变得无比严肃,继续说道,“你们真正的敌人,是在深水之下,请务必记住这个重要的情报哟~那么,再见啦诸位,下一次见面,应该就是最后的决战了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