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过了多久,铃仿佛突然回魂一般,用力地喘息了一下,让布满水汽的空气灌输进自己的肺部,这样反复了好多次,她才终于感受到自己体内的血液仿佛从冷却中复苏,开始向着全身各处流淌过去。

    手脚重新恢复了温度,这让铃感到有些安心,慢慢地从冰冷又潮湿的地面站立起来,疑惑地看着周围阴暗的环境,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已经彻底废弃的办公室,单就这个房间来说,那典型的教师用办公桌以及背后的摆满各种资料书籍的书架,根本不需要思索就能知道,自己此时此刻似乎正处在某位教授的办公室内。

    铃从地面上站起来,洁白的小手轻轻擦拭了一下桌面上那一层厚重的积灰,闭上眼睛低声自语道:“似乎是一个已经废弃了很久的办公室了……这里是……”

    这样思索着,她开始从脑内检索起来,终于通过那冰冷的电子音的提示知道了自己所在的位置——【教学楼】,曾经拜伦维斯的学生们在此上课与研究的地方,但是在数十年前的惨剧发生之后,随着拜伦维斯的废弃,教学楼也就此进入了封闭状态。

    铃皱起了眉头,看向走出这个房间的大门,开口说道:“也就是说,这里早就已经被废弃了吗?那么那个怪物指引我来到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她突然回想起了那个把自己攥在手中,让自己直视面庞的巨大怪物,不由自主地将双手搭在了自己的胸口,感受着那骤然间开始狂跳的心脏,微微咬紧了皓齿,冷汗从额头上的毛孔中渗透出来:“这种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感觉心脏都要被一个巨大的手捏碎了一般……好痛苦。”

    “铃小妹,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吗?”不过,就在铃因为痛苦而跪坐在地上喘息的时候,一个焦急的声音突然从脑海中响起,语气中透露着对铃的关心。

    “燕青……先生吗?”铃轻轻喘着气,艰难地在心中回应道。

    “嗯,请不要再去思考那个怪物了,铃,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在这里那家伙不会伤害到你,请不要再继续产生恐惧的情绪了!”燕青的声音继续在脑海中回荡着,但是随着他的声音落下,铃却突然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呆愣着看向前方。

    “您说什么?燕青先生,您刚刚说……我在恐惧吗?”铃难以置信地在脑海中问燕青,“这……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已经……”

    似乎没有料到铃这种反应,对面的燕青突然也楞了一下,稍微沉默之后,继续说道:“铃……这些事情之后再谈,现在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请立刻在附近找到一个盏灯并且将它点燃,只有这样的话我们才可以从这里出去支援你,听见了吗?”

    “我……明白……”铃微微咽了一下口水,似乎依旧对自己为何会产生【恐惧】的感情这件事情难以理解,但她却缓慢地颔首,同意了燕青的提议,双脚支撑着有些疲惫的身躯从原地站起来,走到了能够离开这个房间的门前,慢慢伸出手将其推开,显露出了房间外的环境。

    铃发现,自己此刻似乎正处于教学楼的最下层,在自己面前的则是一条长廊,各种各样的门扉有序地排列开来,每一扇门上都写着不同的标识,似乎在等待着学生前往各自应该去的房间。

    接着,一个盏灯落入了铃的眼中,她立刻向着盏灯走了过去,对着它轻轻打了一个响指,点燃了盏灯内部的灯芯,让幽暗的光芒在这黑暗的空间中升腾而起,照亮了周围的环境,确认周围没有异常之后,铃闭上眼睛说道:“燕青先生,盏灯已经点燃,接下来呢?”

    “没问题了,只要点燃盏灯即可,铃小妹,我们立刻从这里传送过去,在那之前你先不要随意走动,明白了吗?”燕青的声音随之传来,让铃微微点了点头。

    铃点头,再一次恢复了以往的简练语言,开口说道:“等着你们。”

    她这样说着,小心翼翼地跪坐在盏灯旁边,呆呆地盯着盏灯内燃烧着的幽幽火光,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即便周围时不时会传来什么东西蠕动的声音她也完全将其当做没有听见,继续在盏灯旁边待机,等待着燕青三人的到来。

    只不过,在等待的时候,铃也不由地陷入了沉思之中,思考着莫皖的安危,思考着接下来的行程,也在思索着那个对于自己来说重要的人。

    “希望……早些结束后回去,要是被哥哥发现的话……他恐怕又要担心了。”铃抬起头,看着幽暗的天花板自言自语起来。

    就在她自语的时候,盏灯忽然间在她的面前闪烁了一下,接着,燕青、李书文和罗摩三人的身影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铃的面前,看起来三个人也没有来得及反应,只能和铃大眼瞪小眼,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没事吧,铃小姐。”终于,比较担心铃身体状况的罗摩率先打破了沉默,用担忧的眼神看着铃,开口问道,“如今身体可有不适?”、

    铃摇了摇头,干脆利落地回答道:“没事,不必担心,接下来呢?”

    李书文看着铃,摇了摇头说道:“接下来的话,暂且对这片区域进行一个彻底的搜查吧,根据得到的情报,这里似乎就是拜伦维斯学府的教学楼了吧,这里应该也有一些蛮有趣的东西留给我们的,四处看一看,也许会发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也说不定。”

    ———————————————————————————————————————

    “所以,这些东西……难不成就是以前的学生吗?”燕青看着地面上已经化作一滩烂泥的白色粘稠液体,开口说道,“这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副模样啊……”

    李书文微微摇了摇头,看着眼前这些如同软泥怪一样的学生,开口说道:“不知道,但或许正是因为他们变成了这副模样,才会让拜伦维斯成为亚楠镇的禁忌,并永远封印在了这片森林的最深处吧。”

    不过李书文却突然指向了长廊中的一扇门说道:“不过,在那之前,我倒是发现了一个挺有趣的家伙,感兴趣的话,要不要去看一看?”

    “嗯?有趣的家伙?”燕青歪着头,顺着李书文手指引的方向看去,就看见在那扇门的后面,突然闪过了一个人头的影子,而且隐约从里面传来了一声怪笑:“哼哼哼哼,竟然找来了帮手,还真是让我感到震惊啊,你这个小丫头,不过就算如此,你还是应该来感谢我啊,感谢我从尊敬的阿米戈达拉手中救下你这可怜虫的性命啊,啊哈哈哈哈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