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了洛加留斯之后,铃看了看出现在房顶之上的盏灯,她轻轻地蹲了下来,伸出手搭在了盏灯的灯罩上,接着,她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是否返回猎人梦境】这样的讯息。

    “嗯,返回。”铃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接着,伴随着一阵白色的光芒,她的身影以及旁边的三位从者顿时消失在原地,等到他们再一次回过神来时,他们几个人已经站在了一处空旷的房间中,面前站着微笑着的希杜莉祭司长。

    “欢迎回来,诸位英灵,以及……铃。”希杜莉祭司长看着众人,微笑着说道。

    “吉尔伽美什王呢?”李书文看着希杜莉,平静的说道,“没有感受到他的气息,我还以为他人还在这里呢。”

    希杜莉看着李书文,微微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很抱歉,Lancer阁下,王他并未在王城之中,而是跟随武帝一齐前往了亚楠镇周边圣杯地牢的深处。”

    李书文看着希杜莉,开口说道:“武帝是……那个女帝小丫头吗?吉尔伽美什王居然会同她一起行动,看起来事态有些严重啊,没有问题吗?”

    希杜莉露出了微笑,看着李书文说道:“我相信王,不论面对怎样的困境,王都可以用自己的力量解决掉那些危机,所以,请不要挂念身后了,王他是不会希望你们去担心他的问题的。”

    这样说着,希杜莉突然学着吉尔伽美什的口气对铃说道:“‘自己有着堆积成山的麻烦还敢来看本王手头上这种小事情吗?分不清主次吗你们这些蠢货!还不赶快去解决你们的事情,本王的麻烦就由本王亲自解决!’——王的话,应该会这么说吧。”

    铃点了点头,看着希杜莉用极为简练的话说道:“嗯,很像。”

    而罗摩和燕青脸上则露出了无奈的笑容,尤其刚刚才和吉尔伽美什对话过的罗摩,对于希杜莉这番模仿的确感同身受,除了苦笑之外也不得不在心中感叹一句,眼前这位温文尔雅的祭司长,除开那位恩奇都【天之锁】,恐怕的确是最了解吉尔伽美什的人了吧。

    李书文凝视着希杜莉,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我明白了,那么我们就继续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了,有没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给我们?希杜莉祭司长。”

    希杜莉看着李书文和铃,脸上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容:“嗯,有的,就是这里。”

    这样说着,她突然轻轻挥了一下手,顿时,一个由符文构成的全息投影出现在了众人身旁,而在上面则印刻着一个趴在大门上的巨大的如同蜘蛛一样长着许多条腿的巨大怪物,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一般守护在大门前。

    “就是这个吗?”李书文看着这个怪物,开口说道,“接下来我们要杀死的就是这样的怪物了吗?”

    “现在还不着急,因为这并非我们要杀死的那只怪物。”希杜莉微微摇了摇头,看着铃说道,“现在要做的事情是需要铃亲自前去才可以办到的事情。”

    铃微微歪了一下头,似乎对希杜莉这番话感到有些难以理解,后者似乎看出了铃的疑惑,微笑着说道:“嗯,这样说似乎难以理解,我再这样通俗一下说吧,铃,你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只身前往那里,利用这个怪物前往一个隐藏的区域,但是因为如果这个怪物能够抓住的只有您一人而已,而其他人依然会留在原地,现在的情况下分开是相当危险的,所以我觉得需要让您自己前去那里之后,让其他从者暂时在这里待机。”

    “也就是说……让我前去那里之后,通过这个怪物传送到那个地方,然后利用盏灯将他们带到那里去吗?”铃立刻理解了希杜莉的提议,看着眼前这位祭司长说道。

    希杜莉微微点了点头,看着她说道:“没错,就是如此,那么您决定好了吗?是否要这样做呢,铃小姐。”

    铃点了点头:“只要能够对现状有帮助的话,我去做,希杜莉姐姐。”

    希杜莉对铃微笑了起来,轻轻地扬起手,接着,一道门形的传送阵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希杜莉看着铃说道:“那好,铃,只要进入到那道传送阵当中,就可以立刻到达画面中映照出来的房间之中了。”

    “铃,请一定要小心。”罗摩看着铃,开口说道,“若是我们不在的话,不知道那边会有怎样的危险。”

    “放心吧,罗摩先生,我会注意的。”铃对罗摩微微点了点头,接着传送门走去。

    燕青对铃笑了起来,抬起了自己的手,平静地开口说道:“请记得,一定要召唤我们啊,铃小妹,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的哟。”

    铃没有立刻回应燕青,仅仅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抬起自己的脚踏入了传送门当中,下一瞬间,传送门裹挟着铃消失在了这片【猎人梦境】当中,接着,在用魔术进行投影的大屏幕上,铃的身影出现在了那片巨大而空旷的空间内,呆呆地看着眼前高耸的大门以及趴在大门上那无比巨大的怪物。

    “接下来……就是走过去吗?”铃低声自语着,迈开脚步,小心翼翼地接近了那个大门。

    就在这时,趴在大门上的巨大怪物在铃接近的瞬间产生了反应,巨大的手掌突然间张开,慢慢地从半空探下,对着铃瘦小的身体抓了过来,铃死死看着那只笔直地对着自己抓过来的手掌,并没有做作出任何想要闪躲的意思。

    下一刻,铃感觉自己周围突然流过一片强烈的气流,自己的身体悬浮在了半空之中,这一刻,她看到了抓住自己的巨大手掌,那个怪物抓着铃,慢慢地将她抬了起来,将其举在了自己的面前,让铃的视线刚好能够看到它那如同扁桃体结石般的头颅。

    “——————”刹那间,铃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原本平静的双目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瞳孔不断地收放,她的身体也随之而剧烈地颤抖起来,本能地开始挣扎起来,心脏仿佛被一种巨大的力量死死地揪住,让铃感觉几乎要窒息而死。

    下一刻,她的身体轰然爆炸开来,血液如同绽放的鲜花一般喷溅在怪物的手掌之上,下一刻,怪物看着自己手中已经被鲜血染红的铃,猛然间握紧了自己的手,等到它再一次将手张开是,掌心中却已然没有了铃的身影。

    同时,一个诡异的声音狂笑着,在这片空间中回荡起来:“呵呵呵呵,哦,阿米戈达拉,阿米戈达拉,哈哈哈,放过这个可怜的家伙吧,哼呵呵呵呵,噫哈哈哈哈哈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