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片极度昏暗的房间,周围摆放着数量繁多的书架以及精致的烛灯,整个房间内都充满了书卷的气息,如果无视掉那一直散发着阴冷感觉的空洞环境,这里或许会被误认为是学者们的读书圣地吧。

    “这里……是哪里?”梅根从地面上直起身子,抬起了额头,不管那如同干冰般冷冽的地面,而是担心的看着周围问道。

    “这里是拜伦维斯教学楼的二楼。”莫皖的声音传了过来,原来她早就已经醒了过来,在她的面前还摆放着一盏燃烧着幽幽火光灯,“你来的正好,梅根小姐,你应该知道这个盏灯吧。”

    梅根看着盏灯,点了点头说道:“嗯,这个我知道的,只要使用了这个盏灯,就可以通过它回到一个叫做【猎人梦境】的地方,似乎有一个叫做格曼的老猎人。”

    莫皖轻轻颔首,陷入了沉思之中:“原来如此,看起来除了我之外的人都可以使用盏灯回到那个猎人梦境,而我则是直接前往吉尔伽美什王的住所当中吗?”

    “莫皖小姐?您怎么了?”看着发愣的莫皖,梅根歪了歪头,试探性地问了她一句,似乎担心刚刚的传送对她有什么影响。

    莫皖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只不过是在思考我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总之这里是教学楼的二楼,而我们要通过这里回到拜伦维斯的观月台,梅根小姐,您先看一看,你能否使用这个盏灯回到猎人梦境?”

    “嗯?这是什么意思?”梅根有些疑惑地看着莫皖,不过知道莫皖这样告诉她一定有自己的道理,所以她也没有多问,而是站起来将手触碰向那枚盏灯。

    “………………唉?奇怪。”呆愣了一会之后,梅根心中的疑惑变得更加浓厚了。

    “果然是这样吗……”莫皖低头沉思了起来,不由感到有些棘手地咬紧了牙关,“连你也没办法传送回猎人梦境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莫皖小姐!”梅根震惊的看着莫皖问道,对于她来说,猎人梦境可以说是自己进行整顿与补给的重要场所,可是自己现在竟然没有办法回到猎人梦境,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无比震撼的打击。

    莫皖点了点头说道:“就是这样,从我在前去支援你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个问题——这个猎人盏灯没有办法使用,即便点燃了它,我们也没有办法通过它来回到猎人梦境补给……所以我才觉得麻烦大了啊……”

    莫皖叹了一口气,抬起头看向了盏灯的前方,开口说道:“没办法了,既然如此就只能放弃盏灯传送的这个想法,一口气从这里杀出去吧!”

    梅根皱紧了眉头,开口问道:“这个可能吗?有些地方非常的阴险,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死去啊,而且……我们已经没有那么多性命去浪费了……”

    莫皖看着梅根,也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她说的的确没错,自己等人一共就只有五条性命可以用来挥霍,自己现在已经死去了几次呢?哪怕她也有些记不清了,只要死掉五次的话,自己就真的会死,这是必然的事情。

    “所以,如果不能回去进行补给的话,很难想象我们究竟能否支撑下去……”梅根无比担忧的看着莫皖,攥紧了自己的拳头低语起来。

    听了梅根的话,莫皖微微地垂下了头,然而下一刻,她却再一次转过身,向着自己想要前进的方向走去:“不用担心,莫皖小姐,不会死的。”

    “唉?可是……”梅根抬起头,呆呆的看着莫皖的背影问道。

    莫皖露出了一抹笑容,双目露出了难以言喻的自信与坚定,看着前方说道:“可不要小看了血源诅咒发售至今达成108周目通关的我啊!”

    ———————————————————————————————————————

    “莫皖小姐,该怎么办才好……”梅根蹲在一排桌案的后面,看着前方的一个巨人,和身旁的莫皖小声低语着。

    在她们二人的背后,有着几滩正在散发着浓厚热气的粘稠液体,以及学者一样的黑色衣衫,这是她们在这里碰到的特殊的怪物,就如同软泥怪一般吸附在天花板上,会突然间从天空中掉下来偷袭在下面路过的人们。

    不过它们无一例外地被惊吓过度的梅根用手杖狠狠地戳死了。

    “所以说这些究竟是什么东西啊……”梅根苦着脸看着莫皖说道,“那些看起来就和泥巴一样的东西,总觉得似乎是人类,又完全不像……”

    “嘛,说他们是人类其实也没差就是了。”莫皖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这些人曾经是这个拜伦维斯学府的学生,但是后来因为过分的去进行研究,最终导致了整个人都变成了这样的一个怪物。”

    这样说着,她从自己背后取出一枚紫色的羊皮纸,这是刚刚她在角落中从信使们身上捡到的东西:“正如这上面所说的:威廉大师说的没错,无谋的进化会导致我等种族的毁灭。”

    “威廉大师……就是坐在观月台上的那个老人嘛?”梅根看着莫皖,开口自语道。

    莫皖点了点头,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是的,就是他,实际上他是第一个接触到旧神禁忌的存在,在那之后,他便开始带领着拜伦维斯的学生们共同研究黯淡之血以及脑内之眼的存在。”

    莫皖继续说道:“最终威廉大师如愿以偿地获得了脑内之眼,同时也看到了许多只应该有神明才能够接触的禁忌知识,同时也得知了黯淡之血对人类种族的危害性,因此他才再支持继续对旧神进行研究,但是他的学生劳伦斯却因此与他分道扬镳,脱离了拜伦维斯学府之后,在亚楠镇创建了治愈教会,同时开始了向整个亚楠镇推广特殊的治疗手段。”

    “血疗……”梅根咽了一下口水,说出了这个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被提及到的词汇。

    “没错,所以我认为,血疗和治愈教会只是一个幌子,他们真正的目的只是劳伦斯为了继续进行旧神之血的研究而展开的大范围实验……”莫皖叹了一口气,看着站在远处的那个巨人,开口说道,“所以才会造就了旧亚楠以及猎杀之夜这样的惨祸。”

    说到这里,莫皖突然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算了,这些事情我也仅仅是接触到了几分皮毛而已,等回去之后再仔细的研究,现在还是把注意力集中放在那个敌人身上,这家伙还是蛮强的,至少靠着我们两个来说也要小心谨慎一些才行。”

    梅根看着莫皖,试探性地开口问道:“有什么办法吗?莫皖小姐。”

    “什么办法啊……”莫皖低下头沉思了一会,接着开心的笑了起来,“办法当然有,捅他腚眼子就好。”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