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光芒轰然间从天空中炸开,四把长枪重击在了阻挡莫皖和梅根去路的巴贝奇身上,将他那巨大而沉重的身躯撼动了一下,微微退开了一个通路。

    “嘁……”库丘林的眼神突然阴沉下来,身体以飞快的速度冲向了莫皖和梅根,似乎要无视掉天空中的那个棘手的男人,而率先解决掉那个潜在的威胁。

    “本王,有说过让你随意行动了吗?狂犬。”吉尔伽美什的双眼轻描淡写的瞥向了库丘林,只是瞬息的功夫,他背后激射出十把武器,以超越音障的速度撕裂了空气,对着库丘林高速袭来。

    但是库丘林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惧色,一如既往的向前方进行冲锋,而所有的武器竟然都如同故意错开他的身体一般,从库丘林身体产生的缝隙中贯穿过去,没有任何一发能够准确击中他。

    但是,就在十把武器全部越开他的身体时,一把厚重的长戟照着库丘林的面门劈头盖脸的穿刺而来,然而就在即将击中库丘林的瞬间,这个黑色的狂兽抬起了自己的手,在铿锵的摩擦声中死死攥住了这把翠色的长戟。

    “原来如此,经由他人的改造之后,就连实力也要比先前提升了不少吗?”吉尔伽美什平静的看着接住了自己武器的库丘林,似乎并不因此感到惊讶,反而露出了一抹有趣的笑容。

    “吉尔伽美什王,不对,应该称呼为【英雄王】吉尔伽美什吧,真想不到你居然会以这种状态登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库丘林冷眼看着悬浮于空中的金色之王,用冰冷的声音开口问道。

    “本王的事情与你无关,狂犬。”吉尔伽美什俯视着库丘林,咧开嘴露出了极为讽刺的笑容,“倒是你的确让本王感到惊讶,于战场上乱窜撕咬的疯狗,居然能够连那个女王都一同打败,虽然那个家伙不在这里,但本王依旧不得不嘲笑她一下啊。”

    吉尔伽美什那如同毒蛇般阴冷的赤色眼眸微微眯起,凝视着库丘林说道:“没有单手扫清一条已然发狂的野狗,可没有资格自称为Top Servant啊!”

    “哦?”听着吉尔伽美什的话,库丘林脸上也同样绽放出了笑容,然而在那笑容中却依旧产生了如同海啸一般的怒火与杀气,“那么你就尝试着来接下我的长枪吧,英雄王吉尔伽美什,不过不用担心。”

    库丘林布满了骨刺的猩红长枪的枪尖瞄准了吉尔伽美什,用充斥着血腥气息的话语狠戾的开口道:“你会连防御的时间都没有,就会直接被我杀死。”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愉快,真的让本王相当的愉快啊,Berserker库丘林,你就连讲笑话的水平也比从前提高了许多啊!难不成在自己发狂之后,你的幽默感也要比以前更加狂放了吗?”吉尔伽美什捏着自己的下巴,猛然间瞪大了双眼。

     刹那间,金色的光芒如同海洋一般在血色的天空中铺张开来,就连悬挂于天际的那血色之月都因为这宛若太阳般耀眼的光芒而黯然失色,繁星般的武器从海洋中慢慢的出现,任何一把武器都有着自己相应的传说。

    屠杀英雄的长枪、

    斩首魔龙的巨剑、

    沾染剧毒的匕首、

    魔神持有的战斧、

    嗜血狂躁的镰刀、

    必中心脏的魔枪、

    射落幻想的长弓、

    宰杀魔性的双剑。

    英雄王的宝库毫无保留的在库丘林面前铺开,显露出来的梅一把武器都散发着无与伦比的神气,收纳了所有人类智慧的原典的宝库在此时此刻终于不再受到封印,肆意地将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吐露出来。

    “所以我才说你这家伙更加棘手啊……”库丘林笑了起来,但是那笑容中却带有着一抹嗜血的兴奋,“拥有着所有宝具的原典,收纳了人类智慧的结晶,甚至可以灵活的运用自己拥有的任何一把武具,你这个男人……比那个女人更加让我感到棘手啊,英雄王!”

    吉尔伽美什抬起手,攥住了自己身边的一把金色的巨弓,慢慢的将它的弓弦拉扯开来,一把宛若太阳光芒的“箭矢”从指间探出搭在了弓身之上,遥指向地面上的库丘林:“那两个丫头已经跑掉了啊……”

    库丘林看着已经彻底消失了踪影的莫皖和梅根,也不由得咋舌,有愤恨的眼神看向了天空中悬浮的英雄王,开口说道:“那么就让我来看一看吧,英雄王,作为这个世界我等的最大障碍,你究竟能有多少实力吧!”

    吉尔伽美什眯起了自己的眼睛,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笑容说道:“哼,也好,也让我来看一看吧,狂犬,陷入嗜血的狂乱之后,你那肤浅的英雄气概——是否已经完全被你舍弃了呢?”

    两人相互之间沉默了一会,接着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人类最古的英雄之王——吉尔伽美什,以及陷入狂乱的光之子库·丘林爆发出了属于自己的怒喝。

    “来感受着——”

    “你的心脏——”

    浩瀚的剑雨和猩红的流光从两人之间爆射而出!

    “王之威光吧!”

    “就由我收下吧!”

    —————————————————————————————————————————————————

    莫皖和梅根用尽了自己的全部力量跑到了房子之中,听着背后骤然传来的爆炸声,莫皖不由自主地咬紧了牙关。

    “莫皖小姐……”梅根看着莫皖这样一副表情,有些担忧的开口问道。

    “我没事,赶快行动吧,不能辜负了吉尔伽美什王拖延时间的决心。”莫皖看着梅根说道,“他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必须要赶快。”

    “唉?这是什么意思?”听了莫皖的话,梅根不由得楞了一下,歪着头问道,“我感觉那个人应该还能支撑一段时间吧。”

    莫皖摇了摇头,回忆了一下自己第一眼看到吉尔伽美什时,他右手手臂上隐约出现的粘稠的黑色脓流,开口说道,“只是一种感觉,总而言之必须要赶快从他们这里逃出去才行。”

    莫皖这样说着,来到了房间的最深处,看着一个坐在椅子上、头顶被一个细长的笼子包裹住的尸体面前,开口说道:“就是这个了,这就是我们逃离的唯一办法。”

    “这个吗?”梅根疑惑地看着莫皖和这具尸体,似乎有些难以理解现在的状况。

    莫皖蹲了下来,让自己的视线和这个尸体半睁开的双眼平行,伸出手摸向了笼子的边沿:“准备好了吗?梅根小姐。”

    “呃,嗯,准备好了。”梅根看着莫皖的动作,虽然疑惑,但是也急忙做出了相同的动作,伸手向着笼子的边缘探去。

    下一刻,他们二人的身体骤然间被浓厚的白雾包裹了起来,在两人周围阴暗的环境发生了严重的扭曲之后,莫皖和梅根的身影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