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莫皖小姐,现在能请告诉我,为什么您也会出现在这里了吗?”在重生古神倒下之后,房间里出现的盏灯旁,梅根用严肃的表情看着莫皖,威胁一般的问道,“我觉得我也应该有权利知道这件事情。”

    莫皖看着梅根,脸上顿时流露出了无奈的笑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如果我说,在来到这里的前一秒钟,我还在和犹格那家伙坐在一起度过下午茶时光的话,你信吗?”

    “你这样生活一点不检点的家伙居然也会去喝下午茶吗?”梅根一脸不相信的表情打量着莫皖,撇了撇嘴说道。

    莫皖摊了摊手,咧开嘴笑了起来:“看吧,我就说你不会相信的,不过这我的确没说谎啊,毕竟我们家也算是土财主,有一些这种奇怪的时间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是吗?”

    梅根皱着眉头看着莫皖,又回想了一下莫皖的家底,终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捂住了自己的额头说道:“好吧好吧,就姑且信你一次好了,那么,这里究竟是哪里,我看你这么熟悉,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吧。”

    莫皖点了点头说道:“啊,这个当然知道,这里叫做亚楠镇,是一个充满了哥特风格的小镇,而且背景有相当浓厚的克苏鲁风格,村民受到一种兽化病的诅咒,并且每当猎杀之夜降临的时候就会发狂兽化,这个时候,治愈教会就会派出猎人去杀死这些已经兽化的村民,大概就是这么个起源。”

    “为什么我在伦敦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样一个小镇,莫皖小姐,这不可能的……亚楠镇……兽化病,如果真的存在的话,作为隐秘事件调查部门的部长,我不可能得不到任何类似的消息才对!”

    “你不知道太正常了,毕竟你还是很年轻啊,梅根小姐。”莫皖拍了拍这个比自己还要矮一点的金发少女,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她笑道。

    “哈?”梅根顿时调高了自己的音量,以震惊的眼神看着莫皖,大声说道:“我要说几次你才懂,我根本不是小孩子!而且绝对比你要大啊!”

    莫皖打了个哈哈,无视了梅根不满的抗议,突然以严肃的表情继续说道:“那么我问你一句,梅根小姐,你知道,血源诅咒吗?”

    “血源……诅咒?”看着莫皖严肃的表情,梅根也没由来的紧张了起来,屯咽了一下口水,用纤细的手指微微掐住自己的下巴,尝试着去分析说道,“难不成……是某个新被发现的诅咒吗?血源……以血液为源头而产生的诅咒……原来如此,这就是这座小镇兽化病的根源吗!也就是说会通过血液进行传染的兽化疾病!?”

    梅根的脸色顿时改变了,突然激动地抓住了的双臂,大声地喊道:“怎么办啊,莫皖小姐,如果这种病毒扩散到全世界的话,那么岂不是就要糟糕了!大量的无辜人都会死在这种病毒下面的!”

    “啊,是呢,如果让这种病毒扩散到外面……噗……的确会相当糟糕啊……”莫皖偏过头,突然隐约发出了一下奇怪的声音,但由于正处在担惊受怕的状态下,梅根根本没有注意到这样的声音,继续紧张地在原地来回踱步,“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啊……要是真的被扩散出去的话就会酿成大祸了……莫皖小姐,您觉得该怎么处理这……莫皖小姐?您在笑些什么?”

    梅根呆呆的看着已经笑到直不起腰来的莫皖,顿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好。

    “没,没什么噗哈哈哈哈,那啥,梅根小姐,你应该没有PS4之类的东西吧。”莫皖直起腰,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眼泪说道,“其实啊,血源诅咒不是什么新出现的诅咒,而是一款PS4的独占游戏而已,哈哈哈哈,你居然会那么一本正经的去思考这个事情,让我感觉相当的有趣啊!”

    梅根瞪大了眼睛看着莫皖,下一秒,眼泪突然出现在梅根的眼角,而她整张脸也因为羞愤而变得通红,抬起手捶打起莫皖来:“真是的!莫皖小姐,你为什么这么坏心眼啊!你这个坏人,既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赶紧告诉我啊!看着你那严肃的表情我也差一点紧张到要哭出来啊!”

    “抱歉,只是觉得你这一本正经的样子太好笑了,所以想逗逗你而已。”莫皖咧开嘴大笑着,随意的躲闪着梅根的拳头。

    “啧啧,姐妹关系还真是和睦融洽啊,莫皖,还有梅根小姐,不过你们俩也真是让我震惊到不行啊,明明身处敌营,居然还能这么悠闲地在这里聊天啊。”就在这时,一个少年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了过来,而正是这个声音,让原本还在打闹的二人的表情全部严肃了下来。

    “司空蜃……”莫皖和梅根沉下脸,看向了自己身后不远处,一个靠在柱子上微笑着的少年说道。

    而这个少年,正式本来应该在观月台和斯卡哈他们在一起的那个人——司空蜃。

    突然,破空的声音突然响起,黑色的身影宛若风暴一般出现在二人面前,浑身包裹在骨质铠甲中的狂兽库·丘林出现在了他们的正面,血色的双眸看着二人,露出了让所有人胆寒的微笑。

    与此同时,机械运转的声音突然传来,无数披挂着钢铁铠甲的凯尔特士兵如同蝗虫一般从门外涌进来,将整个大门的通路都尽数封死,似乎为了防止莫皖他们逃离这里而做好了准备。

    “库丘林……有点不妙,梅根小姐。”莫皖的表情彻底凝重下来,手本能地向自己身后的盏灯移动了过去,似乎想要在库丘林看不见的时候让它运转起来,然而,还没等她碰到盏灯的时候,破空声突然间从房顶传来,无数飞弹轰然间击中了盏灯,竟然让本应该不会被破坏的它刹那间化为了破铜烂铁!

    “盏灯被——”梅根回头,震惊的看着被彻底毁坏的盏灯,抬起头看向了高墙的上方,一个扛着如同棺材板一样巨大重炮的白发老人,他的表情隐藏在黑框眼镜下,但是即便如此,那微微上扬的嘴角却无法掩饰他充满智慧与老谋深算的性格。

    “哎呀,抱歉啦,打扰女士们的下午茶时光实在是不礼貌的行径,但是没办法了,你们是我们计划中的变数,杀死了本应该用来对付影之国女王的重生古神,你们就已经出乎了我的预料了,干得好,莫皖小姐。”老人眯起了眼睛,看着两个人说道,“但正因如此,我也必须要在这里彻底将你们杀死才行,可不能让你们两个变量X——继续在我的公式中作祟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