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皖凭着自己的直觉走在亚哈古尔的小巷中,为了避免引起太广泛的注意,她一直有意地避开附近巡逻的怪物们,而是专门选择那些偏僻的地方行走,反正这里虽然是游戏的世界,但却和原本的设定有很大区别,至少从他们的膝盖可以弯曲这一点来讲,就可以做到许多在游戏中做不到的事情——比如爬台阶。

    “这个地方要是换游戏里就肯定爬不上来了吧。”莫皖看了看自己身后半人高的石台,开口自语道,魂系列的游戏中有一个被人吐槽过无数遍的设定,明明一个台阶只要双手撑住向上一爬就能够上去,但对于游戏的人物来说就绝对不能爬上去,而是要从旁边绕很远的路才能够到达上面。

    就如同某王姓主播说过的一个假设——拯救世界的火种就被一圈及腰的矮墙围住,但我们主角却不论如何都难以到达。

    正因如此,这种设定没有用在莫皖身上倒的确让她感到极为庆幸,也省去了她在路上的不少麻烦,只不过,这个麻烦没有了,但是莫皖却在走了一段时间之后遭遇了第二个极为巨大的麻烦。

    莫皖站在一个盏灯面前轻轻地打了一个响指,盏灯也随之亮起了光芒,但是,接下来问题就出现了,莫皖蹲在这盏灯的面前,双手死死地掐在了灯罩上,和盏灯下面簇拥着的几只看多了就觉得很萌的小信使大眼瞪大嘴,一时半会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怎么会……这样。”莫皖低声呢喃着似乎在向小信使们提出自己的疑问,“为什么我回不去希杜里小姐姐的房间了啊!”

    小信使们对着莫皖张了张自己几乎占据了整张脸的大嘴,晃动了一下硕大的脑袋,似乎在对莫皖表达自己爱莫能助的心情,让莫皖感觉更加不好了。

    “怎么办,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继续这样下去,回不去希杜里小姐姐那里我就没办法放松心情的聊一会天啊,这样下去或许会很寂寞然后就活尸化……啊不对,这个世界里好像没有活尸化这种操作,不过更重要的是,如果我回不去猎人梦境的话,我就没办法传送到观月台啊!”

    莫皖失落地跪倒在地,不甘心地看着眼前散发着莹莹光芒的盏灯,明明回去的路就在眼前,她却没办法回去,只能像现在这样干瞪着眼睛没有任何办法。

    “难道金闪闪那边也出了什么问题吗?”莫皖意识到了什么,咬紧了自己的牙关自语起来,“可恶,为什么偏偏会集中在这种时候啊,现在没办法和铃他们会合,根本不知道会有什么状况出现……”

    莫皖咬着自己的拇指,蹲在盏灯旁边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对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如果我一直不去进行剧情的推进,这个梦境的时间便永远停滞在这段时间内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亚楠镇的噩梦就是如此,如果不能进行剧情的攻略的话,那么整个梦境的时间便不会进行推进,永远在一段时间内反复轮回,而如果要推进剧情的话,那么就只有击败整个亚楠镇中其中一个BOSS,而如果是对剧情有极大影响的BOSS甚至会让周围的环境也发生变化,比如击败罗姆之后出现的血色之月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也就是说,只要击败这片区域的那个BOSS,让时间进行推进也许就可以解决现在这种尴尬的事态了吧。”莫皖站起来,看着前方说道,“这个时期的亚哈古尔的BOSS,就是那个家伙了吧。”

    这样说着,莫皖回忆了一下刚刚那个由尸体拼接而成的怪物,无奈的笑了起来:“曼西斯学派潜伏在未见之村研究数年而创造出来的人造旧神……”

    莫皖看向前方的道路,开口说道:“如果找到了盏灯的话,看起来我的确是在前往和那个家伙战斗的地方的路上了啊。”

    莫皖露出了一抹无奈的苦笑,开口说道:“看起来,只能让我去会一会那个旧神了啊,不知道如果我就这样明目张胆地过去,会不会把那位库丘林先生给吸引过来啊。”

    就在这个时候,莫皖突然听到了一连串的摇铃声,这摇铃声就和她在那个由尸体拼接而成的旧神现身时听到的铃声一模一样,这让她突然楞了一下,低声自语道:“怎么回事,这里应该还没到那些怪物的警戒范围才对啊。”

    但是她的疑惑很快就被下一刻出现的惊人一幕解答了——月亮的表层赫然覆盖上了黑色的浓雾,仅仅是看上去就让人感到无比的不详,接着在远处一片高耸的楼区中,大量如同羊水一般土黄色的汁液从浓雾中流淌出来,伴随着液体的出现,一只瘦骨嶙峋到干枯的人从中以倒栽葱的形式探出了头,随意地在半空中耷拉下细长的双臂。

    但是,这还并未结束,在下一秒,一团蠕动的肉块突然间顺着浓雾垂下,那蠕动的肉块是一具又一具尸体挤压在一起构成的,或许是浸泡在羊水中的缘故,肉块上每一个尸体的头颅、躯干以及手臂都散发着亮堂堂的水渍。

    接着,这个尸体构成的怪物的身体似乎失去了什么东西的拉扯,随着地心引力的缘故从浓雾中伴随着大量的液体落下,狠狠地落在了远处的楼区当中,令人胆寒的哀嚎声从那片区域中赫然传来。

    “怎么回事,难不成有谁触发了这个BOSS了吗?”莫皖皱起了眉头,看着怪物落下的地方说道,“难道是铃?还是说向其他人那样的参与者?”

    虽然内心中存留着这样的疑惑,但是莫皖最终决定,立刻向着能够触发BOSS的地方跑过去,不管是谁在和这个BOSS缠斗,既然被自己看到,那么就绝对不能坐视不理,而且如果是幸存者的话,和他们结成同盟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在心中打定了这样的主意之后,莫皖蹲下来,纤细的手指触碰了一下脚下的土地,下一刻,整个大地变得活络起来,原本整齐的地块瞬息间分裂成了无数个碎片,碎片托着莫皖变成了一个帆船的形状,同时,脚下的土地仿佛也化成了液体一般,随着莫皖的意识翻腾起了浪花,强大的力量将帆船在地面上推动起来,向着那片楼区的方向冲了过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