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皖摇晃了一下酸疼的手臂,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里似乎是一个封闭的环境,四周都是高耸而破旧的楼房,看起来早就因为年代久远而摇摇欲坠,因此这封闭的环境也成为了那些兽化之人的堆积尸体的地方。

    “让我来想一想如果是原本剧情的话会如何。”莫皖双臂环胸,右手点着自己的下巴轻声自语道,“如果按照原本的路线和剧情,打败蜘蛛罗姆触发血月之后,我们会被传送到未见之村亚哈古尔的大门前,门口还有一个趴在墙上的蜘蛛,然后我们就可以来到整个未见之村去杀死这片区域内的BOSS重生古神……”

    说到这里,莫皖的话语突然间停顿了一下,接着,她的表情似乎变得极为僵硬,按住自己的额头思索起来:“等一下,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刚刚库丘林似乎问了那个兽化的村民说……他们用尸体作为献祭品,来创造出古神?”

    “也就是说,我现在所处的地方,就是在未见之村亚哈古尔,而且我还被他们当成了祭品拖到了这个地方啊!?”莫皖嘴角抽搐了一下,强颜欢笑着说道,“啊哈哈哈,也幸亏我醒来的比较及时啊,如果再过一会恐怕重生古神就要被制造出来了也说不定……”

    就在这时,一阵清脆的铃声突然从莫皖的耳边响了起来,让她的身体僵硬在了原地,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这种铃铛响起的时候,那意味着的就是……

    轰然间,强大的吸力从天空中骤然传来,构成尸山的尸体慢慢地脱离了地心的引力,向着天空中不断飞升而起,不仅仅是这些尸体,甚至地面上的血水也随着铃铛不断地摇摆而向着天空奔流,汇聚成了从下而上逆流的血河!

    “等一下,我还没出去啊!用尸体造旧神之前能不能先把还活着的人筛选一下啊!”莫皖的身体随着强大的吸力飞上了天空,但是她在这一瞬间张开了手臂,由土地构成的巨大的手掌从大地中伸展而出,抓住了飞上天空的莫皖,让她不至于被这股强大的吸力直接和那些尸体一同挤压在一起。

    莫皖回过头,震撼地看着眼前的场面,之间血色的圆月慢慢地被黑红的血液覆盖,所有的尸体不断地从自己这里飞了过去,并穿过那如同门扉般的圆月,混杂着地面上的血河挤压成一团,但是这却并非没有规律的挤压,而是在聚合的同时构筑成为了一个极为扭曲的存在。

    怪物扭曲的咆哮声从聚合的尸体中传出,一个由尸体拼接而成的巨大怪物不断地从门扉中凝聚,并向着月亮之中钻了进去,每一具尸体都仿佛死而复生一般,从他们的口中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每个人都用尽全力地撕扯着身边的人,似乎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法逃离这苦难的结局,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所有的尸体都仿佛被强大的磁铁吸附一般,不论他们如何挣扎,最终的结局依然是扭曲地挤在一起,不断地成为那个怪物的一部分。

    —————————————————————————————————————

    “哎呀,出现了出现了,曼西斯学派潜伏至今的成果,终于要在这个时候展现出来了么?”在亚哈古尔的制高点,白发的教授莫里亚蒂身披着蝴蝶翅膀一般的斗篷,手中拿着一个望远镜看着远处的月亮,露出了极为阴险的笑容,“蛰伏数个年月,你们所研究出来的成果,你们倾注心血创造的重生旧神,就让我来看看,有没有能力作为这局棋盘上的一部分吧。”

    “哇,小库,快看快看,出现了呢,亚哈古尔的村民们倾注鲜血创造出来的大家伙啊,虽然审美上让我有些不能接受,不过那些孩子倒真的挺努力的呢。”梅芙看着那不断在天空汇聚的尸体,如同小孩子一般地笑着,看向了靠在旁边柱子上的库丘林。

    不过对于梅芙那热切的话语,库丘林却仅仅是平淡地应了一声之后便不再说话,而且还无聊的把自己的视线移向了别处:“啊,知道了。”

    “真是的,小库的反应真冷淡。”梅芙似乎颇为不满地嘟起了自己的嘴,但是下一秒,她却露出了一抹痴痴的笑容,“不过,也正因为你对我这么冷淡的态度,我才会对你这么迷恋呐,小库。”

    “闭嘴,叽叽喳喳的烦死人了,为什么让我在意的家伙还是没有来到这里啊。”库丘林咋舌看着梅芙,百无聊赖地这样说着。

    “嗯?让你感兴趣的人,难不成是那个很倔强的小丫头吗?”梅芙露出了一抹坏笑说道,“原来小库喜欢那种类型的少女啊。”

    “开什么玩笑,你也应该了解我的性格吧,梅芙,作为我的【创造者】。”库丘林咧开嘴,露出了锐利的牙齿说道,“我所在意的东西只有两种,一种,是要被我杀死的猎物,另一种,就是被我所看中、必须全力以赴的敌人啊,而很遗憾,【那个家伙】就是第二种类型。”

    —————————————————————————————————————

    强大的吸力终于结束,莫皖的身体落在了自己构建的土台上,震撼地看着刚才的那一幕,尸体聚拢并成型,整个身体都是由死去之人的尸体构建而成的怪物消失在了天空中,只留下那血色的月亮依旧悬挂在那里,仿佛一个眼球一般注视着莫皖。

    莫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开口说道:“那么现在看来,必须要赶紧找到逃离这里的办法,回到拜伦维斯的观月台才。”

    由于依然在担心着斯卡哈那边的情况,莫皖在心中打定主意,去寻找距离这里最近的盏灯,通过盏灯传送回观月台,但是她却立刻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里,如果是按照原本的剧情的话,她还可以通过自己的记忆勉强找到路,但她现在却处于一个连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在哪里的空间之中,也就是说……

    “我难不成要摸着这个世界的套路去走一条我根本不知道的路线吗?”莫皖一瞬间感到头大了起来,极为丧气地垂下头,不过这样待了一会,莫皖再一次握紧了拳头,坚定地看向了前方说道,“不行,还不能就这样放弃,铃他们可还在继续战斗,我怎么可以在这种地方心灰意冷啊。”

    这样思考着,莫皖站了起来,看向前方唯一的出口说道:“那么,不管前面究竟有什么,就让我来看看还能有什么套路比宫崎老贼还要深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