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莫皖才从痛苦中醒来,身体因为潮湿而显得极为冰冷,让恢复了意识的他不由颤抖了一下,接着,刺鼻的气息直冲她的鼻腔,那种特别的气味让她险些吐出来,在头晕目眩之时,她也终于发现,此时此刻的自己居然全身都浸泡在一汪散发着恶臭气息的血池当中。而那股恶臭的气息,则是浸泡在血池当中,那堆积成山的尸骨之中散发而出的。

    “这里……是怎么回事!?”莫皖顿时想要从血池当中站起来,然而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身上也堆积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原来自己看到的那如同小山一般的尸体只不过就是其中的一部分罢了,而她此时此刻则被压在了另一座尸山的最下面动弹不得。

    “等等,我还没有准备好,究竟怎么回事?”莫皖的大脑混乱无比,趴在地面上思索着这一切的起因,“我正在和蜘蛛罗姆缠斗的过程中,库丘林那家伙突然杀了过来,随手解决了蜘蛛罗姆之后,向一个之后出现的女人走了过去,这个时候月亮突然变红了,然后我就从那边失去了意识……咕唔,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结果,整理到最后,莫皖都没有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能够知道的只有……自己似乎已经被困在这个鬼地方没办法出去了。

    “不行,一定要想办法才行……”莫皖咬紧了牙关,因为在自己昏迷之前,她清楚地听到了库丘林的话,他解决了在观月台上驻守的从者们,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是说,斯卡哈他们已经……

    莫皖勉强的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但是除了胳膊之外,她的全身都已经没有任何行动的能力了,被如此多的尸体压在身上,她还能正常的进行呼吸也是因为她处于尸体中间的空隙,让整个尸山的重量没有实打实地落在身上吧。

    “哼,所以你们这些杂碎又在打什么算盘吗?”

    就在这时,一个如同野兽般冰冷的声音突然从莫皖身旁传来,而正是这个声音,让莫皖身上每一根汗毛都炸了起来,一股寒冰般的恐惧似乎从皮肤渗透进了骨髓之中,她僵硬地偏过头,就看见一个黑色的高大身影站立在自己所在的这个尸山的旁边,毫无感情的双眼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而对于这个人的身份,即便只是听到声音,莫皖也能够明白自己面对的究竟是谁,这个人毫无疑问的就是亚楠镇的Berserker——库丘林!

    “咕嘎……”野兽般的怪吼声从库丘林的身边传来,一个已经彻底兽化的人顶着血红色的毛发看着黑色的人影,模模糊糊地比划着什么。

    “原来如此,通过这些家伙作为祭品让古老之神重现于大地?你们这些家伙还真是敢做出这种事情啊。”库丘林百无聊赖地看着眼前的尸山血海,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做出这种能够让那些正义之士义愤填膺的大屠杀,目的只是为了创造出你们口中的神明?”

    兽人点了点头,咧开嘴露出了扭曲的牙齿,看起来他们并非六亲不认,至少对于眼前这个男人来说,他们的眼中的确闪烁着恐惧的光芒,可能库丘林也在这些人面前展现过相当的实力吧。

    不过,莫皖却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人对库丘林的态度了,此时的她只能趴在地面上,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喘,只要被这个家伙发现的话,自己就会身首异处,她丝毫不怀疑这一点,那么既然这样的话,自己也只有这样趴在地上,祈祷着这个怪物不会发现自己了。

    “无聊,既然是这种无聊的事情就不要专门让本大爷过来啊,去找那个女人以及教授老头不就好了。”库丘林一脸嫌恶地扛起插在身边的血枪,转身就要离开这里。

    “要走了吗?”莫皖瞪大着眼睛,隐约地听着离开的脚步声。

    不过这时,库丘林的脚步声骤然停止,这个男人转过头看向了兽人,说出了让莫皖再一次把心脏提到嗓子眼的话:“啊,有个问题我要问你一句,这里面只有尸体,没有什么活物对吧?”

    “——————————————”莫皖的眼睛顿时睁大,双手不由自主地握成了拳头。

    “呼呼,咕嘎啊啊啊!”兽人似乎颇为自得地对库丘林点了点头,口中发出了浑浊的吼叫声。

    库丘林沉默了一会,冷哼了一声说道:“也罢,随你们的便吧,反正也与我无关。”

    丢下这样的话语之后,库丘林的脚步声再一次响起,慢慢地向着远处走去,而看着库丘林离开,那个已经兽化的怪物也晃了一下身体,打了一个喷嚏之后也大摇大摆地离开了这里。

    莫皖仔细地聆听了一会脚步声,在确定所有人都已经失去了踪迹后才终于放松了心神地喘息了一下:“已经都离开了啊……那么接下来就得考虑一下怎么从这里逃出去了。”

    她这样思索着,看了看自己身下已经被血水填满的大地,微微闭上了眼睛:“不知道权能恢复了几成,如果我猜得没错,铃那边应该也已经得手了才对,既然这样的话,算上蜘蛛罗姆,权能应该已经恢复大半了。”

    这样嘀咕着,莫皖猛然间攥起拳头,就在这一刻,她身下的大地轰然间颤抖了一下,而就在同时,看起来极为坚固的地表产生了一丝龟裂,如果她真的施展开来,恐怕这里将会彻底被夷为平地吧,只不过那样子的话就会把库丘林引回来,对于她来说,在权能没有彻底恢复之前,那个男人的宝具对自己来说是绝对不能与它硬碰硬的存在,既然这样的话。

    莫皖闭上了眼睛,接着,随着意识不断向着地面灌输,地面上的龟裂竟然如同橘子皮一般蹭蹭剥开,一个个泥人随着被剥离的土地站立了起来,把视线投向了莫皖。

    “总之得把我从这里弄出去才行。”这样思索着,莫皖控制着泥人向着自己跑来,这些泥人虽然看起来只有普通的手办大小,但是力量却仿佛一个成年人一般,毫不费力地开始将压在莫皖身边的尸体搬离出去,几个泥人顺着缝隙钻进了莫皖身处的空间中,用自己的力量支撑住了可能不断塌陷的尸堆,一些小人则在外面抓住了莫皖的双臂,使劲地将她从里面拉了出来。

    “呼……得救了,平时用星际练习一下微操果然是有帮助的。”莫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虽然控制的泥人比较少,但在权能没有彻底恢复之前,这种精密的控制对于她这一类人来说是要比破坏更加困难的事情。

    莫皖站了起来,她的双脚突然泛起了翠绿色的光芒,仿佛从大地之中吸取着什么,让她原本没有任何力气的身体恢复了以往的活力。

    莫皖露出了一抹苦笑,看着地面说着:“谢谢了,虽然拿走了你的一秒钟的生命,但是对于星球的生命来说,这一秒也不算什么的,对吧。”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来看一看,我究竟被传送到什么地方去了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