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了吗?”看着倒飞出去的洛加留斯,燕青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问道。

    “嗯,应该结束了……”铃点了点头,看着在地面上拖出一条长长血痕的洛加留斯,对燕青和李书文低声轻语道,“因为……刚刚应该就是最后一击了。”

    铃这样说并非没有道理,就在她枪反处决了这个老人的一瞬间,脑海中就已经回荡起了【已屠杀猎物】这个信息,所以她才有信心认为洛加留斯已经被彻底杀死了。

    ——为什么……要揭开这个封印……

    洛加留斯颤抖着伸出了手,虽然已经被眼前的三个人彻底打败,但他依然有难以放弃的执念,对着三个人低声说着。

    ——血族的秘密必须被封锁……女王,是不朽的,不论如何都必将复生,所以我才选择……彻底封印这座城堡……

    “女王?那个是什么,我似乎从来没听谁提起过?”燕青看了一眼铃,疑惑地开口问道。

    不过,铃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洛加留斯,慢慢地向着这个老人走了过去:“我们并非为了去追求所谓的污秽之血族而来到这里,只是为了……要为笼罩在这个城镇上的诅咒彻底画上一个句号,仅此而已。”

    ——解除,亚楠镇的诅咒吗?仅凭你们几个?

    “不,不只有我们,还有其他的一些人,大家……都会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的。”铃蹲了下来,用自己面无表情的脸看着洛加留斯,但是她那充满了坚定的美丽双眸却散发着绝对不容轻视的神采,仅仅看着这双眼睛,就让人觉得她所说的一切都绝非小孩子的胡闹,而是真正可能实现的未来。

    洛加留斯看着铃的双眼,慢慢地陷入了沉默当中,接着,他轻轻取下了自己从一开始就带在头上的王冠,慢慢向铃递了过去,这个动作让铃微微愣了一下,本能地伸出手接过了洛加留斯递给她的王冠,疑惑地看着眼前的这个老人。

    ——这个……是封印,只有在戴上它之后,人们才会看到被隐藏的秘密,也是……阻挡血族回归的最后屏障。

    “阻挡血族的回归……也就是说,戴上这个王冠之后,就会看到什么被隐藏的秘密吗?”铃的眼中透露出了凝重之色,看着洛加留斯问道,“这就是您一直想要保守的那个秘密的钥匙吗?”

    ——是的,正是如此……

    洛加留斯无力地看着铃,此时此刻,他的身体已经开始慢慢地升腾起白色的烟幕,随着时间的流失慢慢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似乎感受到了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够,洛加留斯用尽力气地看着铃,张开嘴说道。

    ——请一定,要解除诅咒……不能再让亚楠镇继续;笼罩在猎杀的阴影之中。

    看着洛加留斯的眼睛,铃微微闭上了双眼,接着探出自己的手,郑重地握住了这个老人已经彻底失去温度的干枯的手说道:“嗯,我会的,不论会面对什么样的困难,一定会彻底解除这个世界的诅咒。”

    随着她话语结束的这一刻,洛加留斯就仿佛彻底安心一般地闭上眼睛,随着呼啸而过的狂风化为了白色的烟幕,消失在了不断席卷这个城堡的暴风雪之中。

    “即便在自己即将死去的时刻,也依然在想着不让所谓的【污秽之血】传出这座被遗忘的城堡吗?洛加留斯,的确是一个可敬的教会猎人……”李书文看着洛加留斯消失的位置留下的一枚闪动着幽暗光芒的盏灯,低下头轻语着,似乎在为这个老猎人表达自己的敬意。

    “我们走吧,罗摩先生那里似乎也有麻烦,必须赶紧去帮助他才行。”铃站了起来,看着李书文和燕青说道。

    “哦,关于Saber的话,其实已经不用去了,因为在我们这边磨蹭的时候,他那里应该也很痛快地结束战斗了。”燕青看着铃,歪了歪头说道,“毕竟刚才感受到了Saber那小子使用宝具后产生的大量魔力,如果是那个宝具的话,对付这里被诅咒的魔性怪物可以说是天敌一般的存在了。”

    “罗摩先生那边已经结束了吗?好快啊。”铃有些惊讶地看着燕青,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毕竟在她的感觉来看,从罗摩掉入城堡的最下层算起,到最后他们几个人杀死洛加留斯,这期间感觉并没有经过太长的时间,仅仅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罗摩就已经解决掉自己的对手了吗?

    “嘛,毕竟那家伙怎么说也是印度有名有姓的大英雄,要是在这里失败的话,未免有些太丢人了一些。”燕青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铃解释道。

    就在这时,罗摩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这个年少的英雄从被洛加留斯劈成两半的裂缝中跃回房顶,看着站在那里看着一个盏灯的三人,有些惊讶的问道:“抱歉,余来的有些晚了……嗯,汝等这边也已经结束了吗?”

    “看吧,都说了这家伙肯定没有问题的。”燕青看着罗摩,顿时笑了起来,对铃说道,“如果被那种家伙干掉的话,那么也就没有什么资格被称作人类史中的英雄了啊,你说没错吧,同臣老爷。”

    对于燕青这句话,李书文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奈地笑意,对罗摩轻轻摇了摇头,而罗摩则感到有些尴尬地赔笑了一阵,虽然只有短短一句话,但是燕青所说的一切都仿佛一把利剑桶到了他的痛处上。

    “其实,说来惭愧……余的确差一点就被那个怪物,不,应该说是第一猎人路德维格给击败了。”罗摩有些心虚地别开自己的视线,对眼前的三个人展现了一下自己那皮开肉绽的双手,“这个男人,真的很强,或者应该说,真不愧是被誉为【剑圣】的男人,即便因为诅咒而堕落成了怪物,那澄澈的剑技以及坚定不移的信念依然让余倍感震撼。”

    “若不是在关键时刻吉尔伽美什王出手相助,那么余毫无疑问会是这场变故中第一个退场的败者吧……”

    “吉尔伽美什?他也来到这里了吗?”铃看着罗摩,开口问道。

    “不,他并没有来这里,只是通过通讯魔术来和我进行远程的对话,然后他……稍微给了我疑点鼓励。”说道这里,罗摩有些失落地垂下头,看着地面说道,虽然这个战场的胜利者是他,但这个结果并没有让他感到有任何成就感。

    因为他在战斗的过程中动摇了。

    在面对路德维格那强大的信念之时,他竟然对自己的实力以及信念产生了动摇的感情,这对于他来说是绝对不能原谅的事情,在没有找到自己深爱的妻子之前便轻言放弃,这对于罗摩来说甚至比被他人当场斩杀更为耻辱。

    看着突然开始失落的罗摩,虽然不知道细节是怎么回事,但一直在笑的燕青也对其他二人耸了耸肩膀,很默契地不再言语,而李书文则没有理会这个极为尴尬的气氛,看着铃继续说道:“那么,这里的源头【BOSS】也已经被击杀了,代理的御主,接下来我们要如何行动呢?”

    听了李书文的问话,铃微微垂下了头,开口说道:“既然这样,我们便回去和莫皖小姐会和吧,我想这个时候她也已经解决了自己的事情才对。”
最近阅读